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 家国之灭,必为女祸
        她神色淡然地踏前一步,高挑的身形,让她几乎可以与矮胖的郑宝财平视。

         后者努力维持着威严,也怒视着她,“大胆刁民!你敢再往前一步,休怪兵刃无情!”

         他的喝骂倒是掷地有声,只是人却不自觉地后退了一大步,躲在几个侍卫身后。

         一旁胆子大的士兵即可拔刀相向,“不要过来!”

         柳月莘嗤笑一声,毫不客气拆穿,“大人不让我过去,是因为怕我?”

         她平日在凤圣山时就生性烂漫,元神入世,更不会为这些凡人委屈自己!

         “我且问你!”她一摊开手,指向围观的人群,“救援现场最忌闲杂人员走动,大人却任由这么多人围观,七嘴八舌,影响救援效率不说,还会影响被救者的情绪!这是好官的作风?”

         郑宝财抖着肥脸,“放、放肆!”

         “别急着骂人,我还没说完!”她也抖了抖裙摆,软绸勾丝长裙随风飘扬,被截了一半也不影响它的美感,正和对方的狼狈形成反比。

         “小小的一面湖,大人却搜救了小半个时辰,救人不及时,耽误王爷查案,你当担得起吗?更有甚者,万一我死了,死无对症,使王爷失去一条破案线索,这一点,你更当担不起了吧?”

         她眯眼甜甜一笑,对上郑宝财那张气成猪肝色的大肥脸。

         前者明媚动人,后者滑稽搞笑。

         人群中竟然没人敢出声,只因她说得实在分毫不差。

         这一幕,落在二楼窗台那人一双湛蓝澄澈的眸子里,无端染了半分笑意。

         这女人变化倒快,让人不禁怀疑,方才审讯时,她的怯弱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他敛去眼底闪烁的情绪,薄唇轻抿,勾起一抹极浅又富有深意的笑容,削刃薄唇,微阖微抿,端的是风流又无情。

         那双握着杯的手,指节修长分明,白皙剔透,就连这西域进贡的高级酒杯,都不及这双手光彩夺人。

         回到他身旁的青衣剑客,清隽的面容,亦是同时浮现一抹思疑。

         面前那女子的气派,倒是像极了一个旧人,不过他始终没有出声,待接收到不远处侍卫传递来的消息时,才躬身在男子耳边低语:“王爷,唐一刀率人将樊楼搜查了一遍,并未发现谕旨。”

         “嗯。”男子似乎早已料到,淡淡应着,悠闲举起手中琉璃白玉杯,轻呷一口,目光却始终追随着那个迎着月光而立的女子。

         方才……他命人将她带上来审讯时,她根本没有此刻的气魄,而是低着头,畏畏缩缩,目光躲闪。

         为何从水中浮起,却似从头到尾完全变了个人?

         他抬眼,见白衣剑客却并未离开,挑了挑眉。

         他向来不习惯在欣赏景色时,身边还有其他人。

         剑客神色转闪,却是弯下了身,“属下斗胆,觉得此女和画像中那仕女,像足了七分,需不需要……?”

         他是想问,需不需要保护她。

         因为能出现在皇家谕旨上的人,必定不是普通人!

         男子却淡然摇头,“不必。”

         他想看看,这女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到底有什么能耐,能不凭藉其他人的帮助,逃出困境?

         反之,若她不能,亦不必担心。有他的人在场,还有少寒盯着,没有人能伤害她分毫。

         他担心的反而是谕旨的内容。

         “家木之覆,起于内火。家国之灭,必为女祸。”

         赵景离放下手中酒杯,起身淡淡道:“你且下去,把她带上来,我要继续审讯。”

         “是。”

         青衣剑客拱手应道,衣袂轻飘,不见任何动作,已经飘下了窗台,无声无息坠落在人群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