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危险的人
        哟呵!想不到岸上围观她死亡的人这么多。

         这个前身,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她随意瞥一眼,只见人群里多数为女子,身姿婀娜,莺语婉转。

         再看看自己,这身衣物虽素净,但花纹繁密,布料透薄,绝非她平常的风格。

         “她、她浮起来了?!”有人呼叫一声,递过来一根竹竿,想将她引渡上岸。

         柳月莘鄙视地看一眼对方那细胳膊细腿,伸手将竹竿拨开,准备自己游。

         可才一用力,便察觉这具身体异样柔弱,不过游了三四米,手臂已经酸麻。

         她叹口气,想起曾经穿越到某时代时,听过的一句话。

         内存再好,也抵不过硬件老化。

         师父选硬件的能力……总让她每一次穿越,都搞得像去扶贫。

         两手撑住岸边的石块,她尽量使力气集中在手臂,忽而一阵风席卷而至,挟了她的腰身,猛地一提。

         衣袂纷飞,水沫起舞,她半截身体离开水面。

         男子脚尖轻点,稳稳停在岸上,将她往草地上一放,身形不停,又轻灵地跃开数米,带起一阵淡雅的龙涎香。

         风吹湿衣,阵阵如刺般扎进毛孔,透骨冰凉。

         几乎与此同时,人群中射来几束不怎么友好的目光——

         她没力抬头,也懒得抬头。

         人类千年万年,都离不开一个“争”。

         女子争艳,男子争权;商人争利,兵家……那可是在争人命。

         她真正在意的,是身后那个男子,轻功如此了得,电光石火间,提携她飞至半空,又稳稳落下,一气呵成,仍旧气定神匀。

         柳月莘扭过头,男子青衣佩剑,冷漠地立在原地,确认她无事后,转身就没入人群。

         衣饰清雅简朴,腰无佩饰,连龙涎香都是极淡,淡到可以忽略的那种。

         只一秒,柳月莘就得出结论。

         这人的身后,必定还有一个主子!这龙涎香,定是平日随侍左右时沾染上去的。

         手下的轻功已如此了得,这位主子,想必也不会太弱。

         会不会就是倚红口中所谓的王爷?

         正思疑间,却不料,就这么一刹那,她敏锐地捕捉到一束目光,和在场的人都不一致,如此突兀!

         又如此让人……胆战心惊!

         那目光直直穿透人群,温润内敛,清澈明亮,却带着初昼晨阳般震慑人心的力量。

         柳月莘猛地抬起头,不期然望进那一汪藏蓝的色泽中。

         男子一袭白衣胜雪,沐着月华,斜倚在二楼窗台上,姿势慵懒惬意。长衣若云,坠在小楼半空,随风扬起,飘逸又性感。

         那波澜不惊的一双深邃眸子,对上柳月莘视线,恰如无尽暖阳,将她的锐利寸寸融化。

         柳月莘心里一诧,目中浮现警告的意味。

         原来正主在此!

         男子似看懂了她的神色,随即薄唇抿笑,细长的眉眼优雅卷起,清风淡雅,一笑勾魂。妖魅的面容,如玉如瓷,只稍一眼,便夺尽了三界光华。

         明明是一个男的,却生得这么美!

         柳月莘不屑地眯起眼。

         男子却优雅伸出手,长指如玉,剔透修长,轻巧地压在唇上。

         警告她,不要声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