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 她来了!
        夜已深,华灯如琉璃烛火,渐次灭去,此刻的大宋都城,唯有一处彻夜笙歌,灯火通明。樊楼。

         然而今晚的热闹,又分明多了份嘈杂,和幸灾乐祸。

         满座宾客已被遣出厅门,挤在檀木雕花大门外,削尖脑袋往里看。

         而平日里幽静的后院,此刻亦是挤满了人。

         士兵包围了小金湖,举高手中火把映照着湖面——

         湖下,依稀可辨一个黑色身影,无声无息,缓缓下沉。

         “捞上来没?!”粗腰肥臀的梁京府尹郑宝财,拼命擦着额上汗水:“你们!都给我下去捞人!快!”

         他顺势朝湖面踢一脚,将一个冻得面色发紫,正欲爬上岸的小兵重又踢入水中,粗短的指头往其余士兵身上一指,“人捞不上来,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王爷说了,此人若是溺亡,要叫在场的所有人赔罪!”

         而岸上,一群浓妆艳抹的华衣女子,也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那个贱人投湖自尽了?哼!原以为她只懂卖弄琴艺,殊不知还是个贼!樊楼的名声都给她败光了!”

         “可不是!平日仗着琴艺,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多傲骨啊!那会儿跪在王爷面前,不一样抖得跟筛糠似的!”

         “傲骨?”其中一名容颜俏丽的紫衣女子,像听到笑话似的,挑眉蔑笑,“入了这烟花之地,哪个女子是清白的,都是下作伎伶,谈何傲骨?说她是傻子还差不多!”

         围绕紫衣女子的几人,都一哄而笑,神色嘲讽。

         “像这种骂不敢还口,打不敢还手的废物,还妄想和姐姐比!真是自不量力!”

         “只要今日她一死,头牌之位,非姐姐莫属!”

         紫衣女子冷笑一声,视线落在漆黑的湖面,乍现一抹狠戾,“柳月莘这一次……必须得死!”

         湖面下。

         柳月莘动了动筋骨,六脉皆通,骨质稍差,四肢柔弱,太阳穴左三寸疑被钝物击过,痛。

         她无力地抬起眼皮,却惊讶地发现——

         自己竟然整个泡在水中!

         漆黑的湖水吞噬一切,黑暗中,睁眼不可视物。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秒,她不是还躺在凤圣山那株千年老妖树下,叼着仙草睡大觉么?!

         难道那日梦境中,师父要她元神入世,寻找失踪多年的师兄,竟是真的?

         来不及多想,她憋住胸口最后一丝气,划动手脚开始往湖面游。

         脚底下却似有重物,在把她往下拽。

         猛地低头,她张开五指在裙角上一抓——

         拽起一个浑圆冰凉的物件!

         体积虽小,却入手沉重,看这造型——

         是系在裙裾上的铃铛!被灌了铅!

         有人要害她?还是说,她的原身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死得更加彻底?

         无论遇上什么事,死都是最糟糕的选择。既然身体已经易主,她必然不会让自己走上这条路!

         柳月莘伸手再拽,将裙裾撕开,露出里面光洁的小腿,却豪不在意。

         没了重物压制,她一个动作完美的鱼跃,终于探出水面——

         湿漉漉长发,随意向身后一甩,带起一道银色水线。

         清秀精致的面容,被水面反射的月光照映,皎白如玉,灵动润泽,宛如暗夜精灵。

         那双幽黑如墨石,却辉澜如辰星的眸子,也瞬间睁开——

         锐利的目光,第一次,刺向这个世界!

         ------题外话------

         新坑女强~宠死乃们爽死乃们~看乃们敢不敢给我点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