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整死他
        龙炫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很好,直接入主题了。自从昨夜全德告诉她去了套天牢看俪妃,他就已经怀疑此时这个看似熟悉的她已经变了。只是他在赌,他不信。可是怎么也抵不过事实的突兀。他自问一个人就算变也不会变得太离谱,而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个离谱。

         所以他第一感觉不是她变了,而是他最爱的女人已经被掉包了。原本按照暴戾的他,会第一时间把她给审判了,可是,他觉得自己可以对任何人武断,唯一在这件事情上要细心。所以他在等,等她有一天会主动告诉他事情的全部经过。

         张纯儿葡在地上腰都快冻僵了,也不见对方有何反应,她小心翼翼抬头偷瞄,发现此时的皇帝正一脸高深莫测望着她,在他这高深莫测的脸上好象浮现了一丝鄙夷,心道:本姑娘已经扮演小受被人欺负了,委躬自屈了,可恶,那种马男心是块烂铁么。怎么说她的原主也是他从前横刀夺了自己皇兄的女人,他最爱的女人。

         然而皇帝自然是无情的,龙炫也不想和她周旋了,居然她摆出一副谦卑样,他自然要对应于她,所以他摆出了一副官威向门外的全公公喊道:“全德,将宸妃从朕的寝宫请出去,朕要清净。”

         什么,这个混蛋,居然如此……狠,敬酒不吃吃罚酒,张纯儿心里特别怒火,眼睛直直的仇视着风轻云淡的龙炫,这时全公公已经软声向她提出请字,也就是要她该滚了。无奈之下,还是自觉的走出了养心殿。

         一路上珠儿见自家主子一句话都不哼,觉得不对劲,就道:“娘娘,皇上尝了您送的水果吗?”张纯儿咬牙切齿道:“尝了,现在已经被我毒死了,挂在了养心殿。”

         珠儿:“……”张纯儿劈啪的抱怨道:“珠儿,我跟你说,那个皇帝简直是个混球,我好心好意给他请安,给他送水果,给他下跪,他一路上就摆个臭脸给我,还把我赶了出来。要不是我不会武功,他不吃软,我早就将他像拍蚊子一样拍死了。”

         珠儿劝说道:“娘娘息怒,小心伤了身子,奴婢想皇上只所以这样对娘娘,看来还是对三年前娘娘对他的置之不理而耿耿一怀,兴许,过几天皇上就会来主动找娘娘了。”

         张纯儿冷屑道:“哼,鬼才要他找,不过,这个仇,本娘娘记住了。”

         张纯儿此时已经停下了脚,站在蓝天白日下,粉衫轻飘,低着头似在沉思。珠儿不禁问道:“娘娘,您在想什么呢?”张纯儿恶狠狠道:“

         当然是想方子怎么整死那狗皇帝了。所以珠儿我问你,那皇帝的死穴是什么?他最怕的东西是什么?”

         珠儿答道:“皇上,已经万人之上了,怎么还会怕什么呢?不过,奴婢觉得皇上最怕就是失去娘娘。”

         这个回答不禁让张纯儿眼前一亮,没错,如果她是他最爱的女人,那么最怕的就是失去她,最怕的是她的背叛。古灵精怪的张纯儿似乎已有了主意,眼里瞬间充满了算计的光,珠儿只觉此时的主子显得特别可怕。不由得替皇上担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