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暴走女警花
        叶朵朵今天可是豁出去了,有女汉子护体,她就不信王苗苗的诡计还能得逞!只是这血拼购物还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了的!尽管不是周末或者休息日,这商业街真不是盖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要不是知道末世将要来临,叶朵朵都像趁着自己有钱,在这里开个小店,当个逍遥的老板呢!

         “丽丽,我们还是去冷饮店歇一会吧!这都大半天了,你非要逛完这步行街,姐姐不行了,到底不是你们年轻人!哎!”

         叶朵朵有些无语,大姐,是你死活拉着我说要逛完这精品商业步行街的,好伐!

         大包小包挂满全身,叶朵朵毫不怀疑,在继续趟下去,不要等逛完,自己的小命都得送掉半条,果然购物血拼是女人的天性,即使这个女的是个汉子!

         “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了!”叶朵朵手机铃声一响,四周刚刚还人挤人的街道,立马诡异的空出半米的真空地带。霍培培一脸我不认识你的嫌弃表情,真让叶朵朵受伤。

         自己不就是选了个奇葩的铃声,有必要这么不给面子啊!

         叶朵朵大包小包的放了一地,摸出手机一看,果然是王苗苗,尽管现在剧情有些偏离书本记载,可大致情节还是没变。自己这个蝴蝶翅膀看来还是没有造成太过离奇的异变!

         “喂,你哪位?”明知过问向来是叶朵朵的拿手好戏。

         “姐,是我,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啦!爸爸在家脾气呢!你又去哪了?你舅舅外公他们派人送来礼物,正吵着要见你呢!你赶快回来一趟吧!”王苗苗不阴不阳的声音,听得叶朵朵头皮麻!

         “我在逛街呢,有什么事让爸爸他看着办吧!”叶朵朵不咸不淡的说道,打定心思现阶段不理会王家父女,叶朵朵自然丝毫没任何回去的意思。王苗苗正巴不得王丽丽不回来呢!这下子又知道她在购物,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

         “姐姐,我可是在关心你!你在哪里逛街,我也想去!”继续套话的王苗苗,不遗余力的卖好道。

         “怎么你会这么好心?我在精品商业街,我可没心情和你一起!”强忍着笑意的叶朵朵,哪里不知道她的意图,故意恶心她一下,出出晦气。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姐你太过分了,我可是你亲妹妹。”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王苗苗自然不会再对叶朵朵好声好气,立刻指责道。

         “我妈就生了我一个,我脸可没那么大,有你这么个好妹妹!”跟我斗,叶朵朵可不是夕下阿蒙,立刻反击道。

         说完不等王苗苗任何反应,果断挂上电话,叶朵朵脸上露出笑意,心里暗想:“这好戏要开场了!”

         怒火中烧的王苗苗,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立即给远在市中心的刀疤去了条消息。接到王苗苗指令的刀疤,倒也效率不慢,派出四五个小弟,满步行街的搜寻着。

         这不没五分钟,刀疤手下一叫彪子的小混混在有情天冷饮店现叶朵朵她们。

         “老大,我现目标了!”彪子盯着坐在冷饮店的叶朵朵和魏培培,一边流口水,一边给老大通风报信道。

         “好,干得漂亮彪子,给我盯仔细了,哥马上就到,事成之后,天上人间大保健走起,啊!”

         “谢谢刀疤哥!”彪子这会都在幻想自己在天上人间的潇洒快活了,哪里注意到对面叶朵朵正好笑的偷瞄着躲在报亭边上的他。

         好不容易买到两大杯圣代冰淇淋的霍培培,走回自己坐的雅座,看着盯着外面呆的好姐妹,顺着叶朵朵的目光,她也现了在报停鬼鬼祟祟的彪子。

         “丽丽,外面那家伙你认识?”

         叶朵朵摇摇头,故作害怕道:“不认识,培培姐,我们好像被小混混们盯上了耶,要不要现在就报警吧?”

         霍培培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叶朵朵的脑壳,“有必要吗?你给鬼丫头,你忘啦,姐不就是警察吗?还是个刑警!这些个小混混,还不够老娘三拳两脚的!正好姐最近手痒的很,既然这些不长眼的送上门,老娘非得把他们打了生活不能自理!”

         (*aoa*)哇~

         叶朵朵目瞪口呆的望着暴走状态的霍培培,心里为接下来出现的刀疤他们募哀了三分钟!自己这位大姐,可是警队出了名的女武力狂,人称暴力魏警花!尽管人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可了解她的男同胞们,愣是不敢提起一丝亵渎的念头,更别谈追求了。二十七八的大姐大,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和自己的前身一样,剩女大人一枚,她家里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将她嫁出去。

         “姐,你现在不是转职文员了吗?这么动手真的好吗?这里可是公共场合啊,你的光辉形象不要了啊!阿姨可是在三强调你要保持淑女形象的,要今年把你嫁出去的。再说万一他们人多势众,你老能应付的过来吗?我可是战斗力是五的渣渣,不拖后腿就谢天谢地了!”叶朵朵将自己的担心说出来。

         “切!姐又不愁嫁,你就别瞎操心了。他们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姐可是蝉联三届警界自由搏击和散打的冠军得主,你认为这些不上档次的混混是姐姐的对手?你在店里做好了,姐姐现在就去收拾了那个放风的土鳖!”

         说着,霍培培将自己手里的圣代冰淇淋塞进叶朵朵手里,撸袖露膀的要从过去干一架。

         叶朵朵赶忙将激动不已的女王大人拦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谁都知道,可这位女汉子大姐,一旦进入暴走状态中,哪里还能听得见叶朵朵的说话,三下五除二的将挂在她身上一百斤的叶朵朵扒拉到一边。

         气吼吼的冲出冷饮店,不知是运气还是人品,生理三急的彪子忙着冲进公共场所,正好与冲出去的霍培培巧妙的错开了,叶朵朵不由为他捏了一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