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柳青云这话虽然说得有些不客气,不过,众人都能理解他的心情,特别是他的伙伴们,长辈们一直都在为他们辛苦,为他们忙碌,都是农村出来的,说到吃苦谁也不怕。

         但若是长辈们为了他们受气,他们的心里就不好过,柳家二伯(叔)的事情,虽然绝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为了柳梅婷,可同样也给他们提了醒,父母已经为他们做到这个地步,接下来的路该他们自己走,出来后才知道哪里都比不上村子里好。

         “别胡思乱想,元和的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看着这一群懂事的孩子,柳全贵的心好受了许多,“再怎么我们也会把接下来的那点活昨晚,到时候就算你们求着我们留下来,我们也要回村子的。”

         其他的长辈跟着点头。

         上官浩的事情许多人都是心知肚明,刑部尚书一接到这个案子,证据什么很快就被落实,到了下午的时候,便按照律法带着官兵将上官府围得水泄不通。

         上官雷看着躲在他身后的娘和妹妹,阴沉着脸,即使表现得再镇定,眼里得恐惧和害怕依旧掩饰不住,“你们干什么?”

         “上官公子,得罪了,”来人笑看着上官雷,“奉旨查抄上官府,你们还是配合一些好,否则,吃苦头的还是你们自己。”

         果然如此吗?上官雷脸色惨白,沉默地看着这些官兵在他家里来来回回,瓷器破碎的声音,丫鬟奴才惊恐的喊声,还有耳边娘和妹妹哭泣的声音,让他恨不得能将自己的耳朵闭起来。

         上官夫人和上官雨此时已经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她们就算再不懂事,查抄二字意味着什么,她们却是明白得很,“雷儿,快想办法,我不要坐牢。”

         上官夫人的手死死地抓着上官雷的右手臂,哭着说道。

         “大哥,”另外一边的上官雨也同样如此。

         看着他的两个亲人,上官雷张嘴,许久才说出一句话,“娘,小雨,圣旨已下,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这一句话,就让两人再也说不出什么来。

         好在,即使知道上官府完了,但毕竟还没有审案,宣判,所以,带着三人的官兵还是比较礼貌,至少没有动粗。

         另外一边,端木阳看着面前的两个刑部的衙役,“你们想干什么?”

         “世子爷,”其中一个很是客气地说道:“小的奉大人之命,捉拿上官家的人回刑部问案。”

         站在端木阳身后的上官风倒是不觉得害怕,他早就知道上官府会有这一天的,正要站出来,就看见端木阳举着手阻拦。

         “回去告诉你们大人,上官府的事情跟上官风没有关系,本世子保他一条命,让他尽管查,若真有问题,就来瑞王府找我。”端木阳笑眯眯地说道。

         “可是,”那衙役还要说什么,却被另一个给拉住了,笑着说道:“世子爷,您放心,小的一定代为转告。”说完拦着刚才的衙役快速地离开。

         “世子爷。”上官风有些感动地看着端木阳,其他的狗腿子也是一愣。

         “放心吧,你是爷的人,什么事情你做过,什么事情你没做过,爷还不清楚吗?”端木阳笑着说道:“你家姨娘估计也在牢里,一会让我这小厮跟你走一趟,将她接出来,等到案子定下来后,你带着你姨娘离开京城,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吧。”

         “多谢世子。”上官风听到这里,眼眶都湿润了,明明当初甘心做世子爷的狗腿子,也只是为了找个靠山,却没想到世子爷竟然会这么仗义。

         “别谢爷,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上官府的那些事情你没插手,否则,爷也不会多说一句的。”端木阳这话与其说是对上官风说的,还不如说是对他所有的狗腿子说的。

         刑部大牢内,上官浩看着进来的三人,心里的绝望更深,面对哭哭啼啼的上官夫人,想也没想就一个巴掌打过去,“都是你这贱人害的。”

         本来伤心委屈的上官夫人被这一巴掌打蒙了,摸着自个儿疼痛的脸,掉泪的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上官夫人,“老爷。”

         上官雨被吓得缩在一边,上官雷叹气,“爹,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实际上他们父子俩人心里都清楚,上官云的事情不过是占其中很小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是爹在户部的手太黑。

         “哼,”上官浩冷哼,“要不是她,我们现在至少不会坐在这么破旧的牢房里,要是云儿还在,王家怎么也会为我们打点的,这事难道不是她们母女俩闹出来的。”

         上官雷沉默,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用。

         隔壁牢房的姨娘听着他们的动静,眼里是冰冷的讽刺,在这里,她一点都不害怕,反正她都这把年纪了,风儿没有在这里,就说明世子爷在中间出了力的。

         只是,半个时辰之后,姨娘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儿子,“风儿,你怎么在这里,快些离开。”

         上官浩等人同样也看着上官风,目光火热,他们怎么就忘了,上官风身后可是有端木阳撑着的,“风儿,你是来救我们出去的吗?”

         “爹,你可太瞧得起我这个纨绔子弟了,”上官风讽刺地说道:“我从小就只知道偷奸耍滑,调戏婢女,你指望我,还不如指望你的大儿子。”

         想着他从小受的苦,稍微一丁点小事都会被打得皮开肉绽,好几次都差点死掉的时候,他这个爹永远都只有一句话,“死了倒好,免得丢了上官府的人。”

         只可惜,他命硬得很,在一次次的陷害,一次次的下药被打后,还坚强地活着,对于这四个人,他说一点都不恨不怨怎么可能,不过,现在这样也好,他们得到应有的下场。

         “姨娘,不,娘,”上官风不想去管他们,对着姨娘叫道:“世子爷说上官府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得到刑部的大人落实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京城,娘你不是一直想要回娘家看看吗?”

         “真的可以吗?”姨娘欢喜地说道,她本就是被上官浩抢来的,再加上上官府生不如死的日子,除了儿子,她还真的没有其他留恋的。

         “恩,”上官风点头,很快就有人将牢门打开,把姨娘放了出来。

         上官风带着他娘,在上官浩等人的怒骂中离开。

         柳元和醒来的时候,看着守在床边的亲人,“爹,让你担心了。”

         “说什么话,老二,”柳全贵叹气,看着柳元和,“我和你娘的年纪都大了,再也经不起大的打击,你若真的不想我们担心,就给我们好好的,明白吗?”

         在这一刻,一向强硬的柳全贵当着儿孙的面承认他老了。

         这话听得晚辈们都心酸得很,“爹,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柳元和觉得自个儿实在是不孝得很,这么大的年龄,还要爹娘操心,这些日子他也不是一点改变都没有,他很清楚爹的话说得有道理,最大的孝顺就是儿女都好好地过日子。

         看着柳元和的情绪稳定下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等在药铺拿了药,就由晚辈扶着,回了院子。

         柳府,也就是柳梅婷的家,自从接到圣旨以后,她的心情就不错,府里的下人都得到了她厚重的赏赐,所以整个府里的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看到柳元初和柳青才,守门的下人顿时觉得不好,他们家姑娘和家里人感情不和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再看着他们的脸色,怎么也不像是上门恭贺的。

         不过,他终究只是个下人而已,自然不敢擅自做主,这边将两人请进屋内,另一边让下人去通知姑娘。

         高兴的柳梅婷一听到柳元初和柳青才上门,眉头就皱了起来,仔细地想了一下,难不成他们还真的要将她这个郡主,未来的皇子妃逐出柳家村,至于那个“侧”字,直接被柳梅婷给忽略了。

         “村长大伯,青才大哥。”柳梅婷收拾了一下,就赶了过去。

         柳元初和柳青才看着她一声喜庆的红色衣服,眼里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笑意,再对比被气晕了过去的柳元和,多的话是一句也不想说,站起身来,“参见梅婷郡主。”

         父子俩同时行礼,这让柳梅婷有些心慌,“村长大伯,青才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快些起来。”

         “多谢郡主,”柳元初和柳青才同时说道,也将身体站直,“草民这次来只为两件事情,一是送来柳家的断绝书,”说完,将已经盖了衙门印章的断亲书递了过去。

         柳梅婷低眉,看着上面的几行字,心冷得一个哆嗦,他们还真的那样做了,“为什么?”

         柳梅婷脸色发白地问道,就是不接柳元初手中的断亲书。

         柳元初也不勉强,更不想回答柳梅婷的话,现在还在问为什么,也就说明一个问题,当初他们那么多的人苦口婆心她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第二件事情就是送来村子里的除族书,”说完,将另外一张纸递了过去,“从此,郡主与柳家村再无任何瓜葛,不得再踏进柳家村,生老病死亦或是富贵荣华都与柳家无关,也与柳家村人不相干。”

         绝情吗?柳元初半点不觉得,族规如此,若有人犯了来不加以惩罚,以后村子里的人纷纷效仿,那还要族规做什么?

         “村长大伯。”看着两张薄薄的纸,柳梅婷能够感觉到有什么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就此离开,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她对上村长大伯不再慈爱的脸,还有那一双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眼睛,话到嘴边都说不出口。

         柳元初将两张纸放在一边的茶几上,恭恭敬敬地对着柳梅婷说道:“草民告退。”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柳梅婷愣愣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整个人瘫倒在地,回头,茫然地看着茶几上留下的断亲书和除族书,好好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柳梅婷在伤心,这边,柳元和知道他的病情后,也有些难过,只是,在看到两鬓的头发已经全白了的柳全贵后,笑着说道:“这样倒好,我比大哥都还要早享福。”

         柳元吉看着自家二哥,“也不是什么活都不能干的,等养好身体,大夫说,还是能做些轻巧的活计。”

         柳元丰跟着点头,“等这边的事情了了之后,青柏回去,多多努力,争取让二哥早日抱上孙子。”

         柳青柏一听,脸色有些发红,不过还是认真地点头,“爹,你放心,田地里的活我和青衫会干的。”

         有着一家子的安慰,再经历了这一趟,柳元和倒是看开了许多,当然,这个前提也是在他们家现如今吃喝不愁的情况下,要是在之前的灾荒年间,恐怕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第二天一大早,前来教柳青云他们功夫的秦浩荣便看见跪在院子门口的柳梅婷,眉头紧皱,为皇上办事的他,消息自然是灵通的。

         虽然他很是不明白柳家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族规存在,但单单是柳梅婷因为这事气病了亲爹,秦浩荣就对她提不起好感,而如今她又这么大大咧咧地跪在柳家院子门前,是想做什么?

         不过,即便再不喜,也是人家的事情,秦浩荣不想管闲事,看了她一眼,大大咧咧地走进院子。

         今日柳家的气氛不是很好,明明都说得清清楚楚了,任谁一开门,就看见顾着的柳梅婷,心情也好不起来,好在众人反应迅速,这事他们是绝不会告诉柳元和的。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收拾,我的时间可是很忙的。”秦浩荣开口说道。

         柳青云等人忙点头,一呼啦地跟着秦浩荣离开,出门的时候,谁也没有看跪在他们门前的柳梅婷,只是离得较远之后。

         “你说,这梅婷郡主到底想要干什么?”柳青桦皱眉。

         “能干什么,不就是想要村长和爷爷收回除族书和断亲书吗?”柳青槿嘟着嘴说道。

         “她想得倒美,既然她已经做了决定,现如今就是跪死在我们家门口,这事也是没有办法挽回的。”

         对于这话,众人点头,秦浩荣在心里翻白眼,难怪表弟要叫这些人孩子,果然还是孩子。

         “你们以为这一点那梅婷郡主想不到吗?”柳青云皱着眉头说道:“她这苦肉计恐怕不是演给我们看的,而是给八皇子。”

         柳青槿点头,小小的脸阴阳怪气地说道:“瞧瞧,我为了你,被族人抛弃,被家人遗弃,你若是敢对我不好,你就是猪狗不如。”

         “碰,”柳青槿的脑门被柳青桦敲了一下,“好好说话。”

         “大哥,我说的都是事实。”柳青槿撅嘴说道:“这恐怕只是其中一点,以京城人的无聊程度和传播流言的速度,很快,柳家冷血无情,棒打鸳鸯,脑子有毛病等等这些话题恐怕会弥漫整个京城。”

         众人点头。

         秦浩荣嘴角微微抽搐,感情在这些孩子眼里,对京城人的印象就这样的,他倒是想要反驳,可仔细一想,似乎还真是这样,京城无论是百姓还是中上层人士,生活条件远远比大夏其他的地方要好,所以一闲下来,似乎除了传播流言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一般。

         “那又如何?”柳青云挑眉,“流言而已,伤不到我们的,那梅婷郡主也得不到什么实在的好处,最多就是京城人的洒一把同情的泪水。”

         “恩。”众人点头。

         跪在青石板上的柳梅婷如今很不好过,不说膝盖疼得很,就是出门的柳家人,一个个当她是空气,没一个搭理她的。

         这才仅仅一个时辰,她感觉她的双腿就像是要被费了一般,毫无知觉,原本就很冷的天气,竟然在这个时候下起了雨,虽然不大却也不小,滴在身上是刺骨的寒冷。

         “郡主,我们回去吧。”丫鬟打了一个冷颤,担忧地说道,心想,这柳家人还真狠心,明知道郡主在外面,竟然连伞都不送一把出来。

         “再等等。”柳梅婷咬着牙说到,她在心里给自己立下这么一个决定,她就这么等下去,若是心爱的男人和亲爱的家人都出现,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但若只有一方出现,从此,她便和另一方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下雨的缘故,柳元吉等人匆匆地坐马车回来,看了一眼跪在雨中的柳梅婷,径直地回了院子,很快的,柳青青和柳青云一伙人也匆匆忙忙地回到院子,同样没有理会她。

         柳梅婷心里是越发的冷了,她等来了家人,可家人又抛弃了她,听着院子里的长辈们急吼吼地让淋了雨的柳青云干净换衣服,喝姜汤。

         而她却是一个人孤独地跪在雨里,无人问津,在这一刻,柳梅婷清楚的知道,这些家人是真的不再是家人了,心里难受的她有些分不清眼前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就在她被打击得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个朦胧的声音出现,柳梅婷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惨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总算,他来了不是吗?

         端木轩看着倒在他怀里晕过去的柳梅婷,眉头皱得死紧,他一直都知道他是喜欢柳梅婷的,但却不知道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只是看着对方白得没有血色的脸,一颗心就像是被揪着一般的疼痛。

         院子里传出来的笑声在端木轩听来是那般的刺耳,这个傻姑娘,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这么做他们也不会心疼的,小心地将柳梅婷抱上马车,离开之前,看着两个挨着的院子,眼里是黑沉沉压抑着风暴。

         十日后,在青园街的新家正式完工,柳家村的人一个个欢喜地搬家,添置物品,柳青青看着独属于自个儿的小院子,很是满意。

         “青青,你喜欢吗?”虽然他们是未婚夫妻,以后这个小院子就是他们两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到底是没有成亲,所以,柳青云只得跟着柳青桦住一个院子。

         柳青青点头。

         柳青云也挺满意的,想着等到青青成年后,他们就能住在一起,过不了几年,就会生几个大胖小子或者乖巧粉嫩的女儿,一边红着脸想着,一边幸福地笑着。

         柳青青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管他,心里规划着怎么布置她的小院子。

         等到柳青桦兄弟三人过来的时候,柳青云已经想到他和青青老了的时候,子孙满堂的模样。

         柳青桦一看柳青云这样,就知道他在想不好的东西,一个巴掌拍在对方的肩膀上,将柳青云从美好未来的畅想中拉了回来。

         “你在想什么,笑得很难看,知道不?”柳青桦鄙视地说道。

         柳青云摇头,在这三人面前,这一次他绝对不能说实话,否则,肯定会被揍的。

         “还有,就算你和青青是订了亲的,等到爹他们离开后,没有我们的允许,你不能独自一个人来青青的院子,”柳青杨笑眯眯地说道。

         柳青云笑眯眯地点头,到时候他偷偷地来。

         “大哥,二哥,你们放心好了,我会看着他的。”柳青槿看着柳青云,同样笑眯眯地说道。

         柳青云和柳青槿两人视线在空气中碰撞,最后,想到青青对这个弟弟宝贝的程度,不得不败下阵来,他早就看明白了,这三兄弟中,最不好对付的就是这个小的。

         用了三天将院子布置收拾好,乔迁是大喜事,总是要庆祝一下的,他们在京城认识的人少得可怜,深交的除了端木阳父子俩,秦浩荣这个师傅之外,仔细一想,还真没有。

         端木阳收到柳青云写得很正式的帖子,不由得一笑,然后,在那天一大早就带着秦浩荣和一大批别人送给他的礼物去了他们的新家。

         “真寒酸。”秦浩荣毫不客气地说道,“还有,表弟,这么早来干什么?”还把他家里的厨师都带来了。

         “表哥,你废话太多了。”端木阳笑眯眯地走进去,秦浩荣瞪了对方的背影一眼,随后叹了一口气,跟着走进去。

         入眼是一片的红色,一大群男人穿着崭新的暗红色上衣,黑色的裤子,头发束得整整齐齐,看见他们进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很快的,秦浩荣就知道端木阳来这么早的原因了,除了陪着他们聊天的人之外,一大群大大小小的男人像没头的苍蝇一般,在院子里和厨房里来来回回。

         柳元时看着厨房里一大堆菜,皱眉,他就会烧些家常的饭菜,要整出几桌席面来,还真没有那么本事。

         “你怎么不早说?”柳元初有些傻眼了,“那现在怎么办?”

         柳元时耸肩,他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还记着这事呢,谁知道看着新房子和村子里的人聊天太开心,给忘记了。

         “要不,去外面的酒楼定几桌席面吧?”柳青才建议道。

         秦浩荣和端木阳都是有功夫在身的人,柳家村的人一个个蹲在厨房里讨论,虽然声音压得小,可他们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去帮忙吧。”看着端木阳和柳全贵等人聊得开心,秦浩荣听不下去了,对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厨房说道。

         随后,秦浩荣就得到了柳家村人感激的目光,不过,他们也太实诚了,听听他们所说的话,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什么叫不愧是恩公的亲人,真是好人呐,原来他是好人,是因为他是表弟的亲人,呵呵,他真是庆幸得很呐。

         端木阳毫不客气地点头,“我这表哥,你别看他平日里冷着脸,那是因为要抓坏人,故意板起来的,谁想到时间一久,就养成习惯,再也改不过来了。”

         秦浩荣也不知道,为什么聊到后来,他成为了他们的话题。

         等到宴会散了之后,柳家村的人恭恭敬敬地将两人送走,“表哥,怎么样?热闹吧?”端木阳笑着说道。

         “那是你。”秦浩荣再一次觉得他被表弟给坑了,心情有些郁闷。

         “可别这么说,”坐在马车内,端木阳压低声音说道:“难道你就没有发觉,自从和柳家人相处之后,身边有什么变化吗?”

         “什么变化?”秦浩荣有些疑惑。

         “比如身体变好了?”

         “我身体一向都很好。”

         “再比如儿子听话懂事了?”

         “我儿子很听话懂事,表弟,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秦浩荣打断对方的比如,“直接说,不然,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世子,直接将你扔出去。”

         “那你就没有发觉,你最近办什么事情都很顺利吗?”端木阳一脸不信地看着秦浩荣。

         而秦浩荣原本想要反驳的,可想到最近所办的事情,好些都像是有神助一般,神出鬼没的江洋大盗就那么载在了他的手里,手下的探子都被他揪了出来,就是一向让他糟心的他爹的后院,似乎也平静了下来。

         秦浩荣收回他的思想,“你不会是想说,这些都跟柳家有关系吧?”

         “虽然不能有十成的把握,”端木阳笑着说道:“但多少是有些关系的,只要你真心对待他们,当然还有一个很大的前提,就是你不是坏人。”

         “你是好人吗?”秦浩荣鄙夷地看着端木阳。

         端木阳歪着脑袋看着秦浩荣,眨了眨眼睛问道:“我是坏人吗?”

         秦浩荣无语地看着这个表弟,心里却在感叹,都说他是京城第一公子,文武双全,前途无量,实际上他这个表弟在任何方面都不属于他,只因为身在皇家,不得不披上纨绔的外衣,游离在皇权争斗之外,否则,即使是他没有那个野心,就算皇上和太后宠他得很,他依旧会成为下一任皇帝的眼中钉。

         乔迁之喜后,柳家村的人就一天也没有多待,带着大包小包地回村。

         在一条街上的几个大院子里,柳青青和她的小伙伴们送走了家长,看着自个儿的家,一股新奇的感觉涌上心头,从今天起,里里外外的事情都由他们做主了,有一种一下子就长大了的感觉。

         于是,一伙年轻人决定,今晚庆祝一番。

         地方自然是选在了柳青青他们的大院子里,谁然这里住了柳青云在内的五个进士,还有青青和常笑在,他们这个院子的人最多。

         “你们要是害怕可以说,我们的院子宽松得很。”柳青桦笑着说道。

         刚刚觉得长大了的年轻人,自然是听不得这话的,“谁害怕了,我们若是住在你们的院子,那我们自个儿的院子怎么办?”

         其他人点头。

         “反正没有多远,有什么事情你们吼一声就是了。”柳青云也笑着说道。

         说完这些,又开始说庄子的事情,还有对以后仕途上的猜想,他们是心地纯善,可并不代表脑子笨,想法,能在众多的学子中脱颖而出的,他们的脑子聪明得很。

         几批瓜果送到皇宫,听着上头的意思,明年恐怕会给他们安排别的事情。

         柳青青笑看着这一群活力十足的伙伴,吃着他们倒腾出来味道不怎么好的菜,心里充满了幸福感,若生活一直这般,那该有多好。

         十个年轻人倒也不是没有分寸之人,看着时间不早,就收拾了碗筷,将另外五人送走,而真正该做这些事情的柳青青,是被所有人禁止她进厨房的。

         “青青,累了吧,早些休息。”柳青桦摸了摸他妹妹的脑袋,笑着说道。

         柳青云羡慕地看着,他倒是想,那绝对得在没有柳青桦三兄弟外加柳青檀不在的情况下。

         柳青青点头,几个各自打着哈欠回房休息。

         睡得正是香甜的时候,屋顶瓦片哗啦哗啦的声音让柳青青由最初的疑惑,在察觉到不是做梦的时候,清醒过来,赶紧起身,打开房门,常笑已经站在门口守着。

         “笑笑,我们快去看看哥哥他们。”说完,拖着袖子就往另外的院子跑,明亮的月光下,泛光的刀剑让她的心怦怦直跳。

         刚刚打开院子的小门,柳青桦兄弟四个还有柳青云都在外面,身上还穿着睡觉的衣服,鞋子跟她一样是拖着的,头发乱得很。

         当然,这个时候,谁还会考虑仪容,见柳青青没有受伤,都放下心来,不过,刀剑碰撞的声音,立刻让他们又讲心提了起来,五人外加常笑赶紧躲到自认为安全的角落,瞪大眼睛捂着嘴看着屋顶那些高来高去的人你来我往。

         不过,很明显,在两帮人马中间,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明显身受重伤又另一个人扶着。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立刻离开,这里不是你们杀人放火的地方。”右边的黑衣人冷着脸说道,这下好了,惊动了下面的主子们,王爷肯定会责罚他们的。

         这话简直就说到柳青青等人的心坎里去了,你们这些神仙打架,不要来吓唬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好不好?

         “走,”中间的两人似乎也想到这是什么地方,那受伤的人眼睛闪了闪,十分冰冷地说道。

         “想走,没那么容易。”左边的黑衣人显然是想要中间两人的性命,话落,又开始攻击。

         柳青青听着那冰冷的声音,总觉得熟悉,等到对方回头,看到那张冰冷得没有一丝温暖的脸,四皇子,不,这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四皇子曾经救过她,后来,她也打听过这个四皇子,据说朝堂的官员喜欢他的没几个,主要是因为他做人做事从不讲求情面,犯了事就别想安然无恙。

         不过,他这样的做事风格,在民间的名声还是不错的。

         柳青青认为四皇子是个难得的好人,再加上救命之恩,怎么着也不能袖手旁观的,“笑笑,救下中间的两人。”

         “是,小姐。”常笑突然说话,吓了柳青云等人一跳,然后,他们就看见常笑十分强势地插入两帮人马中,一手一个将两人夹在胳膊下,快速地回到他们面前。

         他这样的动作吓坏了在场的人,右边的人还好些,他们一直知道常笑是个高手,而左边的人则心惊肉跳,不过,想到那个命令,看着已经暴露了的柳青青等人,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柳青青他们被吓到,是因为紧跟着常笑而来的是,数把带着杀意的刀剑,“笑笑,小心!”柳青青在心里吼道。

         “常笑,小心啊!”柳青云等人也跟着吼了出来。

         右边的那群人反应过来,看着对方将目标变成柳青青他们,心里大怒,也不再顾忌要不要在这几位主子面前杀人了,要是这几位主子受了伤,那才是他们的耻辱。

         左边的人还没有靠近常笑,就被阻拦,原本以为守在这个院子的侍卫功夫不怎么样,可现在,他们才绝望的发现,最初的时候,人家根本就没有拿出全力。

         柳青青的大眼睛在第一时间就被柳青云给遮住了,而令他郁闷的是,他家青青竟然在第一时间伸手遮住了柳青槿的眼睛,算了,柳青槿是个小屁孩,就不跟他计较了。

         柳青桦很有大哥样地挡在柳青杨和柳青檀前面,脸色发白地看着这一条条人命就这么没有了,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人命有时候真的如蝼蚁一般,这么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