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这个时候的镇国寺,除了弥漫的佛香,和尚低沉的念经声之外,所有的香客都毕恭毕敬地跪着,甚至是呼吸声都压到最低。

         别人是何感觉柳青青不知道,但此时的她,心一直在揪着疼,浑身冰冷似处在冰窖之中一般,身上厚实的棉衣棉裤也给不了她半点温暖,渐渐的,心上的疼痛慢慢地减轻,可那周身的寒冰却像是沁入骨髓和五脏六腑。

         等到一刻钟的时间结束后,所有人才敢起身,对于这一奇象,香客们的心里即使在震惊,一个个也严肃地磕了头,安安静静地退出镇国寺,好多都是一路沉默,直到回家之后,才忍不住将此事说了开了。

         柳青云和柳青桦等人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柳青青的不对,然而,相比起其他人,柳家村的人对佛的虔诚更甚,所以,忍着心里的焦急,等到事情结束。

         “青青,你没事吧?”柳青桦开口问道,另外一边扶起她的柳青云皱眉,即使有棉衣隔着,他都能感觉到里面的冰凉,也顾不得其他,握住柳青青的手,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冷得跟冰坨子一般。

         “没事!”柳青青此时完全没有最初的活力,疲惫地摇头,“大哥,我只是有些累了。”

         “那我们赶紧回家。”柳青桦等人也感觉到柳青青的不对劲,回头看着那庄严的佛像,一个个的心都很沉重,当年的事情即使他们没有多少记忆,可到底猜到了一些,无论这是不是属于青青独有的夫妻,但是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不想青青再经历一次。

         “恩,”柳青青点头。

         与来的时候玩耍的心情不同,回去的时候他们很是焦急,看着在马车里就睡着了的柳青青,柳青杨小声地说道:“大哥,这事我觉得整个镇国寺内,就青青最先察觉到的。”她是第一个发现的就更加不用说了。

         柳青桦横了对方一眼,最郁闷地是他反驳不了对方的话。

         “我们先别自己吓自己,”那件事情村子里一般都不会提及,柳青云想了想说道:“等回去之后,先去请大夫看看,或许青青只是受凉了而已。”

         众人点头,但他们都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这边的柳家众人心情很不好,那边的柳梅婷也同样如此,上午的时候吃了闭门羹,她并没有罢休,让人在青园街那边守着,看到他们家有人回来就立刻通知她。

         只是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眉宇间不由得露出焦急的神色,心里埋怨,这群人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

         她不知道的是,自从她去看了端木轩之后,一直只能在房间里飘荡的端木轩,也跟着她出来,看着柳梅婷为他着急为他忙,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若是之前对她的真心中夹杂着利用,现在也算是真正地将她放进了心里。

         等到消息后,柳梅婷总算是放心下来,立刻坐了马车往青园街而去。

         回到家里,将柳青青安置在房间后,村子里的小伙伴就立刻去请大夫,“大哥,我看着姐姐怎么还冷啊?”已经加了好几床棉被了,柳青青觉得她姐姐的脸似乎都冷得发紫了,赶紧说道。

         柳青桦他们都有眼睛,又如何看不到,只是,大夫还没来看,他们除了用热得发烫的毛巾不断地给青青擦脸之外,也不敢做其他的事情。

         柳家院子门口,请大夫回来的柳家人正好和柳梅婷遇上,看着被拦住去路,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了起来,“柳梅花,你给我滚开,无论你有什么目的,我只告诉你两个字,没门。”

         柳梅婷笑着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跟着她飘着的端木轩目光冰冷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不过,毕竟是有求于人,所以,柳梅婷很快就恢复过来,“我想见见青青。”

         “不可能,”说到青青,年轻人就想到正事,冷着脸看着柳梅婷,“你让不让?”

         柳梅婷没动。

         年轻人即使已经是进士了,可并不代表他就没有了之前在村子里的那一门好嗓子,也不再废话,扯开嗓门叫道:“常笑!”

         几乎是眨眼间,常笑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大夫呢?”

         “她拦着,不让我和大夫进去。”年轻人毫不客气地说道,他倒不是对付不了一个柳梅婷,关键是柳梅婷身后不止带着丫鬟,还跟着侍卫,明显就来者不善,况且,现在青青这个样子,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得靠后。

         常笑笑看着柳梅婷和她身后的人,他可没什么怜香惜玉之心,更不会顾忌柳梅婷郡主的身份,直接伸手,小孩子似地推了一把柳梅婷。

         只是,这一推,力道可不小,至少柳梅婷的一群人都狼狈地倒在地上,就是柳梅婷自己也不例外,“常笑!”她没想到常笑说动手就动手,一直没有将这个柳青青二十两银子买回来的下人放在眼里的柳梅婷,被这一推,不仅崴了脚,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被深深地羞辱了。

         然而,无论柳梅婷有多难堪,脚踝有多痛,都不管他们的事情,两人带着大夫牵着马车进了院子,然后,“哐当”一声,果断地将院门关上。

         柳梅婷由着丫鬟将她扶起,忍着脚上传来的疼痛,目光死死地盯着院门,而她身后飘着的端木轩,表情比之柳梅婷也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样?”柳青桦等人紧张地看着这位从仁心堂请来的老大夫。

         老大夫摇头,“柳姑娘的身体并无大碍,至于她身体为何会如此寒冷,我也不知道原因。”说到这里,看着睡梦中的柳青青,眉头皱得死紧,想了想说道:“我医术浅薄,或许太医院的太医能看出点什么来。”

         柳青云等人将老大夫送走之后,并没有去请太医,不是豁不下面子去求恩公,而是他们明白,那老大夫原本就是从太医院下来的,恩公说过,他的医术就是在现如今的太医院也是数一数二的,若是他都看不出来,那么请其他太医来也没用。

         更何况,在大夫没来之前,他们心里就有底,恐怕青青变成这样,更佛像流泪有关系。

         “这老天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嘛,”柳青槿有些不满地抱怨道,“我们这么多的男人在场,偏偏要为难姐姐这个女流之辈,也太欺负人了。”

         这话柳家村的人都点头,青青遭罪,他们都觉得心疼,然而,他们更害怕的是,要是这次的事情又像瘟疫那次那般,青青已经不能说话,脸上不能有表情了,老天爷若再收回其他的,未免也太残忍了。

         “要不要请村长过来?”其中一个年轻人开口说道。

         柳青云想了想,摇头,“这事恐怕请谁来都没用,再等等,或许明天青青就好了。”他们来了也只是多一些人跟着担心罢了,最主要的是,他怕村子里的老人承受不住。

         佛像流泪的事情很快就传开,对于这样的事情,端木凌这个皇帝听后自然是第一时间派人去镇国寺查看,只是,去的人还没有回来,倒是和他在一起的端木瑞先收到了柳青青的消息。

         “怎么了?”看着自家皇弟脸色大变,关心地问道。

         端木瑞皱着眉头说道:“青青那丫头出事了,对了,皇兄恐怕不知道,今天他们一行人也去了镇国寺,就是那丫头第一时间觉察出不对劲的。”

         “出什么事情饿了?这么说佛像流泪的事情是真的了?”

         “恩,”端木瑞站起身来,“皇兄,我得亲自去看看。”

         “去吧。”端木凌点头。

         这次的事情很快就被传开,整个京城都有些人心惶惶,毕竟,佛像流泪预示的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一个个心里都在想,是不是有什么大的灾祸要发生了。

         端木轩的府邸,九皇子和十皇子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等到柳梅婷的消息,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端木轩,“九哥,现在怎么办?”

         九皇子站起身来,“带上人马,我们亲自去请。”

         “恩,”十皇子点头,其实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怕误了八哥的事情,才一直忍着。

         柳家的院子内,端木瑞看着柳青云等人的脸色,想着柳青青的模样,安慰道:“你们也别太担心,青青那丫头是个有福气的,不会这么容易出事的。”

         “恩,”柳青桦点头。

         看着心事重重的一群人,端木瑞问道,“你们是感觉到什么了吗?”

         柳青桦等人面面相觑,最后才将目光停留在端木瑞身上,“王爷,凡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青青不能说话,不能哭,不能笑,都是因为我们。”

         柳青云好些时候都在想,要是没有那一场瘟疫,青青自然而然的笑容肯定特别好看,说话的声音一定很动听,“实际上佛像流泪预示着什么,我们真不想知道,我们只想青青好好的,王爷,你能明白吗?”

         端木瑞一愣,虽然对于柳青青不能说话的事情他早就有猜测,可如今听到柳青桦这么肯定地说出来,他心里也高兴不起来。

         “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王府找我。”不过,端木瑞到底是王爷,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大夏,这事预示着什么,他还是想要知道的。

         “恩。”

         端木瑞起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外面“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快开门,不然爷闯进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他皱起眉头,“你们吃点东西,照顾青青丫头就好,外面的人交给我。”

         “多谢王爷。”柳青桦等人挤出一丝笑容,齐齐地说道。

         外面叫嚣的十皇子看着很快就打开的院门,笑出声来,“九哥,我就说,”只是,看着从院子里走出来的人之后,笑容僵在脸上,说到一半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老十,你就说什么?接着说啊。”端木瑞笑看着两位皇子,还有他们身后的侍卫。

         “见过皇叔。”九皇子和十皇子连忙行礼,那些侍卫也跟着下跪。

         “这天都黑了,你们不在自个儿府里待着,来这里干什么?”端木瑞并没有叫起,任由两位皇子弯着腰。

         “回皇叔的话。”九皇子知道对方是明知故问的,还是将来意说了一遍,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个皇叔他们惹不起,“八哥如今危在旦夕,我们也是没有法子才出此下策的。”

         “知道是下策就不要瞎搅和,”端木瑞毫不客气地训斥道:“老八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反正一时半会也不会有大碍,快些回去吧,没事别往这里凑,老八的教训还不够吗?”

         “皇叔,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八哥一时半会不会有事情?”十皇子起身,不服气地说道,九皇子连忙拉住他,即使他的心里也同样生气。

         端木瑞挑眉,“我没功夫跟你在这里瞎扯,你们心里要是不服气,就去找你们父皇去,看他怎么说。”说完头也不会地离开,后面的院门也跟着再次被关上。

         阴冷的月光,空旷的街道上,一阵冷风袭来,十皇子看向九皇子,询问道:“九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九皇子垂眸,掩饰住里面的戾气和阴毒,他倒是想要冲进去,只是皇叔既然留下这样的话,恐怕是早有准备的,想了想说道:“回去,皇叔说得对,明日我们就去见父皇,我就不信,父皇会真的不管八哥的死活。”

         “恩,”十皇子虽然不甘心就这么空手而回,可他清楚九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跟着点头。

         外面的事情柳青青并不知道,此时浑身发抖的她很清楚地知道,现在是在做梦,大夏的地图沾满她所有的视线,整个北方标记的都是大雪。

         小小的她第一时间移动到柳家村的位置,白茫茫一片,刺眼得很,所有的树木,田野,河流甚至是房屋都被大雪所覆盖,大风呼呼地刮着,这样得场景让柳青青心头一紧,之前柳家村每年也是下雪的,但这么大的雪还是头一次见,更何况她一个人也没看见。

         好在是做梦,场景很快就转到柳家的堂屋内,一家子人围坐在火炉旁边,穿着厚实的棉衣,有说有笑的,一个个面色红润,厨房里飘来炖肉的香味,一点也没有受到大雪的影响,等到雪稍微小一些后,她爹和三个叔伯还有几个堂哥都会上屋顶将厚厚的大雪扫下来。

         柳青青的心放下来,小小的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这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梦而已,跟以往的噩梦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正在这么想着,一阵寒风刮来,她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北飘去,路过一个个的村长,大小城镇,牙齿冷得不断颤抖,看到的再不是像他们村子里那般温馨的场景。

         倒塌的房屋和冻死压死的人不计其数,不过,很快就被大雪所覆盖,又变成了白茫茫一片,越是往北,情况就越是严重。

         柳青青整个人都僵硬了,即使是知道每次噩梦,她都会尝到梦中人的痛苦,可活活被冻死的感觉还真是让她难受得紧。

         就这么一直熬着,直到大夏的北疆,情况也是一样的,只是,大雪到底会过去,场景慢慢地转变,万物复苏,太阳给这片寒冷的地方带来了温暖。

         只是,柳青青还没有为春暖花开高兴时,大批穿着和长相都明显区别与大夏的人,骑着马拿着弓箭从北边而来,杀人放火,□□掳掠,战火越演越烈,弥漫整个北方,将好些地方都变成人间地狱,熬过一个冬天的人们,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无情地夺去了性命。

         虽然大夏最后赢了这场战争,可留下的是大片的残垣断壁,满目疮痍,灾民遍地。

         柳青青睁开眼睛的时候,没有半点意外地看着熟悉的环境,身子往厚厚的被子里躲了躲,因为寒冷,也因为亲眼目睹了一场战争,现在她的脑子反应很是迟钝,好久才回神过来,她似乎是梦到了十分不得了的事情。

         “青青,青青。”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柳青青侧头,就看见她的房间内站着一屋子的人,眨了眨眼,“没事吧?”

         柳青青呡嘴摇头。

         皇宫内,九皇子和十皇子求见端木凌的时候,在书房内看见了另一个人,“远尘大师。”

         “阿弥陀佛。”远尘大师起身回应,他来这里是为了佛像流泪的事情,端木轩的事情他也听说过的,因此对着两位皇子多说了一句,“我佛慈悲,八皇子若能放下心中的恶念,自然会平安无事的。”

         “远尘大师,你说什么呢?我八哥现在都这样了,还能说平安无事吗?”十皇子的声音不小,对着远尘大师说道。

         “老十。”九皇子拉住十皇子的袖子。

         “闭嘴。”端木凌的声音同时响起,“你们先回去吧,你们的心思我知道,老八的事情朕不会撒手不管的,不过,朕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远尘大师说。”

         “父皇,”九皇子突然跪在端木凌面前,“柳青青只是个民女而已,难道八哥的性命还比不上她的吗?”虽然声音很平静,不过,里面的怨气谁也听得出来。

         端木凌站起身来,目光紧锁住九皇子,在对方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你们皇叔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若你们敢在这个时候去打扰柳家的那些人,就别怪朕不顾父子感情。”

         这一次,别说九皇子,就是十皇子都不可思议地看着端木凌,虽然父皇偏心太子,可对他们两兄弟同样也是不错的,如此无情的话,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

         “父皇!”十皇子难受地叫道。

         九皇子几乎将他的手都抓烂了。

         “下去吧。”看着两个儿子这般,端木凌微微放松了语气,开口说道:“老九,老十,你们也不小了,就算是不能为朕分忧解难,但也要懂分寸,身为皇子,为大夏的江山考虑,是你们应该刻在心里的事情。”

         十皇子有些不明白,九皇子却是心头一震,抬头仅仅看了一眼端木凌,就低下头来,端木凌黑沉而珍重的目光让他明白,父皇是认真的。

         “是,父皇。”说完,九皇子拉着十皇子退开。

         “让大师见笑了。”端木凌笑着说道。

         远尘大师但笑不语,两人接着说事情。

         出了宫后,马车内,看着坐在他对面脸色很是不好的九哥,十皇子开口说道:“九哥,你怎么了?父皇刚才不是说,不会不管八哥的吗?”他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不过,父皇最后所说的话,他现在总算是抓住了重点,那就是比起八哥,如今朝堂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或许我们都错了,”九皇子抬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十皇子,“不,是八哥,八哥错了。”

         十皇子想不明白。

         “梅婷郡主或许根本就不是我们心中的那个人。”这话一说话,九皇子整个人都豁然开朗,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都开始明朗起来。

         当初他就在疑惑,若是柳梅婷真的是那人,父皇为何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指给八哥?就算是八哥和柳梅婷两情相悦又如何?成人之美这四个字,他们的父皇只有在不影响大局或者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才会出现。

         皇叔虽然关照柳梅婷,但仔细想来,比起柳青青,那一丁点的照顾真是算不得什么,还有,那小霸王似乎一点也不喜欢柳梅婷?却将柳家村的那些土包子当成朋友在相处?这说明什么?

         在对比柳青青和柳梅婷两个人,比起柳梅婷赚钱的能力,惹了柳青青就会没有好下场这样荒唐的事情,竟然在他们皇子身上一一应验,再想到远尘大师的态度。

         “什么!”十皇子愣了一下,再明白过来九皇子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人都蹦了起来,“九哥,你说的是真的?”若是这都弄错了的话,那,那,他不敢想象,八哥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于是,“可那柳梅婷却是不是普通女子,九哥,会不会是你弄错了?”十皇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九皇子露出阴冷的笑容,“柳梅婷从一开始就是皇叔推出来的挡箭牌罢了。”

         “不会吧,父皇还封了她当郡主呢?”十皇子想要反驳,应该他希望结果不是九皇子所说的那样。

         “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头郡主,你觉得有什么用?”九皇子突然想起端木凌所说的话,立刻让人下去查今天和昨天发生的事情,能让父皇将远尘大师请来,肯定不会是小事情。

         柳青青的院子里,众人看着穿得像个人球一般的柳青青,眼里没有半点的嘲笑,心里反而更加地担心了,“青青,要不要我去请大夫来给你看看?”

         柳青青摇头。

         说实在的,青青醒来后,除了怕冷一些之外,其他跟之前一样,让柳青桦等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是真的担心,老天爷会再从青青身上剥夺些什么。

         一碗热乎乎的肉汤下去,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柳青青依旧觉得冷,看着一屋子的小伙伴,想了想,她还是将梦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众人听得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爬山遍野在村子里乱跑的野小子,青青所梦到的事情若是真的发生,意味着什么,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沉默的时候,柳青青整个人蜷缩在椅子里,将两只冰冷的手伸进袖子里,似乎这样能让她暖和一点。

         “这事,”柳青云想了想,“太大,我们做不了主,要不,先找恩公来商量一下。”

         “恩,”柳青桦等人赞同,“青青,你觉得呢?”问完,看向柳青青。

         只是,这个时候的柳青青整个人已经缩成一团,听到有人叫她,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周围的人,眼里带着疑惑,“大哥,你说什么?”

         听到柳青青这么一问,所有人的心都在往下沉,他们都了解青青,她虽然不会说话,可脑子却极其聪明,不然夫子也不会那般的赞扬,听力,视力和嗅觉都比其他人要敏锐。

         但是,看着现在的青青,他们才猛然发现,从她醒来之后,以往的机灵都没有了,反应似乎太迟钝了。

         “没事,”柳青桦想到另一种可能,挤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摇头说道。

         其他人也同样难受得不行。

         只是,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冻得麻木的柳青青,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和寒冷对抗之上,并没有发现气氛的不对劲,一听柳青桦这么说,又将脑袋缩了回去。

         她不知道,她如此的表现,更让柳青桦等人确认,老天爷是要将青青那颗聪明的脑子收回去,因为要是之前的青青,她会敏锐的发现周围的人一丝的不对劲,特别是对于亲人,她总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关心。

         柳青云伸手摸了摸柳青青冷冰冰的头发,随后,笑看着其他人,“这样也好,以前说是我们照顾她,实际上大部分时候都是她再为我们操心。”

         “恩,”其他人点头。

         但话虽然是这么说,可若说他们心里不难受,那是不可能的。

         柳青槿吸了吸鼻子,“还是去叫世子也来吧,我们总不能让姐姐的牺牲白费的。”

         “我去。”柳青桦看了一眼柳青青,说完这话,转身就离开,他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哭出来。

         “我去收拾厨房,”说完,柳青杨端着空碗离开,村子里的其他人也跟着找借口离开。

         柳青云并没有说什么,若是可以,他也想跟他们一样,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哭的,“你怎么不出去?”深吸一口气,问着站在柳青青旁边的柳青槿。

         柳青槿红着眼眶瞪了一眼柳青云,撇嘴说道:“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我要是走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占我姐姐便宜,想得美。”

         “呵呵,被你看出来了。”柳青云干笑,只是,那笑声,任谁听了都听得出里面的难受。

         瑞王府,端木阳看着一个人到来的柳青桦,那通红的眼睛让他心头一跳,“这是怎么了?是青青出事了?”

         柳青桦摇头,“恩公,我们有事想跟你说。”

         “恩,我原本也是打算去看青青的,走吧。”端木阳笑着说道,能完全不让人看出他心里的担心,在王府门口,两人碰上秦浩荣,于是,回去的人又多了一个。

         一走进柳家的院子,端木阳和秦浩荣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原本那些憨厚的笑容,如今摆在脸上跟哭丧没有两样,不过,柳家村的人依旧没有啰嗦,直接将柳青青的梦说了出来。

         秦浩荣皱眉,只是做梦而已,瞧瞧这一个个郑重的模样,就是他身边的端木阳也收起了嬉皮笑脸,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讲究。

         “这事我知道了,”端木阳深吸一口气,“对了,青青呢?我怎么没看见她。”

         柳青桦等人一愣,到底也没阻止端木阳去看柳青青,“这?”

         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冬季,可也没冷到这般程度,看看她身上穿了多少,从头包到尾,甚至连脖子都缩了进去,“青青,你没事吧?”

         已经有些困倦的柳青青,听见有人在叫她,梦里梦外都这般的寒冷,时间一久,让脑子本来就不是很清楚的她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不过,对于自己的名字,她是还有反应的,就算是慢点。

         抬起冻得苍白嘴唇发紫的脸,愣愣地看了一会端木阳,“恩公?”

         “这才一天,怎么就成这样了?”端木阳皱眉,再看着柳青云等人不好的脸色,上前一步,伸手附在柳青青的额头上,倒吸一口凉气,那温度跟冰块没有什么差别。

         沉默了许久,端木阳才开口问道:“这就是代价?”

         柳青云等人不语。

         秦浩荣有些不能白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他能看出柳青青的不对劲,上前,拿出柳青青的手臂,搭脉,冰冷的温度让他皱眉,这完全没有一点温度的人是怎么活着的。

         脉象到是没什么问题,想了想,将内力往柳青青体内输送。

         “秦师傅,没有用的,常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柳青云低沉的声音传来。

         秦浩荣白了对方一眼,常笑的功夫虽然和他不相上下,可两人的智商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好不好,只是不信邪的他很快就不得不放弃,因为真的是一点用也没有。

         “那就让她这样?”

         柳青云等人沉默,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别的法子。

         “佛像流泪,柳青青那个时候也在镇国寺?”九皇子听到下人传来的消息,原本若只有七成的把握,如今倒是变成了十成。

         “是的,爷。”下人恭敬地说道,看了一眼九皇子,有些害怕,不过,还是继续,“爷,现在京城里有好些流言,其中有一条,就是说八爷的病和佛像流泪有关系。”

         “胡说八道。”十皇子吼道。

         “十弟,”九皇子皱着眉头叫道,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八哥的事情,我们得先等等,如今看来,佛像流泪是真的,不然得话,远尘大师也不会出现在父皇的书房内。”

         “恩。”十皇子点头。

         柳家这边,端木阳和秦浩荣离开之后,很快就派人送来了各种毛皮衣物,甚至还有两张老虎皮,不管有没有用,柳青云等人都用在了柳青青身上。

         “睡下了?”柳青桦看着天边的太阳,开口问道。

         “恩,”柳青云点头。

         “总会好起来的,你说是不是?”

         “恩,”柳青云再次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离得近的去开门,看见柳梅婷,皱起了眉头,“柳梅花,你又来干什么?”

         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没达到目的,柳梅婷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昨日受到的屈辱她忍了,脚上的扭伤也算不得什么,反正有下人搀扶着。

         “我想见见青青。”柳梅婷见姿态放低,笑着说道,而飘在她身后的端木轩是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都杀了,或者用这些人的命来威胁柳青青,就不相信她不屈服。

         开门的小伙一听这话,脸就黑了,“青青现在不方便,”想着柳梅花昨天也来过,未免她在接着纠缠,有什么事情还是快些说清楚,将她打发了得好,“进来吧。”

         堂屋内,“说吧,有什么事情?”柳青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至于茶水,他们如今哪有心思弄这些,更别说对方是柳梅花。

         柳梅婷扯起一抹笑容,“八爷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吧?”

         “八爷?”柳青桦皱眉,“他是堂堂的八皇子,能出什么事情?”

         “你们真不知道?”柳梅婷接着问道。

         “有什么事情你直说,磨磨唧唧地干什么。”柳青杨不耐烦地开口,“还有,你如今是郡主了,很快就是侧妃娘娘,你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们多半是没有那个能耐的。”

         柳梅婷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脸,一个个却是面色不善,想了想还是将来由说了一遍。

         “柳梅花,你这话可真可笑,青青又不是大夫,八爷病了,他那么尊贵的身份,有的是太医给他诊治。”柳青桦笑得十分讽刺地说道。

         他们果然不知道吗?柳梅婷在心里有了结论,“你们一直都知道青青是有福气的。”

         “那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沾她的福气的。”一听这话,柳青杨毫不犹豫地打断,想到青青现在的模样,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希望青青没有那样的福气。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柳梅婷忍住心里的怒气,笑着说道:“她这福气不仅能给她亲近的人带来好处,而且,也能让对她不怀好意的人倒霉。”

         柳青桦等人瞪大眼睛看向柳梅婷,“柳梅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难道不是吗?”柳梅婷将她所知道倒霉的那些人都说了出来,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八皇子。

         若之前是震惊的话,听了柳梅婷说了这么多的话,都变成了讽刺,然后就是蹭蹭往上冒的怒火,“所以说,八皇子之所以会变成那样,也是因为他们对青青不怀好意?”

         “按照你说的轻重程度,昏迷不醒事情应该不小,”柳青杨冷着脸说道,“前两天晚上那一批刺杀的人就是八皇子派出来的吧?”

         要不是因为他们刺杀四皇子,不,或者是想将青青一同解决,青青也不会提议去镇国寺,可能就不会遇上佛像流泪的事情,青青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虽然他们多少知道,若是老天爷的安排,那是怎么躲也躲不过的,可说他们迁怒也罢,但八皇子想要杀青青恐怕也是事实。

         “柳梅花,你的脸皮一如既往的厚,”柳青桦开口说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们会让青青去帮助一个要她命的人,八爷的死活跟我们有半点关系吗?”

         柳梅婷看着柳青桦,这个道理她如何不明白,如若不是因为这事非柳青青不可,她也不愿意来看这一群人的脸色,深吸一口气,才笑着说道:“那你们要怎么样才肯帮忙?”

         “怎样都不可能,”柳青桦想也不想就说道,“这事要怪就怪,八皇子,青青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下此毒手。”

         “那青青不也没事吗?”

         “青青没事是因为她的福气大,可是,柳梅花,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死了多少人,”柳青桦冷眼看着柳梅婷,“你快走吧,这事是不可能的,八皇子最后是怎么样的结果都是他自找的,活该。”

         “你。”柳梅婷站起身来,看着柳青桦,眉头皱得死紧。

         “你快走吧,若是因为八皇子的事情,你以后也不用来了,不对,我和你现在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有事情,你也不用来了,我们是不会帮你的。”柳青桦冷冷地说道。

         在他看来,将柳梅花赶出柳家村,还真是一点错都没有,以前的青青对柳梅花不好吗?在一个家里相处了这么些年,听到她被刺杀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只关心那个凶手,可见良心都被狗吃了。

         柳梅婷的脸都被气白了。

         “再不走,我就找常笑来了,你知道的,他下手从来都不知道客气的。”柳青桦实在不想跟她多少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