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缩在一堆的柳青青等人,饶是最镇定的柳青云两腿都在颤抖,即使是再干净利落的杀人场面,血腥的味道依旧随着倒下的人数越来越多而蔓延看来。

         柳青青的胃里不断地在翻腾,就算是看不到,她也不会傻傻地认为这些味道不是来自人血,而正是因为看不到,那刀剑进入身体发出的声音才会格外清晰,脑子开始不受控制地想象各种恐怖的杀人场面,然后,头越来越昏。

         虽然重伤,但意识清醒的四皇子,靠在属下身上,看着紧紧缩着身体,挤成一团,吓得脸色煞白的一伙人,冰冷的脸柔和了不少,心里感叹,果然还是孩子,想想他,五岁的时候就能面无表情地干掉身边想要毒死他的宫人。

         右边的黑衣人用了全力,胜负基本就没有什么悬念,然而看着一地的尸体,还有院子角落的几个主子们,那些侍卫们脸黑得厉害。

         “快些收拾,我会回去跟主子请罪的。”领头之人说道。

         “是,”其他人同时说道。

         看着那群人开始收拾院子,柳青云忍住心里的恐惧,开口问道:“你们是谁派来保护我们的?”问着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整个京城,能这般对他们的人,柳青云等人不做二想。

         “瑞王爷。”那黑衣头领愣了一下,才说出这么三个字。

         那些侍卫动作很快,仅仅是这点说话的功夫,就将所有的尸体搬开,开始清洗地面,看着他们熟练的动作,柳青云想了想又问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是不是?”

         黑衣头领沉默。

         柳青云等人虽然吓着了,但看着对方的态度,就知道答案,他们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更不会在对方这么没日没夜保护他们的时候,还跳出来指责他们杀人如麻。

         “谢谢你们。”即使知道他们是奉命行事,柳青云等人还是认真地感谢对方,想想都惊出一身冷汗,看着今天这情况,就算常笑厉害,但对方人一多,真的很难说他们会不会受伤?

         那群黑衣人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随后,像是没有听见他们的话一般,继续做着他们的事情。

         “爷。”强撑着的四皇子终于晕了过去,一边的属下焦急地叫道。

         “先将四皇子扶到我院子里去,”柳青桦想了想说道:“天色这么晚我们也不好出门找大夫,你是四皇子的手下,应该有别的路子吧?”

         那属下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

         柳青青晕乎乎地被柳青云带到了柳青桦的院子,那属下刚将四皇子放在床上,回头,无语地看着柳家的五个年轻人紧张地盯着另外一个姑娘,好像受重伤的人是他们家爷好不好?就算看在我们爷的身份上,你们装也该装出一副担忧关心的模样好不好?

         柳青桦快速地走进来,拿着一个药瓶,“青青,药来了,擦擦就没事了啊。”

         “恩,”柳青青点头。

         等到清凉的药膏擦在她的两个太阳穴后,脑子果然清醒不少,也不反胃了,眨眼,“大哥,恩公这药就是不错,效果很好。”

         “有效果就好。”柳青桦笑着说道。

         柳青青无事,他们的心就放下许多,回头,看着依旧站在一边的手下,“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去给四皇子请大夫要紧。”

         “那这里?”看着这几个年轻人,下属怎么都觉得不太靠谱。

         “放心吧,交给我就行了。”柳青云笑着说道,因为上次四皇子救过青青,所以,他们心里还是很感激的,再说,即使他们现在的官位很小,也听过不少四皇子的事迹,心里对他还是很佩服的。

         “那你们要用心点,”那下属离开之前,不怎么放心地叮嘱道。

         “去吧。”柳青槿挥手,真是啰嗦。

         下属走了,众人看着床上躺着的四皇子,好一阵沉默,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是想忘也忘不了,“你们说,那些人是来杀我们的,还是杀四皇子的。”

         柳青云率先打破沉默。

         众人皱眉思考,柳青檀想了想说道:“应该是追杀四皇子的。”

         “那为什么偏偏就到了我们的院子?难道是因为我们的房子比别处的挨?他们飞上去容易一些。”柳青槿天真地说着笑话,想要活跃气氛。

         结果除了柳青青领情,其他人都翻白眼,一点都不好笑。

         “后来,看到我们插手的时候,他们确实是想要杀我们的,这一点我应该没有感觉错。”柳青桦说道。

         其他人点头。

         “若是想杀我们的人,那肯定不是之前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暗处守着的侍卫。”柳青杨的笑容有些郁闷,实际上在场的人都很郁闷,他们完全闹不明白,到底是招谁惹谁了,竟然有这么多人要他们的命。

         “算了,无论是要谁的命,反正他们都没得逞,再说,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杀回去?”柳青青心说道,“恩公和瑞王爷那里,我们似乎欠的情越来越大了。”

         众人点头,杀回去的可能性很小。

         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简单的讨论这事的时候,黑夜下的京城那是暗潮汹涌。

         一直笑着的太子也皱起了眉头,“四弟在柳家?”

         “是的,太子。”

         “下去吧,我知道了。”端木昊沉默了片刻,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瑞王府,端木瑞看着前来领罪的黑衣人,“自己下去领罚吧,这样的错误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是,王爷。”

         半躺在龙床上的端木凌,笑得一脸诡异,仅说了四个字,“朕知道了。”

         凶手是谁?他们心里都有数的,当初上官浩的事情,所有人都以为皇上是厌恶了他,谁也没想到,他的事情只是个开端,彻查户部就此开始,特别是皇上竟然将这件事情交给完全不讲情面四皇子,心里有鬼的人哪里还坐得住。

         所以,这一阵子,四皇子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刺杀了,但还是首次受伤,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特别是还牵扯到柳家的那些人呢。

         这一夜,柳青青没有回她的院子,而是在柳青桦的院子里找了个房间睡觉,等到醒来的时候,四皇子已经离开。

         “受惊了?”秦浩荣来的时候,看着一个个眼底的青色,冷着脸问道。

         柳青云等人倒没有掩饰,点头,村子里的另外五个年轻人仅仅是听说这事,都吓得心惊胆战,更别说是亲身经历的他们。

         “没事,习惯了就好。”

         所有人都用大眼睛疑惑地看着秦浩荣,秦师傅这是在安慰他们吗?可这安慰有些恐怖,这样的事情他们完全不想习惯。

         秦浩荣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脸色又是一冷,“该练功了。”

         等到结束之后,秦浩荣才开口说道:“今日你们不用去城郊的庄子,皇上已经特准你们休息两日。”

         柳青云点头,休息两日也好。

         他们这里的主战场平静得很,然而,端木轩的府中却是乱成一团,原本快到早朝时间,一直都很自律的端木轩从来都是不用下人请就会醒来。

         但今天,贴身小厮在房门口焦急地等了许久,眼见时辰都要耽误了,才硬着头皮敲响了房间的门,“爷,该起床了。”

         先是小声地叫道,随后竖耳倾听,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敲门和说话的声音都不由得加重了一些,还是没有动静,不得已,赶紧让人去请管家来。

         端木轩这个时候在干什么,他依旧像往常一样醒来,起床后,带着温和的笑容叫外面等候的小厮,只可惜,小厮没有回应,端木轩微微皱眉,穿好鞋子之后,站起身来,走到房门前,伸手就要拉开房门,原本要指责的小厮的面容突然变得惊恐。

         笑容完全消失在他的脸上,他惊恐地发现他的手像是透明的一般,根本就抓不到房门,不死心的他又试了好几次,依旧如此,低头,他才发觉他的脚根本就没有着地。

         饶是见多识广,自认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端木轩也被吓到了,惊恐地回头,吓得整个人都飘得更高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竟然还在床上安安稳稳地躺着,脸上依旧带着他熟悉的笑容。

         他这是死了吗?端木轩绝不承认这个事实,他还要好多的事情没做,怎么能年纪轻轻地就死了,于是,拼尽全力往身体里飘,只是一次接着一次,身为飘飘的端木轩都累得气喘吁吁,但却从未成功过。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小厮的声音响起,他已经顾不得仪态,对着小厮大声吼道,这可惜那小厮一点反应都没用,随后,他才刚刚努力地控制着这透明的身体,至少端木轩绝对不承认他已经变成了鬼,竭尽所能地让他正常地站在屋内。

         “爷,我进来了。”管家说话的声音带着担忧,房门被打开,管家带着下人走了进来。

         端木轩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群人穿过他的身体,走到床前,他拼了命的挥手,叫喊,那些下人却没有一个感觉到的。

         管家来到床前,很快就发现不对劲,怎么叫爷都不醒,用力地推了两下,还是没有动静,脸色大变,对着后面的下人吼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

         下人被他这么一吼,立刻就清醒过来,手忙脚乱地跑了出去。

         端木轩飘到床边,看着自己的身体,开始理智地分析这件事情,他身为天潢贵胄,一般的鬼魅都不能靠近的,如今变成这模样,他绝不相信是自然发生的,肯定是有小人在后面作祟。

         大哥,太子,四哥等等,所有敌人的名单都在他的脑海里一一闪过,似乎每个人都值得怀疑,却又没有直接的证据。

         也罢,等太医看了之后,再做打算。

         听了八皇子的事情,端木凌和端木瑞是同时挑眉,这报应也太快了一些,“皇兄,让太医院的太医都去看看吧,这次的事情不小,”端木瑞开口说道:“柳家的那些人受到很大的惊吓,最关键的是,在青青丫头面前死了不少人。”

         “这如何说?”端木凌询问道。

         “皇兄,别忘了,欧阳蝶这辈子恐怕都是哑巴。”端木瑞笑着说道:“有些事情可不会因为你身份的高低而有所改变的,我就是提醒你一句。”

         “把话说完。”

         “老八的身体可能会像欧阳蝶那般,一点问题都没有。”端木瑞也没有再绕弯子,直接开口说道。

         端木凌皱眉,端木轩终究是他的儿子,即使是说不上喜欢,也不希望他死的。

         “按瑞王说的做,朕要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是,皇上。”太监总管说完,出门很快就回来,这样的事情并不需要他去办,下面跑腿的人多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