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小年的县城很热闹,所以,无论是柳家四兄弟还是四个儿媳妇都会各自带着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去县城开开眼界凑凑热闹。

         “青青,你是跟着爹还是跟着娘?”柳青青房间内,柳元吉笑容满面地问道。

         柳青青的选择没有丝毫犹豫,“跟着娘,”然后躲进她娘的怀抱,她不认为能招架得住她爹故意露出来的失望和可怜的表情。

         可说到逛街,爹他们拿猪肉打酒这些事情一点意思也没有,再说,她跟着娘亲,布料的选择不多,但颜色还是可以挑她喜欢的。

         看闺女这样,柳元吉就知道无法改变了,看向三个儿子,语气就没那么温柔了,“你们三个,今年谁跟我一起去?”

         “我,”柳青槿立刻开口说道。

         柳青桦和柳青杨并没有争抢,因为这是去年就说好了的。

         “回来的时候可能要自己走回来,”柳元吉看着小儿子,“你能行吗?”

         柳青槿之前去县城的时候还是小奶娃,早就不记得村子到县城有多远,但他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点头,“能行。”

         第二天,柳青青穿着粉色绣着小黄花的棉袄,用红头绳将头发扎好,走到院子里,哈了口气,看到前面的白烟,缩了缩脖子,感觉今天比昨天要冷好多,但看着院子里的家人一个个带着笑容忙碌的模样,又仿佛觉得空气似乎都比昨日要热闹。

         因为柳青青要去县城,柳全贵和柳叶氏免不了要对着柳青青叮嘱一番,后又吩咐苏氏一定要看好孩子,千万别走丢了。

         这么一耽搁,她们女人这边出门要比柳元吉兄弟几个晚好多。

         原本柳青青是打算自个儿走一段路的,毕竟三姐也就比她大一岁,若从头到尾都是常笑抱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苏氏却开口说道:“青青,走一回路就会流汗,等你不走了被常笑抱着还要吹冷风,很容易受寒着凉的。”

         柳青青听后皱眉,想着里面的衣服汗巴巴粘呼呼的感觉,再说娘说得有道理,在这里受寒后可不是两粒感冒药就能搞定的,她对这个新年是很期待的,若倒是自个儿身子不舒服,不仅仅她郁闷,恐怕家里人也会跟着她一起难受的。

         这么一想,柳青青果断地张开双臂让常笑包,在上次去找被人贩子拐走的孩子时,她就已经确认,常笑肯定是有功夫在身的,不然到最后村子里做惯农活的汉子们一个个都累得不行,就他抱着自己依旧是笑容满面,呼吸平稳,整个人跟刚出发时没什么两样,所以,现如今她根本就不用考虑自己的重量常笑会不会累到的问题。

         至于刚刚的不好意思,在常笑怀里的柳青青不去看走路的三姐,而是侧头看向被四婶抱在怀里的小茉莉,她也就比小茉莉大两岁而已,用不着害羞的。

         杨氏带着的柳玉兰已经十一岁,自然是不用抱着的,至于柳梅花,这些日子以来经常跑县城,来回都是她自个儿走的,苏氏也不担心,“四弟妹,你要是累了,就换我抱一会茉莉。”

         “恩,”云氏点头,她和三嫂相处得很和谐,所以累了的时候也不会客气。

         路上的气氛完全没有在家里的热闹,感觉有些沉默,最开始的时候苏氏和云氏都还会聊天,可看到杨氏和苗氏的沉默后,她们也慢慢地不说话,只顾着闷头赶路。

         进了县城后,柳梅花停下脚步,对着四个长辈说道:“娘,大伯娘,三婶,四婶,我要先去卖手链,你们去哪个布庄,我一会找你们去。”

         今天这么热闹,再看着路过的人群中小姑娘小媳妇,她觉得她今天的生意一定更好,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杨氏点头,没说话,苗氏同样如此,这让苏氏和云氏都皱起了眉头,“这样吧,反正时间还早,我们陪你一起去。”

         柳梅花对于苗氏的态度并不感到奇怪,一听苏氏这么说,摇头,“三婶,我自己能行,之前跟着叔伯他们来县城,也是这样的。”

         虽然知道三婶是好意,可她今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并不想她们知道。

         “三姐,一起吧,你一个人多无聊啊。”柳青青又不是真正的小屁孩,看着小小年纪就这么努力赚钱的三姐,再想到二伯娘对三姐的冷漠,她更觉得三姐是在逞强,这样吃苦耐劳的好孩子,更应该快快乐乐地长大。

         “就是,”云氏也觉得她们扔下梅花一人去买东西很不好,看看这大街小巷的,今天哪个不是成群结队有人陪的,梅花若是一个人也太孤单了,“走吧,小梅,我们陪你去,正好也可以逛逛。”

         “一起,一起。”茉莉在云氏的怀里欢快地说道,一双大眼睛灵活地看着县城热闹的环境。

         一直没吭声的柳玉兰见她三婶点头,再加上买东西的银钱都在她那里,笑得很是温柔地说道:“是啊,三妹,一起吧,二婶也不放心你一个人的,是吧?二婶。”

         柳玉兰说话亲昵的模样仿佛之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不过她说的话却明显是想刺激柳梅花,仿佛没看见这一群人中除了她娘,最无动于衷的就是苗氏。

         若是之前的柳梅花,多半会跟她吵起来,但如今那小小的身子里住着个成熟的灵魂,即使是心里厌恶,她也能做到丝毫不显,就看她愿不愿意。

         苗氏不是一点心思都没有的人,所以,并没有回应柳玉兰的话,而是看着柳梅花,淡漠的表情放柔了几分,“走吧。”她们母女两怎么闹,也不会让一个外人挑刺的。

         柳梅花知道她一个小姑娘,再多说也改变不了结局,于是点头,在前面带路,往她经常卖手链的地方去。

         融入这热闹的氛围后,在吵杂的环境和玲琅满目的商品中,几个女人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一改刚刚的沉闷,即使是不买,也乐呵呵地看着,有时候还会高声地询问一下价格。

         而柳梅花的生意果然如她所料的那般,刚刚才将摊子摆上,就被好些小姑娘围了上来,依旧是那个价格,加上柳梅花真诚的笑容还有她甜甜的却不谄媚的夸奖,忙到收找铜钱的活都交给了苏氏和云氏。

         杨氏站在一边看着,眼里的羡慕和嫉妒怎么也掩饰不住,难怪玉兰要做那样的事情,看看这短短的时间,小梅那丫头所挣的银钱,比他们当家的做工一天的工钱都要多好多,还这般的轻松,谁能不动心。

         柳玉兰看着心就更堵了,这里面有不少是她和妹妹编的手链,可想着奶奶的话,一年啊,原本属于她们整整一年的私房钱就这么白白便宜了柳梅花,原本想着心里就怄气得很,如今亲眼看着,她的心更是在不断地滴血。

         倒是苗氏没什么反应,只是这么远远的看着,她都觉得臊得慌,更别说去帮忙,她可丢不起那人。

         几波下来,摊子上的手链就没有多少,柳梅花看了一眼她三婶和四婶,想了想说道:“三婶,四婶,你们帮我看一会,我想去方便一下。”

         苏氏本想叫苗氏陪着的,可看对方一副嫌弃地模样站得老远,她想着要是跟她说话二嫂会觉得丢人,“要不我陪你去?”

         柳梅花连连摇头,好不容易想到脱身一会的机会,她可不想再被破坏了,“不用了,三婶,这里我熟。”

         “成,那你小心点,快些回来。”苏氏想着梅花卖了这么多次手链,一个人都能搞定,去个茅厕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便点头说道。

         得了这话,柳梅花长松一口气,用力地点头,“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说完,人就转身,动作迅速地离开,直奔她的目标而去。

         她这边刚刚离开,那边羡慕了好久的杨氏便凑了上来,两眼放光地看着云氏手里柳梅花给她装钱的袋子,“四弟妹,里面有多少了?”

         云氏显然很熟悉她家大嫂的性子,摇头,“没数。”

         “那你现在数啊,我刚刚看着,肯定赚了不少。”杨氏笑得大咧咧地说道。

         云氏再次摇头,见她的明显不想谈这个话题的冷淡并没有让大嫂撤退,开口说道:“大嫂,这里边不仅仅是梅花挣的,还有她替村里的姑娘代卖的,我一个做人长辈的,数她的银子做什么,茉莉还在一边看着,我不想教坏了孩子。”

         这话一落下,杨氏的笑容变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暴躁,“四弟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她敏感,而是轻而易举地就想到了四弟妹是再说她教坏了玉兰。

         苏氏一直注意这两人的动静,见她大嫂有撒泼的迹象,笑得温柔语气却凉凉地说道:“大嫂,今日你若在大街上闹起来,那我就恭喜你,以后再也不用绣花,切菜丝和挑选豆子了,因为你要直接回杨家了。”

         “你,”杨氏看着苏氏,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她怎么会听不懂。

         “娘,你别闹。”柳玉兰赶紧劝说道,“这么多人,你不觉得丢脸啊。”

         杨氏气闷得很,但她明白苏氏说的是事实,她若是真在这县城里闹起来,估计不用爹娘说什么,当家的就会直接甩给她一封休书。

         柳青青在一边看着,突然觉得,若是大伯娘和二伯娘换一换,或者大堂姐和三姐换一换,以三姐挣钱的才能和大伯娘扣钱的本性,应该会相处融洽的,大堂姐和二伯娘性子这么相近,相处起来想必也会很和谐,哎,只可惜亲娘和亲生女儿是不能换的,难道是送子娘娘的错?

         柳梅花跑到醉仙楼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喘气,拿出手绢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等呼吸平稳了一些,才走进去。

         这个时候还不到饭点,所以醉仙楼的人不是很多,里面擦桌子的小二一看到柳梅花,想到这些日子醉仙楼里火爆的生意,还有他涨了将近一倍的工钱,笑得一脸灿烂,忙上前招呼,“小姑娘,你来了,掌柜的都等你许久了。”

         “麻烦小二哥了。”柳梅花笑着说道。

         原来,这些日子柳梅花来县城不仅仅是卖手链,还打听出许多事情,在前世,虽然她和男朋友两情相悦,可她到底是农村里出来的,与自小就在世家长大的千金小姐不同,气质,礼仪,才艺等等好些东西不是她着急想学就能很快学好的。

         她知道自身的不足,但为了得到对方家人的认同,便先抛开这些,在厨艺这一个方面狠下功夫,她的辛苦和努力并没有白费,亲手用一道道美味的食物打动了他们,让他们同意她和男朋友的婚事。

         只可惜,她努力将男朋友变成未婚夫,再马上就要成为老公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来到这个世界,一切用从头开始。

         在学厨艺的时候她从来没想到有一点会用这个来赚钱,等到卖手链的钱存得差不多时,就带着这些钱选择不是饭点的时候,去了县城据说最贵最好的酒楼,醉仙楼,看着墙壁上挂着的菜名,为了赚钱的柳梅花却点了上面没有的。

         虽然掌柜的和小二都觉得柳梅花一个小姑娘不靠谱,可那时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见这个小丫头胸有成竹的模样,不如让她试试,谁曾想会有这么大的惊喜。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辣椒,可她还是做了五道菜,并且大方地交给了醉仙楼的厨子,没有讲银子的事情,只是让掌柜的先卖着,若是觉得满意,银子让对方看着给就行了。

         而今日就是他们约定好的日子,四十来岁的掌柜的看见柳梅花也是笑容满面。

         只可惜柳梅花是借着上茅厕的理由溜有出来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寒暄,“掌柜的,看你的笑容我就知道你是满意的,给银子呗,我接下来还有事。”

         掌柜的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后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张银票,“若是姑娘下次在想起什么好菜来,一定要来醉仙楼。”

         柳梅花看着这两百两的银票,点头,这个价格已经算是很高了,要知道这两百两,都够在县城买房子开店铺了,而她这些日子卖手链挣的银子全部加起来还没这二十分之一呢,“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一边跑一边心里带着些愉悦地抱怨,看看她这累得,谁赚钱像她这么急急忙忙的。

         掌柜含笑地目送柳梅花离开,但她不知道,在她离开之后,掌柜的就立刻收起笑容,换了身衣服,去了县衙。

         而一群身穿锦衣华服的少年看着一个穷酸的小姑娘从醉仙楼里走出来,无聊的眼睛闪了闪,并没有在意,继续闲逛,街道两边的人看见他们自动的让开道路,他们知道打头的是县令家的公子,后面的也是县城里出了名的富户家公子,一般人可惹不起这些小祖宗。

         而柳梅花一路跑回去,那边苏氏和云氏都已经快收摊了,看着满头是汗的柳梅花,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三妹,你这茅厕上得可真久的。”柳玉兰关心地说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大夫?”

         你身体才不舒服,你才该看大夫,今天过小年,你不知道忌讳啊,柳梅花在心里这么说着,不过想到两百两的银票,心情愉快地决定不予柳玉兰计较。

         别说苏氏和云氏眼里闪过无奈,就是柳青青也对柳玉兰的话感到无语,她真心想说,大姐,无论你怎么刺激三姐,你编手链的钱三姐都不会还给你的,还有,你这样只会显得你小心眼。

         等到所有的手链都卖完,一行人就往东街而去,那里有县城最大的布庄。

         今天的东街有着不同于以往的热闹,像苏氏她们这样带着女儿的妇人更多,只不过,眼看着她们的目的地吉祥布庄就要到了,却看到好些人拥挤在一起看热闹。

         “大夫,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孙儿吧,我给你磕头了。”苍老的哭声带着绝望,听得柳青青的心不由得一酸,拉住了常笑的袖子,“笑笑,我们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小姐。”常笑点头。

         “娘,我们看看吧。”那边老人的哭声不绝于耳,柳青青对着苏氏说道。

         “青青,”苏氏原本是不想凑热闹的,回头就是想对自家女儿说不要管闲事,可看着女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话怎么都说不出口,点头,“去吧。”

         杨氏和苗氏不想往里挤,可两人都想到银钱在苏氏手里,她们就是去了布庄挑好了布,也带不走的,所以,就算心里有意见,也只得跟上。

         有常笑这虎背熊腰的人在,要挤进去实在是太容易了,后面的苏氏她们也是轻轻松松地走进去,虽然被挤的人会生气或者骂上两句,当作没听见不就行了。

         药铺对边是茶楼,此时二楼看热闹最好的包间内,两扇窗户大大打开,一群少年看了一会就觉得无聊,直到在人群中看见被常笑抱着的柳青青时。

         “木兄,你快看,是那个笨蛋小哑巴。”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开口说道。

         所有人都循声望去,许是柳青青长得太特别,也或许是因为她是哑巴,更有可能是因为她捡到了那么多银钱,而明明他们家穷得读书买用具都是两个人分一份,她还蠢笨地不占为己有而是还给他们,所以,无论是输了赌局还是赢了的对她都印象很深刻。

         被叫作木兄的少年表情总算不再是那么无聊了,看着往里挤的人,笑着说道:“要不我们接着赌,你们说她会不会帮那老汉?”

         “不会吧?”其中一个少年开口说道,“看她和跟着她的人所穿的衣服,还没我们家下人穿得好,就算她先帮忙,哪里来的钱?”

         “少爷,那哑巴。”刚刚开口的少年身边的小厮刚说到这里,就被他少爷一扇子拍到额头上。

         “哑巴是你叫的吗?要叫姑娘,知道吗?”少年冷着脸训斥道。

         小厮连连点头,接着说道:“那姑娘身上的衣服应该是用粗棉布做的,倒是抱着她的汉子穿的是细棉,其他人都是细麻布。”

         “麻布不是用来擦桌子的吗?还能做衣服穿在身上?”另一个少年不解地问道。

         “当然可以,穷人家大部分都是穿麻布的。”他的小厮连忙回答。

         “赌不赌?”那姓木的少年不耐烦地问道,“那小哑巴家有多穷我们又不是没看见。”想着那四个男人蹲在墙边将八两银子算了又算,最后竟然能想出那样的法子,他觉得那样的两全其美实在是太神奇了。

         “木少的意思是?”

         木姓少年一个眼神过去,他身后的小厮就掏出一百两银票,放在桌子上,“老规矩,我赌那笨蛋肯定会帮忙的。”

         “木少,你确定?”

         “你说呢?”木姓少年笑着问道,一百两他并不在意,只是他就想知道那哑巴会不会跟他们还有围在一起看热闹的人一样,冷眼旁观。

         今日他们一伙少年有七八个,只有两个站在木姓少年这边,另外的几个都觉得对方不会帮忙,就是她想,也没那能力。

         “去打听着。”木姓少年的话刚刚落下,几个小厮就下了楼,留下几个继续伺候着。

         柳青青挤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头发发白,满脸皱纹的老爷爷哭得老泪纵横,而他的怀里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此时那小娃娃的额头上正在汩汩地往外冒鲜血。

         看到那鲜红的颜色,柳青青有些发晕。

         而那老爷爷依旧在磕头,满是皱纹的额头一片青肿,“大夫,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孙子吧,我回去就是卖了粮食卖了房子和田地,也一定会将诊费凑齐给你的。”

         老爷爷说得情真意切,而看热闹的人一个个都不以为意,药铺里的大夫冷眼看着,小伙计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去,去,你有这废话的功夫,还不如快些去凑齐银子,好给你孙儿治伤。”

         老爷爷听了这话,哭着说道:“我求求你,我儿子打仗死了,儿媳妇也跟着去了,我们家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你帮帮忙,我马上就回去拿房契和田契。”

         柳青青眼看着那方才十来岁的小伙计面不改色地接受老爷爷的磕头,这人就不怕折寿吗?再听着耳边那些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冷嘲热讽,全是对老爷爷的恶意揣测,就没人看见那小娃娃头上的鲜血以及越来越虚弱的样子吗?这还是她认为淳朴的古代?难道周围的人一个个都被穿越了?

         “常笑,问问那伙计,要多少钱才能给看?”柳青青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心里对着常笑说道。

         “是,小姐,”常笑说完,抱着柳青青大步走到小伙计面前,苏氏等人想要拦住都来不及,“要多少钱你们才肯给他治伤?”

         小伙计看着常笑,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而看热闹的人也愣住了,二楼的少年们有些傻眼,唯有那姓木的少年,勾起纨绔的笑容,看着同伴眼里的意思很明显,我又赢了。

         “这,这怎么可能,她难道不知道那件事情吗?”其中一个少年乍舌地说道。

         另一个捏了捏他小厮的手臂,见小厮吃痛,“这哑巴真是笨得无药可救了。”

         木姓少年不置可否,反正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你说什么?”小伙计将眼睛瞪得溜圆,开口问道,刚才是他耳朵出现幻觉了吧?

         “我说,你们要多少银钱才愿意给他止血,再流下去这娃娃就要死了,你没长眼珠子,没看见啊!”柳青青气得在心里说了一连串,加上常笑的声音,里里外外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你替他给?”小伙计的眼里明显写着傻子两个字,柳青青看着都想呼他两巴掌,不过,她深吸两口气,这样的人不值得她生气,让常笑走到苏氏身边。

         “娘,把给我,你还有大哥,二哥和弟弟常笑做衣服的钱拿出来。”柳青青对着苏氏说道,既然遇上了,她实在是不能当作没看见,那样不仅会良心不安,晚上回去肯定会做噩梦的。

         再者,她有种感觉,若她见死不救的话,一定会折损她的功德,比起穿新衣服,她认为功德更为重要。

         至于她们三房的其他人,那都是自己人,她就直接替他们做了决定,帮他们做功德,想到这里,看向另外三个女人。

         杨氏和苗氏没有吭声,倒是云氏笑着说道:“三嫂,四房的也算在一起吧。”虽然有些心疼钱,但她一直记得相公的话,出门在外一切跟着三房走。

         “多谢弟妹。”既然自家女儿都开口了,她就不会阻止,再说,若是青青也和她们一样无动于衷,那恐怕就不是她的青青了,这么想着,释然的苏氏笑着将三房和四房的那一份都拿了出来,递给常笑。

         柳梅花并不在意那点买衣服的钱,可听着耳边人群里的声音,她就明白,这些人和那大夫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哎,她这个青青妹妹什么都好,就是长了一颗圣母心肠,这样的性子若是在大富人家也不要紧,可明明她们家都是穷人,需要被人帮助,她还老想着帮别人,这就不太好了。

         在柳梅花看来,她们这样的人家能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就已经够了,没有多管闲事的资本,也会拖累到家人的,她佩服柳青青的善良但身为她没分家的堂姐却不赞同她的行为,心想着好在爷奶和三叔三婶都宠着她,否则,这一趟回去,青青肯定会被打屁股的。

         柳梅花哪里知道,柳青青除了不想让良心不安之外,还有冲着功德而去的目的。

         “你看看这些够了吗?”柳青青开口问道。

         小伙计拿着钱进了药铺,很快就跑了出来,“大夫说了,他可以不收诊费,可止血药和以后这孩子要吃的药都是要钱的,你给的这些钱不够让这孩子痊愈。”

         一听这话,柳青青皱眉,她没钱了。

         而一边跪着的老爷爷立刻抱着孩子站起身来,感激涕零地说道:“够了,够了,只要能先给我孙儿治伤,后面的药钱小老儿会想办法的。”

         “快把孩子抱进去吧,”老爷爷一站起来,那小娃娃流出的鲜血味道更浓烈,柳青青晕得两手用力地抓着常笑的衣裳,赶紧说道。

         老爷爷也知道现在没有比救他孙儿的命更重要的事情,“恩人,小老儿很快就出来,请恩人等等。”说完抱着孙子就往里走。

         “常笑,快走,我晕得很。”柳青青在心里说道,至于那老爷爷的话,她没放在心上。

         常笑抱着柳青青就往外走,这一次看热闹的人除了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们一群人之外,倒也没有阻拦,让她们很轻松地通过。

         苏氏看着自家女儿苍白的脸,担忧的问道。

         “娘,没事,就是晕血,歇一歇就好了。”

         “你这孩子,”苏氏看着这样的女儿眼眶有些发酸,想了想,将剩下的银子给了杨氏,“大嫂,你和二嫂去买衣服吧,我们在那边的巷子等你们。”

         “恩,”杨氏接过银子,四人一起离开了。

         苏氏和苗氏挪到那人少的巷子,时不时问问柳青青的情况,见她的面色慢慢地变好,才放下心来。

         而这是时候,常笑开口说话了,“小姐,你想买新衣服,我这里有银子。”

         柳青青连忙摇头,“不行,那是你卖身的银子,你得好好保管着,知道吗?”她知道常笑这个样子不好找媳妇,就是用银子买来的,谁也说不准那媳妇是什么样的心思,所以,她打算给常笑物色一个心地老实又不嫌弃常笑的媳妇。

         当然,这需要看缘分,但即使是找不到,以后常笑老了,她估计也有儿女了,到时候也会给常笑养老的。

         “是,小姐。”常笑很听话,自然不会反驳。

         而那群少爷听了小厮的回话,输得人是心服口服,“我就没见过蠢得这么无药可救的人。”

         “就是,自个儿晕血还要凑上去。”

         几个打听的小厮也不能理解,“少爷,你们可能不知道,在穷人家里,都是妹妹和弟弟穿姐姐和哥哥的旧衣裳,好几年才能买一套新衣服。”

         听了这话,众人觉得那哑巴更蠢了,新衣服他们天天穿一点也不觉得稀罕,可听小厮这么说,“你说那哑巴回去不会挨揍吧?”突然有人问道。

         众人沉默,虽然他们觉得对方蠢,但想着那小哑巴被揍得凄惨的模样,竟然诡异地觉得不忍心。

         还是木姓少年想了想,从赢来的银票里抽出一张,“去布庄,挑几匹棉布,男的,女的都要,让吉祥布庄的人送到那哑巴手里。”

         小厮接过银票,作为少爷的贴身小厮,他自然是机灵得很,“少爷,是细棉还是粗棉?还有,这个时候穷人家买布,一般都是做棉衣,要买棉花的。”

         木姓少年沉默了一下,“哪样好就哪样吧,棉花也买。”

         小厮乐呵呵地领命而去,他家少爷心肠好,对他自然也不会差的,其他的少年看着木姓少年,见他慢条斯理地将所有的银票都放进荷包里,心里郁闷,这是第二次了,木少爷又用他们的钱去做人情。

         “别做这副小气吧啦的样子,一会醉仙楼,我请客。”

         众人再次附和,他们虽然是别人眼里的纨绔,可若真算起来,实际上一件真正意义上的坏人都没有干过。

         吉祥布庄之所以是县城最大的布庄,是因为这里不但有着各种珍贵的锦缎丝绸,满足有钱人的需要,也有花样繁多的棉布和麻布,让中下层的人也能随意挑选。

         杨氏四人自然不会往锦缎那边去,看到各色的棉布,眼里放光,但想着兜里的银子,也只得往麻布那边走去,杨氏甚至在心里愤恨地想着,能把银子给陌生人治伤,还不如给她们,也让她们能穿上棉布。

         “三妹,你今天挣了那么多的银子,要不,给三婶和四婶也买了吧?”即使是细麻布,柳玉兰也认真地挑选,想了想,对着身边的柳梅花说道。

         柳梅花挑眉,没有说话,她不是舍不得那点银子,可既然柳青青选择了做好事而舍弃了新衣服,那么她就应该为她的选择负责,也让她明白做好人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她能帮青青一次,却不能帮她一辈子,所以这个先例不能开。

         小厮挑选的动作很快,因此,当苏氏等人看着小厮带着几个小伙计将两大袋子棉花还有几匹棉布放在她们面前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小哥,你这是?”

         “这是我们家少爷送给你们的,”小厮笑着解释道,“刚才的事情我们看得很清楚,少爷说了,这么善良的小姑娘过年怎么可以没有新衣裳穿呢?”

         好吧,后面的话是他自个儿加上的,虽然别人都认为他家少爷是纨绔,可他身为少爷忠心的奴仆,时刻都不忘维护少爷的声誉,虽然少爷自己完全不在意。

         苏氏和云氏看了对方一眼,难道是青青的福气越来越浓厚了?所以这才失去的老天爷就补偿过来?这几匹棉布可比她们想要买的贵得多。

         “我认得你,你是恩公的人?”柳青青看着那小厮突然说道。

         小厮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恩公?”是怎么个意思?

         “你不记得了,上次我捡到恩公的荷包,他给了我一百两的银票,”柳青青接着说道,见小厮点头,苏氏和云氏都感激地看着小厮。

         “小哥,恩公人在哪里,我们想去给他磕头,”苏氏虽然情绪有些激动,可还是努力地让自己镇定,表达她的感激之意,“就因为恩公那一百两银子,我们村子里的娃才能都去学堂,我们家才能每个儿子都有书读。”

         “是啊,应该磕头的。”云氏也连连点头。

         这下轮到小厮傻眼了,看着几人眼里真诚的感谢,顿时觉得他家少爷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可他只是个小厮,心里虽然高兴,却不能擅自做主,“这个,我有事,先走了。”说完脚底抹油地抛开了。

         柳青青等人却对那恩公更加尊敬了,她还想问问恩公的名字,这恩情以后村子里的孩子有出息了还是要报答的,知恩图报和功德应该也是挂钩的。

         如今恩公又送来这么多的东西,柳青青还是当初接银票时的想法,即使这些在恩公眼里不值一提,但她依旧应该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的。

         “这事回去一定要告诉你爷爷,咱柳家村的人绝对不能做知恩不报的白眼狼。”苏氏看着面前的东西,认真地说道。

         “这是应该的。”云氏跟着点头。

         接着苏氏将大部分布放进背篓,只把一小部分布和一袋子棉花塞进云氏的背篓,她自己则是拎着另一袋棉花。

         那一伙少年人慢悠悠地喝着茶水,吃着点心,等着小厮回报,只是,木姓少年看着自家红光满面激动不已的小厮,皱眉。

         待听到小厮原原本本地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连木姓少年在内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恩公?”

         “恩。”小厮点头。

         “他们要来给木少爷磕头?”

         “恩。”小厮想了想,接着说道,“我估计若是将少爷的名字告诉她们的话,她们那模样估计要给少爷立长生牌位的。”

         木姓少年皱眉,听着小厮的话,他心里的感觉怪怪的,表达不出来,但肯定不讨厌就是了,但有一点,他和所有少年都第一次认识到一百两银子原来可以做这么大的事情啊。

         等到杨氏等人挑选好布匹买了棉花之后,出来看见苏氏和云氏身上的东西,长大了嘴巴,好一会才问道:“三弟妹,四弟妹,你们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大嫂,回去再说。”对于杨氏的大嗓门,苏氏微微皱眉,随后笑着说道。

         杨氏和苗氏看着苏氏和云氏,她们明白,这东西肯定不是偷的和抢的,可对于苏氏不满足她们的好奇心,心里还是不满的。

         不过,尽管如此,一行人还是往家里走,看着这时辰,回去做午饭有些紧迫,得走快一些。

         而这个时候,柳家四兄弟早已经回来了,柳全贵,柳叶氏还有柳元吉时不时到院门口伸长脖子看看,心里抱怨着,女人就是磨叽,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