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青青,你看看我这两篇字,写得怎么样?”趁着休息的功夫,柳青云立刻拿出他昨晚写的几篇字中最好的两篇,走到柳青青面前,递了过去。

         在一边玩的柳青桦兄弟三人,对于这已经习惯了的场景看了一眼又接着玩了,如今他们被这小子的好学劲逼的,玩耍的时间是不断减少,即使是只能休息一刻钟,他们也想趁机放松一下。

         而柳青青看着面前这少年期待的目光,伸手接过,看着上面的字迹,虽说是临摹的她的笔记,可如今也像他的三个哥哥弟弟们,已经明显有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如果说字如其人的话,面前这少年的性子就是外柔内刚了。

         “写很好啊,”柳青青眼里带着笑意说道:“等会我再给你写两篇。”将手中的两篇字还给柳青云,“你也不用太着急,现在天冷了,练习一会就休息一下,不然很容易冻到手的。”

         “恩,”柳青云听到这话,轻微地点头,脸上飘起两朵红晕,若是往常,他现在已经离开了。

         柳青青看着面前的小孩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要怎么开口,这孩子长得好,气质好,懂礼貌又爱学习,天分也不错,唯一不好的就是性子太内向腼腆了,这在村子里还好,若是出门在外,这样的个性很容易被欺负和孤立的。

         于是,她想了想鼓励道,“青云哥哥,若是还有什么事情你就说。”至于青云哥哥这个叫法,是在某少年听见她这般叫别人时眼里露出羡慕又难过的神色后,柳青青招架不住他那委屈的小模样,称呼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

         “我听青桦哥说,你种了果树,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能一起去看看吗?”柳青云小声地问道,但眼里的期盼却是足足的,“除了山上的野果树,我还没见过栽种的果树苗长什么样子。”

         “可以啊。”柳青青点头,看吧,就这么点小事还要犹豫,太不干脆了。

         于是,这天下午,他们去看果树的队伍中多了柳青云,一行人将每棵果树都认真地查看,以确定他们都还好好地活着,不缺水树下也没什么杂草。

         一阵寒风吹来,柳青青皱起眉头看着她瘦小的果树在风中摇摆,“天这么冷,你们说这些果树苗会不会被冻坏啊?”还有一个来月就过新年了,村子里平日里就忌讳说死字,到了现在就更加避讳。

         柳青桦倒是想安慰妹妹说不会的,可他听到青青这么说,也有同样的担心,秋收后种下的白菜和青菜,过几天就要全部收回来,一部分放在地窖里,大部分都会用来腌咸菜或者做成干菜,也就是怕放在地里被这么冷的天气冻坏了。

         “在树苗底下每隔段时间就撒一层草木灰,会不会有用?”柳青云小声地建议。

         柳青青兄妹四人认真地考虑,最后商量决定,不管有没有用,先撒上再说,反正草木灰都可以放到田地里增加肥力,那就不会有害的。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柳青青看着那仿佛一吹就断的果树苗,绞尽脑汁地回想着,突然,她就想到了冬天马路两边的绿化树,树干下方用塑料包上厚厚的一层,所以,她是不是也可以这么做,塑料这里没有,可以用稻草代替的。

         于是,柳青青将她的想法说了一遍,几人觉得可行,柳青桦兄弟三人夸奖的话不停地往外冒,柳青云就含蓄得多,只眼里偶尔闪过青青,你好厉害的光芒。

         “那就这么决定了,现在就回家掏草木灰,今天就撒上,至于给果树绑稻草的事情,那就要等到明天下学后了。”作为老大的柳青桦拍板决定。

         “那我可不可以也来帮忙?”柳青云说完补充道:“如今家里也没什么事情。”

         “当然可以,你也有出主意的,再说,也不知道我们家里的柴灰够不够,你回家里带些过来,我想灰堆得越厚越有用,”柳青桦倒是很不客气,随后又十分大方地说道:“等到以后这果树结了果子,你随便来吃。”

         “恩,多谢青桦哥。”柳青云点头。

         于是,一行人兵分两路,回到家里放好书袋就往厨房里钻,等知道他们的目的后,柳叶氏等人还好,笑眯眯地夸奖自家孙女脑子就是好,而柳元时一边帮儿子往他的中号背篓里装灰压实,一边看着自家儿子兴致勃勃不再一副老成模样,心里也跟着高兴。

         送出门后柳元时不忘吼一声,“完事了就赶紧回来吃晚饭!”

         “知道了。”柳青云回头对着他爹露出的笑容,那叫一个神采飞扬,差点就晃瞎了柳元时的眼睛。

         哎,儿大不中留啊!柳元时回神后,难得惆怅地感叹一句。

         接连几天柳青青他们都很忙碌,看着一颗颗果树苗被稻草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顶端的一点,用他们的话说,这样果树苗才不会被憋死,很有成就感的一行人都满意地点头。

         而柳青青兄妹四个与柳青云相处的时间一久,才发现他的腼腆内向只是因为之前他们还不太熟悉,而熟悉后,对的话也多了起来,人很开朗,也很细心,就是有时候说话太直接。

         当然,四兄妹对于这一点还是理解的,谁让柳青云家就他们父子两个,用柳青桦的话来说就是大老爷们的,说话扭扭捏捏才不像话。

         有一次,柳青桦好奇地问着柳青云,“之前你动不动就脸红是怎么做到的?”这话一落,另外的三兄妹也好奇地看着柳青云。

         不过,柳青云却没有回答他们,而是腼腆地一呡嘴,圆溜溜的眼睛带着不好意思的神色,睫毛一眨,然后那白皙的脸蛋上就飘起了两朵自然的红晕,看得兄妹四人有些傻眼。

         随后,柳青云顽皮一笑,那红晕消失,对着他们说道:“看,就是这么简单。”

         四兄妹乍舌,这也太神奇了吧,柳青青暗自猜测,难道这是青云哥哥的金手指?

         总得来说,柳青云很是顺利地融入了他们这一个小团伙,而四兄妹也是欢欢喜喜地接受,看起来是皆大欢喜。

         唯有身为父亲的柳元吉摇头,他一直以为他的四个儿女在村子里都是聪明伶俐数第一的,如今看来,人外有人啊,“元时二哥,你儿子那是什么意思?”

         一个大男人自然是不会跟柳青云这样的小屁孩计较,柳元吉是直接找上柳元时,也不客气开口就问。

         柳元时端着一张拒人千里的冷漠面孔,说出的话却让柳元吉想喷对方一脸口水,“你不是知道吗?看上你家闺女了呗。”

         果然如此,那小子的手段可真不一般,能不着痕让青桦三兄弟接受他,可见他的手段比他的三个傻儿子高端,柳元吉心里咬牙切齿,“认真的?”

         “恩,”柳元时点头。

         “我告诉你,你们认真没用,得我和我闺女都点头才行,”柳元吉认真地说道:“还有他们现在还小,不管成与不成,我不希望我闺女的名声受到什么影响。”至于对方的儿子会不会受到打击,这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柳元时再次点头,说话却同样不客气,“只要你眼睛不瞎,就不会舍了我儿子选其他人,也不看看,整个村子,谁家孩子能比得上我儿子,你家三个也比不上。”

         “哼,你倒是不害臊,是龙是虫长大了才知道,谁知道会不会长歪。”柳元吉冷哼一声,想到他已经将意思说得明白,决定不再跟这人说话,免得被气到,撂下这话,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柳元时问柳青云,“怎么样?你还是坚持去柳家当上门女婿?”

         “恩,”柳青云点头,如今他比之前更加的坚持,待在青青身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舒服,他们做的事情虽然很简单,可他却是真的很开心,“爹,我的主意是不会改变的,你就放心吧。”

         柳元时满意,不仅仅是因为青青,而是他儿子终于像个孩子,不是之前那般他撵着对方出门,让他跟村子里的孩子玩,每次回来就翻着白眼打着哈欠地甩给他两个字,无聊。

         “大姐,你别太过分!”这天傍晚,柳青青兄妹四人刚刚做完功课,正准备端热水洗洗发凉的双手,就听见柳梅花姐妹两的房间里传来柳梅花的怒吼。

         柳青青疑惑地看过去,然后被柳青桦拍了一下脑袋,“别管她们,快洗手。”在他看来,这些小姑娘就是整天的没事干,一丁点小事都要吵得天翻地覆,心眼比针眼还小,他可不希望他可爱的妹妹受到她们不良的影响。

         “不可能!你别做梦了!”柳青青将她的一双爪子放进热水里,舒服得一双眼睛都半眯着,接着,又传来对方断然拒绝的话,那里面的愤怒比之刚才更加浓烈,随之而来的还有柳玉兰低声的哭泣,而房间里的动静似乎越来越大。

         “你给我坐下!”生怕女儿吃亏的杨氏想要扔掉切萝卜丝的刀冲过去,却被柳叶氏的一声怒吼给止住了,“瞧瞧你们一个两个,养的是什么女儿,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

         有柳叶氏压着,杨氏和苗氏再着急也不能在她的眼皮子低下冲过去。

         “你给我好好切,若是让我发现其中有粗细不一的,今天晚上你就别想休息。”柳叶氏威胁着杨氏,见她又低头老实地切萝卜丝,又看了一眼要哭不哭的苗氏,什么也没说,动作利索地走到柳梅花的房间门口,用力地拍门,“吵什么吵,滚出来,我倒是想要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们吵成这样?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战地很快就转移到堂屋,柳叶氏冷着脸坐在柳全贵旁边,屋内姓柳的都在,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的四个孙女,“如今你们爹也在这里,老婆子也不偏向谁,说说吧,让大家来评评到底谁有理?”

         柳玉兰红着眼眶,眼里已经蒙上一层雾气,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真没想到柳梅花会将事情闹大。

         “玉兰,你是大姐,你先说。”见四人都不开口,柳叶氏直接点名,见她像是要哭的样子,眉头皱起,“先说事,要哭滚回自个儿房间去哭,你性子柔弱我也不说什么,这动不动就掉眼泪的坏习惯趁早给我改了,跟谁学的臭毛病。”

         最后这句话众人心里都有答案的,瞧瞧玉兰刚才的做派,完全就是另一个苗氏,柳元宵和柳元和都有些尴尬,俩兄弟同时决定一定要将女儿(媳妇)这毛病改了,都快过年了,哭哭啼啼瞧着不但糟心,还晦气得很。

         “奶奶,”柳玉兰温柔地叫道,很快就选择了对她最有利的回答,“都是我的不对,惹三妹生气,我愿意受罚。”

         对于大孙女直接承认错误,柳叶氏是满意的,这才是一个长姐该有的姿态,不过,这些孙女也该调教了,否则以后嫁了人在婆家肯定会被嫌弃的,“荷花,你来说。”

         柳荷花抬头,看了一眼柳叶氏,表情木讷声音平稳地开始将整件事情不偏不倚地说了出来。

         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编手链,银钱赚得最多的肯定是柳梅花姐妹两个,不说她们每天辛辛苦苦的编织,就是在卖的时候,以柳梅花的口才,无论是价格还是数量都稳超柳玉兰姐妹。

         后来,柳玉兰就跟柳梅花说,她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过不了几年就要说亲了,在大街上抛头露面实在是不像话,所以,她想让柳梅花去卖手链的时候帮着她一起卖了。

         柳梅花本身是不愿意的,可又想到她姐姐的话,再看不惯柳玉兰的那张嘴脸,谁让对方是她的大堂姐,于是点头答应。

         直到今天上午她又去卖手链,看着柳玉兰拿出的比她们姐妹多出将近一倍的手链,除了有些惊讶,当时她并没有多想,只认为是柳玉兰和柳桃花比她们更勤快。

         卖完回来后,柳梅花就将属于她们的那一份钱给了柳玉兰,谁能想到,那些手链并不全是柳玉兰姐妹两人编的,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柳玉兰在村子里的好姐妹动手,而柳玉兰竟然在她们卖出去的每条手链上收去一部分钱,碰巧知道真相的柳梅花如何不生气?

         叫了柳玉兰姐妹俩去她的房间,随后告诉她们,以后她们编的手链自个儿去卖,她也不会再教他们新的编法,这段日子,柳玉兰姐妹的私房钱不断的增长,突然一下子没有或者会减少,她们怎么会愿意?

         于是姐妹几个争吵起来,从未想到会被她轻视的人坑了一把的柳梅花火气自然不小,因此,声音就不免大了一些。

         听了这样的叙述,别说在场的人除了大房一个个一脸羞愧,其他的人纷纷看着柳玉兰,眼里闪着不可思议,而跟柳梅花有同样想法并且明白商业秘密和专利是什么意思的柳青青,已经忘了她身后还站着常笑,在心里感叹,“能无耻到如此地步也是人才啊!”

         结果常笑按照她的语气一模一样的翻译了出来,柳青青这下傻眼了,她可以向天发誓,她真的只是感叹而已,绝对不是故意的。

         柳玉兰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头脑,虽然全是算计,可要是放在柳青青那个时代,绝对是女强人一个,可不就是人才吗?

         柳元吉安抚地摸了摸自家女儿的脑袋,眼里闪着笑意,可不就是无耻吗?看来以后要让青青离玉兰远点,她这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

         别说三房在忍笑,就是柳全贵严肃的一张脸眼里都有着笑容,柳叶氏更是差点就绷不住。

         倒是一直气愤的柳梅花一下子就不气了,她不就差点被这个大堂姐无耻的一脸血吗?

         柳元宵以及他的两个儿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柳玉兰,他们听着都觉得羞耻,这女儿(妹妹)是怎么想出这样的法子,并且还将其实施了,她还要不要脸啊。

         “玉兰,你说,是不是荷花说的这样?”想到事情若真是这样,柳叶氏眼里的厌恶根本就不想掩饰。

         柳玉兰此时有些无措,更多的就是后悔,“奶奶,我只是看着我的那几个小姐妹家里困难,想着能帮帮她们。”

         停了这话,柳叶氏更加失望地看着这个大孙女,说话也不客气起来,“你到现在还在说谎,若你真心要帮她们,为什么还要从中间抽去铜钱?那钱是该你拿的吗?”

         “我,”柳玉兰这次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最初也明白这事要是被发现,家里人肯定会说她的,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就被发现了。

         “荷花和梅花都是你的堂妹,你的手艺是从她那学的,你教给外人有没有问过她?更别说她帮你卖,你却那般的算计她,玉兰,做人不能这么不地道,更何况你还是她们的大姐。”柳叶氏声音不大,可那话却让柳玉兰心慌得很。

         “奶奶,我知道错了。”她如今除了认错,是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知道错就好,”柳叶氏可不认为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真的明白,“你也是大姑娘了,比起赚钱名声更重要,这样吧,接下来的一年内,你和桃花所赚的私房钱全都归荷花姐妹所有,别想着偷奸耍滑不尽心,被我发现,惩罚就不止如今这么简单了。”

         奶奶果然很英明,知道对方在意什么,就用什么来惩罚她。

         柳桃花不服气地想要说什么,被柳玉兰拉住了,现在说得越多错得就越多,而柳元宵直接开口说道:“就这么决定了。”一个姑娘家钻进钱眼里了可不好,再说,这都算计到自家姐妹头上了,是该好好教训一番,让她长长记性。

         “奶奶,我已经答应了村子里的小姐妹,过年这段日子都会帮她们卖的,”柳玉兰说话的声音很小,她这次是真的想哭,可却不敢,“我想着过年的生意比平日里要好。”

         所以,你觉得你能赚得跟多,柳玉兰没说完的话柳叶氏一下子就能想到,她真的很想一脚踹过去,看看她说的什么话,这还约定了时间,只是,对于大孙女做出的这件事情再不满,她也不会想让她的名声毁了,害她一辈子的。

         “梅花,接下来你辛苦一下,帮着她们卖吧,都是一个村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也别收取什么费用,你卖手链什么价格并不是秘密。”柳叶氏说到这里,看着柳玉兰,“明日就将你今日收的钱还给她们,就说是算错了,之后你们姐妹两再努力编手链,也算是给梅花的赔罪和辛苦钱。”

         对于这样的结果,柳梅花很满意,她虽然是不吃亏的性子,可也知道在闹下去对她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再说,柳玉兰名声毁了,也会影响到她的。

         “至于小梅,我也得说你两句,有什么事情就算不能好好说,也可以告诉长辈,只要你没错,长辈会为你做主的,记住,再怎么说玉兰都是你的大姐,怎么能对她大吼大叫,这不是一个有家教的姑娘该做出的事情。”柳叶氏又说了柳梅花两句。

         “知道了,奶奶。”柳梅花点头。

         “老大,”看着柳叶氏这边完事了,柳全贵开口说道,“你这女儿要好好看着,咱们柳家村都是厚道人,心不能黑也不能歪,今天这是小事,可从玉兰的用心来看,听着就让人心寒,若现在不改,以后遇上大事,出了事或者犯了族规谁也救不了她。”

         “我知道,爹。”就是他爹不说,柳元宵也不打算再纵容这个女儿。

         “从明日起,玉兰每日抄写族规一遍,青松你看着你妹妹,务必让她铭记我们柳家村的族规,让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样的心思是不能有的。”对于一个不认字的人要抄写族规,这惩罚也不算轻的。

         而柳家村的族规,先生上第二堂课的时候就很认真仔细地一条条地讲解了,并且要求所有的学生都牢记,而村子里,每年也会抽出一定的时间,让村里的大大小小熟记到最后达到能背诵的程度。

         柳青青觉得,柳家村之所以民风这么淳朴,族规的功劳肯定不小。

         “是,爷爷。”柳青松同样开口说道。

         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算是这么解决了,可谁也没发现,大房和二房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很细小的裂缝。

         在距离过年还有二十来天的时候,学堂里的先生说从小年开始到第二年元宵都不用上课,柳青云算着没有多少时间,心里有些惆怅。

         这天下学,柳青青看着神情有些落寞的柳青云,问了原因之后倒很能理解,他家里不像她家那么多的兄弟姐妹,而他似乎也不怎么和村子里的小伙伴一起玩,于是安慰道:“青云哥哥,我们都在同一个村子,就是不一起上学堂,我们也可以去找你玩,你也可以来找我们的。”

         “真的吗?”实际上柳青云作了那么久难过的表情,就是为了这话,青青可真是太贴心了。

         “当然。”柳青青点头。

         柳青桦跟着点头,“你们两家又没隔多远的路,一起玩方便得很。”

         回到家里的柳青云想着他的字是越练越好,都是青青的功劳,他是不是送点东西表示一下,可是要送什么呢?坐在板凳上的柳青云用手支着下巴,嘟着嘴皱着眉开始苦思冥想。

         “想什么呢?”见儿子从自己开始做晚饭一直到晚饭都好了,还是这副姿势,柳元时开口问道。

         面对自家爹,柳青云是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直接将他的苦恼说了出来。

         “确实是该送点东西,”柳元时笑着说道:“这有什么,我们家里还有好些皮毛,我都整理好了,现在天气冷的,你送过去,让她们给青青做帽子,围脖什么的,正好用。”

         柳青云眼睛一亮,随后又暗了下来,摇头,撇着嘴说道:“这算什么,那些皮毛不是我打猎回来的,也不是我硝的,送过去人家还有做针线活,一点诚意都没有。”

         “得,老子不管了,你自个儿想有诚意的东西吧,”说着将筷子递到柳青云手里,“快些吃饭吧,一会就凉了,吃完再慢慢想。”

         柳青云觉得有道理,终于苦思冥想了一个晚上想出了个好主意,第二天一大早,从床底下掏出他的黑色陶罐,打开盖子,把里面的铜板小银块都倒了出来,若是柳青青看见的话,她就不会再觉得她那将近六两银子的铜板是很多的私房钱了。

         “爹,硬纸多少钱一张?”听到堂屋里有声响,房间内的柳青云直接提高声音问道。

         柳元时推门,靠在门框上,看着他儿子堆在桌面上的私房钱,问道,“什么样的硬纸?”

         “能写字的,不要太厚,最好是白颜色的。”柳青云想也不想地说道:“爹,我这些钱应该够了吧?”

         柳元时挑眉,走了进去,“给青青那丫头准备的东西?”既然之前儿子连他的皮毛都不要,那现在他也不会说银钱由他来出,只不过,这些私房钱好像也是从他手里流到这臭小子的存钱罐里的吧。

         “恩,”

         “要几张?”

         “两张吧。”柳青云想了想说道。

         柳元时从桌上拿起银块中比较大的一块,见自家儿子面不改色,收进腰包,“成,中午的时候我就给你带回来,有没有想吃的,我顺便给你带回来。”

         若是旁人看到柳元时父子两相处的情况,他们就会明白,柳元时宠柳青云的程度一点也不比柳元吉宠女儿要少。

         柳青云摇头,“爹,你看着买吧,我不挑食。”

         接下来柳元时就看着自家儿子认真地准备给柳青青的还礼,那差点就废寝忘食的小模样,他承认确实是诚意十足。

         紧赶慢赶的,柳青云总算在腊月二十这一天,将东西完成,用精巧的小木盒子装好,放进书袋里,心情很是愉悦地上学去了。

         “青青,我的字因为你才能提高得这么快,这是我的谢礼,你收下吧。”柳青云将木盒子递给柳青青,说实在的,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看着已经跟他们熟悉的柳青云如此郑重,柳青青眼里带着笑意地接过,她身边的柳青桦开玩笑地问道:“青云,这里面不会是装着鸡蛋吧?”

         “不是,”柳青云摇头。

         柳青青打开木盒子,巴掌那么大的一叠纸片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里面,最顶上的纸片很工整地写着一个壹字,呡嘴,拿起第一张,纸片并不像他们平日里书写的纸张那么轻薄易坏,拿在手里很是方便,而第二张上面果不其然地写着贰字。

         柳青青将木盒子放在课桌上,把前面十张拿出来,原本想要问这有什么用的柳青桦兄弟三个看着第十一张上写着的吃饭二字,心里明白了。

         柳青青按着顺序一一翻过,里面全都是一些生活常用的字,别说柳青青对于这份谢礼心里十分震动,就是柳青桦兄弟三人都感动不已。

         “你小子,可以啊!这都能想到。”柳青桦拍着柳青云的肩膀说道。

         “青青喜欢就好。”柳青云被这么夸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不值什么的,也没费多少工夫。”

         这一点柳青青他们自然明白,若是柳青青没有常笑这个翻译,她肯定会比柳青云还更早地想到,可对于这些小孩来说,要想到这个主意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否则,以她的两个哥哥对她宠爱的程度,要是想到了早就做出来了。

         柳青青将一叠纸片收起来,真心诚意地道谢,“青云哥哥,谢谢你,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这一次柳青云脸上的红晕绝对不是他故意摆出来的,“这里面的字并不全,你若是需要可以再补充的,最好用针线将这些纸片装订好,用布袋子放着,那样比木盒子轻便,你出门在外,常笑不在或者你偶尔想要自己表达想说的话时,就可以随时拿出来。”

         “恩,”柳青青点头。

         而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柳青青动作利索地掏出吃饭那张纸片,赶在柳全贵说开饭之前,扬起手从他爷爷笑眼弯弯地一路晃过去。

         读了书的堂兄弟们自然看得明白,可桌上还有柳全贵和柳元和两个文盲,至于他爹和大伯还有四叔,至今依旧在县城做工,中午是不回来的。

         “爷爷,是吃饭两个字,姐姐让我们吃饭。”已经成为学子的柳青槿自然被安排在柳全贵这一桌,笑着替他姐姐说道。

         “是吗?”柳全贵这话刚刚落下,伸手要去拿青青手中的纸片,只见柳青青又抽出一张来,上面只有一个字,“是,”桌上的堂兄弟们同时念道。

         “呵呵,不错,”柳全贵笑呵呵地说道,很是珍惜地拿着两张纸片,仔细研究了半天,“原来这就是吃饭和是两个字啊。”

         柳青青点头,她的智商本身就不低,记忆里更是好得出气,再加上一上午的时间,那一叠纸片早已经被她摸熟,摆弄起来很容易,而得知这是柳青云送来的谢礼,家里的大人将他夸了好几遍。

         令柳青青没想到的是,因为她以后的日子里时不时地使用这些纸片,家里的文盲们虽然还是不会写字,可不久之后,他们竟然也认识了卡片上所有的字,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个意外的收获。

         午饭过后,柳青青让她娘帮忙缝一个专门装这些纸片的袋子,看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愉悦气息的女儿,苏氏自然是乐意得很,一个下午就搞定不说,还在袋子上绣着和书袋同样却小好几号的柳树,和一个小小的青字。

         将纸片整齐的放进去,柳青青再练习了一会,就能不看袋子准确地拿出她想要的那张,虽然用这样的纸片和三个哥哥弟弟们对话看起来很简洁,可兄妹四人都玩得很开心。

         等到柳元吉知道这事后,心想,他还是小瞧了那小子,心眼可真多,看着自家女儿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一般,爱不释手的模样,更觉那小子实在是太会讨人欢心了,不过要他点头,可没那么容易。

         当然,因为这事,柳元吉将柳青桦兄弟三人叫到房间内,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大意是柳青云都能想到的事情,你们身为青青的哥哥弟弟的竟然没有想到?真是太不称职了。

         待到三人都被训得面红耳赤后,苏氏才笑得很是温柔地说道:“好了,三哥,他们三个对青青有多好你心里是有数的,不过,我瞧着青云那孩子确实是不错,模样长得俊俏,又知礼懂礼,关键是心思细腻,长大后肯定是个知冷知热会疼人的好男人。”

         “你,”柳元吉看着自家媳妇对柳青云一副满意的模样,那臭小子难道不仅仅是在他的儿女面前晃荡,还在她媳妇面前讨巧卖乖?好你个臭小子,这心眼多得快赶上蜂窝了吧你。

         “好了,三哥,你快别生气了,不是我自夸,咱们这三个儿子,在村子里那也是个顶个的出色,”苏氏笑看着三个儿子,罕见的没能和她丈夫心意相通,“不过,你们可不能骄傲,要继续努力,争取超过青云那孩子。”

         虽然苏氏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总得给儿子们定个目标,不然顶着我是全村第一的模样骄傲自满下去,很可能就废了。

         “是,娘。”柳青桦三人在外面不管怎么顽皮打闹,在苏氏面前都是一副乖孩子的模样。

         虽然那些纸片是真的像柳青云说的那样费不了什么功夫,也不值多少银钱,但柳青云的这份心意柳青青还是铭记在心里的,于是,在大多数和柳青云相处的时间里,她都会用这纸片来表达她的意思,没有的才让常笑翻译。

         一般这个时候,柳青云都会笑得特别开心,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二的晚上,柳全贵召集全家人坐在堂屋,从这一天起,柳元宵他们三个就再不用去县城做工,而在这天完工后,他们就接了工钱回家。

         虽然接着干下去工钱会更多,可比起全家一起准备过热闹新年,那些工钱就显得不那么吸引人了,最重要的是,他们兄弟四个一直贯彻了柳全贵的话,钱是挣不完的,家里人平安和团圆比什么都重要。

         “明日老大你们四个去县城带着钱,把我们之前预定的猪肉背回来,顺便再买些红纸,”刚想说对联的柳全贵改了口,“如今家里已经有了不少读书人,你们各个房间门口的对联你们自己写,无论好看与否,自己心里有数,难看的继续努力,好看的争取更好看,至于厨房,院门,堂屋还有我们老两口的房间,就看你们谁写得好,我们就挂谁的。”

         后面的话明显是对着他的孙子们说的,已经在读书的八个孙子齐齐地说道:“是,爷爷。”

         见孙子们听话,柳全贵接着布置,“其他的东西跟往年一样,老大你们跟你娘拿了钱后看着准备。”

         “是,爹。”柳元宵已经不是第一年准备这些东西了,自然知道该买些什么,他们男人负责的大部分都是吃的。

         柳全贵的话说完,接着就是柳叶氏了,“今年我跟老头子商量了一下,明日去县城车扯几匹布,再买些棉花,给家里的孙子孙女一人做一套新的棉衣棉裤,常笑也做一套,老大你们四个大老爷们就不做新的了。”

         柳元宵等人没有意见,在他们看来,衣服能穿能保暖就行,不像小孩子,都想穿新衣。

         说到这里,看着四个儿媳妇脸上都没有表示不满,柳叶氏很是满意,“至于我这个老婆子和你们四个儿媳妇,一人做一件新棉衣,裤子将就去年的就可以。”

         四个儿媳妇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还有她们的一份。

         “明日你们四个去县城,扯布和买棉花的钱我会交给老三媳妇管着。”柳叶氏说着这话时看向杨氏和苗氏,见她们什么多没说就这么定下来了。

         她这么做也有她的道理,大媳妇的性子要继续磨,等到她不再那么急躁能够顾全大局后,她自然会给予她长子媳妇该有的地位,至于儿媳妇,就她那性子,将钱给她家里恐怕没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