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我哭了好几声,都没人理我,陪我玩的哥哥也被另一个坏人带走了,”说到这里,柳青槐心忍不住哭了出来,那小模样看着很是凄惨,“爹,我好害怕。”

         “不怕,不怕的,青槐,你不是亲眼看见的吗?坏人已经被带走了。”柳元和压抑着怒气,又红着眼睛安慰怀里的儿子,他现在是真觉得之前揍这婆娘的时候下手实在是太轻了,她得有多疏忽大意才能听不见儿子的哭声。

         苗氏端着药碗的手都在颤抖,她现在已经后悔得不行了,若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就算是家里的嫂子弟妹都不怎么搭理她,她也不会去找别人聊天。

         只是,在这个时候,苗氏的眼泪完全比不上安抚柳青槐那颗受惊的心来得重要,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柳梅花接过苗氏手中的药碗,喂了药随后又仔细地哄着柳青槐睡下,而这期间柳元和是看都没看苗氏一眼就离开了。

         见苗氏一脸坚持地想留下来看着青槐,柳梅花姐妹两就回了自个的房间,她们所编的手链挣下的银钱,虽然会挪出一些买肉吃,可两姐妹的钱袋子以柳荷花之前不敢想象的速度在增加,这也使得她们只要一有时间,就埋头于编手链的事业当中。

         至于苗氏的问题,两姐妹很是默契地没有提起。

         只是,没一会苗氏就走了进来,坐在两姐妹面前,见她许久都没开口,柳荷花抬头看了一眼苗氏,“娘,有事?”问完又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小梅,”苗氏看着完全不搭理她的柳梅花,小声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怪娘?”

         柳梅花闷声头也不抬地摇头。

         苗氏却像是没看见一般,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是在怪我的,可是,小梅,你要理解娘,我若是不那么做,心里有疙瘩的青青一定不会帮忙去找青槐的。”

         “娘,”柳梅花将手中的活计放下,要说她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为了不让这个家越来越糟心以至于以后垮掉,她觉得有必要不顾及对方的面子和这个娘好好地谈谈。

         认真地看着苗氏,“那件事情别说青青早已经不在意,就是家里和村子里的人都渐渐地放下了,为什么你还是紧紧地抓着不放?”

         “她要是不介意为什么宁愿救大牛二牛,也不愿意救青槐?”苗氏不赞同地说道。

         “她那时在学堂,她怎么救?”柳梅花看着依旧钻牛角尖的娘,“其实我倒是想要问娘,你为什么不愿意救青槐,他被坏人带走的时候,你和他恐怕就隔着一道门,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为什么呢?娘?你把理由告诉我啊。”

         “我,”

         柳梅花知道原因,无非就是太专注于她当时的事情当中,没听见,但既然娘嘴上死不承认,她也用同样的小人之心来揣测,看她心里好不好受。

         “其实我觉得奶奶说得很对,能对亲儿子被坏人带走而充耳不闻,”柳梅花看着苗氏的脸变得苍白,指着自己依旧有痕迹的脸,“对亲生女儿打出一个恨不得要她命巴掌的娘,这心肠得有多狠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柳荷花静静地听着,并没有阻止,至于苗氏,张口想解释,被柳梅花打断。

         “娘,你刚刚让我理解你打我的理由其实都是借口吧,事实上明明是你自个将青槐弄丢了,可你不想承认更不想承担这个责任,所以,你就把事情往亲生女儿身上推?这样你的心里就能好受了些,是不是?”

         内心深处的想法被说开,苗氏除了摇头都不知道该说的什么了。

         “谁让你是我亲娘,所以这一巴掌我忍了。”柳梅花接着说道:“你也不用否认,娘,别当家里人都是笨蛋,你的那些想法,别说我知道的一清二楚,爷爷,奶奶,几个叔伯婶娘都明白,知道他们为什么说都不愿意说你一句吗?”

         苗氏的眼睛瞪大,她从来不知道她的心思别人都知道,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慌乱。

         “你仔细想想之前大伯娘闹出那么大的事情,爷爷还愿意开口教训她,奶奶现在每日盯着大伯娘让她做绣花,捡豆子等这样需要耐心的活计,”看着苗氏的表情,柳梅花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不会以为爷爷奶奶是在折磨她,就是为了上次的事情出气吧?”

         苗氏点头,难道不是这样吗?这些日子每次看见大嫂暴躁得想要扔掉手里的绣活,被娘一瞪又不得不重新开始的憋屈模样,她心里还偷偷地高兴着呢。

         “当然不是,爷爷和奶奶愿意费那功夫,是因为他们觉得大伯娘还有挽救的可能,而你,”柳梅花虽然觉得这中间有大伯娘是长子媳妇的原因在里面,可她却不会告诉她娘。

         “你觉得你上次装晕让爹不去县城做工的事情爷爷和奶奶不知道吗?加上这次的事情,他们都看得一清二楚,”看着苗氏神色明显有些慌张,“可他们说什么了吗?”

         苗氏摇头。

         “娘,我说道这里了,你还不明白吗?他们之所以忍着你完全是看在爹的份上,”柳梅花真是不想她娘再继续自作聪明了,她的那些小心思别说瞒不过爷奶和叔伯婶娘,恐怕家里的几个堂哥都看得清楚明白。

         所以,看着苗氏坐在凳子上摇摇欲坠的身子,“娘,你要装晕也等到我把话说完了再晕,恐怕你到现在也没发现爹看你的眼神是越来越不耐烦了吧。”

         最后这句话对苗氏的打击可比之前所有的话都要严重,“你想想这个家里,若是爹不要你了,谁还会为你说上一句话?”

         “娘,你再仔细想想,若是现在爷奶因为青槐的事情让爹休了你,以爹的性子,他是站在你这边呢?还是站在他的父母兄弟这一边?”柳梅花凉凉地问道。

         这个问题苗氏很想说柳元和会站在她那一边,可她却明白事实是怎样的?

         “所以,娘,我劝你还是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别再去刺激爷奶和爹的容忍度,多向三婶和四婶学学,不然,娘你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其实并不难现象。”柳梅花说话的声音很是无情,但她真希望她娘能明白她的用心,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可能是柳梅花从头大尾所说的话令苗氏太震惊,也太打击她了,所以苗氏是一字一句都听进去了的,只是许久都反应不过来而已。

         “娘,你还有事吗?”柳梅花开口问道。

         苗氏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儿,一个闷头就知道编手链,仿佛她这个亲娘还没有那手链重要,另一个则是冷漠地看着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荷花也就罢了,性子闷得很,可梅花呢?她回想起来,似乎很久这个女儿都没有像之前那样扑到她怀里撒娇了。

         那家里其他人呢?苗氏越想心里越觉得恐慌,特别是在女儿冷漠的目光下,猛然站起身,有些恍惚地走出去,她真需要好好想想了。

         “你这些话对娘或许有用,但她并不是大度的人,估计非但不能理解你的用心,反而会,”柳荷花见苗氏离开,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后你。”

         “我只做我认为该做的,至于以后,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柳梅花苦笑地说道,当然,她的理由并不完全是这样,这个时代姑娘家很早就嫁人,即使她现在才七岁,但她并不想嫁给农村里的汉子,之后伺候公婆,平凡地度过这一生,所以,为了摆脱这种情况,她现在就必须努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想因为家里这样那样糟心的事情打断她的计划。

         人贩子事件之后,作为先生的柳青才反思己过,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个晚上,第二天用了一上午,情绪激动又痛心疾首地教育学堂里的学子,柳青青总结了一下,大意就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而其中被一串糖葫芦诱惑的学生,那是被说得一脸羞愧,两眼泪汪汪,一副恨不得将脑袋埋到地底下的模样让柳青青看着都不忍心。

         可先生就能狠下心肠,从这么一点小事引申出许多的事情来,看着他眼底的青色,柳青青估计先生这些日子都没睡好,甚至将发生这件事情的责任揽到他身上,认为是他没教导好孩子,才会出这么大的纰漏。

         而引申出来的事情虽然说不上面面俱到,可在场的娃若是都听进去了的话,至少以后走上歪路的可能性很小,越听到后面,柳青青的目光越是尊敬,不是因为那些道理,而是因为这先生的尽责。

         中间休息的时候,柳青青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站在一边活动活动腿脚,不去跟那一群小屁孩玩耍,这一日,柳青青依旧如此,大牛牵着二牛的手走过来。

         “青青,这个给你吃。”大牛递过来一个鸡蛋,说话的声音不像平日里的大嗓门,而是带着古怪的羞涩。

         柳青青看着面前的鸡蛋,再看向面红耳赤的大牛,虽然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很照顾小屁孩的弱小心灵,“谢谢,你自己吃吧,我这里有的。”

         低着脑袋害羞的大牛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柳青青,随后又惊慌地低下脑袋,声音比刚才的更小更羞涩了,“你不用跟我客气,要不是你,我和二牛也会被人贩子带走的。”

         “真不是客气,我只是碰巧而已。”见小屁孩依旧固执地伸着手,看向一边的二牛,“这鸡蛋给二牛吃吧。”

         “不吃,青青姐姐,你就拿着吧,先生说救命之恩应该涌泉相报的,”二牛不是当事人,和青槿同岁,懂得也没有大牛多,所以说话很是自然,“反正我大哥以后也是你们家的人,给你吃鸡蛋很正常。”

         有人靠近自家妹妹,在一边玩耍的柳青桦兄弟几个忙跑过来,就听见二牛最后这句话,“二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大牛以后是我们家的人?”

         是啊,柳青青在心里不住地点头,她也很好奇。

         “娘说,戏里都是那么唱的,救命之恩就应该要以身相许的,”二牛很是认真地说道,似乎为他能重复偷听到他娘这么有道理的话而感到骄傲,“青青姐姐,我大哥入赘你们家,你们可要好好对他。”

         在二牛心里,大哥已经是别人家的了,以后他就是家里的老大,可以像大哥之前那样板着脸教训弟弟妹妹了,再说,即使大哥入赘,也还在村子里,他想大哥的时候就可以去看他。

         而大牛整张脸都红得快冒烟了,柳青桦和柳青杨目光凶狠地瞪着这两兄弟,他妹妹好心救了他们如今还被赖上了。

         “大牛,你觉得是什么人都能入我们家的门吗?”柳青桦不满地说道,在他看来,妹妹考虑婚事至少也要到十岁以后,怎么这才六岁就被惦记上了。

         柳青青瞪大眼睛,看了看大牛,又看了看他大哥,找到最重要的信息,她以后要招赘?

         大牛比柳青桦小一岁,抬头看着对方,气势很足地说道:“我怎么就不能了?”说完看向柳青青,态度就变得完全不一样,“青青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用功读书,以后也会对你好的。”

         柳青青还没有从她以后要招赘的震惊中回神,这又是什么情况,被她心里的小屁孩含蓄地表白了?看着大牛期待的目光,里面的喜欢很清澈,虽然很想在心里呵呵两声,可她若是拒绝得狠了会不会给这娃留下阴影,要是那样,她的罪过就大了。

         “大牛,我现在还小。”被小屁孩表白,柳青青实在是羞涩不起来,其实她想说的是,大牛,你现在还小,应该好好地读书,早恋是没有结果的。

         “是啊,”柳青杨立刻接着他妹妹的话说道:“这事还是等你大了些再说吧,再说,婚姻大事,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你是家里的老大,入赘的话你爹娘会同意吗?”

         此时他已经反应过来了,并不像柳青桦那样,他这个时候就已经将大牛列为青青未来招赘的夫婿候选人之一,以后慢慢考察,在他看来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选出对妹妹最好又最适合妹妹的夫婿。

         听着她七岁的二哥一本正经所说的话,完全是一副封建家长的模样,柳青青很是凌乱,这些孩子也太早熟了吧?

         大牛竟然还听进去了,“恩,我会跟爹娘说的。”说完,红着脸将手中的鸡蛋塞到青青手里,拉着二牛就跑开了。

         柳青青正想问招赘的事情,学堂里的小铃铛响起,只好等到中午下学的时候再问,她想或者直接问爹会不会更靠谱一些。

         于是,这天中午,柳元吉被他宝贝女儿拉到了房间里,在这之前,柳青桦兄弟俩早已经将大牛的事情告诉了他。

         “爹,我以后要招赘的事情是真的吗?”柳青青有些想不明白,不说爷爷的孙子一大把,就他爹也有三个儿子,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招赘?别人会愿意?

         “恩,”柳元吉点头,“这事在你出生不久后,就由村长和族老还有我和你爷爷商量之后定下来的,青青,你应该也发现了,你的名字和其他的堂姐妹都不一样,是按照村子里男娃的字辈来命名的。”

         好吧,她挺满意柳青青这个名字的,总比村里姐妹们这花那草听起来顺耳。

         “青青,你也知道你的情况特殊,当初我们就想,在村子里给你找一个知根知底的,性子好的入赘到我们家,那样我和你的兄弟们还能继续护着你。”柳元吉看着仿佛眨眼间就长到六岁的青青,“再说,我们怎么舍得将你嫁出去,成为别人家的人,每日里伺候公婆,看着你受委屈。”

         恩,柳青青在心里点头,现在想想,以家里人对她宠爱的程度,还真有可能做出这么奇葩的决定来,“只是,爹,我这样的,会有人愿意入赘吗?”

         不是她贬低自己,一个既不能笑又不能说话的残疾人,长相虽然看久了就会觉得可爱但也算不上漂亮的残疾女,真的有人愿意入赘吗?要知道对于男人来说,这可是很伤自尊的事情。

         “青青,你只是情况特殊一些而已,你就瞧好了吧,等你越长越大,村子里指不定有多少小伙子送上门呢?”柳元吉却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问题,在他眼里,他家闺女是整个柳家村最出色的姑娘,他从来就不愁没人愿意入赘,而是愁到时候该如何挑选。

         “可是,爹,歪瓜裂枣的我可不要,性子不好的我也不要,太高的不行,太矮的也不行,总之,从里到外都要能入眼才可以。”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即使现在只有六岁,柳青青也提出她认为最基本的要求,让她爹心里有普。

         柳元吉点头,“这是肯定的,青青放心,即使是爹挑好了,到时候也要你点头我才会答应的。”

         柳青青眼里带着笑意,在这个家里,她时时刻刻都能够感觉到温暖,即使是很细小的地方也能体会到家人的关心,如此幸福的感觉让她越发的留恋,这么想着,招赘这个主意似乎挺好的,这样的话她就可以一直和亲人在一起了。

         而柳元吉想着,即使是招赘,也只有不到十年的时间,女儿就要为别的男人生儿育女,心酸得他都想哭。

         “爹,你没事吧?”柳青青对上他爹惆怅的目光,关心地问道。

         柳元吉摇头,好的想完后又开始担心那些不好的,这也不怨他,前些日子,村子里的一个远方堂妹哭着闹着要嫁给县城据说家里挺富裕的公子哥为妾,气得她父母打骂都没有,最后那堂妹想不开上吊差点就闹出人命,逼得她父母没法,只得点头同意。

         虽然觉得他家闺女不会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又觉得这些事情应该苏氏这个当娘的来说,可为了以防万一,不让上面的情况发生在他女儿身上,柳元吉认为还是从小就开始教导比较好,否则真到那个时候的话,青青他是舍不得打骂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被活活地气死。

         “青青啊,”于是,柳元吉说话的声音又变得语重心长起来,而一般这个时候,柳青青都会认真地听着,“答应爹一件事情。”

         柳青青点头,她很清楚她爹是绝不会害她的,“爹,你说。”

         “你以后就算是招赘,目光也要放在和我们家门当户对的那些小伙子身上,”柳元吉爱怜地摸了摸柳青青的脑袋,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村子里和你年龄相差不大又符合招婿条件的小孩有很多,在这里面选择爹是最放心的,我不希望你看上县城里那些富贵人家的公子,虽然青青你配他们也是绰绰有余,可那些人大多都是娇生惯养,哪里是知道心疼媳妇的人。”

         柳青青连忙点头,她是很赞同门当户对的,爹的用意她也明白,别说在之前的社会背景相差太大的两人要结合在一起能不能幸福是一回事,但中间修成正果肯定是要经历不少磨难的,如今这个环境在这方面的要求只会更加严苛,她才不会自讨苦吃呢。

         “爹,你忘了,我以后是要招赘的,你觉得有哪个富家公子哥会愿意入赘到我们家?”柳青青这么说是想按他父亲的心,“就算有那么一两个特别的,可他的父母也绝不会同意的,一个不顾父母感受的公子哥肯定是不孝顺的,那样他的人品肯定不好,更不能进我们家的门了。”

         柳元吉感觉这女儿太贴心了,让他接下来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青青记得以后要招赘就好,就是长大了也要记得这点,千万不要被那些长相好看的男人给迷得忘记了。”

         他见过那个将堂妹迷得魂都没有了的公子哥,长得确实是粉头白面,唇红齿白,一张脸跟姑娘家一般,在他眼里,这样的男人太轻浮,一点都不可靠。

         “那种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特别会勾引人,青青不要相信他们的甜言蜜语,他们一看就不可靠,”柳元吉损到这里还觉得不够,“那种男人一般都是三妻四妾,后院里的女人一大堆,青青,千万不要嫁给这样的男人,更不要妄想去当妾,不然爹肯定会被气死的,知道吗?”

         柳青青看着认真的柳元吉说话的声音有些激动,心里觉得他多想的同时,又默默地在额头上竖起一排黑线,吐槽,还好你这预防针是对着我打的,否则,有几个六岁的女娃听得懂你所说的话。

         还有,她真的很想告诉她爹,这样的担忧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她一点也没有攀高枝的心思,即使那男人长得惊天地泣鬼神她也不可能会委屈自己去当小的。

         “爹,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的,”柳青青肯定地说道,“我以后招的夫婿一定会让爹同意才行的。”幸好常笑不懂他们父女之间对话的意思,否则,让另一个人帮着说出这样的话,她肯定会不好意思的。

         虽然柳元吉对于这次的谈话和女儿的乖巧很是满意,不过有了那堂妹的教训后,他决定以后每年都抽些时间跟青青来这么一次或者几次谈话。

         要知道死活都要嫁给别人当妾的堂妹,之前在村子里名声也是很好的,外村来提亲的人将门槛都快踏破了,谁曾想这堂妹中了什么毒,如今一夕之间什么都毁了。

         那堂妹现如今还一副欢喜的模样,柳元吉却觉得,对方用不了几年就会后悔如今的决定。

         别人家的姑娘他管不了,可自家的,他一定不能让青青变成那样。

         柳青青在知道她要招赘后,越想就越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或许是因为中午的时候柳元吉太过强调村子里的孩子,坐在学堂里,看着这一个个的小屁孩,除去近亲的几房,她总有种这其中就有她未来夫婿的感觉。

         也可能是先生如今讲的东西太简单,才导致她这么想了的时候,已经无聊地在心里一个接着一个认真地观察起来,等到柳青青回神过来的时候,她在心里把她自己都囧坏掉了。

         赶紧打住这不正常的想法,她才六岁,早恋不好,至于心里年龄,柳青青很堂而皇之地将其忽略,早恋至少比起老牛吃嫩草什么的听起来要纯洁美丽得多。

         这天晚上,柳元时和柳青云父子两人用过晚饭,也不着急收拾碗筷,“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小子这一天都不正常?”

         柳青云一直就等着他爹问这话呢,“爹,”圆溜溜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爹的脸色,“你说我以后要是去当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你会不会生气?”

         “什么?”柳青云说着这话的声音很小,但柳元时还是听得很清楚的,只是看着面前的儿子,他有些怀疑是不是他听错了,“你再说一遍,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这样的柳元时在柳青云眼里就是生气的意思,犹豫了一下,将屁股挪到板凳的一端,心想爹若是要揍他,他还来得及跑,因此,稍微提高了一下声音,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随后又补充道,“爹,我知道你捡我回来,把我养大就是为了给你养老送终的,这点你放心,就算我是人家的上门女婿了,也一定会好好孝顺爹的。”

         柳元时原本惊讶的目光变得凌厉,气势也有些吓人,但很快就愉快地笑了起来,“小子,你确定你是看上青青那丫头了?”

         村子里的人除了小屁孩其他的都知道柳青青以后是要招上门女婿的,所以,这人选很容易猜到。

         “恩,”柳青云点头。

         柳元时看着儿子认真的小模样,也认真起来,“青云,你如今九岁了,算是小男子汉了,这样的事情一旦决定就不能够反悔,若是三心二意的话,我劝你还是打消这年头,你应该知道,青青那丫头是柳家和柳家村的宝贝疙瘩,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若是到了最后不能一心一意地对他,别说其他人,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爹,这个我知道,”其实之前柳青云对柳青青的印象就是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直到村子里学堂开了以后,他们坐在同一个屋子里,才发现这小姑娘跟村子里的女娃很不一样。

         她全身上下总是干干净净的,虽然脸上不能笑,但能时时地从她眼里看到笑意,她聪明,写得一手漂亮的字迹,总喜欢伸手摸她弟弟的脑袋,也会安慰她那些写字不好的兄弟们。

         反正柳青云看着她,就感觉得待在她身边一定很舒服,原本的他并没有想到上门女婿这件事情上来,但今天无意中听到大牛的话,仿佛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若是做了青青的上门夫婿,他以后就不用再偷偷地羡慕柳青桦兄弟几个了。

         “你确定你知道?”柳元时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柳青云。

         “当然了,”柳青云不服气地说道:“爹,你见过我决定的事情改变过吗?再说,爹,不是你告诉我的吗?若是想要什么就要自己去争取,免得以后后悔。”大牛的捷足先登已经让他很不满了,他可不像中间在出现什么臭小子。

         “哼,青青才六岁,以柳家的宝贝程度,他们一定不会让她这么快就定下来的,”柳元时笑着说道:“听着,臭小子,我可以告诉你,以后和你抢的人一定不少,你想要争取到,估计也得费一番功夫。”

         柳青云点头,笑得一脸自信,“就村子里的那些,他们会是我的对手?爹,你不觉得我最大的障碍是柳青桦兄弟几个吗?”

         “既然你明白,我也就不指点你了,”柳元时因为当兵打仗时,不但伤了右腿,连子孙根也伤了,回到村子就和之前定亲的姑娘退了亲,他这么说其实是因为他什么经验也没有。

         “这么说,爹你是同意了?”柳青云笑着问道。

         “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同意?”柳元时挑眉,跟他在外人面前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有很大的差别。

         “理由多了,我刚刚说的养老送终就是一个,还有传宗接代,这也是大事。”

         看着比起村子里同龄孩子要懂事沉稳的儿子,柳元时心里感叹,五年的事情过得可真快,当初的小不点如今已经长到能懂讨媳妇的事情。

         不过他嘴上说的却完全是两样,“说你小子还嫩着呢,你还不信,咱们柳家村有几个不厚道的人家,即使你去当上门女婿了,他们也不会阻止你孝顺我的。”

         柳青云点头。

         “再说传宗接代,老子若真想着传宗接代,就不会拒绝当初你堂大伯他们过继的事情而养你这个不懂事的臭小子了,”看着柳青云想要反驳,柳元时接着说道:“还有,单从血脉上来讲,我和青青那丫头似乎比你更近一些,你们生下的孩子不但姓柳,而且还流着我柳家的血脉。”

         听他爹突然间就转到生孩子的上面,饶是脸皮很厚的柳青云都不由得有些面红耳赤,就在这时,他的脑门突然被弹了一下,“爹,你干什么?”

         “一不小心扯远了,若你小子不争气,刚刚我说的那些就都是废话,”柳元时笑着威胁道:“青云啊,你可得好好努力,若是到最后柳家和青青看不上你,我就给你找一个又丑又凶的媳妇。”

         于是,这一晚上,柳青云躺在床上想法子,直到夜深时才睡去。

         第二天上午休息时间,大牛就红着一双眼睛来到柳青青面前,一开始说话就似乎要哭出来的模样,“青青,我爹和我娘说了,我是家里的长子,以后要支撑家里的门户,不能去你家了。”

         柳青青看着眼睛似乎又红了一圈的大牛,心里倒也挺同情他的,可怜的娃,初恋的小苗苗还没长出来就被掐断了,能不伤心难过吗?只是,她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颗刚刚失恋的小心灵呢?

         安慰的话还没等到柳青青想出来,大牛接下来的话让她噎住了,“不过,我爹娘说,若是你同意,二牛可以去你家的。”

         好吧,她自恋了,小屁孩之间的喜欢就跟家家酒差不多,伤心也就那么一时半会,再看着正在用袖子擦鼻涕的二牛,柳青青很是果断的拒绝,而且拒绝的理由是以前那个时代用烂了的哥哥弟弟妹妹这些,“大牛,二牛比我小,就像我弟弟似地,你也一样,我一直当你是我哥哥。”

         “真的?”伤心的大牛眼睛一亮,似乎有青青这么一个妹妹也很不错,于是顶着柳青桦和柳青杨恶意十足的目光,大咧咧地说道:“那以后我就叫你青青妹妹,你叫我大牛哥哥好不好?”

         果然是小屁孩,瞧这一会哭一会笑的,可即使感觉到身后两个哥哥的怨念,柳青青依旧不得不硬着头皮点头,“好啊,大牛哥哥。”

         大牛完全没觉得常笑的声音违和,自动地将这声音翻译成自己妹妹嫩嫩的软软的那种,笑得一脸灿烂。

         等到大牛离开后,柳青青才小声地说:“大哥,二哥,我那么叫他也没错的,大牛本来就算是我远房堂哥。”

         柳青桦和柳青杨很容易就接受了柳青青的解释,因为他们想到除了他们两个,青青叫村子里的其他堂哥都会在哥哥前面加上名字的,这已经足以说明他们两人身为青青的亲哥哥,在她心里的超然地位。

         “青青,”正在自我脑补中的兄弟俩一听又有人喊自家妹妹的名字,连忙警惕地回头。

         柳青云看见后,懂礼地打招呼,“青桦哥,青杨,青槿。”

         “是青云啊,你找我妹妹有事吗?”柳青桦和柳青云应该是同年,只是柳元时捡到柳青云的时候是冬天,所以就将他的生辰定在了那一天。

         “青桦哥,青青的字真好看,我怎么写也写不出那么好看的字,”说到这里,柳青云白乎乎的脸蛋上飘起两朵红晕,十分腼腆地说道:“我就是想请教一下,怎么能将字写得那么好。”

         听到柳青云这么真诚地夸奖自家妹妹(姐姐),柳青桦三兄弟的笑容中带着骄傲与自得,一副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妹妹(姐姐)的模样。

         柳青云个子跟柳青桦差不多高,不过,不是柳青青不偏心自家人,看着面前腼腆又虚心请教的少年,无论是在长相还是气质上,这少年都要盖过她的两个哥哥,也超过村子里其他的孩子。

         对于这样态度真诚的孩子,柳青青很难不产生好感,当然,她绝对不会承认对方的颜值也是其中的理由之一,“要多练习?”

         柳青云用他圆溜溜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柳青青。

         难得在村子里看到这么健康可爱的少年,柳青青都想伸手捏一捏他有些肉嘟嘟的脸蛋,“这样,一会在课堂上我写两篇字,你照着上面练习,等到这些字练好后,再来找我,我再给你其他的。”

         柳青云听后,再一次腼腆地笑了,“谢谢青青。”随后跟柳青桦三兄弟打了招呼,转身离开。

         看着这样的少年,柳青青在心里感叹,这样又好学又懂礼貌的好孩子,还真少见,这么想着,她突然觉得他的三个哥哥弟弟们,似乎在礼貌上有些欠缺。

         中午放学的时候,柳青青就将两篇字交给了柳青云,而柳青桦兄弟三个看着对方并没有多做纠缠,是真的想要练好字,警惕的心也就放下了。

         而柳元时看着捧着两张纸回到家后笑得跟狐狸一眼的儿子,说了“臭小子”三个字后就去厨房端饭,转身的时候,也是满脸的笑意。

         因为柳青云练字确实挺用功的,等他觉得满意的时候,交给柳青青看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眼里的满意的笑意,这让面上腼腆的柳青云心里乐得在打滚,他很喜欢青青因为自己而眼里染上笑意的模样。

         而柳青桦三兄弟除了被柳青云的用功督促得越发努力读书习字外,对于三五不时来找他们妹妹(姐姐)的柳青云倒是没有多想。

         兄妹四人都在感叹,这孩子太用功了,他们好有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