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光宗耀祖,听起来是多么美妙的一个词,若真能将其变成现实,那是值得一个人终身骄傲的事情,也难怪会让一向沉稳的柳青变得如此激动。

         “能,当然能了,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字体,”听到三叔将这么风格独特的字体称为玩意,兴奋中的柳青才很是愤怒地冲着柳元吉吼道。

         吼完之后想到对方是他的长辈,是他的三叔,原本就通红的脸更红了,深吸一口气,柳青才慢慢地站起来,即使如此,他依旧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

         “三叔,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出现一种粮食,产量要比水稻高,口感要比大米香,而这种大米的种子就只有我们柳家村才有,你觉得能光宗耀祖不?”柳青才现在哪里有半点先生的模样,整个人就像是突然得到了宝贝的乞丐,状态有那么一点疯癫。

         柳青才知道这个比喻其实不是很恰当,可他现在太需要有个人来和他分享这种激动喜悦的心情,所以,才会想到这么简单通俗的说法。

         被柳青才这么一说,柳元吉没有半点的激动和喜悦,倒是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看着柳青才喜滋滋的模样,抓起茶几上快要冷掉的水杯,直接朝着对方的门面泼去。

         “三叔,你干什么!”柳青才被这么一泼,也没管自己的脸和衣服,而是连忙查看手中的纸,上面的字有没有被打湿?在看到那上面优美的字迹晕开成墨团,眼里冒着火光对着柳元吉吼道。

         柳元吉的火气也被一惊一乍的柳青才挑拨出来了,若对方是他的儿子或者是亲侄儿,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我干什么,你给我冷静的,你看你是读书把你脑子都读坏了,这东西若真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别说光宗耀祖,不引来灭族之祸你就应该去烧香拜佛了。”

         “怎么会?”被柳元吉毫不留情的话语说得有些反应不过来,柳青才傻愣愣地问道,因为太过高兴他的脑子转动很是不灵活。

         “怎么不会?若那种子只有我们柳家村有,你觉得我们柳家村能护得住或者你认为我们柳家村的人可以独领这份功劳?”柳元吉凉凉地说道,“别做梦了,不想我们整个柳家村跟着陪葬,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第一时间将这种子献出去。”

         “献出去?”听着柳元吉这么一大段话,柳青才总算冷静下来了,只是灰暗下来的目光中依旧有着纠结和挣扎,这是多好的机会,“三叔,我刚刚只是打个比方,这字体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比不上一碗米饭。”

         “只是会让你们这样的秀才文人们疯狂。”柳元吉看着对方不死心,接着说道:“我虽没什么学识,却也听那些说书的人说过,文人重名轻利,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比谁都多,你确定这么大的诱惑传出去,这么大的一个扬名机会,他们不会动心,而就凭咱们村唯一的秀才,柳先生你确定你能够应对并且保护我们村子里的人?”

         “我,”柳青才刚想说话,就被柳元吉打断。

         “青才,这可是关系到柳家村近千条人命,你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乱来,若柳家村因此而遭难,你就是死又有什么脸去面对柳家的列祖列宗。”看着柳青才依旧不死心的样子,柳元吉不得不将话说得更重一些。

         而刚刚还很激动的柳青才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是失魂落魄,从天堂坠入地狱也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心里的狂热被浇灭,他清楚三叔说得没错,而他再希望柳家村好也绝不会拿村子里的人命开玩笑。

         “你也不用太灰心,你们读书人的那些道理我不懂,但就像是种庄稼一样,每一个步都要认认真真地去做,再加上老天爷的照顾,才能获得丰收,中间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导致减产甚至是颗粒无收。”即使年龄和他差不了多少,柳元吉却依旧将柳青才当成晚辈,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就算咱们柳家村因为这玩意而光宗耀祖,村子里的人没出息的依旧没出息,这玩意带来的好处又能持续多久。”

         这些道理作为秀才的柳青才如何不懂,而柳元吉之所以能这么冷静,一是因为这关系到他的宝贝闺女,二恐怕就是他在书法方面的无知,所以他无法体会一个文人对新字体出现的那种痴狂。

         柳青才虽然依旧有些失落,不过,表情已经变得正常,整理了一下衣袖,恭恭敬敬地对着柳元吉鞠躬行礼,随后一本正经又文绉绉地说道:“多谢三叔的教诲,是青才狭隘了。”

         “酸秀才,”为了柳青才的面子,柳元吉只在心里嘀咕,“青才,即使是要光宗耀祖也需要一步一步的来,急不得,你只要好好地当你的先生,好好地给村子里的孩子上课,你应该明白,咱们村子里的娃,聪明的不少,用功的更是很多,至于运气,这些年你还没看明白吗?我们柳家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那个,你可以想想,等到一批一批的娃出息了,光宗耀祖的事情还远吗?”

         听着柳元吉的话,柳青才连连点头,暗淡的目光再次出现亮色。

         “至于那玩意,你可以和村长还有村里的族老商量出一个稳妥的法子,到时候我再告诉你是谁写的,成吗?”

         “恩,”柳青才用力地点头,理智回笼的他自然明白这是最好的法子。“三叔,我也是这么想的。”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是懂的,想着刚刚失态的模样,暗自懊恼,看来爷爷说得没错,他到底还是年轻了,不够稳重。

         柳元吉回到家,跟院子里的爹娘打了招呼就直接进了柳青青的房间,这一次,他甚至将柳青桦和柳青杨关在了门外。

         “老头子,我怎么瞅着老三有事情瞒着我们,我生出的娃我还能看不出来。”柳叶氏将洗脸水泼到院子里的大树底下,端着空盆来到柳全贵的身边,小声地说道。

         柳全贵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随后垂下,“就你眼睛机灵,我没看见啊,老三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啊,他瞒着我们一定有他的道理,你操那么多的心干什么。”

         一听柳全贵这话,柳叶氏笑开了,“那是,老三这人,打小就聪明伶俐又听话懂事。”

         柳青青在听到柳元吉说这种字体还从来没出现过时,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特别是在对方描述了先生的失态后,更觉得那字体就是烫手的山芋,即使是在她之前的时代,一种全新的字体出现,也会引起书法界不小的震动,更何况是在这个文人包揽社会上层的世界。

         再一想到她在穿越神殿里看到的那名抽中医药空间的姑娘最后的结局,她坐不住了,她绝不要出这样的风头,立刻站起身来,打开房门,果然看见常笑站在门口,招呼他进来之后又坐下。

         “爹,这事一定不要落到我身上,我不要被当妖怪。”柳青青心说,常笑翻译。

         柳元吉也是同样的想法,他知道自家闺女的不同,甚至有些事情比她两个哥哥看得更明白,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越发的心疼,“青青,别着急,我跟青才说的也是这个意思,你再等几日,我相信村长和族老们一定会想出妥当的法子。”

         “恩,”柳青青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法子了,若实在不行,她以后就再不用那种字体,四不像就四不像,总比惹来他们应付不了的麻烦要好。

         事情果然不出柳元吉所料,三天后,他就被叫道了村长家,堂屋内坐着六位族老,当然柳元吉的爷爷柳大山也在其中,村长坐在下方,柳青才在一旁站着。

         柳元吉一一打过招呼后,柳全平开口说道:“老三啊,青才已经将事情跟我说了,我和族老们商量了一下,你听听看,若是有什么不妥,你尽管说,我们可以再商量的。”

         “是,大伯。”柳元吉恭敬地说道。

         “青才仔细跟我们说过那什么字体,他来来回回几乎都要将它夸上天了,总之就是个很了不起的东西,”柳全平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十分认真地说道:“这么了不起的东西,我和六位族老商量了许久,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两种法子,第一种就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青才也没见过那什么字体。”

         “爷爷,那么好的字怎么能被埋没了。”身为文人的秀才十分不赞同地说道。

         “你给我闭嘴,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教训起自家孙子来,柳全平可是一点面子也没留,“第二种,就是以柳家祖辈为名,就说是最近整理宗祠发现的,我们没读过书不清楚,是青才发现其中的不凡,让他直接交给县令大人,至于后面什么事情,我们就不管了。”

         “那爷爷们和村长的意思是?”柳元吉不想自家闺女写个子都要偷偷摸摸,否则的话,他会选择第一种,等到柳家有人出息了,那玩意还是可以重见天日,得到的好处绝对要比直接交给县令大人要多。

         “若是从长远来看的话,肯定是选择第一种,可柳家村的现状你也是明白的,今年还有那么多的娃可以去学堂,明年肯定会少许多,”柳全平家曾经供出过一个秀才,自然明白其中的花销有多大,“这也就罢了,但留下的娃在读书上多少都是有些天分的,我们商量了一下,还不如用那字体换些银钱,用来供这些娃读书,让这些娃娃有出息才是正经事。”

         柳青才一听这话,整张脸憋得通红,难道将这字体分享出去就是不正经的事吗?不过想到村子里的情况,为了学堂里的好苗子不被埋没,忍住心里的羞耻和不满。

         “村长大伯说的是。”柳元吉点头说道,有了村长这话,他就不用担心在家里缺银子时他那三个聪明的儿子会被退学了。

         柳青才看着屋子里的长辈,悲愤欲哭,他被侮辱的心为何就没人能理解呢?

         “我们不问那字体是什么人写的,老三,你只要告诉我,这人确实是我们柳家村的吗?”柳全平开口问道。

         “是的,这一点我敢肯定。”柳元吉说完这话,看着村长和几位族老眼里闪过的精光,特别是他爷爷,嘴角还有着自得的笑容,恐怕他们已经知道是谁了。

         被这几人知道,柳元吉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对青青的爱护虽不像家里人那么明显,却是青青在柳家村最大也是最牢固的靠山。

         柳全平笑着说道:“你就让她将启蒙的三本书都用那种字体抄一遍,抄好了之后,我带着去见县令大人。”

         “是,村长大伯。”

         “老三,你们家的功劳我会记着的。”柳全平作为村长对着柳元吉承诺道。

         柳元吉再次点头,既然大家都明白,他也就不客气,“大伯,我希望青才能多照顾一下我们家孩子,特别是青青,你知道的,我只想让她平平安安地长大。”

         “放心,我会好好跟青才说的,”柳全平点头,“让青青平安长大也是我们整个村的心愿,这一点我们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叔侄两人很是愉快地达成默契。

         之后柳青才被柳全平叫到房内,爷孙两这一待就是一个时辰,再出来时,柳青才眼里的屈辱和羞耻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意气风发精神抖擞。

         事情的解决方法让柳青青很是佩服村长和太爷爷们的智慧,既能不惹麻烦地解决她的字体问题又可以再次为村子里的教育事业做出贡献,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所以在抄写三本启蒙书籍的时候柳青青也格外用心,柳元吉特意让他的三个儿子在一边安静地看着,他想着既然这字体这么好,三个儿子若是学到了,或许会让儿子们以后考取功名更容易些。

         在学堂里,被自家爷爷谈过话的柳青才在看到柳青青写出的那漂亮的字迹时,会帮着遮掩,不过,那双眼睛里散发出来的灼热也让柳青青适应了许久。

         县衙偏房内,柳全平让柳青才将三本书籍递给县令大人后,板着脸笔直地坐着,唯有两只紧握在一起的手显示着他的紧张。

         他虽然是一村之长,平日里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见到县令的,更何况这个县令还是今年年初才来卫县的,不过,他刚刚偷偷地看了一眼,先不说那俊秀无双的长相,就通身的贵气也不是之前那脑满肠肥的县令能与之相比的,而柳青才则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爷爷身后。

         县令将书籍放下,嘴角噙着矜持的笑容,声音温润如玉,“你说这是你们祖上留下来的?”

         柳全平点头,“回县令大人的话,确实如此。”

         “是吗?”轻轻地反问,让柳全平爷孙两的心都提了起来,“可这墨迹,还有这纸张我看起来都是新的,你们保管得可真好。”

         县令像是在低声地自言自语,可柳全平和柳青才两人的脸都僵硬了起来,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柳全平想着,他怎么就那么糊涂,这陈米和新米他们一口就能尝出来,能当上县令大人必定是学识很高的人,恐怕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是在撒谎的。

         柳青才更是愧疚得很,他觉得作为村子里学识最高的人,竟然连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都没发现,就急匆匆地跑到县令面前来,真是该死。

         “你们是柳家村的?”县令仿佛没有看见两人紧张的神色,依旧温和地开口问道。

         “回大人的话,草民是柳家村的村长。”柳全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

         “柳家村,”县令的笑容更深了几分,“真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啊,六年前的瘟疫一夜之间奇迹般地全都不治而愈,这六年里,别的村子多多少少都有卖儿卖女或者饿死人的情况,可你们那里,别说这些,似乎这六年里你们村子里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一个。”

         依旧是温润好听的声音,可在柳全平和柳青才听后,脸上的恐惧是怎么也掩饰不住,额头上更是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听说你已经快七十岁了,我看着你这身体可不像啊!说是五十岁也有人相信吧?”

         县令的感叹和夸奖让爷孙两的心跟着颤抖。

         只是县令仿佛没看见对方的害怕,“柳家村,那可是一个很有福气的地方,就我知道的,你爹已经九十多了,身体依旧很是健朗。”

         “这,这,这都是老天爷的厚爱。”柳全平结结巴巴地说道。

         “呵呵,”县令轻笑,那声音里面的愉快之意很是明显,“我想在那样有福气的地方生长的人应该都是善良诚实的,所以,就算这三本书不是你们祖宗留下的,我相信也是你们村子里自己创造出来的。”

         “县令大人恕罪,草民。”柳全贵想解释,却被县令抬手阻止了。

         “你们的顾虑我能明白,”县令笑着说道:“我虽然是个附庸风雅之人,但也不会平白地占你们的便宜,这字在我看来说是一字千金也不为过,不过,我没那么多金子,这些智能略表心意。”

         说完这话,县令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从袖口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柳全平。

         爷孙俩看着上面的面额心惊肉跳,“县令大人,这也太多了,我们将这献给县令大人,只是想换点银钱供村子里的娃读书。”被县令的大手笔吓到的柳全平,哆哆嗦嗦地将他的来意交代了一清二楚。

         听到他这话,县令的眼里都有了笑意,“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给你这一千两其实还是我占了你们便宜。”

         等到爷孙俩出了县衙,两人的腿都有些发软,在回家的路上,确定四处无人后,柳青才忍不住问道:“爷爷,你说县令大人是什么意思?”

         柳全平也在琢磨县令的话,许久才回道:“县令大人所说的事情,只要是有心人都能够查到,你也别多想,若县令大人真想做什么,我们也无能为力,不过,我觉得像大人那样神仙般的人物,不像是坏人,还有我相信,只要我们不做坏事,老天爷是不会亏待我们的。”

         最后这话按了柳青才的心,这些年柳家村的情况不就完全说明了这一点吗?

         字体的事情解决后,柳青青的心就放到了肚子里,每日和哥哥弟弟们上学,即使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那三本启蒙书籍背了个透彻,但看着一屋子的孩子套头晃脑地读书,写字把自己写成了花猫脸,她的心情还是很欢乐的。

         下学后,他们会雷打不动地去看看山坡上的果树苗,见它们都好好地活着,才欢欢喜喜地回家。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深秋初冬时节,枯黄的树叶彻底离开了树枝,光秃秃的树木让整个柳家村看起来有些萧瑟荒凉,空气中也染上了冷意。

         这天下学后,柳青青看着离天黑还有段时间,家里的哥哥弟弟们又在做功课,想着好些日子没吃鱼了,就带着常笑还有小茉莉去河边钓鱼,也好给家里上学的哥哥弟弟们补补脑子。

         在成功钓到第八条的时候,柳青青停了手,不说常笑笑眯眯的眼里看不出惊讶,就是小茉莉也是一脸本该如此的模样的,当然,她也晓得,这里面有四条会送给村子里的人,有两条给太爷爷家,只有两条是属于他们家的。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彻底落下去了,只有天边的云还带着彩色,让整个村子都蒙上一层淡淡的色彩,柳青青让常笑赶紧拎着木桶回家,不然家里人一会就要喊吃饭了。

         谁能想到,三人刚刚从河边上来,就听见不远处传来陌生的声音,“小朋友,你们长得真可爱,叫什么名字,告诉叔叔,叔叔给你们吃糖葫芦。”

         一听糖葫芦三个字,小茉莉就两眼放光,一脸的馋相,而那诱哄的语气,听在柳青青耳朵里,真心觉得不是狼外婆就是人贩子,不是她柳青青喜欢用恶意揣测人,而是糖葫芦这玩意在村里小孩子眼里就是奢侈高档的零食,可见村子里的人都不常给自家孩子买。

         “我叫大牛,这是我弟弟二牛,叔叔,这糖葫芦真的是给我们吃的吗?”一小孩的声音响起,里面带着浓浓的期盼和直白的开心。

         真是单纯的娃,柳青青示意常笑将木桶和鱼竿放下,左手食指放在嘴边让小茉莉不要说话,茉莉用力地点头,三人放轻脚步跟过去,“常笑,一会我说什么你就跟着我说什么,我让你做什么你的动作就一定要快,知道吗?”

         她和小茉莉的身板,若真遇上坏人只有被逮着的份,但常笑只要不说幼稚的话,还是能唬住人的。

         因为刚刚柳青青的手势,常笑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而这时,那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真是乖孩子,叔叔把糖葫芦给你们,你们现在就要吃知道吗?”

         然后,柳青青就看见大牛和二牛各自接过一串红艳艳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吸了吸口水,点头就要往嘴里喂,柳青青和常笑立刻跳出来。

         “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常笑的声音很大,语气里带着防备和警惕。

         柳青青只见那人穿着的衣服比村子里的要好一些,三十来岁,笑容看起来很淳朴真诚,仿佛刚才那诱惑意味十足的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那男子估计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跳出来一个雄壮的男人来,吓了一跳后,露出越发憨厚的笑容,“这位兄弟,别误会,我要去苗家村,只是想问个路而已,对了,大兄弟,你知道苗家村怎么走吗?”

         常笑不笑的时候,熊一般的身材配上他的黑脸,铜铃大眼睛,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而大牛和二牛两兄弟看见青青,虽然舍不得手里的糖葫芦,不过,想到家里爹娘的话,还是走到青青跟前,大牛拿过二牛的糖葫芦,连同自己的那串一同递给了青青,“青青妹妹,给你吃。”

         柳青青面无表情地接过,拿出一串给了常笑,“常笑,让他吃下你就放他走,他若不吃,你就喂他吃。”

         常笑接过,眼睛一亮,跟在柳青青后面的柳茉莉眼巴巴的瞅了许久,发现四姐依旧没有将糖葫芦分给她的样子,有些难过,不过,很快又想开了,估计四姐和常笑今天都特别喜欢吃糖葫芦吧。

         常笑上前一步,“吃吧,”

         那人原本以为这糖葫芦会被这大兄弟吃掉,心里还高兴着呢,那样眼前这四个小孩子就都是他的了,哪曾想会是这种结果,看着面前的一串糖葫芦,“大兄弟,这是给孩子吃的,我吃了不太好吧。”

         这话听在常笑耳朵里,那就是他不吃,于是,常笑动作利索地执行青青的话,再上前一步,空着的手直接用力地捏住对方的腮帮子,看着他因受力而张开的嘴,粗鲁地把糖葫芦喂了一颗进去,然后手动地让对方合上嘴,“吃下去,不然我将你扔进河里喂鱼。”

         都到了这个时候,那男人哪里还不明白他的身份被对方看穿了,心里那个悔啊,早知道就不贪多了,男人还在想脱身的法子,却不知道常笑怎么做的,那颗不算小的糖葫芦就这么被他吞咽了下去。

         “你,你,”男人看着常笑的目光充满了惊恐,结巴了好几次还是没能将一句话说完,“咚”的一声,整个人就毫无预兆地倒在了地上。

         除了柳青青以外的三个孩子都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哭了,他们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吃了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这位叔叔就倒下了,但他们清楚,若是他们吃了,也会像这位叔叔一般的。

         “大牛,二牛,赶紧回家。”柳青青心说,常笑翻译。

         大牛和二牛一听,边哭边撒开脚丫子往家里跑。

         “常笑,扛着这人,我们也快些回去。”至于这鱼,先放在这里,一会再让家里人过来拿。

         茉莉虽然在哭,可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家走的脚步也不慢,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家才能让她觉得安全,回到柳家,一看见自家娘亲,小茉莉直接扑了过去,哭得那个惊天动地,吓得云氏手忙脚乱地查开她的小身子,生怕是哪里弄伤了,疼的。

         “青青,这是?”柳全贵看着常笑肩上扛着的人,连忙问道。

         “爷爷,这人是人贩子,诺,这糖葫芦就是他给大牛和二牛的,被我碰到了,”柳青青的话又快又简洁,好在常笑这个翻译很给力,一字不落就连语气也分毫不差,“让常笑喂了他一颗,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什么?人贩子!”柳叶氏忍不住尖叫出声,心肝都在抖,“青青,那你没事吧?”

         “我没事。”

         柳全贵只略微地沉默了一下,“老大,老二,带着这人,跟我去见村长。”柳家村来了人贩子,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是,爹。”两人自然不会有意见的。

         柳梅花听说人贩子三个字,心里总有股强烈的不祥的预感,想得眉头都皱在一起了,直到柳茉莉的哭声变小,一岁的柳青桐跟着她一起抽泣,她才想到,脸色发白地问着一边又红了眼眶的苗氏,声音都带着恐惧的颤抖,“娘,三弟呢?”

         聚集在院子里的柳家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苗氏身上,苗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呀,青槐呢?小梅,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被苗氏这话问得,柳梅花气得差点晕倒,柳叶氏也好不到哪里去,都这个时候,瞧瞧苗氏说得是什么话?“苗氏,我不跟你废话,快点告诉我,青槐呢?他在哪里?”

         婆婆的问话苗氏不能不回答,红着眼眶就开口,“在,在,”可话到嘴里,她整个人都蒙了,记忆里下午好像抱着青槐去村子里要好的女人家里做绣活,回来的时候手里就只有绣线篮子。

         “在哪里,你倒是快说啊!”儿子可能被拐走了,柳元和怎么能够不急。

         “我,我,”我把儿子弄丢了,这个事实让苗氏脑子一片空白,而看着她那模样,所有人的心都凉了,青槐这多半是被人贩子带走了。

         柳梅花也伤心得不行,不过,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娘,你下午抱着青槐去哪家了?快去问问,说不定青槐就在他们家里。”

         说到最后,她都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很小,毕竟已经这个时辰了,若青槐真在别人家里,他们也会送过来的。

         “对,我这就去问。”苗氏说完这话,一阵风似地跑出去。

         “老三媳妇,跟着她,别再把人丢了或者再出什么事情。”柳全贵显然是明白这二媳妇的不靠谱,对着苏氏说道。

         苏氏点头,应了一声就跟了出去。

         青槐下落不明,柳家人的心情都很不好,“爷爷,还是快去村长家里吧,若青槐真的丢了,那就说明人贩子不止一个,其他家里可能也会丢了孩子的。”柳青青建议道,“这样可以早些报官,或许还能找回来的。”

         “恩,”柳全贵点头,“老四,你留在家里,务必看好家里的孩子,老大,老二,老三跟我走。”

         柳元和用力地一抹脸,跟上他爹的脚步,柳元宵扛起那人贩子时真想先给他两巴掌泄愤,父子四人疾步往村长家里去,路上能听到此起彼伏叫孩子回家的声音,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

         他们进了村长家没多久,祠堂门口的铜钟很快就响起,敲打在所有人的心上,坐在堂屋里的柳叶氏听了直接拍着桌子哭了,“这可怎么得了,我那小孙子才三岁,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害怕成什么样子,更不知道老婆子我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柳叶氏的话让一屋子的人都红了眼眶,在对人贩子咬牙切齿的同时,更多的是对柳青槐的担忧。

         “娘,没事的,村长他们现在一定在想办法,肯定会找到青槐的。”刘元丰强扯起笑脸安慰道,这话他自己说起来都没什么底气。

         柳梅花却不这么认为,这大晚上的肯定不好找人,等过了一晚后,谁知道青槐他们被带到哪里去了?在这交通信息都不便利的地方,找到的机会真的很渺茫。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心情吃饭,众人先等到的是苗氏和苏氏,却没有青槐的影子,他们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

         说实在的,堂屋里的人对苗氏都是心有埋怨的,只是看着她哭得一双眼睛都红肿得不像样了,想着她这个亲娘此时肯定比谁都难受,指责的话才没出口。

         可谁又能想到,进了堂屋的苗氏直接冲到柳青青面前,对着她吼道:“为什么?为什么?”

         别说被吼的柳青青莫名其妙,就是在场所有的人都一头雾水,心想着苗氏这样不会是被刺激疯了吧?

         柳青桦赶紧挡在自家妹妹身前,生怕她一不小心就伤了青青。

         结果苗氏什么都没说,快步走到柳梅花跟前,一把把她扯了起来,拉到柳青桦这边来,“柳青青,你是不是还记恨着之前小梅将推你到河里的事情?”

         柳青青摇头,刚想要说话让常笑开口。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苗氏这一巴掌几乎用了她全身的力气,打得毫无准备的柳梅花整个人朝着一边的茶几撞去,还是没大哥动作快,没能抢到保护妹妹最佳位置的柳青杨眼疾手快,将她扯了回来,只是看着柳梅花瞬间就红肿的半边脸以及嘴角的血丝,以往很不喜欢柳梅花的他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气,这二伯娘平日里跟泪人似的,没想到狠起来,打自己女儿都能这般。

         更不要说柳梅花自己,她被这一巴掌打得整个人都蒙了,脸上的疼痛哪里比得上她心里的冰凉,刚才若不是柳青杨的话,说不定她就碰死在了茶几上,即使侥幸,她会受伤却是一定的。

         这人还是她娘吗?柳梅花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苗氏,除了那一模一样的长相外,她找不到半点熟悉的印象。

         “老二媳妇,你这是做什么?”柳叶氏也被苗氏的疯狂吓到了,她就是再不喜欢柳梅花的性子,那也是她的孙女,被打成这样,她也是会心疼的。

         苗氏却好像并没有听到柳叶氏的话,依旧用红肿的眼睛盯着柳青桦背后的柳青青,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柳青青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怎么又是这招。

         “青青,你看,我刚才已经教训过他了?你把青槐还给我吧?”苗氏哭着祈求道,见对方没有回应,用力地拉扯过柳梅花,“你要是心里还有气,我把她交给你任你处置好不好?我只求你把青槐还给我。”

         “娘,你干什么?”柳荷花心疼自家妹妹,上前问道。

         “滚一边去。”苗氏怒吼。

         堂屋内的人仿佛第一次认识苗氏一般,原来她的声音也可以这么大。

         柳梅花这次不仅是心凉了,整个身体都冷得发抖,这女人绝不是她娘。

         “二伯娘,我真的没有记恨四姐,之前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再说,我也不知道青槐如今在哪来,怎么还给你?”柳青青真心觉得她这个二伯娘脑子有问题,但看在她因为儿子丢失伤心的份上,还是缓和语气安慰道:“二伯娘,你放心,爷爷他们一定会想尽法子去找青槐的。”

         “为什么?你那么厉害,既然能就跟你无关紧要的大牛和二牛,为什么不愿意就青槐,他是你的堂弟啊。”苗氏哭嚎着说道。

         柳青青真心觉得头疼,这算是什么逻辑,她实在是理解不了,被这样质问,她只得哭着在心里喊冤。

         “二嫂,你闹够了没有,若不是因为你的疏忽大意,青槐又怎么会丢,你还有脸在这里怪青青,这关青青什么事情,还有梅花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能吓得了这么重的手。”

         刘元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也不想对一个刚丢了儿子的女人说这么狠的话,可如今家里人谁不心烦谁不难受,可这二嫂实在是太无理取闹了,明明是她自己的错,家里人没怪她就算够可以了,难不成还想要所有人都去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