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柳元吉等人本就是听到村里的人报信,说是他家大嫂带着杨家的几个男人进村,来势汹汹像是要找事的样子才急匆匆地赶回来,所以跟着他们一起的还有一起修学堂的村民。

         “就是,是男人的打架就应该找男人。”

         “对小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真是畜生啊!”有了第一个村民的响应,其他人自然跟着愤然讨伐。

         “这或许就是他们杨家村的规矩!”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二伯,这人家都欺负到咱柳家村都头上了,你只要一句话,我们替你将这些畜生给收拾了,让他们也知道我们柳家村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就该狠狠地揍他们,刚刚要是我没看错的话,那兔崽子好像是要踢青青的。”

         “什么!揍青青!”拿着各种各样武器的村民,一听这话不得了,柳青青是谁?整个柳家村的人都小心宠着护着的人,竟然还有人敢打他,那就是被天打雷劈也不为过啊,所以一个个用凶狠的目光盯着杨家的人,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冲上去。

         “误会,这都是误会,亲家,你看,我们这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好好说啊!”面对一群汉子,杨老头讨饶的笑容都有几分维持不住,随后对着杨四郎吼道:“还傻愣着做什么,快点将我这小外孙女放下,否则,老子打断你的腿。”

         扑腾了半天的柳梅花总算是着地了,柳元和第一时间把她抱过去,就怕对方没轻重伤到她的骨头,当然中间还不忘狠狠地踢了对方一脚。

         而常笑,也在听了青青的话后,将杨四郎给放了,站到柳青青身后。

         现在想好好说话了,只可惜晚了,柳全贵黑着脸说道:“我姓柳,你姓杨,就算你肯不要自家祖宗,我们祖宗却是会嫌弃你的,柳家村的人有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但绝对没有像你们这样目无尊长,对妇人孩子下手的男人。”

         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柳全贵说话那是一点都不给对方脸面了。

         “没下手,这不没下手吗?”杨老头觉得今天是倒了血霉了,本来是他们占理为闺女讨回公道的,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想着这事还真他妈的憋屈,用力地抹脸,“亲家,真没下手,你可不能冤枉我们,这里的人一个个不都好好的吗?”

         “若你真的下手,杨大伯,他们现在还能好好地站着吗?”杨老头的憋屈柳家的人是体会不到的,柳元吉真想一口唾沫吐到对方脸上,但想到女儿还在,忍住了。

         “好了,”柳全贵打断想要说话的杨老头,“我们柳家村的人虽然不怕事,但一向奉行以理服人,现在可以说说,你们冲到我家是为了什么?”

         一听这话,杨大郎又想吼回去,可被杨老头给阻止了,“亲家,我们就是想来问问,你们这么不声不响地将我闺女送回娘家,她到底犯了什么事?”

         柳全贵本是不想留下杨氏这个儿媳妇的,但看见满头是汗赶回来的大儿子和两个大孙子,话到嘴里都停了下来,不过,要这么便宜了杨家他是不愿意的。

         “哎!”看也不看杨老头一眼,柳全贵长叹一口气,才接着说道:“虽说家丑不外扬,但既然你都问起了,我们就在这光天化日之家说个清楚明白,也免得你们以后说我柳家人仗势欺人,只是,让你们见笑了。”

         最后这句话柳全贵是对着过来帮忙的村民说的。

         “瞧二伯说的,哪家没有点糟心的事情。”

         “就是,二伯,女人就是事多嘴贱小心眼,但二伯还有柳家兄弟是什么人我们还能不清楚吗?”

         对于这人维护的话,柳青青瞥嘴,柳梅花暗自翻白眼,这么一竿子全打翻真的没问题吗?

         柳全贵一抬手,那些要安慰他的人都不再说话,这时,柳全贵才看向杨氏,“杨氏,刚才你爹的问题你听清楚了吗?”

         对上柳全贵,杨氏的心止不住地害怕,但只能点头。

         “先抛开你今天的行为不说,就说之前,七出之中,你便犯了两条,”柳全贵说话的声音不小,语气沉稳坚定,“一,不顺父母,你嫁到柳家,就是柳家人的人,我也就是你爹,身为儿媳却指着公公的鼻子大吼大叫,这事你做过没有?”

         杨氏想要反驳,脑袋却是一片空白,而她的沉默在别人眼里就是承认。

         “二,妒,你嫉妒家里人对青青好,为人母亲却处处挑拨儿女与青青相比,有没有这事?”柳全贵接着问道。

         杨氏抬头,终于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爹,那房子是给青松准备成亲的,为什么要让一个下人占了?”这是她最为不平的地方。

         柳全贵板着脸看向杨老头,“这就不是你教出来的女儿?难道你们杨家的儿媳妇都是这般?”说完这话,才对着杨氏开口,“下人?这世上有几个能听得懂青青心声的下人?还有,我和你娘还没死,即便我死了,当这个家的也不是你这个儿媳妇。”

         “爹。”柳元宵四兄弟齐齐地跪下。

         “最后一点,杨氏,你给我听清楚,青松是我柳全贵的大孙子,我会委屈他吗?他成亲我会不给他准备新房吗?但他是立刻就要成亲了吗?就你在那里上蹿下跳闹腾得厉害,我告诉你,再过两天,学堂修好了,他还要去学堂读书。”柳全贵说完,看向杨氏,“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我,”别看杨氏咋呼得厉害,这会她怕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七出,其中一条就能休了她的,“爹,青松都十三岁了,翻过年就该说亲,我这不是怕到时候他成亲的时候没有房子吗?”

         “你倒是想得远,青松过后是玉兰的嫁妆,然后再是青瑜成亲,是不是中间我们两个老的出什么意外,我们家的房子田地在你心里都已经分过了。”柳全贵冷笑地问道。

         “我,”杨氏的目光闪烁,这事她还真想过。

         “好了,你别说了,之前我们只让你回娘家反省,看看这便是你的反省结果,”柳全贵是步步紧逼,看着杨氏不可反驳,语气缓了下来:“真是家门不幸,让你这等女人进了我柳家的门,看在我两个孙儿的份上我不会让老大休你的。”

         “只是,有你这么一个就够了。”柳全贵看着他跪着的四个儿子,进而严厉地说道:“今天到场的柳家村人给我做个见证,柳家新添一条家规,只要是我柳全贵的子孙后代,男子不许娶杨家村的姑娘为妻,女子不许嫁杨家村的男子为夫。”

         “是,爹。”柳家四兄弟同时说道,柳元吉眼里闪过一丝暗光,果然爹跟他想得一样,他们柳家村是什么地方,自青青出生后,瘟疫最先消除并且一个人都没死,后面的灾难,周围的村子卖儿卖女只为活着,却依旧有饿死的,而他们柳家村,即使是吃不饱,却从没有卖儿女和活活饿死的。

         可以说,他们村子里最穷的在其他村子都算是过得不错的,更不要说今年的丰收,他们村每亩收获的粮食依旧比别的村多。

         也正是因为这样,柳家村的男子从来都不愁娶不上媳妇,姑娘同样是不愁嫁的,而周围的村子都以和柳家村人结亲为荣。

         以他爹在柳家村的影响力,再加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即使是为防万一,杨家村的小伙姑娘都极难成为柳家村的成亲对象,而身为罪魁祸首的杨家,若说不会被杨家村的人埋怨他都不信,那杨家村可不像他们柳家村,没有一个外来人口,要知道柳家村人的祖宗都是一个人,蠢货,来柳家村也不好好打听一番,他们柳家村的人是好惹的吗?

         果然她爷爷就是厉害,这一招可真毒,柳梅花看着松了一口气的杨氏,只得送对方一个字,蠢。

         柳青青看着她爷爷,倒是没想那么多,只觉着这个时候的爷爷实在是太威武霸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