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沉浸在未来美好收获中的柳青青并不知道,因为她的笑容原来萌萌的五官扭曲得有多厉害,天生的柳叶眉一上一下纠成结,原本就大的眼睛此时因拉扯大得有些离谱,小巧的鼻子与脸蛋都皱成一团,不用心几乎找不到,更不用说那斜歪的嘴和下巴。

         当然,对于宠爱女儿的柳元吉来说,再不堪入目他都不会觉得难看,而是以为女儿是难受才成这般模样的,心疼得不行,憨厚的脸上尽是担忧,“青青,哪里不舒服?别怕,爹这就带你去看大夫。”

         说着这话,抱起柳青青就往药铺去,“笑笑,你带着小梅跟上!”

         柳梅花是有些吓到的,不过,听她三叔这么一说,也就镇定下来,迈开小腿小跑着跟上对方的步伐。

         常笑一脸疑惑不紧不慢地跟着在柳元吉身边,“三爷,青青不能笑吗?多好看啊,你为什么会认为她不舒服?”

         开始时柳青青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柳元吉,突然的腾空让她回神过来,侧头一看,她爹脸色凝重得仿佛天都要垮下来一般。

         不过,在听到常笑的话后,恨不得时光能够倒转,她的笑容有多恐怖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怎么就忘了再高兴也不能笑呢,瞧把她爹吓得,嘴唇都白了。

         而柳元吉猛地刹住脚步,“青青刚才是在笑?”问得自然是常笑,可他说话的声音抖得厉害。

         常笑的话让他回想起曾经有好几次青青都是这个表情,结果他们是怎么做的?以为青青身体不舒服,手忙脚乱地让三伯给她看,好像后来青青这样的表情越来越少了,难道是因为他们把青青吓得都不敢笑了?

         常笑和恢复面瘫的柳青青同时点头,而吓着自家爹愧疚不已的柳青青在心里保证地说道:“爹,我以后一定不会在这样了。”要是把家人吓出个好歹来,她哭都没地哭去。

         柳元吉一听这话,一个大男人眼眶都红了,他多么希望自家宝贝女儿能够像其他孩子那样,高兴时候就笑,不高兴就哭,可这明明她都笑了,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还不如常笑,怎么就没看出来也没往那方面想呢?他这个父亲做得太失职了。

         想到这里,柳元吉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巴掌,这才露出他憨厚的笑容,“没事,青青,你想笑就笑。”

         柳青青看着自家爹的笑着却像是在哭一般,心想,以后绝对不笑了,面上却点头,表示她明白了,然后将脑袋放在柳元吉的肩上蹭了蹭安慰着对方。

         站在一边的柳梅花是从头看到尾,开始她只能用一个囧字来形容她的心情,那恐怖的表情谁能想到是笑呢?可这样的心情很快就变了,心仿佛被不大不小的石头堵住一般,有些闷,又有些羡慕。

         她这才发现,即使家人还是那些,她就算重新回到小时候,似乎也再不能如幼时那般与家人亲近,向他们撒娇,柳梅花不知道是前世发生的事情依旧梗在她的心里,所以总带着补偿的心思,还是因为她的心早已经复杂得回不到当初的纯真?

         “小姐,你刚才笑什么呢?那么开心?”常笑开口问道。

         “是啊,青青,你笑什么呢?”柳元吉也同样好奇。

         柳青青想到正事,没有再笑,不过一双眼睛却是亮晶晶的,挣扎着身子下了地,拉着他爹的大手就往刚刚听到的声音摊子而去。

         另外三人都有些傻眼,只见摊子上堆着几十根树苗,枝干很细,叶子都有些发黄,没有一点精神,一看就不像能种活的。

         三人抬腿就想走人,柳青青却是两眼放光的盯着那树苗,刚刚她可听得很清楚,说这是果树苗,那一瞬间她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的节目,红头满面的果农抱着一筐筐的水果喜笑颜开,那样的笑就跟今年秋收时爷爷他们的笑是一模一样。

         节目里好些东西虽然她都记不住,不过,她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筐筐水果,一张张笑脸,还有他们风格迥异的乡村别墅和黑黝黝的小轿车。

         在这里别墅和小轿车就不用想了,可这一条发财致富的道路是可以学的啊,要知道在她的记忆里,她吃的水果都是山上的野果子,以家里人对她宠爱的程度,从来没买过就只有一种可能,贵得买不起。

         “哎,小兄弟,别走啊,你看看我这果树苗,便宜卖给你。”摆摊的中年男人见好不容易来了客人,连忙招呼。

         柳元吉刚想回一句你当我傻啊,眼角却看见自家女儿渴望的目光,将这话吞了回去,他宁愿骂自己傻,也不会说她的傻闺女。

         “这是什么果树?”柳青青在心里问道,常笑站在一边翻译。

         “呃,”中年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眼也不眨地问道:“梨树,我之前去一个大户人家打短工,吃过半个他们赏的梨子,那滋味,又甜又脆,水分还多。”

         柳元吉和柳梅花都有些怀疑地看着那快死掉的树苗,但前者连梨树都没见过,而后者倒是见过,那也是已经成年的,梨树苗是不是长这样她就不知道了。

         “多少钱?”柳青青再次问道,满心喜悦想着发家致富的她倒没有怀疑这果树苗有问题。

         中年男人眼睛一亮,十分爽快地说道:“一两银子,这些你们全部拿走。”

         柳元吉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傻女儿是坚持要买的,他不会反对,但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女儿被坑,“青青,这事交给我。”

         柳青青抬头,心里虽然疑惑,可看到她爹一脸坚持,就挪到一边。

         “我说大哥,你也太不实诚了,”柳元吉上前一步,拎起一根果树苗十分嫌弃地说道:“就你这是不是梨树苗还两说,就算是,瞧瞧这长相,要死不活的样子,你也敢要一两银子,心也太黑了吧。”

         “大兄弟,别生气嘛,这价格咱还可以商量嘛。”中年男人陪着笑。

         “五十文,”实际上柳梅花觉得花一文钱买这些种不活的果树都是浪费,可奈何她的青青妹妹喜欢,而这青青妹妹有是三叔的心头宝,为了节约点钱,她还是忍不住开口压价。

         柳青青瞪大眼睛佩服地看着柳梅花,只是价压得这么厉害能行吗?

         事实说明,这事还真的能行,在他爹和三姐与那大叔讨价还价,你来我往之后,硬是五十文买了下来,她有些想不明白,明明两边的说各执己见,说得都有道理,怎么最后还谈成了呢。

         “笑笑,给钱。”

         想到上次买了常笑回去引起的事情,柳青青觉得还是拿自己的私房钱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