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现在常笑不在,她又没办法说话,瞪着手中缺了一个小口的肉包子,苦恼了一下,用另一只手拔下头上的簪子,递了过去。

         那大娘一愣,随后笑呵呵地说道:“姑娘,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收回去,两个包子而已,不值什么钱,就当大娘送你的。”

         在远处看着的年轻公子斜眼盯着他的两个下人,“这就是你说的这条街上最凶悍吝啬的婆娘?”

         那两个下人也有些傻眼,“公子息怒,你不知道,这肖大娘曾经将一个头包子的小孩追了两条街,还将对方狠狠地打骂了一顿,当时奴才亲眼所见,那小孩可怜的。”

         “我不想知道那些,你只用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年轻男子笑着问道。

         两人摇头,看看那大娘满脸横肉的样子,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难道转性了。

         这边的人在疑惑,那边柳青青一听那大娘这么说,更是坚持地举着手,大眼睛看着对方。

         那大娘有些无奈,眼睛贼溜溜地看了看四周,才弯腰,小声地说道:“姑娘,你这东西贵重得很,我就一个小老百姓,要是收了,说不定会让别人眼红。”

         柳青青一愣,垂眉看着那玉簪子,品质确实是不错。

         “若姑娘真觉得过意不去,下次再给银子也可以的,谁还没有个难处。”大娘接着劝道。

         柳青青一想,是这个理,她只要记住这个包子铺的位置就可以了,抬头,看着大娘眼里的真诚,点头,将玉簪重新插入发间,在心里说了谢谢之后,转身离开。

         钱包丢了,自然不能够再逛了,只得先回去,只是如今篮子里只有两只烤鸭,回家拿了银子还得出来买菜,到时候一定要记得将包子和馒头钱给那位大娘。

         心里头这么决定之后,就快步朝着家里走,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还跟着三个人。

         柳青青刚刚走到这条热闹的街道尽头,准备右转时,“叮,”一锭银子从天而降,落在她的脚边,并没有弯腰去捡,而是退了一步,左右看了看,匆匆忙忙的行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那银子。

         无法,柳青青只得站在那里等着,五两银子对于普通的京城百姓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她估计丢了银子的人总会回来找的。

         “她在干什么?”年轻的男子问道,后面两个下人摇头,完全不明白。

         等了大约一刻钟,依旧没人,不过,柳青青倒是看见巡逻这条街的官爷经过,看着这天色,眼睛一亮,捡起地上的银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两个官差一愣,看着面前的姑娘,有些不明所以。

         柳青青动作利落的从挎着的小包里掏出两张纸片,表达她的意思,“别人,丢的。”

         两个官差笑了,接过柳青青的银子,“成,小姑娘,赶紧回去吧,一会我写个告示贴在这里,让那人到衙门去领。”

         柳青青松了一口气,拎着篮子走了,后面三人接着跟上。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不仅柳青青无奈,跟着他们的三人更觉得无语。

         柳青青捡到过四次荷包,六次贵重物品,好在她眼睛大,人又机灵,以她所能够最快的速度还给了失主,只是,再一次看着面前地上的鼓鼓囊囊的荷包,她真的很想抬头给老天爷翻一个白眼。

         “少爷,这是见了鬼了,”一个奴才开口说道。

         另一个点头,“奴才怎么觉得这事邪门得很啊。”

         年轻男子眯着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看来问题真的出在这位姑娘身上。

         而柳青青再怎么无奈,依旧颠颠地上前,将那荷包递给了它的主人,一个穿着长相都很富态的女人,而后,跟之前十位一样,即使她给了荷包拔腿就跑,还是有下人将她拦住,硬是赏了她不少银子,而她若是坚持不收的话。

         对方就会用十分不悦地目光看着她,一副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的模样。

         柳青青还能如何,她如今人单力薄,只能接受。

         只是这些银子她没有打算拿来自个儿用,走了好几天街,又无奈地重复了好几次之前的事情,才找到恩公他们家所开的仁心堂。

         走进去,将一百多两银子放在桌案上,推了过去。

         那掌柜的和坐堂大夫都认识柳青青,笑看着面无表情的柳青青,直接将银子收了,让一边的伙计记账,“柳姑娘,今日又捡到钱包了?”

         柳青青点头,冲着药铺里的人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你们继续跟着,我进去问问。”年轻的男子吩咐着她的下人,随后走进药堂。

         看见来人,那掌柜的一愣,然后行礼,“表少爷。”

         “刚才那姑娘怎么回事?”年轻男子,秦浩荣开口问道。

         管家沉默,一脸的为难。

         秦浩荣也不再追问,只是眼疾手快地抢过伙计手中的账本,自从姨夫每个月放一些银子在药堂免费给一些困难的百姓看病抓药之后,京城里的人无论是真心还是讨好的人,知道这事后,都放了不少银子在这个药堂,之前他也放了。

         只是,这样的事情也就是在最初的那两年他们还记着,时间一久,也就一心真心做善事的人在坚持。

         最新的笔墨,柳青青,一百五十二两。

         以极快的速度往上看,他才发现,柳家那些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放一些银子,当然,肯定没有他一次放上一万两这么多,可将这些银子都加起来,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这中间,还有柳青云的五万两,秦浩荣皱眉,柳家村那些人是什么出身,有多少身家,他心里是清楚的,这五万两哪里来的?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柳家村的那些人宁愿每天亲自去收拾他们的地盘,也没有请人帮忙,实际上他们少给一次,也能请不少人的。

         “表少爷。”管家看着秦浩然,笑着叫道。

         “我先走了。”秦浩然扔下账本,快步离开,无论如何,他和表弟的打赌还在继续。

         一刻钟后,两个奴才有些纠结地看着自家少爷,“真的要那么做吗?”

         “恩,”秦浩然点头,看来让人将这姑娘的钱包顺走完全达不到效果。

         所以,柳青青看着出现在她面后出现的两个蒙面人,脑袋有些发蒙,早知道就不贪近路,如今整个小巷子就只有三个人。

         “小娘子,乖乖地将银子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前面的人晃动着手中的大刀,阴狠地说道。

         “没有,”这样的情况下,柳青青毫不犹豫地投降,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片。

         拿着大刀的人正要说话,就看见对方十分没有骨气,一点反抗都没有地将头上的簪子,手上的镯子,甚至是脖子上的链子都取了下来,放到地上,退后一米,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这些你们拿去,放我走吧。

         两个蒙面人,也就是秦浩荣的下人一肚子的话面对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该如何了,而坐在不远处屋顶观察着这边状况的秦浩荣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姑娘了。

         前面的下人想了想,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十分轻蔑地说道:“小娘子,这么点东西就想将我们打发了?你当我们是乞丐吗?”

         柳青青摇头,真心觉得这两个强盗的素质不高,她的这些东西还是很值钱的好不好?不对,若是素质高的话,他们也不会当强盗,做小偷都比他们有技术含量。

         “你那是什么眼神,看不起我们。”下人阴险地说完,上前,将那些东西放进自己的怀里,“我看小娘子长得不错,老二,应该能卖几个钱的。”

         “听大哥的。”身后低沉而危险的声音响起,柳青青的脸色有些发白,大眼睛看着对方带着惧意,他们这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小娘子,别乱动,否则的话,我这不小心划破了你的小脸,可就不值钱了。”冰冷的大刀靠近,让柳青青感觉到一阵寒意,不过,心里倒是冷静了不少,既然投降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那就只有拼一拼了。

         估摸着能将面前的强盗踢晕过去的力道,柳青青正要抬脚。

         “好大的胆子,天子脚下也敢如此猖狂!来人,将他们拿下,交到衙门,严惩。”柳青青感觉真正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那气势,完全不是这两个没眼光的强盗可以比拟的,因为,她清楚地看到面前拿着大刀的强盗整个人都在不断地哆嗦。

         接着,两人毫不犹豫地将大刀放下,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四爷,饶命。”两个下人魂魄都快被吓飞了,明明他们只是按照少爷的吩咐做事,根本就只是演演戏而已,怎么就碰上了这个煞星,完了。

         “认识本王,看来你们做的恶事还不少,否则,就不会吓成这样。”四皇子看着两人,无论对方吓得多凄惨,眼里完全没有半点的松软,“送衙门去。”

         说完,转身离开。

         柳青青看着那笔直冰冷的背影,心一个颤抖,这人好冷,不过,应该是个好人,不然,怎么会让两个强盗这么害怕。

         又是一场插曲,柳青青无语地往家里赶,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也不知道家里人会不会担心。

         而柳家院子那边,端木阳早就让下人去通知了,所以,他们倒是没有多想。

         看着柳青青离开小巷子,“表哥,怎么样?”端木阳笑嘻嘻地出现在屋顶,坐在秦浩荣的面前,“你那两个小厮真是可怜。”

         站在屋顶,完全不受影响的端木阳的小厮在心里猛地点头。

         “表弟,你违规了。”秦浩荣开口说道:“在这场堵住中,我怎么做,你不能插手的?”既然他让下人做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做了准备的。

         一听这话,端木阳就知道他误会了,“你告诉我表哥,四皇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小厮恭敬地点头,“事情是这样的,表少爷,本来四皇子在户部办公,只是,宫里十三皇子落水,虽然很快就救了上来,但受了很大的惊吓,吵着闹着要见四皇子。”

         “表哥,这里也是户部到皇宫的捷径。”端木阳笑着说道。

         秦浩荣听到这事时,心里头很是郁闷,四皇子一出现他就在想,做事认真的四皇子明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现在天色尚早,表弟,看着吧,这次我亲自动手。”秦浩荣笑着说道。

         “我期待着,”端木阳想了想,还是看在两人的交情上,提醒道:“表哥,给你个忠告,不要太过分。”

         “你放心,我不会要那小丫头命的。”秦浩荣说着这话时,显然时误会了端木阳的真心。

         端木阳也没想解释,笑呵呵地看着秦浩荣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你说,我说真话的时候,为什么总是被人误解呢?”

         身后的小厮沉默不语。

         柳青青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黑暗,手脚都被捆得结实,脸上应该是被蒙着一块黑布,四周浓烈的胭脂味道让她很是不习惯。

         “醒了?”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柳青青心里惊觉,回想起她好不容易走到院子所在的那条街,一股迷人的香气传来,然后,就到这里了。

         被绑架了,意识到这一点,柳青青有些欲哭无泪,今日出门肯定是没有看黄历,否则,常笑怎么会离开他,钱包被偷,遇上的强盗被抓走了,转身有碰上劫匪,她不过就是想回个家,怎么就那么困难。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秦浩荣笑着问道,“听听外面的声音,你应该心里有数的吧?”

         柳青青仔细一听,外面很热闹,女人娇媚入骨的笑声,男人调戏下流的声音,还有丝竹之声,再加上刚刚问道的胭脂味,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就是。”秦浩荣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笑着说道,“柳青青,你说,一个进了青楼的姑娘,即使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和状元郎的婚事还能成吗?”

         听到这话,柳青青心里只有愤怒,又是这样,这些人为什么老是拿着女子的清白来说事,上官云的事情,让她极其厌恶这样的手段。

         再说,她就算是青云哥哥的未婚妻又怎么样,只要青云哥哥和元时二伯愿意,关别人什么事情。

         “天色马上就要黑了,你知道的,这个地方一般都是晚上最热闹,呵呵。”秦浩荣接着说道,看着对方发抖的身体,心想,这应该算赢了吧。

         柳青青此时确实是在全身发抖,不过是气的,因为对方毫不在意地伤害别人的语气,他难道不知道,天都快黑了,没见着女儿归家的父亲会担心吗?大哥他们恐怕都会慌了神的,还呵呵,呵个屁。

         必须得快些回去,柳青青这么一想,面对劫匪心里也有了勇气。

         秦浩荣想要接着刺激对方,只是,耳朵一动,快速地将面具带上,然后笑眯的眼睛瞪大。

         “啪啪,”柳青青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扯断了手上的绳子,脚上的也是如此,扯下脸上的黑布,想也没想,抓起一边的凳子直接朝着对面的面具男子扔了过去。

         秦浩荣快速地闪过,回头,惊讶地看着墙上的坑,还有被碎成渣渣的凳子,这小姑娘的力气不小啊,“你以为这样就能跑掉吗?”

         柳青青打量着四周,似乎并不是她想象的地方,倒像是酒楼的包间。

         “原本只是无聊,想要玩玩而已,如今,我倒是真想将你送到那地方去。”秦浩荣冷笑地说道。

         坏蛋,柳青青在心里说道,然后,拿起身边的东西就往秦浩荣那边扔去,看着对方轻轻松松地闪过,便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如此,也就只有跑了。

         于是,柳青青拔腿就跑。

         秦浩然慢条斯理地在后面追着,毕竟他没真想毁了这姑娘的名声,所以,就一直安静地跟着。

         “你可以回家,只是,你以为他们能帮得到你吗?”秦浩荣的话准确地传进五十米远的柳青青耳朵里,“忘了告诉你,在这个京城,还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就是你身边的常笑也不例外。”

         原本往家里跑的柳青青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这人如此地嚣张,要么是神经病,要么就是真正有实力,她倒是希望是前者,可理智告诉他,绝对是后面一种。

         这么想着,明明该左拐的地方,她一咬牙,往右边而去,怎么着也不能连累家人的。

         于是,秦浩荣就像猫捉老鼠一般,看着前面的柳青青一直再跑,心里感叹,这姑娘不仅仅是力气大,体力还特别好,毅力也不错,要是京城里的千金小姐,恐怕早就哭得泪流满,求饶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也越来越深,大街小巷由最初的热闹变成了现在的冷冷清清,许多的店铺都关了门,柳青青有时候都在想,要不回头跟他拼了算了。

         只是,一回头,就看见那人依旧在不远处,像是散步一般地走着,她就觉得她拼命下来的结果一定不会是她希望的那样。

         于是,不住地给自个儿打气,想着家里的亲人,将他们的笑容想了一遍又一遍,这样她才不会觉得累,不会产生想要放弃的念头。

         跟着柳青青身后的秦浩荣真的很过意不去,但经过这一天的跟踪,还有从表弟那里得来的蛛丝马迹,心里隐约已经有了结果,现在只等着验证而已。

         柳青青一抹额头上的汗水,两条腿机械地运动着,但是,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被一个变态死死跟着还不够倒霉吗?面前这突然冒出来的三个黑衣蒙面人又是怎么回事?是嫌她今天过得还不够惊心动魄,所以再雪上加点霜?

         直觉告诉她,这三人跟她前面遇上的强盗和后面那个变态都不一样,那么明显外露的杀气是她想要忽略都不行的,老天爷,她到底是得罪谁了?

         秦浩荣也是一愣,怎么还真有人想要这小姑娘的命,他所调查得到的情报,这小姑娘的生活简单得很,而且心地善良,怎么会与人结仇到要她命的地步?

         刚想要帮忙,却发现隐在暗处的侍卫气息只是一个波动便停了下来,很快就明白,以姨夫和表弟对柳家人的爱护,又怎么可能会不派人保护他们的安全。

         既然他们都不着急,那么肯定是有理由的,于是,秦浩荣也在一边看着,当然,他对他的身手还是有信心的,即使是这么远的距离,要保住柳青青的小命还是不成问题的。

         柳青青原本的性子就很好,再加上家里人的宠爱呵护和柳家村的环境,造就了她凡事只要不过底线,能忍则忍的性子。

         只是,在好的性子,再被折腾了这么大半天后也有了火气,况且对方还要她的命,她可是很惜命,一点都不想死的。

         于是,在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下,柳青青是想也没想地就抓起一边应该是摆摊用来支撑的手臂粗的木棍子,朝着三人中最中间的那位扔了过去。

         又是这一招,秦浩荣有些失笑。

         而中间那位黑衣人想来是这次刺杀的领头人,看着冲他而来的木棍,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拿起手上的刀,很轻松地将木棍劈成两块。

         然后,冷静的街道上,明处和暗处的人都清晰地听到“咚咚”两声,秦浩荣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这样也可以吗?

         原来,那被黑衣人劈开的两块木棍,正好一人一块地打在了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的脑袋上,然后,两个毫无防备的黑衣人就这么倒下了。

         秦浩荣心跳得有些厉害,看向柳青青都不由得带着敬畏,一次是巧合的话,那今天的事情总不能全都用巧合来解释吧。

         中间的黑衣人倒是没有多想,直接举刀向柳青青而去,那动作很是迅速,经过刚才的一幕后,冷静下来的柳青青吓得闭上了眼睛。

         只是,等了许久,滕头都没传来,小心翼翼地睁开两只眼睛,却惊讶地看着地上的男人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倒在地上,右手上拿着的刀砍在了他的左手臂上,虽然看不到脸,但是那双眼睛里全是痛苦。

         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柳青青在这个时候可不会同情这要她命的人,微微地侧头,看着一直追她的面具男没有动,想也不想,再次拔腿就跑。

         秦浩荣此时已经不需要再跟着柳青青了,刚才的情况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挥刀的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被绊倒一般,重重地摔在地上,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上前,仔细地查看,总算明白,对方还真的是被绊倒的,因为那一块翘起的青石板,而当时的黑衣人整颗心都在柳青青身上,所以,悲剧就是这般出现的。

         “带走,审讯。”秦浩荣话落,就有黑衣人出现,把三人带走。

         而秦浩荣自个儿,则在这条街上来回走了好几次,确认这条街上的青石板就只有这么一块是翘起来的,脸上的笑容更甚。

         “还要我说什么吗?”端木阳笑着问道。

         秦浩荣摇头,动作迅速地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表哥,你明日最好不要出门。”端木阳再次善意地提醒道,只是,秦浩荣并没有当一回事。

         柳青青回到家里的时候,那是一身的狼狈。

         “青青,你怎么了?”柳元吉笑着问道。

         柳青青看着一屋子的人,常笑也在,但都没有她预想的担心,眼里闪着疑惑,不过,还是在喝了一口水之后,将她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本笑着的人一个个都是一脸的震惊,“怎么,你不是在瑞王府吗?”

         柳青青摇头。

         “可是恩公派人来说,你一直待在瑞王府,让我们不要担心的。”柳元吉神色有些凝重,想到女儿经历的事情,听着他都心惊肉跳,“没事吧?青青?”

         柳青青摇头,眼里带着笑意,“原本是挺害怕的,不过现在想想又觉得挺刺激的。”

         “在京城我们得罪的人是有一些,不过,要人命的应该没有的。”柳青云开口说道,“青青,以后出门,不能让常笑离开你身边。”

         柳家村的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然而,他们也是按照他们的性子去想别人,哪里能明白,在这诺大的京城,在有权有势的人眼中,哪怕是一丁点的小事,都有可能成为要人命的理由。

         柳青青点头,虽然说是很刺激,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想再经历一次的。

         “至于恩公那里,”他们不会怀疑恩公,所以,皱着眉头想原因。

         “想那么多做什么,明日直接问恩公不就行了吗?”柳青桦开口说道。

         众人点头,就在这个时候,柳青青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爹,我饿着呢,今天就在街上吃了两个肉包子。”在家人面前,她到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柳青云笑着说道:“厨房里还有些剩菜,我给你热了,很快就可以吃了。”

         柳青青点头。

         皇宫内,秦浩荣将今天的收获禀报给端木凌,“回皇上的话,微臣猜想,您要找的那名女子应该是柳青青,而不是柳梅婷。”

         端木凌皱眉,“你确定你没有被阳儿耍了?”

         “皇上,表弟看着不着调,在大事上还是不含糊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应该不会开玩笑的。”说到这里,秦浩荣原本确定的心,底气忽然少了许多,谁让端木阳之前的劣迹太多,整个皇宫,除了皇上,太后还有太子,谁没有被他耍过。

         一听他这话,端木凌就觉得好笑,“宣瑞王进宫。”那两父子一直都是一条心的,若是阳儿已经透露给秦浩荣的话,那么,皇弟应该也不会再瞒着的。

         “是,皇上。”

         瑞王府,“明日你就不怕穿帮?”端木瑞笑问着自家儿子。

         端木阳皱眉,“虽然我是为了他们好,但这事还真不能老实说,既然柳青云不想认亲,我自然是不会勉强的,爹,你帮我想想,要怎么说?”

         “你自个儿想去吧。”端木瑞笑着说道。

         “哦,”端木阳眉头微微一皱,又笑开了,“接下来表哥的日子应该会很精彩。”

         端木瑞也跟着笑了,不过,还是警告道:“这事不要让你娘知道。”

         之后,对于皇上宣他进宫,端木瑞父子两人都并不觉得奇怪,“也是时候了。”

         皇宫之中,端木瑞悠然地行礼,笑着坐下,“皇兄,你找臣弟有事?”

         “你一直瞒着朕,那女子是柳青青?”端木凌看着自家皇弟的模样,略微一想就开口问道。

         “皇兄这话是怎么说的,臣弟从未说过那女子不是柳青青,也从来没有说过那女子是柳梅婷啊。”端木瑞表现得很无辜,“皇兄,我之前实际上也和你是一样的想法,以为那柳梅婷是柳家村人弄出来的挡箭牌,可皇兄,只要认真一想,就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柳家村的人商量淳朴,他们想不出这样的算计,也不会牺牲一个人为另一人挡风的。”

         “可你故意让朕认为她是柳梅婷。”端木凌说完一愣,“你是想让别人也这么认为?”

         端木瑞沉默,随后点头,“皇兄,怎么样?很精彩吧?”

         看着独自笑得很是开心的端木瑞,端木凌愣了一下后,也笑着说道:“是啊,很精彩,梅婷郡主可是母后下的旨意,你说,若是她知道她康复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柳梅婷,会如何?”

         端木瑞脸色变了变,随后说道:“无事,我就说这事皇兄你的主意就行了,毕竟皇兄这么聪明,臣弟的那点小算计还能瞒得过你。”

         于是,端木凌无语,因为他很清楚,对方说得有道理,到时候母后一定会认为是他的主意的。

         “行了,说正事,将你关于柳青青的事情都说出来。”

         这一次端木瑞没有再推辞,将他所知道的一一说了出来,最后同情地看着站在一边的秦浩荣,那目光让秦浩荣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皇兄,若是臣弟之前所说的还不够,那么,你仔细想想,老八他们三兄弟这两次莫名其妙的倒霉,在事情发生之前,得罪过谁?”

         端木凌一想就明白,“这次没有老九,就是因为在琼林宴上老九什么都没做?皇弟,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端木瑞摇头,“皇兄也觉得很神奇吧,只是,我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凡是得罪过柳青青或者她在意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不过,皇兄若是不信,我们可以再等等,今日浩荣做的事情,虽然没有恶意,带也会受到惩罚的。”

         说完这话,端木瑞和端木凌将目光同时看向秦浩荣。

         秦浩荣浑身一抖,他家姨夫太过肯定的表情让他不由得相信,事实就是那样。

         “既然如此,浩荣,朕命你这些天就待在家里,做事小心点,老八他们的事情你可以借鉴,朕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是那样。”这事太过匪夷所思,比起柳梅婷的事情还要让端木凌在意,所以,他才会下这样的命令。

         “多谢皇上。”秦浩荣恭敬地说道,不过,他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果然,表弟又耍了他一次,若真像姨夫所说的那般,那么,他下次一定会找回场子的。

         之后,秦浩荣看没自个儿什么事情了,就请辞离开。

         “皇兄,你应该知道是谁要对青青那丫头下毒手了吧?”以他皇兄的手段,现在肯定收到消息了。

         “恩,”端木凌点头,“欧阳家二小姐。”

         “呵呵,”听到这个名字,端木瑞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发出这么两声,他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吗?

         “那柳梅婷。”一个欧阳蝶,端木凌还不放在眼里。

         “就这样不是很有意思吗?每个人的心愿都得到满足,青青丫头就想过简单的日子,梅婷郡主有野心就让她尽情的挥洒,至于老八他们,你觉得他们不拼命争争你的位置会善摆甘休吗?”端木瑞笑着说道。

         端木凌挑眉,“你确定你不是在看戏?老八他们可是你的亲侄儿。”

         端木瑞摇头,“我的亲侄儿实在是太多了,少那么两三个也无所谓,所以啊,皇兄,当初还是我聪明,只有阳儿一个,你看,你把他宝贝成什么样子?”

         “好好说话。”

         “好吧,我承认我在看戏,但就算是看在皇家血脉的份上,我也会保住他们的性命,皇兄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端木瑞笑着说道,一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模样。

         “至于柳梅婷,她的摊子铺得越大,得益的还是你的国库,”说到这里,端木瑞眼里闪过一丝冰冷,“一个商人而已,适当的时候,要收回她所拥有的,简直轻而易举。”

         端木凌点头,之前是他误会了,所以才高看柳梅婷,但现在明白他并不是他找的那个,柳梅婷所做的许多事情,都会成为她以后的罪证。

         “那她和老八?皇兄,你打算怎么办?”端木瑞笑着问道。

         端木凌眼睛闪了闪,虽然他是老八他们的父亲,但皇家无情,他真正在心里认可的儿子从来就只有一个,一听皇弟这么问,他就明白对方的意思。

         “既然你都这么照顾柳梅婷了,朕自然不会戳穿你的,正妃不成,侧妃还是可以的。”端木凌笑着说道。

         这才是他的皇兄,跟他一样,除了那几个在意的人之外,在一定程度上,其他人皆可以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