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被大儿媳妇这样指着鼻子大吼大叫,柳全贵的好心情是瞬间就消失无踪,脸黑得跟锅底一般,饶是如此,他依旧坚持着儿媳妇不归他这个公公管的规矩,只是冷着脸表达他的不悦。

         柳家的四个兄弟,除了柳元宵是既愤怒又难堪之外,其他三人均有些傻眼,心想大嫂这是脑子坏掉了还是魔怔了?别说柳家,放眼整个柳家村有胆子对他们爹这样的也数不出几个来。

         “你给我闭嘴!”柳元宵一个大步上前,对着杨氏吼道,看来他上次说的那些话她是一点也没听进去,既然说不通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真的很想一个巴掌招呼过去,让这婆娘知道痛或许就能让她的脑子清醒过来。

         “凭什么要我闭嘴,柳元宵,你还是不是男人,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屁都不放一个!”在杨氏心里,公公婆婆默认她想将那间屋子当成大儿子以后的新房时,那个屋子就已经是他们大房的了,如今被一个下人夺取,她怎么可能受得了。

         “你,你!”柳元宵被她这话气得脑袋冒烟,因为愤怒而红着的额头上青筋都在怦怦直跳,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柳元吉和柳元丰兄弟两对视一眼,虽然大嫂说话很不像样,但到底算是大哥房里的事情,他们再待在这里大哥脸上会更不好看,前者弯腰抱起自家宝贝女儿,后者扯了扯柳元和的袖子,准备悄声无息地离开。

         “老三,你给我站住!”杨氏像是似乎豁出去了一般,看着柳元吉抱着柳青青离开,一直以来压抑的酸意和不甘似火山般的爆发,扯着嗓子叫道:“你跑什么跑,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事就是你惹出来的,家里的人明明连肚子都填报不饱,还请下人,说不去也不怕人笑话。”

         柳元吉没想到火会烧到他这里来,摸了摸鼻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看向柳元宵,他深受柳全贵影响,除了自家媳妇和女儿,其他女人都不归他管,更不会和他们计较。

         “我叫你闭嘴!”接着柳元宵便是一个巴掌过去,声音不大,却打得身体结实的杨氏一个踉跄,看着对方瞪大的眼睛,两手握成拳头,忍下怒火,“现在脑子清醒了吧!”

         堂屋内有那么一小片刻是寂静无声的,柳元宵这一巴掌,柳家的几个男人都不觉得有什么,若他家婆娘也这般模样,他们同样会出手修理的。

         但柳青青的一双大眼睛里透着惊恐,家庭暴力四个字在脑海里不断地闪烁,以前只在电视里新闻上看过的事情,这么突兀地在她面前真实上演,她的一颗心被吓得扑扑直跳,这还是那个慈爱的大伯吗?

         要知道在她之前的记忆里,无论身边的人心情多生气愤怒,最多就是表情僵硬不自然,实在是无法沟通的话甩脸子或者转身就走已经算是很失礼的事情,这般失态的大吼大叫甚至动手的,真是第一次看见。

         只是当柳青青回神过来,担忧的目光看向杨氏时,令她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啊!”杨氏一声大叫之后,直接扑上去,对着柳元宵一阵踢打抓挠,嘴上却还没停下,边说便哭嚎,“你竟然敢打老娘,呜呜,老娘这些年为你做牛做马,生儿育女,你个没良心的,你敢打我!”

         将眼睛瞪到最大已经不足表达她的震惊,柳青青不得不再将嘴巴张大,她这大伯娘未免也太彪悍了,瞧瞧这才几下,大伯脸上就有好几处被对方指甲挠出来的血痕,她看着都觉得疼。

         只是这还没完,或许是力气用得差不多了,杨氏收了手,却是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指着柳青青身后依然笑着的常笑声音高得带着撕裂地说道:“柳元宵,我告诉你,今天这个家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说真的?”似乎是气过头了,柳元宵反而平静下来,只是那一脸的伤还有乱糟糟的头发衣衫彰显着他的狼狈,上前一步,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杨氏,开口问道。

         杨氏抬头,见柳元宵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心不由得一抖,想要求饶摇头,但随即一想到若是这一次她妥协了,这个家里她就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三个弟媳妇私下里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再说,她并不觉得她有错,这事就是说出去她也是占理的。

         在给自己心里打完气后,杨氏梗着脖子点头,“下人,那是我们家用得起的吗?”说完这话愤怒地看着柳元吉,“老三,我知道你这女儿是宝贝,平日里什么都那样让着她了还不够吗?说得好听这下人是你家宝贝女儿的,可他吃喝的难道不是从我们大家的粮食里挤出来的吗?你让他就这么占了你大侄儿的新房你就不觉得亏心吗?我们家还不够穷吗?”

         柳青青第一次直面这么汹涌不加掩饰的火气,再听着大伯娘红着眼眶的控诉,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毕竟大伯娘说得没错,家里的情况本来就不好,笑笑是她的翻译,但若是这个翻译让家里所有人都省吃俭用,亲爹娘兄弟什么倒是没什么,一家人若是太见外反而不好。

         但是家里的其他人不同,他们愿意她领情,不愿意她也不能勉强,“大伯娘,笑笑的饭菜从我的伙食里分,你和大伯不要吵了。”

         柳青青心里说着这话有些心虚,毕竟以她的饭量就算她不吃,似乎也不够常笑塞牙缝的,倒是常笑这个翻译似乎并不受环境的影响,笑眯眯地按照柳青青的语气尽职地将她的话说了出来。

         “是啊,大嫂,”柳元吉心里的火气也不小,他如何听不出来大嫂是在针对青青,但想着青青最后一句话,笑着说道:“你可以像你保证,我和青青她娘,还有我的三个儿子以后都剩下一些饭食,绝不会占有你们房里的那一份。”

         杨氏没想到柳元吉会这么说,但一听到他的妥协,坐在地上的她心里的底气组了些,接着问道:“那房间呢?”完全没有看见柳元宵眼里黑沉沉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