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三房抽中签子的是柳青杨,但看着大哥和弟弟,柳青青前世今生加起来第一次为钱在头疼,她不想看爹眼里的难过,娘偷偷地抹眼泪,更不想见到二哥带着巨大压力去学堂,开朗的大哥和天真的弟弟当一辈子的文盲。

         大房对于这事倒是没有三房的纠结难受,柳元宵听过他爹的话后,心中就已经有了决定,“老大,上学的事情就让老二去吧,你翻过年就十四岁,都该说亲了。”

         “恩,”柳青松点头,他不想上学堂吗?肯定是想的,只是爹说得也没错,他的年纪确实有些大。

         十岁的柳青榆感激地看着大哥。

         二房内,苗氏看着两个儿子,怀里抱着三岁的青槐,又开始掉眼泪,两个儿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这非要取舍一个不就是挖她的心吗?

         “娘,你别哭了,让青衫去吧,我在家里还可以帮着干活。”十二岁的柳青柏主动开口说道。

         “呜呜,”回答他的是苗氏低声的哭泣。

         柳元和本来也在为难,见大儿子主动放弃,也就默认了这个决定,而一边的柳梅花第一次意识到两个时代的不同,一个女人要在这里拥有一份事业是多么艰难,看着两个哥哥,她觉得之前想好的计划要再仔细斟酌斟酌。

         四房是完全不用考虑的,去的自然是他的长子,才刚刚七岁的青檀。

         第二日,柳全贵对于四个儿子的结果没有多大的意外,拿出四两银子,一个儿子一两,“束脩我会另外交给柳秀才,这银子你们拿着是给他们买笔墨纸砚还有书本的。”

         兄弟四个拿着手中的银子高兴之余又觉得有些忐忑,爹说的那些东西他们也是第一次买,之前只觉得那是富贵人家才能用得起的,什么价格?能不能讲价他们都不知道。

         最终兄弟四个围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一起去,而柳青青从早晨开始就一直跟着她爹,见他要去县城,抓着对方的袖子,眼巴巴地瞅着他。

         昨晚她想了许久,若是想让大哥和弟弟都可以上学,那么家里的堂哥也肯定是要一起的,束脩和其他的花销都是一大笔银子,在银子没着落前,去县城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的。

         “大哥,要不带着青青?反正我们今天去县城的事也不多。”柳元吉一把将女儿抱起来,笑着对柳元宵说道。

         柳元宵点头,其他两兄弟自然不会有意见,柳青青不用走路,一路上都是爹和叔伯抱着,他们脚程快,用了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

         看着有些破败的城门和城墙,柳青青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一进去,虽然说不上人山人海,却也热闹喧哗,柳元宵四人没有耽误时间,进城后在岔路口直接右拐,奔东街而去。

         东街是县学所在地,这里集中了好些大大小小的书铺,当然,也有县城最大的酒楼,最大的绸缎铺,金银玉饰阁等等,加上相邻的两条街,可以说是整个县城的高档消费区。

         柳青青看着她爹四兄弟来回走了好几趟,终于选定一家不大不小的书铺,站在书铺前,一个个紧绷着脸,动作很是僵硬地往里走。

         书铺里面并不算小,一边的书本摆放得整整齐齐,另一边则是笔墨纸砚,一进门便一目了然,看着书本上的繁体中文字,柳青青松了一口气,至少不是文盲了。

         柳元吉等人置身其中,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好在有小伙计上前询问。

         最后经常进县城卖东西的柳元吉被其他三兄弟推了出来,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笑容自然一些,不过依旧紧张得脸上的肉不断地颤抖,“我们村子里要开学堂,想来给家里的娃准备上学需要的书本和其他的东西。”

         小伙计看着几人的穿着,心里就有数,推荐的全都是最便宜的,可还是听得兄弟四个头脑发晕,最便宜的书本都要两百文,而孩子启蒙就需要三本,这还不说以后。

         笔墨纸砚的价格更是让他们胆战心惊,兄弟四人再不觉得他们身上合起来的四两银子是巨款了,“我们能不能出去商量一下?”柳元吉小心地问道,另外三兄弟齐齐点头。

         小伙计自然不会拦着,于是,柳元吉四兄弟找了个小巷子蹲着,四张脸都是同样的苦闷,沉默了好半晌,“说说,我们该怎么办?”柳元宵开口问道。

         “书本我们就买两套吧,”柳元吉想了想,开口说道:“到时候让柳秀才安排他们四兄弟坐一起,两个兄弟合用一套,怎么样?”

         另外三人点头,“这就去了一两多,”柳元和说着这话心都在疼。

         “砚台那玩意最贵,我看买一个就够了,”刘元丰接着说道,最便宜的都要五百文。

         “恩,”三兄弟同时点头,心里更是算计着还剩下都少银子,“笔得一人买一只,”不用说,肯定是选最便宜的,“剩下的钱就买纸和墨。”

         柳青青站在一旁看着精打细算最后达成默契的四个男人,第一次发觉生活原来还能这么的艰难。

         等四兄弟将四两银子花光后,看着手里的东西,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柳秀才会放弃继续考功名了,实在是太费银子了。

         柳青青的心里也有同样的感慨,抓着爹的手,低着头满眼的颓废,这一路上也没发现能够赚银子的方法,要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一个绣着竹子的青色荷包从天而降,落在柳青青的脚前,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瞪大眼睛前后左右看了看,最后木着脸将它捡起来,沉甸甸的,打开一看,心扑通扑通直跳,那闪着耀眼光芒的肯定是银子和金子。

         柳青青怎么能不心动,想着若是有了这些银子,哥哥和弟弟读书就有希望了,估计又是那福运的作用,才会让她碰上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等等,原本越想越闪亮的眼睛突然清醒过来,她想起那穿越之神的话,天上掉馅饼绝不是好事,虽然她很想哥哥和弟弟能上学,可之前那拥有灵药空间的穿越女最后的下场让她发抖,众叛亲离,孤独终老,她绝对不要这样,还有那套因果论,这银子用在哥哥和弟弟身上,会不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用力咬了一下嘴唇,随后赶紧将荷包合上,拒绝接受这庸俗的诱惑,随后转身,小腿蹬蹬地朝着那刚刚从她身边走过的一群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