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看着平日里活泼调皮的小女儿此时小猫儿一样蹭着他的手,若是平日里,柳元宵一定会温柔地摸摸对方的脑袋,可现在,他心里除了难受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收回手,就看见小桃花不满地皱了皱眉,接着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有一瞬间茫然地看着屋内如此症状的三个亲人,其实,他现在所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吧,他或许是在做梦,醒来后他后什么事情都没有,面前的三人依旧是活蹦乱跳的。

         用力地剁了一下左脚,柳元宵脸上扯开一抹难看的笑容,看看,果然是做梦,不然地怎么可能是软的。

         杨氏娘三个最先醒过来的是一向柔弱的柳玉兰,睁眼就看见她爹傻愣愣站在床边,迷蒙时还有些疑惑,爹怎么在这里?

         不过,在看到她爹脸上一片通红,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爹,你怎么了?”问着这话的时候都带着哭意,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沙哑的嗓子,想要撑起身子做起来,结果浑身发软,想到昨天的事情,大眼睛里全是恐惧。

         “玉兰,别怕,没事的。”柳元宵看着大女儿,低声说道,“好好休息,爹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这一次,柳玉兰的眼泪是真的止不住地往外流,她还这么年轻,平日里的心眼再多,遇上这样的事情,想到她很有可能睡着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怎么能够不害怕。

         “爹,”柳玉兰哭着叫道,用力地咬着嘴唇,疼痛感传来,她就知道,这不是做梦,终于受不了大叫一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姐,你别吵,我难受着呢。”柳桃花被吵得很不舒服,闭着眼睛不想睁开。

         “桃花,”柳玉兰猛地侧头,看着躺在她旁边的妹妹,和爹的情况一样,而她自己,不用想也是如此,“爹,娘呢?”

         看着大女儿眼里的亮光,摇头,伸手摸着柳玉兰的脑袋,“放心吧,爹在这里陪着你们,一定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呜呜,”柳玉兰将脸埋到被子里,哭声从最初的呜咽很快就变成了带着恐惧的嚎嚎大哭。

         虽然天色尚早,可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柳家人只要有心的,谁能够睡得踏实,一听到玉兰房间里的动静,所有人都浑身打了个冷颤,忙套了衣服冲了出来。

         离得最近的柳全贵老两口,还有三房的三人是最快的,几人脸色都不好,这玉兰的哭声还没结束,醒过来看着她的男人和两个女儿的杨氏,也跟着哭了起来。

         “老大,快开门。”柳全贵推门,发现里面上了锁,连忙拍门吼道,听到大伯娘和柳玉兰绝望的哭声,柳青青也有想跟着哭的冲动,眼角看着他身边的人一个个泛白脸,心里更是难受得不行,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家里。

         “爹,你千万不要进来,”柳元宵低吼道,“我们,我们恐怕都染病了,你们离我们远点。”

         即使在听到哭声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这样的预感,可在亲耳听到之后,包括柳青青在内的柳家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我的儿啊!”柳叶氏才说出这么几个字,整个人就向后倒了过去,柳元吉眼疾手快的接住,“娘,”得了疫病的是他的亲大哥,现在晕倒的是他的亲娘,饶是平日里再精明的柳元吉都乱了分寸。

         “老三,快扶你娘去床上躺着,”三大爷面色凝重地挎着药箱走进来,对着柳元吉说道。

         “三哥,老大他,”柳全贵也有些接受不了,不过,他是在硬挺着,当然,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去想为什么三哥会在这里的问题,看见大夫,他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红着眼眶说道。

         “没事的,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三大爷说完,从袖口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纸,看着围上来的柳家人,递给了柳青柏,“我先进去,家里的一切,你们要严格按照这上面所说的做,不能有半点马虎,知道吗?”

         柳青柏很是慎重地点头。

         说完这话,三大爷冲着里面的柳元宵吼道,“老大,我是你三大爷,快些开门,让我给你们看看。”

         屋内的三个哭泣的女人停止了哭叫,纷纷看向柳元宵,眼里带着祈求。

         柳元宵不忍直视,一抹脸,对着外面吼道:“三大爷,你不要进来,要怎么做你告诉我就行了,药什么的从窗户地进来就可以。”

         “别他妈的废话,你要再不开,我就踢门了,”三大爷生气地吼道,“到时候就有一大家子陪着你们了,快点!”

         柳元宵是知道三大爷的性格的,既然这个时候出现在柳家,恐怕就没有想过在事情完结之前离开,站起身来,想到什么,“让我爹他们离远些。”

         他这话让柳全贵更是难受,他真想跟着三大爷一起进去陪着大儿子的,可柳全贵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他就是进去了,也一点忙都帮不上。

         “老大,你放心好了,爹不进去,也不会让家里的其他人进去的,你们要听三大爷的话,好好养着身体,一定不会有事的,知道吗?”柳全贵深吸一口气,才开口说道。

         “恩,”柳元宵点头,“我知道。”

         只是,杨氏却突然问道:“家里还有其他人染病吗?”

         外面一阵沉默,杨氏就知道答案,“爹,这不公平,这事是苗氏惹出来的,我要她进来伺候我的两个女儿,要是玉兰和桃花有什么事情,我要她陪葬!陪葬!”

         说到最后,杨氏面色很是凶恶,一副要扑过去干架的模样,柳元宵只得从后面抱着她,却也没有阻止她的吼叫,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个女儿,他如何不明白杨氏的心情。

         “别叫了,你们要是有事,我就陪着你们。”柳元宵的声音里有着哭意,眼泪在也忍不住,在杨氏的背上蹭了蹭,感觉到对方安静下来后,猜对者外面的柳全贵说道:“爹,若我有个好歹,青松和青榆就麻烦爹了。”

         外面的人被杨氏凄厉的吼叫弄得越发的难受,苏氏和云氏是直接红了眼眶,这事若是落到她们身上,恐怕也不能平静面对的。

         至于苗氏,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哭,只是瞪大眼睛看着柳玉兰的房间门,惊恐地不断往后退,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老大,你自己的儿子自己照顾,我们都退开了,你快些开门。”柳全贵开口说道,“老大媳妇,你也要撑住,想想青松和青榆以后可是秀才,难道你不想当秀才娘吗?”

         这是杨氏第一次听到柳全贵这么温和地跟她说话,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而门外,三大爷带上口罩,敲门,柳元宵只开了一个很小的门缝,等到三大爷进去后,就立刻关上。

         “老二,你坐着吧,青柏,按照三大爷的吩咐去做。”柳大山上前,拍着柳全贵的肩膀说道,他太明白柳全贵的心情了,那可是大儿子,即使他不是儿子中最聪明的,但在一个父亲心里是一定占据很重要地位的。

         柳青柏将三大爷纸上所写的认真地念了一遍,柳元吉看了一眼他二哥,心中叹了一口气之后,便有条不紊地安排起来。

         烧开水的烧开水,打扫卫生打扫卫生,“家里的醋恐怕不够喷洒的,就只能麻元冬大哥来了之后去县城里买,柴火也要多准备一些。”

         看着忙起来的家里人,柳青青沉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那本医书,将瘟疫的那部分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三大爷列出来的已经很详细了。

         堂屋内,柳元和看着他爹,好几次欲言又止,“二哥,还是做事吧,只要大哥一家子平安无事,什么事情都好说。”柳元吉对着他小声说道。

         就是柳元和再笨,也明白三弟话里的意思,点头走了出去,实际上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能代替大哥,有些话不用三弟说,若大哥真有个什么的话,不用别人说,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在一天之前,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发展,二房的四个兄弟姐妹此时只得闷声做事,柳元和的难受他们能体会,至于只知道哭的苗氏,说实在的,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个心力去管他们。

         柳全贵家里的事情,整个柳家村很快就知道了,他们倒是没有避之不及,在知道柳家人需要什么的时候,纷纷送了过去。

         县衙内,“恩公,你这是?”柳青松六兄弟看着一大早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木阳。

         “知道吗?这位可是教出不少状元郎,桃李满天下的付先生,之前他可只教我一个人的,”木阳指着一边笑得如沐春风的中年男人,十分得瑟地说道:“我可是看你们住在我家里,才好心让他们也教你们一段日子,好好珍惜吧,认真学习,可能会让你们终身受用的。”

         柳青松等人赶紧心里,只是柳青桦三兄弟却没有那么好忽悠,“恩公,多谢你的好意,我们肯定会用心学的,但你也知道,我们连换洗衣裳都没有,待我们回家换了衣服,再来跟付先生学习也不急的。”

         “小样,还知道跟我耍花招了,”木阳笑眯眯地说道,“不过,你小子还嫩了点,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便确实是出了那么一点小事,”看着众人脸色一白,“但有我爹在处理,你觉得你们回去出了添乱,还能做什么?难不成你们比我爹还厉害?”

         “恩公,是什么事情?”柳青杨接着说道。

         “天机不可泄露,”木阳笑得是一脸的神秘,“若我是你们,就静下心来好好地跟付先生学习,我想你们家里人既然将你们交给了我爹,那自然是希望你们能珍惜这次机会,想再多也于事无补。”

         “可是,”柳青槿还想说什么,被他二哥拦住了。

         “恩公,你也知道,我们和青青的感情,这一晚上没见别说我们会想她,就是她估计也是想我们的,”柳青杨开口说道:“从小到大,我们就没分开过这么久,恩公能不能帮我们带封信给她,当然,有她的回信就更好了。”

         木阳一愣,“老实待着,这样的小事我怎么会不允许。”

         另外一边,木县令脸上是一丝笑意都没有,“死得好,那是她们活该。”昨日在杨家闹事的苗家人,今日就死了两个女人,原本还能动的苗家人,此时大部分都躺在了床上。

         “没想到啊,原以为都是村民,差别再大也跳不过我的眼睛,”管家的笑容此时带着阴冷,“谁能想到,他们竟然有本事将我们都蒙蔽过去。”

         “现在好多疑问倒是能说得通了,虽然之前的瘟疫已经过去快十年了,可去柳家闹事的那些人那时候大部分都是成人,那样的事情哪里能说忘就忘,”木县令如今恨不得将苗家村人的脑袋全部砍掉,“这事发生了一个来月,他们怎么可能一点怀疑都没有。”

         “原本是害怕整个村子被毁,这也能理解,毕竟朝廷都是这么处理瘟疫的,”木县令接着说道:“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在村子里有了死人之后还不上报,更不应该算计到柳家人头上。”

         “他们恐怕以为,只要将青青姑娘牵连在内,那么属于柳家村的福气也会眷顾他们苗家村,殊不知,福气这事哪里是他们想得就能得得。”管家查到这个的时候,心里是有些震惊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明知道对方是有福气的人,还去算计,真是不知所谓。

         “也罢,既然他们都不是什么良民,我也就不会再那么仁慈,用他们来实验新的治瘟疫法子,不是很好吗?”木县令开口说道:“死了的人,记得全部都烧了。”

         管家点头,“大人,这事要告诉柳家人吗?”

         木县令点头,“告诉他们,”想了想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容,“原以为有我看着,怎么也能让他们继续保持老实善良的性子,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可现在想来,倒是我自大了。”

         “大人,这事跟你没关系。”管家知道大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也有些内疚,谁能想到,这些为了活命的村民会想出这么恶毒的法子。

         “希望这一次,柳家人能够平安度过吧。”木县令开口说道,“你派人去他们家外面守着,若是有什么需要,全都配合。”

         “是,大人。”管家点头。

         而木县令带来的消息,不仅仅是柳家村人震惊了,整个柳家村的人都是一脸的愕然,不过,回神过来,就被怒火所取代。

         柳家院子屋里屋外的人都气得浑身发抖,“官爷,这,这是真的?那苗家村的人明明知道他们染了瘟疫,还往我们村子里跑?就是为了将瘟疫传染给我们?”

         这样的事情,对于柳家村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荒夜谈。

         “他们是疯子吗?”有人如此说道。

         “大人已经确定了,因为他们以为你们村之前能够度过瘟疫是因为青青姑娘,于是,想出这个法子,只是想要重现上次瘟疫的事情。”衙役说着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是卫县本地人,之前的瘟疫他也是经历过的,无论是不是与青青姑娘有关,他们都是心存感激的,可哪里想苗家村的人竟然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想法,他们难道不着,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的吗?

         比起苗家村那么点人,柳家村可是大村,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这近千人为他们陪葬,甚至可能让瘟疫在整个卫县蔓延。

         “荒唐,可笑,感情我们青青有福气还惹到他们了,”柳全平气得话都快说不清楚了,“他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不对,我看他们村子之所以会出现瘟疫,本来就是报应。”有人提出这样的想法,其他人连忙符合,“不能就这么算了,苗家村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对,一定要找他们算账去。”实在是对方的用心太恶毒了,“这口气,决不能就这么咽下去了。”

         “胡闹,那苗家村现在是什么地方,”柳全平连忙说道,如果之前对苗家村都染了瘟疫还有些同情和感叹,那么现在,他认为那是他们活该,“若苗家村有人能活过这场瘟疫,我们再去找他们算账也不迟。”

         好吧,众人这才清醒过来,明白进了苗家村,很有可能就没命出来。

         想着大人的吩咐,衙役接着说道:“他们昨日来打的是让青青姑娘也感染上瘟疫,谁能想到,事情并没有如他们所愿。”

         “呸,”有村民直接朝地上吐了口水,“他们是什么人,也不看看我们青青是什么人,哪里是他们能够谋害到的。”

         外面的村民说得是义愤填膺,院子里的柳全贵一家子人却是一片沉默,比起之前他们以为只是祸从天降,无辜受牵连,这明显是人为带来的灾难更让他们难以接受。

         “不会的,我爹娘不会是那样的人。”苗氏哭着说道。

         但这既然是县令大人打来的消息,就没人会怀疑,毕竟,县令大人没有必要欺骗他们,再说,现在回想起昨天的事情,苗家那些人明显是在他们家里拖延时间,恐怕就是为将瘟疫传染给他们家的人。

         再联想到和苗家两个女人打架的杨氏,那两个女人不断地说话哭嚎,杨氏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被传染上的。

         “老二,将她关到房间里去,在这事情没有结束之前,我不想看到她。”想着自个儿在受苦的大儿子,无论苗氏是否无辜,她是苗家那些人的女儿,只要这么一想,柳全贵就忍不住打心眼里厌恶,有那样黑心肝的家人,这苗氏也不太可能是个好的。

         “爹,”苗氏看着柳全贵,见他一脸漆黑,再看着其他的人,没一个理会她的,四个儿女加自己的相公,都没人为她说话,只能够弱弱地说道:“这其中可能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柳全贵冷眼看着苗氏,“要真是误会,你现在就去玉兰的房间,看看他们染病是不是装出来的,是不是误会?你去啊!”

         柳梅花的心却是一亮,这次的事情无论大伯四人能不能黯然度过,到最后,她亲娘留在柳家,留在柳家村的可能性都是没有的,不过,爷爷这话却也不得不说是一条路,只要她娘亲能狠得下心去伺候大伯他们,让他们看到娘和苗家人是不一样的,说不定还能够留在家里。

         只是柳梅花的脑筋转得快,但苗氏却没有那样的智慧,甚至脸上还摆出一副你们这样是逼死我的模样,别说柳全贵厌恶得很,就是柳元和都受不了,他大哥还没死了。

         想到这里,柳元和上前想要扯苗氏去房间,“爹,我送娘去就行了。”柳梅花赶紧说道,无论如何,她都不想有后娘。

         在所有人的冷眼下,苗氏终于受不了地跟着柳梅花离开,而一直没有说话的柳青青却是脸色惨白,虽然这是苗家人是罪魁祸首,可她却是无论如何也撇不清关系的。

         如果不是她想什么办养鸡场就不会有这事,当然,这一条柳青青知道错不在她,这一天昨晚她就想通了。

         只是,今天得到的消息,让她觉得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行,大伯他们明显就是替她受罪的,若不是她,苗家人又怎么会将注意打到她的家人身上。

         福气吗?想到之前太爷爷的病,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的金手指应该是有用的,只是,她只管大伯他们,至于苗家的那些人,她却是不会关的,是死是活都是他们自己找的。

         柳青青之前对于瘟疫的恐惧,以及对死亡的惧怕,让她对于要不要去陪着大伯他们心有犹豫的话,现在下定了决心之后,倒是整个人都轻松起来,本来就是偷来的一生,回想着这些年快乐的日子,能度过她自然是高兴的,就算是过不去,她觉得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就是有些舍不得这些亲人。

         再次回到她的房间里,为了不让在县衙的兄弟们担心,先是用轻快的语气回了信,让他们安心地跟着付先生学习,过些日子就能回家的。

         让常笑交给压抑后,用最快的速度缝制了两个简易的口罩,“小姐,你要去?”

         “恩,”柳青青点头,“笑笑,你要乖乖的知道吗?”

         “恩,”常笑笑着点头,他知道小姐这么说,就是不会带着他去的,不过,没关系,反正都只隔着一堵墙,再说,师傅说过,小姐是长命百岁福大命大之人,这点事情肯定难不倒她的。

         柳玉兰的房间门从里面被拴住的,三大爷需要的东西都是从一边的窗户中送进去的,送东西的活被柳元和抢去了,家里人谁也没意见,他们知道,若不让柳元和做些什么的话,他有可能活活地将自己难受死的。

         当然送东西的时候,柳元和脸上带着三大爷给的口罩。

         而柳青青因为有常笑在,在柳家人不注意的时候穿过院子,很轻松地从窗户被推了进去,“我说元和,不要有事没事就?”三大爷不耐烦地开口,只是话还没说完,回头看见柳青青。

         从地上爬起来的柳青青露出的大眼睛带着笑容,在三大爷的注视下,挥了挥手,表示她已经进来了。

         “你怎么进来了!”三大爷怒吼道,那声音大的,似乎房屋都在颤抖,随后上前就想将柳青青往外扔,只可惜柳青青早就有防备,仗着人小,机灵地从桌子底下钻了过去,两手死死地抱着柳元宵,大眼睛瞪着三大爷,表示她的决心。

         而头脑昏昏沉沉地正在让三大爷诊脉的柳元宵,再看到柳青青的时候,那是惊出一声冷汗,正要开口,“柳元宵!不要说话!会传染的!”

         三大爷此时带着口罩的吼声此时丝毫不亚于村子里大嗓门的婶子,让张开嘴的柳元宵立刻将嘴巴闭上。

         “柳青青!你给我过来!快点!”三大爷再一次吼道,看到对方摇头,双手双脚扒着柳元宵就是不放,他觉得他都快要被这宝贝闺女给气死了。

         柳元宵低头看着青青,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这个傻子,会没命的好不好?

         就是杨氏母女三个看着青青这样,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他们都很害怕的,如今看见亲人,哪里还能忍得住。

         三大爷可没有他们那么多的悲伤,指着柳青青,“你,你,你,很好,”说完,直接对着窗户吼道:“柳全贵,柳元吉,你们是死人啊!”

         在三大爷吼出第一声的时候,众人心里就有些发慌,等到扔下手里清洁卫生的活赶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三大爷这么说道,“三哥,是不是老大?”

         柳全贵问话的声音都带着哽咽和颤抖。

         “老大个屁,还好好的呢,你们家里这么多的人,一个小娃娃都看不住吗?”三大爷依旧瞪着柳青青,将心里的火气全都冲柳全贵发去了,因为他知道,青青既然进来了,现在就不能出去,除非老大几个他们好了或者确认青青没被感染。

         “青青!”苏氏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好,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自家宝贝女儿,想到一种可能,顿时觉得头晕眼花。

         随着苏氏这一声喊,众人都大惊失色,将目光看向常笑。

         “在里面呢,现在知道着急了吧,刚刚干什么去了。”三大爷幸灾乐祸地说道,他这么舍己为人地跑过来为老大他们诊病,想到刚才自个儿的怒火,再看着眼里带着讨好意味的柳青青,不厚道地想着,只有他一个人着急上火怎么行。

         果然如此,柳家人除了着急上火之外,竟然对于青青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才是他们认识的青青。

         “青青啊,既然你进去了,就好好照顾你大伯他们,爹等着你们平安出来啊。”柳元吉扯着难看的笑容对着房间门说道。

         柳青青点头,因为常笑不在,所以她也不能回答。

         苏氏整个人哭得跟泪人一样,心想着事情已经这样了,大不了就是女儿若有个好歹,她跟着去也就是了,倒也不说让青青快出来的话,女儿要做的事情无论如何她这个做娘的人怎么可能不支持。

         柳家人的想法倒是没有柳青青进来之前想得那么多,他们只以为青青想像上次试着救柳大山一样,众人也是这么希望的,既然已经在青青身上发生了那么多的奇迹,他们只得在心里祈求老天爷,让奇迹再一次发生。

         不过,即使是苏氏想通了,但并不代表她心里不怨不恨的,一抹眼泪,说了一会话后,转身出了堂屋,只能苗氏的房间而去。

         云氏有些不放心地跟上,“你还有什么脸面哭,我告诉你,我的想法跟大嫂一样,要是青青有个好歹,你就等着陪葬吧。”

         原本柳梅花带着苗氏进房间之后,就在劝她,去柳玉兰的房间伺候病人,只可惜无论她怎么分析,苗氏都认为她是在逼她去死,目的只是为了缓解她们姐妹在柳家的尴尬地位。

         柳梅花不懂苗氏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怕死装糊涂,总之,她的口水都说干了,对方除了哭就是满嘴的指责,说她不小,说她落井下石。

         等知道柳青青进去之后,柳梅花就知道这条路走不通了,一个字也不多说,为了这个家,她真的是尽力了,只可惜还是没能挽回什么。

         “三弟妹,青青不是自己要进去的吗?”自从事情发生之后,苗氏就面对这家里人的责难和冷眼,如今,三弟妹都敢指着她鼻子如此嚣张的说话,她是经常哭,可不代表她真的好欺负,青青自己要去送死,这也要算到她身上,明明这些事情从头到尾她都是无辜的好不好,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么多的责难。

         听了这话,柳荷花和柳梅花两人都不由的齿冷。

         苏氏忍不住狠狠地一巴掌打了过去,在苗氏想扑过来的时候,被云氏一脚踹开,“苗氏,我可真是姓苗的,如今都这样了,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们,你们。”苗氏一直就知道苏氏和云氏交好,但从来没有想过她们有一天会联手揍她。

         “你最好祈求我们家一点事情都没有,否则,你死定了。”苏氏可不管苗氏是不是真无辜,在她眼里,她是苗家人的姑娘就是罪。

         “三嫂,我们走吧,她自有爹娘处理,我们还是赶紧做事去吧,大哥他们的衣服还没有烫呢。”云氏嫌弃地看了一眼苗氏,妯娌两人冷哼一声离开。

         苗氏坐下地上,傻眼地看着嚣张离开的两人,“你四婶的话是什么意思?”

         “娘,你就是眼睛哭瞎了也没用,仔细想想等这件事情过后,你还有没有什么好去处吧?”柳梅花看着到现在还没认清现实的苗氏,忍不住开口刺道。

         “娘家你应该也不用想了,如今大舅妈和二舅妈都不在了,你说,他们有多少人能活过这次瘟疫。”

         “好了,梅花,你不要再说了,”柳荷花看着听了这话要晕过去的苗氏,阻止道:“她毕竟是我们的亲娘。”

         “亲娘?是啊,”柳梅花看着苗氏,“只是这亲娘能当多久,你看看她的样子。”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苗氏的心在不断地颤抖,都忘记了哭,眼里透露着恐惧。

         “姐,你看看吧,她不是没想到,只是不愿意去想,这次这么大的事情跟之前不一样的,不是逃避,爷爷奶奶就不会追究的,那屋子里可住着的是他们的亲儿子。”柳梅花心里憋着这口气,不出实在是难受得不行。

         “不会的,你爹不会那样做的。”苗氏摇头说道。

         “那你就等着吧。”柳梅花说完,转身离开,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在逃避。

         “娘,你好自为之。”柳荷花留下这话,看着苗氏的目光比之柳梅花更加的复杂,离开的时候甚至带着不符合她年纪的叹息。

         柳玉兰的房间内,三大爷找了个凳子坐下,对着站在他身边的柳青青说道:“既然你已经进来了,做什么都要听我的吩咐,明白吗?”

         柳青青点头。

         “要仔细,瘟疫不是小事情,不能有半点马虎,否则,你这小命就没了,知道吗?”三大爷认真地叫道。

         柳青青接着点头。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柳青青当着三大爷的小伙计,对方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认真而仔细,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熬着,柳家人和柳家村的人都揪着心等着,苗家村今天又死了多少人,他们倒不是关心对方,而是听到这样的事情,就害怕噩耗发生在他们的村子里。

         特别是柳家,及时没有青青,他们也是亲戚邻里,自小就相处着的,感情很是深厚,再加上青青,村民们时常将阿弥陀佛挂在嘴上。

         “爹,这都半个月了,青青应该不会有事吧?”自从知道青青也参合进去后,柳青云就没怎么睡好过,虽然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青青是有福气的人,一定不会有事情的,可还是忍不住会担心。

         “半个月都平安熬过去了,”柳元时笑着说道:“我想着他们离痊愈也不远了。”

         这事不止是柳元时一个人这么认为,县衙里的木县令和管家也是这么想的,“那方子是有用的,除去严重的实在来不及医治的,剩下的都有好转。”

         管家高兴倒不是因为苗家村里那些活过来的人,而是因为这个方子,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不用害怕了。

         “那些死了的人完全是他们自己活该,谁让他们藏着掖着。”木县令如此说道。

         “那倒也是。”

         而柳青松兄弟六人虽然收到了柳青青的心,努力安心下来学习,可在每顿大鱼大肉精致饭菜的喂食下,他们非但没有涨一点肉,还瘦了许多。

         只是在学习的时候拼命静心之外,其他的时候都焦心得很,好几个晚上,柳青槿都是哭着从噩梦中醒来的,这让柳家几个兄弟愈发的觉得家里的事情很严重。

         只可惜,他们六人和木阳无论是斗志还是斗勇上,都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即使他们有六个人,每次偷溜都被对方逮了个正着。

         有时候他们都觉得纳闷,明明好些计划都是临时兴起的,为什么木阳就能一抓一个准,知道后来,这六兄弟中有人当官以后,真正见识到木阳的本事,那是他们才恍然,什么才叫做心机手段,之前对付他们的完全就是逗小孩子的。

         柳家人也是一天天地往下瘦,好在家里除了柳元宵四人,其他人均没有被感染,而随着三大爷的一句疫病已经被控制住了,如今正在好转的话说出口后,压在他们心里的沉重终于被搬开,精神头也好了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村民们也笑了,“我就说吗?我们柳家村是什么地方,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害到的。”

         “果然老天爷是长眼睛的,好人总是有好报的。”

         “坏人也逃不过的,想想苗家那些人,想将瘟疫传染给别人,结果怎么着,我们这边的人很快就能好了,他们却全都死了,凄惨呐!一个苗子都没留下。”

         “好了,做事去了,人都死了,这事就不要提了。”有年长的人训斥着说这话的年轻人。

         柳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多高兴,当然也没有多难受,他们现在最期盼的就是等着老大他们痊愈出来,苗氏却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次是真的,柳梅花两姐妹伺候她,看着醒来就直流泪的苗氏,她们知道这次苗氏是真的伤心了,可她们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毕竟有那样害人心思的人若是活着的话,恐怕柳家村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柳梅花甚至有些庆幸,那些人都死了,不说家里的人火气都消了不少,就是她娘没有了娘家这一点,就不会被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