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爹,你就担心这个,放心吧,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柳青云觉得这完全是他爹多想了,他就算是头昏了也不会悔婚,青青可是他自小认定的小媳妇,想到越长越好看的青青,最近村子里似乎又有人蠢蠢欲动。

         呡嘴,看着柳元时,“其实,我们最应该担心的是这门亲事,青青他们家会不会同意。”

         柳元时盯着自家儿子,想一想又觉得很有道理,毕竟这孩子从上学堂以后,对青青那丫头好的把他这个老子都甩在后面了,“你不是一直很自信的吗?”

         柳青云挺了挺胸膛,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我现在也挺自信的啊,以我的才貌双全,放眼整个村子,谁能比得上。”

         “那就好,定亲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爹一定会在你去京城乡试的时候给你办好,”柳元时看着已经长大的儿子,他觉得他的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养出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不过,你小子,这些日子应该想想柳青桦那几兄弟知道这事后,你要如何解释。”

         柳青云皱眉,随后就笑开了,“放心,总会有法子的,大不了就被他们打一顿。”

         柳元时鄙视地看着柳青云,“你以为你之前那些招式,放在他们兄弟身上有用,哼,打你一顿,然后顶着伤在青青面前去晃悠,他们会那么傻吗?”

         “嘿嘿,爹,你看出来了?”

         “不止我看出来了,你那些花花肠子,青青他爹也早就清楚明白。”柳元时笑着说道:“放心吧,虽然他嘴上一直反对,不过,你这些年对青青的好,他也看在眼里,我想他应该不会阻止得很坚决得。”

         “那我就放心了。”

         柳元吉可不知道柳元时父子俩已经在打他宝贝女儿的主意,满意地看着三个儿子认真地做功课,妻子和女儿在一边给他们缝制去京城是要穿的衣服,心里没得都想哼曲儿了。

         只是,二房这边,柳元和父子四人坐在柳青柏的房间内,分家一事再一次被提了起来,“不行的,爹和娘都在,我怎么能够提出分家呢,这是大不孝。”

         柳元和一听这话,急忙摇头,“你们也不能有这样的想法。”

         柳青柏和柳青杉这些日子已经想清楚了柳青槐的话,他们觉得很有道理,只是爹说得这么坚决,他们又不知道该如何劝了。

         “爹,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柳青槐笑着说道,“你是一家之主,若是到时候你还不同意的话,我们是你的儿子,还能逼你不成?”

         “那你说,”柳元和点头,看着柳青槐的眼神带着点点的骄傲。

         “眼看着青松大哥就要娶亲,接下来就是大哥,接下来的兄弟姐妹慢慢的都到了说亲的年纪,没一房的人都会越来越多,”柳青槐琢磨了一下,开口说道:“但爷爷和奶奶的年纪却是越来越大,爹,我问你,在四个儿子中,谁是最让他们操心放不下的?”

         柳元和看着柳青槐,这个问题,其实柳家人所有人都知道,他也明白,那就是他。

         “爹,你如今已经三十三岁了,难道你就不想改变一下,让爷爷和奶奶能够放心,”柳青槐笑容慢慢隐去,他知道说这些话会让爹难受,只是,这几年他倒是有些明白爷爷的打算,“爷爷是为你打算好了,等到他力不从心的时候,还有大伯照顾你,等到大伯老了,还有三叔和四叔。”

         “就是大哥和二哥,也是这么安排的,青松堂哥他们对于这事,就想是大伯和三叔,四叔那样,是打心里心甘情愿的。”对于这一点,柳青槐从来不怀疑,“可是爹,难道就因为爷爷和叔伯他们对你极好,你就能毫无负担地这么一直继续下去,一直到老。”

         柳元和的一张脸通红,“我,我。”

         “等到大哥和二哥都有了自个儿的孩子,你都已经当了爷爷了,家里发生一点小事,就要去找爷爷他们帮忙吗?就像是二姐之前的事情,当时在堂屋,爹你若是坚持你自己的意见,我是不信二姐会真去死的,”提到柳梅花,柳青槐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但她之所以得逞,那是因为她从一开始就算好了爷爷一定会考虑到爹的感受,爷爷是什么样的人,一辈子被人威胁过几次,又妥协过几次?”

         柳元和被他说得两眼通红,“都是我没用。”

         “老三,你要再说了。”柳青柏连忙说道,柳青杉在一边点头,“爹,你不分家我们就不分家。”

         “爹,你听听,现在不仅仅是爷爷和三个叔伯对你照顾有加,就是大哥和二哥也迁就着你,”柳青槐没有理会两个哥哥不满的眼光,接着说道:“你不能老说自己没用,而不像去改变。”

         “你好好想想,我实在不知道爹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没用,田地里的活计你是个好手,性子好,人有本分,我也没想过你像大伯和三叔,四叔那般,事事都能有自个儿的决断,可爹,你也该试一试,按照自个儿的心意,试着处理我们二房的事情,再说,我们村子又不像其他村子,基本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算是解决的一团糟影响也不大。”

         “我之所以提出分家,就是不想爹你一遇到什么事情就去找爷爷和大伯想办法,你老说自个儿脑子笨,我可不相信,只是你养成了依赖的习惯。”

         看着身边低着脑袋的柳元和,好吧,他也就只能硬着心肠说到这里,心里叹气,“其实,你若是愿意迈出第一步的话,我想爷爷和三个叔伯都会支持的,当然,爹,你若是真的不愿意,今晚这些话你就当我没有说过。”

         大不了自个儿再努力一些,以后将二房撑起来,让爷爷他们少操些心,想到这里,看着自家爹和两个哥哥,柳青槐觉得压力有些大。

         这一夜,不仅仅柳元和因为柳青槐的话一夜没睡,就是柳青柏兄弟两个也一样,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若是一直这么下去,似乎爹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身为男子,特别实在柳家村是男人就应该当家作主的大环境下,是没有几个愿意窝囊地让别人(即使是亲人)照顾一辈子的。

         于是,第二天早晨,柳家人就看见黑眼圈浓厚的柳元和父子三人,“老二,你们这是怎么了?”柳元宵作为大哥,虽然是带着笑问的,不过,眼里的关心却是一点也不做假,“今日也就田地里收尾的活计,你们没睡好就去床上在躺会,有我和老三,老四呢。”

         “就是,二哥,还有青柏和青衫。”柳元吉笑着点头。

         听着两个兄弟的话,再回想着儿子昨天晚上所说的,柳元和一双眼睛没有什么神采地看着他们,脸上却是一脸的自我嫌弃,他真的能这么安心地享受兄弟的照顾吗?

         “二哥,你没事吧?”柳元丰凑上前,看着自家二哥要哭不哭的样子,“是不是谁惹到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没出息的东西。”柳全贵虽然这么说,可眼里的担忧总是掩饰不住。

         “我没事,大哥,那我去休息了。”为了不让自个儿没用地哭出来,柳元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完转身又回了房间,柳青柏和柳青杉兄弟两个却没有回屋。

         “这么大了,也不知道使什么性子,哎,一会记得给他留着早饭。”柳全贵对着柳叶氏说道。

         “恩,”柳叶氏时不时地看一下柳元和的房间,在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不知道该干什么的苗氏,对这个儿媳妇更加的不满了。

         柳家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段公子是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虽然所有人都做着自个儿该所的事情,可明显没有之前的欢笑。

         而柳青青看着依旧陪着段公子的柳梅花,在心里叹气,恐怕她连刚才二伯没上桌吃早饭都不知道,若是所谓的爱情会让一个人变成这样,柳青青觉得她还是不要的好。

         比起柳青青,更失望的则是柳荷花,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甚至问都没有问爹一句,用过早饭,就带着那位公子去村子里闲逛,心寒得不行。

         另一边,柳元时是所做就做的个性,一大早就去了县城,买了好些东西去村长家。

         看见是柳元时,柳全平一家子都有些惊讶,特别是今天他手里还带着礼,也不板着脸,笑眯眯的模样,“哟,元时啊,你这是咋了?”

         “嘿嘿,村长大伯,我这不是有事相求吗?”柳元时笑嘻嘻地坐下,他那副模样,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奇地多看两眼。

         柳全平看了一眼他手上拎的礼,实在又不是很贵重,便点头让家里人收下,“说吧,什么事情,还需要你这么郑重地上门?”

         这样的事情柳元时还是第一次做,昨晚虽然在儿子面前夸下海口,可事到临头,他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事就说,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扭扭捏捏了,不像个男人。”柳全平因为是长辈,所以说起这话来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过分的,因为柳家村的长辈都是这般,而柳全平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就是现在,他也经常被六个族老这么说。

         “那我就说了。”

         “说,”柳全平瞪了对方一眼,心里却知道,他说的事情恐怕不是小事。

         “是这样的,村长,你觉得我儿子怎么样?”好吧,柳元时觉得还是稍微婉转一点,毕竟事关青青,慎重总是没错的。

         “你说青云啊,很不错,”何止是不错,柳全平想着自家孙子对柳青云的评价,说这娃是状元之才,虽然他有些不相信,可也说明那孩子是这一波娃中最出色的,听柳元时这么问,有些诧异,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元时啊,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参加乡试了,青才说青云那孩子只要不出意外,一个举人是轻易拿下的,你不会是在这个时候想着跟他说亲吧?”柳全平见对方点头,皱起眉头来。

         “为什么不等乡试过后,他的身份高一层,挑选的范围也就大一些。”

         柳元时一听这话,就明白村长的意思,“不是现在就成亲,是想先定下来,等到对方年龄到了,再成亲。”

         “这么说,已经有看重的姑娘了,那你找媒婆去,”说到这里,柳全平觉得不对劲了,目光古怪地看着柳元时,听他的意思,那姑娘还小,而他们这么急巴巴地想定下来,还求到他这里来了,“你们该不会是看上青青了吧?”

         柳元时连忙点头。

         这个时候,柳全平真的有些想将柳元时送的礼扔出去,连同对方这个人一起,“你应该知道青青是要招婿的?”

         “我知道。”

         “你可就那么一个儿子?你舍得?”

         “舍得,反正都在一个村,我有什么事情他也不可能不管的不是吗?”

         柳全平点头。

         “村长,我们家青云是什么样的孩子,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知根知底的,他和青青丫头也算是青梅竹马,感情也好,我觉着放眼整个柳家村,再找不到比我们家青云更适合的人选了。”柳元时笑着说道。

         柳全平仔细琢磨着柳元时的话,想想还真是,不过,他也不是笨人,“你家青云打青青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嘿嘿,村长,瞧你说的。”柳元时不应这话,也没有反驳,反正村长心里有数就成。

         “你先回去吧,这事我得先想想。”柳全平开口说道。

         “恩,”柳元时也没想过村长会立刻点头,他之所以来找村长,是因为青青的亲事最先要通过的恐怕就是村长还有上面的六个族老,接下来才是柳家人。

         而在柳元时离开后,柳全平自个儿琢磨了好久,才去了六个族老经常聚集的地方,将事情说了一遍,“不行,我们青青还那么小,哪能这么早就定下来。”

         最先反映过来的柳大山,立刻反驳道。

         “老四,你别激动,这不正商量着吗?”柳大河笑着说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性子是越来越淡,“老大啊,那青云真是最合适的人选?”“在我看来现如今是的,”说完这话,对上柳大山瞪大的眼睛,笑了笑,“青青并不是普通的姑娘,虽然她不能说话,但我听青才的,若她身为男子的话,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一听这话,柳大山笑了,另外几个族老也跟着点头,眼里带着骄傲。

         “我想着,这么看来,就算是上门女婿也不能是大字不识或者是头脑愚笨之人,”柳全平接着说道,“村子里的娃我大致是了解的,已经考取功名的或者以后能考取功名的,除了青青他们自己家,一家与两个的并不多,我估摸着他们是舍不得让自家最出众的孩子去上门的。”

         “四叔,你也别急着反对,”柳全平见柳大山有些急了,接着说道:“我知道,若是我们去说,对方心里即使有些不愿意,也会点头的,可这总没有两厢情愿的来得好。”

         柳大山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还有一点,四叔,青青的三个兄弟都很出色,而整个村子,现如今能比得上他们的,恐怕就柳青云一个。”柳全平笑着说道:“这给青青挑夫婿,总要选个优秀的吧。”

         众人点头。

         “那照你这么说,还非得那小子不可了?”柳大山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若是只在我们村子里找的话,他是最合适的,”柳全平笑着说道:“出了柳家村,范围就大了,好的肯定很多,甚至比柳青云更好的也有,只是,四叔,不知根知底,就算对方愿意上门,你能放心?”

         柳大山摇头,有些郁闷地说道:“那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定下来吧,青青才十二岁。”在他们看来,定亲其实就等于成亲,除非双方中有一个出了意外,否则,不存在退亲一说。

         这个问题柳全平就不知道该怎么说,“四叔,我就这么一提,要不你回去跟老二他们商量商量,再问问青青的意思,成与不成总得给对方一个回话是不是?”

         这个道理柳大山懂的,他们是老实人,绝不会有什么不接受也不拒绝这样吊着对方的想法,“行吧,我在想想,一会就去老二家看看。”

         柳大山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皱成菊花,悠闲了好久的脑子考虑起事情来有些慢,其他人也不打扰,实际上在他们看来,无论青青招的夫婿是谁,村子里的人都不会让青青被欺负了的。

         可这事怎么说,两个人过日子,最好还是和乐一些的好。

         柳大山在思考,斗鸟的心情都没有了,另外一边,柳元和也顶着他的一双黑眼圈在思考。

         而在外面闲逛的段公子,随着对柳家村的了解,越发地觉得这个地方不可思议,不说这里的环境,这里的水果,这里的富裕丰收,就说这里的人。

         一个个带着憨厚的笑容,心里的想法几乎是他一眼就能看穿的,明明不愁吃喝,一个个到了农闲的时候,依旧要去县城做工,就为了一天挣那几十文的铜钱。

         这事段公子也跟柳梅花说过,其实柳梅花也不能理解,“他们就是闲不住。”

         在吃中午饭之前,柳大山依旧没有想出个什么头绪来,于是,决定不想了,将这事交给自家儿子想去,“什么!”

         柳家上上下下的人都震惊地看着柳大山,就连当事人柳青青也是如此,倒是柳元吉心里有底些,那小子果然出手了。

         “那么大惊小怪做什么,”柳大山此时完全忘记了他最初的表情,对着一众晚辈吼道:“我们家青青这么出色,有人上门提亲很奇怪吗?”

         “爹,这也太早了,我们没有想过让青青这么早定亲的。”柳全贵说出众人心里的话,而坐在一边的段公子则是十分无语地看着这一家子人,一个哑巴而已,他们还真当宝贝一般捧着,真是不知所谓。

         “那你现在想,成不成总要回人家一句话的。”柳大山毫无负担地将问题抛给自家儿子。

         柳全贵沉默,开始掏烟袋,可看着一边的青青,又放了回去,“老三,你怎么看?”

         “爹,你恐怕不知道,柳青云那小子,从上学的时候就在打青青的主意,之前村子里原本有想要上门的小伙都被他给拦住了。”柳元吉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那些小伙他也看不上,可他柳青云凭什么?

         众人再一次被惊住了,随后看向柳青青,只见对方的眼里除了惊讶就是茫然,一看就是完全不知情的,柳家人心里舒服了,原来是那小子一头热啊。

         不过,随后一想,倒也明白,那小子对青青那个好的,好些时候青桦他们都要排在后面,原来是早就有所图谋。

         “青青啊,你怎么说?”柳全贵问着柳青青。

         而正在傻眼之中的柳青青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从没有想过柳青云会有那样的意思,于是,很老实地说道:“爷爷,我不知道啊!”

         “你这个老头子,总要给青青一点时间考虑一下,你这么问,她能知道才怪。”柳叶氏有些不满地说道。

         柳全贵点头,“那青青,你现在想想,若是不愿意,别说那柳青云再出色,他也别想进我们家的门。”

         “恩,”柳青青点头,“那爷爷你们呢?”若是她想清楚了,结果和爷爷他们的不一样,那要怎么办呢?

         “傻丫头,只要你是看好的,我们都会支持的。”苏氏笑着说道。

         “就是。”柳元吉跟着点头,“没什么比我们青青的想法更重要的。”

         柳元宵等人也是这么想的,当然,他们之所以这么放心,也是因为他们清楚,乖巧的青青是不会做出离谱的事情来的。

         看着家里人的态度,这个时候的柳梅花是真有些嫉妒了,为什么同样是关于亲事的事情,到了柳青青这里就依着她的性子来,而她却要受那样的苦不说,还得不到家里人的理解。

         “哦,那我回房间去想想。”柳青青点头,实际上震惊茫然之后,她就有些乱了,明明是当成哥哥一般的人,若是订了亲,会怎么样?

         “去吧,一会我让你娘把午饭端到你房间里去。”柳元吉笑得十分纵容地说道,而现如今,毕竟有一个外人段公子在,他们一家人也不好商量这事,所以,只在自己心里琢磨。

         只可惜,琢磨来琢磨去,将村子里的小伙都想了个遍,他们不得不何时泄气地承认,柳青云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你们家可真奇怪,”好吧,段公子觉得他有些被柳家人吓着了,“柳青青明明是个哑巴,长得也就一般,怎么还让她招上门夫婿?”

         “段公子,你小声点,”吃过午饭,在村子里遛弯的柳梅花开口说道,“青青招夫婿的事情,是她出生,村子里的人疫病好了之后就决定好的。”

         “那柳青云是什么人?不会是歪瓜裂枣吧?”在他眼里,只有长相难看或者没出息的男人才会去上门。

         柳梅花摇头,笑着说道:“这公子可就猜错了,那柳青云长得极其俊秀,气质也不错,并且是这一次院试的头名,村子里的先生对于他这一次的乡试也是很有信心的,一个举人不在话下。”

         “你确定,既然是那么出色,为什么会选择当上门女婿。”段公子有些理解不了。

         “或许是他和青青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吧。”柳梅花没有说的是,柳青青人真的很好,她即使很多时候都羡慕家里人对她的宠爱,可只要和她相处久了,很容易对她产生好感的。

         “是吗?”段公子有些不以为意。

         而在县学里的柳青云,这一天都在打喷嚏,“青云,你不会是昨天晚上着凉了吧,回去让三大爷给你看看。”柳青桦关心地问道。

         柳青云摇头,有些心虚地说道:“不用。”

         柳青青回到自个儿的房间之后,先是坐在梳妆台前想,然后又躺在床上想,最后在屋里来回走动还是在想,好吧,她承认,对于这事她并不反感。

         但即使不将柳青云当成哥哥看待,她摸着自个儿的心,很平静,完全没有小说里所说的那样怦怦地跳个不停,甚至连脸都没有红一下。

         若爹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她拒绝的话,青云哥哥一定会很伤心的,但什么是喜欢,她真是陌生得很。

         “大姐,”于是,下午的时候,柳青青带着常笑去找柳玉兰,几个姐妹中有经验的除了柳玉兰就是柳梅花,像三姐那般的感情她还是不要懂的好,所以,就选择了柳玉兰。

         柳玉兰笑着打趣道:“我们青青可真是有福气,要知道村子里的好些姑娘都喜欢柳青云的,没想到对方却对你情有独钟。”

         不是没想到,而是之前她们都没往那个方面想,如今一说开了,倒是不觉得奇怪。

         “大姐,我有事情问你,”柳青青被调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害羞的,看着柳玉兰的目光很是坦然,“当初你怎么知道你是喜欢恩公的?”

         柳玉兰一愣,得,她算是看出来了,青青完全还没有开窍,既然对方都这么认真地请教了,柳玉兰也就忍住心中的羞涩,仔细地将第一次见到恩公是的心情说了出来。

         柳青青在心里皱眉,“那大姐,你这样就确定是喜欢他了?”

         “那不然还是怎么样?”柳玉兰理所当然地点头。

         “既然你当时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脑子里都一块空白了,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你怎么跟恩公相处?你那样,要是恩公笑着对你说话,你是不是就要幸福得晕过去了?大伯和大伯娘,我爹和我娘好像不是那样的吧?”柳青青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柳玉兰听后有些傻眼了,青青这话说得也有道理哦,在她喜欢恩公的时候,每次一想到恩公的样子就全身上下,从里到外似乎都不受她的控制一般,那她真要跟恩公在一起后,怎么生活?

         接着有想着她爹和娘相处时的样子,皱眉,随后茫然地看着柳青青,“难道我并不是喜欢恩公?那我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得,她是来寻经验的,结果有经验的人被她动摇了,如今反而问起她来了,柳青青很是无语,“大姐,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坐在这里问你了。”

         柳玉兰点头,随后很光棍地说道:“我自己都被你弄糊涂了,你觉得我还知道什么。”

         好吧,“大姐,我先走了,我自个儿在想想。”柳青青点头,站起身来。

         “青青啊,之前你没有往那方面前,要不,你再见一次柳青云试试,说不定就会明白的。”至于人品什么的,这个看来是不在青青的考虑范围之内。

         柳青青眼睛一亮,点头,这至少也是个办法。

         于是这天傍晚,柳青桦他们一回村就看见柳青青在等着他们,“青青,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找青云哥哥,”柳青青看着柳青云,不再以妹妹的眼光打量,发觉对方似乎更加俊秀,越发地出色了,直到这个时候,她的脸才微微有点发热。

         柳青桦三兄弟回头看着柳青云,点头,“行啊,你太久了,早些回家啊。”

         “知道了。”柳青青点头。

         等到路上只有柳青青和柳青云的时候,为了确认她是该拒绝还是该接受,柳青青的一双大眼睛就像是雷达一般,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柳青云,恨不得将他里里外外都看清楚。

         在这样的目光下,对方又是他喜欢的姑娘,柳青云绷得住才怪,有些拘谨地站在她面前,“青青,你都知道了?”带着两坨红晕,细声细语地问道。

         柳青青点头,“青云哥哥,你喜欢我什么?”

         好直接的问题,柳青云都觉得他快要招架不住了,不过,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还是小声地回答道:“和你在一起很舒服。”

         “哦,”柳青青点头,原来这样也可以,那她和青云哥哥待在一起也是很舒服的,这说明什么,难道她对青云哥哥也是喜欢的。

         这么一想,柳青青的心终于猛烈地跳动了好一会,脸上的温度似乎也在不断地攀升,虽然没有到大姐说得那么严重,但她仔细一想,和青云哥哥定亲似乎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那青云哥哥,你以后会对我爷爷,奶奶,爹,娘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好吗?”柳青青开口问道。

         柳青云点头,“肯定会的,到时候青青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对于青青重视家人这件事情,柳青云心里早就有数,实际上他也很喜欢她这一点。

         “恩,”柳青青点头,“不过,定亲的事情,还是要家里人同意才行的。”

         “我知道。”柳青云见柳青青不反对,那笑容是一脸的灿烂,让本来就好看的脸越发的吸引人。

         犯规,柳青青看着这张笑脸,脑子里如此想着。

         因为天色本来就不早,两人也没有多待,很快就各自回家。

         柳元时看着自家儿子走路都用飘的样子,脸上的笑容灿烂得他想忽视都不成,“捡到金元宝了?”

         “爹,金元宝哪里有青青珍贵,”柳青云笑着说道。

         “可柳家人还没同意呢?”柳元时忍不住打击他。

         “可刚刚青青点头了啊,”柳青云笑得一脸的欠扁,“以他们家对青青的宠爱程度,只要青青同意,他们同意是迟早的事情,我最多就是被青青的兄弟揍,遭受青青长辈的冷眼,白眼。”

         “我看你小子是走了狗屎运了。”柳元时笑着说道。

         “你怎么说都打击不到我,我现在心情好着呢。”柳青云得瑟地说道。

         而对于柳家人来说,特别是柳青桦兄弟三个,那简直是晴天霹雳,“青青,你说什么呢?什么你没意见,就看爷爷和爹的意思?”

         晚饭后,柳青青来了这么一句,特别是那双眼睛里的羞涩,让柳青桦三兄弟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柳全贵和柳元吉看在眼里,虽然有些心酸,不过,听着这话,心里还是受用的,再说了,只是定亲而已,成亲怎么着也要在三年以后,就算是到了那个时候,也不是青青嫁人,是他柳青云进他们柳家的门。

         如此一想,柳家人都舒坦了,青青还是他们家的青青,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而已,如今他们家又不穷,养得起。

         “爷爷,你还没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呢?”柳青桦开口说道。

         “老三,带着你家的三个小子回去,你告诉他们。”柳全贵说完,看着柳家人,“虽然如此,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太得意,至少要端起样子,让他们等个十来天,急一急他们。”

         “是该这样。”柳家四兄弟同时点头。

         很快,三房里就传来三兄弟的惊吼声,他们同时瞪大眼睛看着柳元吉,“爹,你确定你没说错?”

         “我很确定,你们现在激动什么,就你们没带脑子,被那柳青云忽悠得称兄道弟,你老子我在他靠近青青时,第一眼就看出来他图谋不轨。”柳元吉看着三个儿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那爹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柳青桦对着李元吉吼道,三兄弟的脸色都不太好,他们是千防万防,怎么也没想到觊觎他们妹妹(姐姐)的狼就混在他们身边。

         “告诉你们有用吗?”柳元吉笑着说道,“我看你们三个加起来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那小兔崽子,狡猾得很。”

         “那这么说,你和爷爷都同意了。”柳青桦不甘心地问道。

         柳元吉斜眼看着柳青桦,“那你来告诉我,整个村子,除了柳青云勉强配得上你妹妹外,还有谁你们看得顺眼的。”

         这话让愤愤不平觉得被兄弟背叛了的三兄弟不话可说了,“可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

         “你以为我就甘心啊。”想想柳元吉也觉得憋屈,不过,再怎么样,他们也不会为了一口气,而置女儿的幸福不顾的。

         突然,柳青桦冷笑,看向柳青青。

         “大哥,你有话就说,可别这么看着我,好瘆人啊。”柳青青好笑地看着他们父子四个你来我往,等到了自己的时候,连忙开口说道。

         “青青,你说,我和柳青云打架,你帮谁?”

         “这还用说,当然是帮大哥,”柳青青想也不想地就回答道:“不过,大哥,我不会打架。”

         “那我要是明日将柳青云揍一顿,你不会怪我吧。”柳青桦接着说道。

         虽然觉得暴力不好,不过,柳青青不是傻子,看着她大哥此时的模样,她的立场必须得十分坚决,十分肯定地说道:“当然不会!我知道大哥你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说完这话,在脑子里想着,青云哥哥,对不起了,你就受点罪,让我大哥他们出口气吧。

         段公子坐在院子里赏月,将三房的话一字不落地停在耳里,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可心里却止不住发酸,手中的杯子差点就被捏碎。

         看了一眼陪在他身边的梅花,“你不羡慕吗?”

         “什么?”对于段公子突如其来的话,柳梅花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你们家里的人对那哑巴那么地好,而对你置之不理,不闻不问,你心里不觉得难受?”这样的场景何其想象,曾经的他就只能在暗处看着别人温馨欢笑,而他却无人问津,可明明都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柳梅花摇头,“小的时候很羡慕的,甚至因为嫉妒还差点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来,”她不想段公子对青青有成见,更不想他与青青作对,对于青青的运气,她真的是怕了。

         “不过,后来就想通了,青青并没有错,并且她是个很好的姑娘,至于家里人对她的宠爱,那是因为她值得。”柳梅花笑着说道,至于她自己值不值的这个问题,柳梅花不会去想,也不愿意再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