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比起在外面担心的人,一直待在柳玉兰房间的六个人,随着柳元宵四人感觉到身体在慢慢恢复,看着三大爷和柳青青都充满了感激。

         就是杨氏母女三个,想起曾经针对青青所做的事情,再对比她们这次的瘟疫时最艰难的时候,都是对方在日夜不停地照顾,她们虽然弄不清楚,能安然度过这一次的疫病,是靠三大爷精湛的医术,还是柳青青天生的福气,亦或者是两者都有。

         但若这次的情她们知道,必须得记住,否则,她们那就不是人了。

         当然,这些是三人在心里的想法,至于柳元宵,从青青一出生,那就是当她亲女儿一般在疼爱,所以,等到四人身体渐渐的好转,他的态度反而是四人最正常的。

         柳青青能感觉到她们真心的感激,可说实在的,她还是比较习惯大伯娘凶悍的模样,这么突然用温柔如水的眼神看着她,感觉真的是好奇怪。

         四人又养了几日,因为他们本身的底子就不错,所以,三大爷笑眯眯地宣布几人痊愈的时候,不仅仅屋内的五人高兴,柳家人和村子里的人都跟着乐呵。

         当三大爷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时,村子里的人一个个用看英雄的目光盯着他,“三大爷,是不是我们得了疫病再也不用害怕了?”

         有个年轻小伙笑着问道,话还没说完,一个巴掌就落在那小伙的头上,“呸,你说的是什么话,那疫病是什么好东西,谁都不会得的。”

         三大爷点头,“虽然这次治好了元宵他们一家人,但是对于疫病,我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疫病的危害我们都知道,”想了想说道:“这样吧,等我休息好了后,我就将预防疫病的方法写出来,贴在学堂门口,让你们家崽子记住了回家念给你们听。”

         众人点头。

         “疫病虽然可怕,但若大家平日里生活多主意一些,就是不能阻止它从别的地方传来,但我们村应该不会发生疫病的。”

         随着三大爷这话落下,众人纷纷点头,“这个好。”

         而柳家院子内,柳叶氏看看柳元宵又看看柳青青,眼里虽然不停地在流泪,可脸上却是笑着的,“好了就好,只是都瘦了,没关系,我会给你们好好补补的。”

         “爹,娘,让你们担心了。”柳元宵等人的精神头还是很好的,看着一家子人,将近一个月没见,胖瘦他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好了,哭什么哭,没出息,”柳全贵笑着说道:“老三媳妇,今天杀两只鸡,炖了烫,好好地给大家都补补。”

         “是,爹,”苏氏点头,看着她的女儿,眼里满是笑意,只要女儿没事,她心里所有的怨气都消了。

         “老大,你们四个这几日好好养养身体,等到农忙的时候,你们还是得下田地的。”柳全贵想了想说道:“咱们是农民,身子可没那么娇贵,该干活的时候可不能偷懒。”

         “是,爹。”柳元宵点头,他知道他爹这话是对着杨氏说的,拉了一下她的袖子。

         “知道了,爹,”杨氏爽朗地笑着说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干活什么时候偷懒过。”

         这天晚上,柳青松等人终于回到家里了,在县衙听说他们家之前闹瘟疫,原本瞎想了许多可能在听到这事是还是吓了好一跳。

         好在回到家里,看着家里人一个个都好着,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天,柳家人抛开所有的担心焦虑,吃了两顿好的,便各自回房,安心踏实的歇下了,不过,在这之前,柳玉兰拉着杨氏去了她的房间。

         “娘,今天在吃晚饭的时候,你是不是想要说二婶?”柳玉兰开口问道,母女三个感情本来就不错,再加上这一次一同遭难,更是亲密得很。

         杨氏点头,“玉兰啊,我们这次遭罪全都是苗氏和她娘家人惹的活,如今苗家人都不在了,我就不说什么了,可看着苗氏,我要是不出这口气,心里憋得难受。”

         柳桃花在一边点头,她心里也是嫉恨着的,这一次她总算清醒地体会到了疫病的难受,那真正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怎么能够闷不吭声地便宜罪魁祸首。

         柳玉兰看着两人,叹了口气,经过这一次,她看透了许多的东西,本来就聪明的人一下子也成熟了许多,“娘,桃花,我自然是向着你们的,可这事还轮不到咱们出头,若我们闹起来了,反而是便宜了二婶,毕竟她现在娘家人都死光了,我们还天天责难她,在外人看来,就是我们得理不饶人了。”

         “那就这么算了。”杨氏和柳桃花同时倒竖起眉毛。

         “娘,你也是做人娘的,你仔细想想,若因为你的儿媳妇让亲儿子差点就死了,你会怎么样?”柳玉兰笑着问道。

         “老娘弄死她。”杨氏生气地说道,随后便想到,“你是说,你爷和你奶?”

         柳玉兰点头,“爹可是爷爷和奶奶的大儿子,他们能不重视爹吗?就算现在爹没事,爷和奶看见二婶心里也膈应的。”

         “这倒也是。”杨氏点头。

         “还有三叔和四叔那里,”柳玉兰自信地说道:“比起二叔,我敢说爹这个大哥在他们心里更重要。”

         “这倒也是,就你二叔那拿不起的样子,我都看不起。”

         柳玉兰皱眉,“娘,我跟你说,这话以后千万不能说,就算二叔在柳家的地位不高,但绝对比娘要重要,他可是爷,奶的亲儿子,是爹的亲兄弟,所以,将你那鄙视的目光收起来。”

         “哦,”杨氏点头。

         “经过这次的事情,看在二叔的面子上,大家都不会对二婶做什么,但是,却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甚至不会将她当成家人。”柳玉兰笑着说道:“若娘你这么急吼吼地去找她麻烦,最初可能会理解你,可时间一久,他们也会不耐烦的,谁不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杨氏再次点头。

         “最重要的一点是,二婶那副模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她两句,她就哭,弄得好似你把她怎么了一般,你越是找她麻烦,她受的罪越多,爷爷和奶奶她们就越是容易心软,到最后得到好处的还不是二婶。”柳玉兰开口说道。

         “不会吧?”杨氏和柳桃花同时说道。

         “你们觉得呢?毕竟有二叔在,我们家人也都没事,娘,大度些,那样不仅爷爷和奶奶会高看你一眼,就是爹,也会对更好的。”柳玉兰笑着开口。

         “那好吧,我就听你的,当若是我什么都没做,家里人还向着你二婶,那我就不会客气的。”好吧,杨氏心里还是有气的,只是,她绝不想自家大女儿说的变成事实。

         “娘,放心,不会的。”

         二房这边,柳元和是直接就跪在柳元宵面前,“大哥,你打我吧,都是我害你遭这么大罪的。”说完就拿出一根棍子出来。

         柳元宵好笑地看着面前的棍子,“老二,爹知道你把家里犯家规打板子的棍子拿出来了吗?”

         柳元和一愣,摇头。

         “那你还不赶快放回去,在这个家里,现在只有爹才能行使家规,若是被爹知道了,我们兄弟两个都会被打的。”柳元宵开口说道,心中叹息,为啥他这个二弟就这么老实,一点弯都不会拐。

         “我,我,”看着拿在手里的棍子,柳元和也知道大哥说得对,可现在要怎么办,他可是来请罪的,就这么回去了?

         “好了,我们是亲兄弟,说那些事情不是见外吗?”柳元宵笑着说道:“再说,这次的事情我知道不怪你。”他之所以能够毫无芥蒂,一是因为他了解柳元和,更重要的是他们家里一个人都没出事,若真有人糟了难,他恐怕也没有这么大度的。

         “大哥。”柳元和将棍子放在一边,眼睛里全是血丝,这些日子,最难过的恐怕就是他,不仅仅要担心大哥的安危,还没日没夜地被愧疚所围绕,“我之前就想过,无论你这次能不能平安度过,我都是要休了苗氏的,你要是有个好歹,我就去陪你。”

         “说什么傻话,就是我去了,你也不能陪我,没脑子的东西,”柳元宵看着低着脑袋的柳元和,以他对二弟的了解,自然明白他心中所想,“难道你想让爹娘同时失去两个儿子吗?”

         “都是我没用,自己的婆娘管不好,现在想休也休不了。”柳元和一抹眼泪,拿起一边的棍子,抬起头看着柳元宵,“大哥,你打我一顿吧,我心里难受得很。”

         柳元宵接过那手腕粗的棍子,想了想说道:“就这么打你一顿,你就好受了?也太便宜你了吧?爹也说了,我的身体还要养几天,这几天本该属于我的活你都干了,知道吗?不能找老三和老四。”

         “恩,”柳元和点头。

         “快去把棍子放回去,正想我们都被爹收拾啊。”柳元宵笑着说道。

         “哦,”柳元和结果棍子,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之后,他并没有回苗氏的房间,这一次他是和小儿子一起睡的,“爹,你没事吧?”

         柳元和点头,“青槐,睡吧。”

         “爹,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不怪你,”柳青槐安慰着他爹,原本就不跟苗氏很亲近的他这一次心里更是有了埋怨,他爹多好的一个人,都是娘害的。

         “青槐,大人的事情你不要管,好好读书,知道吗?”柳元和笑着说道。

         “恩,”柳青槐点头。

         苗氏的房间内,柳梅花趁着大家都睡着后才溜进去,果然她娘还没睡,在床上抹眼泪呢,“娘,你若想在这个家里好好待着,我跟你说,大伯娘之后的责难你都要忍着,知道吗?”

         “恩。”苗氏点头,如今娘家人没有了,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家相公和儿女,可想着再不进她房间,不拿正眼瞧她的相公,慌了的她此时只能听女儿的,她是一点主意都没有的。

         “大伯娘的性子我知道,一点亏都不愿吃,这次她受了这么大的罪,一定会变着法子折腾你的,”柳梅花开口说道:“无论多难受,娘,你都要忍着,知道吗?”

         “恩,”苗氏再次点头,想着晚饭的时候,大嫂那恨不得吃了她的目光,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你记得就好。”柳梅花说完,看着苗氏,这个和她前世娘亲一模一样的面孔,终究有些心软,“娘,无论如何,你是我们兄妹四个的亲娘,我们总不会不管你的,但也要你自个儿争气才行。”

         “小梅。”苗氏哭着叫道。

         母女俩人谁也没有看到房间门口的身影,柳荷花如何不懂梅花的苦肉计,她不能说梅花不对,毕竟苗氏是她的亲娘,可大伯娘方才因为娘的娘家人而在鬼门关走一遭,如今又这么算计她,真的好吗?

         柳荷花无法判断对错,只是感觉浑身发冷,拢了拢衣服,转身离开。

         只是,事情出乎所有柳家人的意料,让包括柳元宵和柳青松父子三人在内的他们都大吃一惊,杨氏每日安安稳稳地养身子,等身体好了之后,就开始干活,完全没有找苗氏麻烦的倾向。

         “你吃错药了?”柳元宵曾私下里问杨氏,柳青松两兄弟也怀疑地看着杨氏,难道他们娘亲还能想出什么大招?

         “呸,你说什么呢,我这些日子吃的药不是和你的一样吗?”杨氏鄙视地看着柳元宵,“你也不看看,这才多久,家里人一个个痩得跟难民似地,我若闹起来,那些补身子的好吃的不就浪费了吗?”

         父子三人表示怀疑。

         “好吧,我这不是为了你才忍气吞声的吗?二弟那副巴不得用命来恕罪的模样,你说说,我还能干什么,至于二弟妹,我倒是想打她一顿,可她那身子骨,指不定到最后还要浪费汤药费,赖着我伺候她,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杨氏扬着脑袋说道。

         父子三人摇头。

         “难道你心里也跟我一样憋屈,想要找二弟妹麻烦,”杨氏看着柳元宵,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啊,我明白了,你身为大伯不好出手,成,这事交给我。”

         说完就往外走,结果被柳元宵给拉住,“不用了,二弟妹她现在已经够难受了,你别去招惹她。”

         当然,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完的,杨氏的性子一点就爆,苗氏又时不时在她面前晃悠,好些时候杨氏都快忍不住的时候,被柳玉兰给拉开了。

         “娘,她是故意的。”若一次两次还可以说,但这已经是柳玉兰抓到的第十八次了,哼,想利用她娘,引起家人的同情,做梦。

         “真阴险。”杨氏一听柳玉兰的解释,直接吐出三个字。

         柳家人没有多少笨蛋,自然能看得出来,于是,这一天,柳叶氏将苗氏叫到跟前,当着柳家所有人的面说道:“你大嫂大度,没将你娘家人的事情怪罪到你头上,但你也不要有事没事就出现在她面前去膈应她,她是什么性子,你是什么目的,我们都明白得很,想要好好地在柳家待着,就别白费心思了。”

         柳叶氏这话落下,柳家其他人都冷漠地看着苗氏,她们是真心觉得好笑,她们什么都没说,对方倒是先算计起来了,真是不知所谓。

         柳梅花垂眸,她明白大伯娘绝对不是有脑子的人,那么,眼角看向柳玉兰,心里有了答案,双手握紧,忍不住有些难堪,没想到她也聪明了不少。

         因为苗家人的事情,柳家并没有对苗氏如何,只是,要说对她有多少那也是不可能的,再加上苗氏自己的性子,虽然柳家人并没有商量,却不知不觉将地将她孤立起来。

         这一年,可以说是柳家村人的大丰收,粮食,鱼特别是荒山上的瓜果,即使是分出去了五成,其他的平分,每一家都分到了不少银子。

         柳青青家的苹果依旧是便宜卖的,但就算是如此,因为今年的果子比去年结得多太多,所以,也有五百两的收入。

         而对于那些一年一收获的瓜果,除了三个荒山是村子共有之外,在第二年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开始在自家的荒地上种植,对于这一点,村长并不反对。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柳家村是越来越好,原本的土墙茅草屋全都被青砖瓦房所取代,祠堂翻修,学堂也修得很是气派。

         如今走在柳家村,除了田地里长着喜人的庄稼荒地上种着瓜果外,所有的荒山,家里院子前后,都种上了各种果树。

         开花的季节,整个村子都在一片花香之中,而结果的时候,那喜人的果子散发着果香,更是让村民们一个个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如今的柳家村,即使说是世外桃源都不过分。

         虽然钱赚了不少,不过,柳家村的人像是停歇不下来一般,猪牛羊这些崽子不断地往家里买,那些妇人一个个乐得不行,以前是没条件,现在有了这些崽子,至于多出来的活计,对于她们来说,那仿佛不是辛苦,而是一种荣耀。

         柳家的院子也扩大了不少,大院子套着小院子,柳青青房间也大了不少,里面的家具在起新房子的时候都重新换过。

         看着铜镜中的人,因为伙食上去了,再加上营养均衡和发育,干干瘦瘦的她总算是胖了不少,至少从头到尾都丰满了不少,脸上的那双大眼睛也不那么突出了,至少在长相上来看,越发地像个正常人了。

         对着镜子点头,再努力一下就是个小美女了,最让她满意的就是个子的蹿高,如今已经越有一米四五了,虽然依旧差着自家弟弟一截。

         这一年,柳青青十二岁,而今天,无论是对于柳家还是柳家村都是很重要的日子,因为第一批去县学的十个孩子,再加上像柳青松和青榆这样,启蒙晚的几个青年男子,都会在今天参加院试,走出他们科举考试的第一步。

         柳青青挑了一件喜庆的紫色裙子,装扮好后,就走了出去,对于她的伙伴们如此重要的日子,她怎么可能不参与。

         作为村子里唯一的先生,这些年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忙,毕竟随着日子越来越好,村子里的孩子也更多了。

         在这样重要的日子,学堂里自然是放假的,因为是第一批,所以意义格外不同,已经准备卸任的老村长一直就等着这一天,所有,十分激动地说了好一番鼓励的话。

         柳青才也对他们寄予厚望,一番话下来,说得这些学子们一个个都激动不已。

         虽然村子里的人都想去送的,可村长一想到他们村如今早已经超过一千的人数,还是阻止了,只是让参加考试的学子们家属陪同。

         柳青青自然是在里面的,看着考场的大门关上,柳梅花招呼大家去离这里不远的店里等着。

         至于这几年柳梅花到底将她的生意发展到如何程度,柳家村的人根本就没有概念,也并不在意,毕竟梅花并没有在外面抛头露面,做出犹如柳家村村风的事情。

         等到考试结束之后,看着精神头还好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放松下来。

         晚上回到家,没有去的柳全贵不免就问上一番。

         “青松,你们说说,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吧。”柳青松越发的沉稳,“秀才应该没问题。”柳青榆在一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柳全贵点头看向另外四个孙子,他们的笑容明显就要自信得多,“爷爷,你放心吧,我是肯定没问题得。”看着柳青桦的笑容,别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柳青杨则含蓄得多,不过,眼里的光亮说明他也是很有把握的。

         柳青檀点头,“我觉得也没有问题。”

         轮到柳青槿的时候,已经十一岁的他也算是个翩翩少年郎了,不过,那双眼睛依旧透露着天真可爱,“爷爷,我这么聪明,秀才是小菜一碟。”

         听了他的话,众人都笑开了。

         这几年,除了二房和三房沒添人之外,杨氏努力了很久,终于如愿地剩下一个儿子,取名青榕,如今已经两岁了。

         云氏晚一个月也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青桂,现在,她的肚子里又有了一个。

         虽然家里孙子们的数量已经很多了,不过,对于添丁的事情,所有人都是高兴的。

         对于柳家村的发展,感概最多的就是木县令和管家,到了现在,如若不是他们身不由己,都想在卫县待一辈子了,实际上,如果不是柳家村有不收外来人的族规,他们更想搬到柳家村去住。

         那里说不上富贵,可舒服是绝对的。

         “阅卷的事情我不参与,免得到时候被自己的喜好所左右。”木县令笑着说道,以柳家村那些人的性情,肯定是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他有所偏帮的。

         “是,大人。”管家笑着说道,“对了,那柳姑娘的事情,大人依旧还护着吗?”

         “怎么?你怕我控制不住。”木县令挑眉。

         “怎么会,只是没想到,那姑娘的野心竟然那般的大。”想到那姑娘如今掌握的产业,若让她继续发展下去,恐怕用不了多少年,大夏十大富商中会有她的一席位。

         “其实我更好奇,她一个没出过卫县的人,是如何知道葡萄酒的酿制方法的,甚至比番邦进贡来的口感还要好。”木县令笑着说道,“至于富商,就是天下第一又如何,要是不安分,灭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管家点头,“那大人你。”

         “继续护着,我就是想知道这姑娘想要干什么?”木县令笑着说道,“在卫县的时候我还能护得滴水不漏,但到了京城,总会露陷的不是吗?”

         管家再次点头,却明白大人这么做,与其说是护着柳姑娘,倒不如说是藏着青青姑娘,有这么出众的柳姑娘在前,对于京城的那些人来说,青青姑娘的事情他们只会嗤之以鼻,因为对于善于权谋之人来说,最不屑一顾地便是鬼神之说。

         他们要不是亲眼见证的话,也不会相信的。

         不仅仅是他们在感叹,就是柳梅花在自己的屋里查账之后,都忍不住羡慕,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运气,才能让不属于一个地带的水果在柳家村这个小小的地方各自长得欢快。

         柳青青可不在意这些,她在家人的宠爱下,幸福地过着自个儿的小日子,在爷爷奶奶面前撒撒娇,抖抖小弟弟小妹妹。

         等到院试的结果传来的时候,整个柳家村都轰动了,村子一下子就多了十几个秀才,这怎能不让他们激动,几个族老更是老泪纵横,开祠堂,祭祖,这些是绝对上不了的。

         而柳家出了六个秀才,这倒是在柳家村人的意料之中,杨氏穿着大红的棉布衣裳,带着柳青青给她的金链子,笑得一脸开怀,就是苏氏和云氏也忍不住脸上的笑意。

         再加上院试第一名的柳青云也是他们村子的,更觉得脸上有光。

         村子里难得地奢侈一把,在空旷的地方摆了好些桌子,按照辈分轮着吃了两天,柳全平激动地将他的村长之位让给他儿子,能看到今天,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已经圆满了,接下来,就看年轻一辈人的了。

         这天晚上,柳全贵问着他们家的六个秀才,“青桦你们四个是要继续读的是不是?”最大的柳青桦此时已经十五岁了,所以即便知道结果,柳全贵还是要问一句的。

         “恩。”柳青桦点头,另外三人也点头。

         柳家的其他人看向柳青松和柳青榆,杨氏抱着小儿子,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虽然心里微微有些发酸,不过,她一向是不会勉强儿女的。

         “爷爷,我不读了,”柳青松说道:“先生如今教的东西,许多我都理解不了。”

         柳青榆在一旁点头。

         “也好,”柳全贵笑着说道:“村子里就青才一个秀才如今已经忙不过来,我们家有一个名额,你们两兄弟商量,谁去。”

         “让青瑜去吧,”柳青松想也没想地说道,“我是老大,也该担起家里的事情了。”

         柳青榆想反驳的,不过,看着爷爷和爹都一脸赞同的模样,他就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是啊,转眼睛青松都这么大了,该成家了。”

         柳全贵感叹地说道,“老大,老二,你们的两个儿子亲事不能再耽搁了,不过,我们也不用着急,若我猜得没错得话,接下来会有很多的媒婆上门,你们要睁大眼睛看着,毕竟这是四个孩子一辈子的事情,再急也要慎重。”

         柳元宵和柳元和点头。

         “青松,你们四个也好好地想想,你们想要娶个什么样的媳妇,”柳全贵看着四人都一脸通红,有些好笑地说道:“这个时候可不能害羞,那是要同你们过一辈子的人,若不是个合心意的,难受的不仅仅是你们,还有你们的孩子和家人。”

         “是,爷爷。”四人同时说道。

         散会之后,杨氏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的两个儿子问。

         柳青松扭捏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是长孙,又是长子,对方性子要大度,也要爽快,眼界要宽一些,心地善良,娘,那些斤斤计较,私心重的,小性子的就不用考虑了,还有爱哭的也不要。”

         柳元宵点头,“放心,像你娘这样火爆脾气的也不能要。”

         杨氏瞪大眼睛看着柳元宵,“青松啊,你现在是秀才,要不娘就不再其他村子里给你找,去县城看看。”

         柳青松没有反对,“不过,娘,我们终究是乡下人,你要有心理准备,别想着那些门户高的娇小姐,长得或者是漂亮,可脾气大多都是不好的,到时候受气的还是你和两个妹妹。”

         “娘,大哥考虑得有道理。”柳玉兰开口说道。

         “我这不就这么一想吗,再说,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到时候不还要给你爹还有爹娘他们看过了才算的吗?”杨氏一听这话就歇了心思,“老二,你呢?”

         “我,”柳青榆红着脸说道:“本分的,不惹事的就行,还有,娘,太丑的我可不要。”

         最后这一句话让屋里的人都笑了,“放心,你是娘的亲儿子,我怎么会给你找个丑媳妇回来。”

         二房里,柳元和也在问着两个儿子,只是柳青柏兄弟两个远没有青松他们健谈,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爹,要勤快的,能做农活的,老实的,心眼少的。”

         这是柳青柏的话,柳青杉也跟着点头,“不要动不动就掉眼泪的,也不要太要强的。”

         柳青杉原本不想打击他娘的,只是,一想到他以后的媳妇若是跟娘一样,她就宁愿光棍一辈子,至于要强,他是从梅花身上看出来的,他承认梅花有能力,脑子也比他们聪明,但在柳家村,梅花也是最不合群的。

         苗氏一听这话,脸都白了,眼泪珠子忍不住就扑扑地往下掉,柳元和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我都知道了,到时候会注意的,也会跟你爷和奶提的。”

         他的这话意思很明显,就是两个儿子的婚事,不会让苗氏插手。

         “还有,爹,说亲的时候,我希望爹能够说清楚,无论青松哥还是青桦他们以后多有出息,我是打定主意在柳家村种一辈子的田地,”随着生活越来越好,家里买了牛,种田也没有之前那么辛苦,柳青柏对现在的生活真是满意得不行。

         “所以,若是那些打着主意,想要靠着青松哥或者青桦他们过上富贵人家的生活,这样的人不要,我想娶的是和我一起种田,在家里能够洗衣做饭,带孩子的媳妇。”柳青柏慢吞吞地说道。

         “我也是一样。”柳青杉没想到这一点,可一听大哥这话,他觉得很有道理。

         柳元和点头。

         柳青松他们的要求很正常,至于柳青柏两人兄弟,他们心里就有些复杂,不过,想一想才明白,谁说青柏笨了,人家才是看得最明白的,要是那些女人真的是因为柳家出了六个秀才才嫁个青柏两兄弟的话,他们可不就害了两兄弟一辈子吗?

         柳全贵一想就惊了一声冷汗,幸好青柏想到了,“青柏,之前是爷爷没考虑周到。”

         柳青柏摇头,“我知道爷爷的意思,我真是喜欢种田的,若真是需要青松哥他们帮忙的话,到时候我也不会闷着不说。”

         众人都明白,就像现在的柳元和和苗氏,自从那事发生以后,俩人再也没有住在一起过,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之前的疙瘩柳家人都已经忘记了。

         柳叶氏也曾经找过柳元和谈话的,只柳元和一句,“我只要看到她哭我就心烦,娘,就这样也不错。”

         柳叶氏不知大该说什么好了,因为她看见苗氏哭也觉着烦,所以,这次四个孙子说亲,一定要说一个符合心意的。

         接下来的日子,果然如柳全贵所料,媒婆都快将他们家的门槛踏破了,而柳青青也见识了媒婆的那张嘴,村里的,县城里的都有,人选一多,别说杨氏,家里所有人都开始花眼了。

         杨氏从最初的喜气洋洋,抖擞精神打着主意要给大儿子找给合心意的儿媳妇,到现在的头晕眼花,食欲都减了不少。

         “娘,你有没有挑中的?”柳玉兰开口说道。

         杨氏点头,“有三个,都是县城的,一个是秀才家的女儿,一个是杂货铺的女儿,最后一个是绣庄老板的女儿。”

         “怎么都是城里的?”柳叶氏皱着眉头问道。

         “娘,我也不是特意选的,只是,就这三个,我觉得最靠近青松所说的要求。”杨氏开口说道:“那秀才家的女儿,听媒婆说,从小就是个能干的,将里里外外都能打理得妥妥当当的,性子也好,那杂货铺的女儿是家里的长女,无论是家务还是照顾弟弟妹妹,都很能干,最后就是绣庄老板的女儿,那女红,媒婆给我看了,简直就是神了,好得没话说。”

         柳青青在心里翻白眼,忍不住说道:“青松哥以后若是要留在家里,那肯定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干,你有没有问过青松哥,他以后是种地还是做个其他什么营生?”

         “青松自然是要留在家里的,”杨氏想也没想就说道。

         柳玉兰也有些无语,“娘,大哥留在家里,肯定是要干农活的,你说的三个都从小在县城里长大,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家养猪牛吗?养鸡吗?她们会喂猪吗?愿意打扫猪圈不?”

         “得,你还是现在一边看着,我来挑,然后我们再商量。”柳叶氏看着茫然的杨氏,开口说道。

         杨氏点头,腆着笑脸说道:“那就麻烦娘了。”

         柳叶氏果然比杨氏靠谱,找了媒婆,直接说了青松的要求,媒婆一听,眼睛一亮,“倒是有一个,如今十六岁,配你们家青松正好。”

         “十六岁了还没说亲,可有什么原因?”柳叶氏皱眉,问道。

         “这姑娘是县城西边朱家庄的,六岁的时候她娘就不在了,她爹为了不让自个儿女一直也没有再找,下面就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都是她带大的,”媒婆开口说道,“这姑娘的人品什么的完全没话说,做你们家长孙媳妇完全能够胜任,之所以一直没有说亲,也是没遇上好的,她爹是个宠儿女的,担心女儿受苦,所以,挑来挑去就到这个年龄了。”

         “她娘是怎么死的?”杨氏开口问道。

         “饿死的,那时候是什么日子我不说你们也明白,没办法的时候,她娘将自己的口粮存起来,自己光喝水了,直到有一天再也没有醒来,她男人才发现床底下藏着一袋粮食。”媒婆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叹气,“正是因为这样,在给那姑娘说亲的时候,不好的人家我从来都不提的。”

         这次杨氏不觉得晦气了,有那样的娘亲,想必女儿品性也坏不到哪里去,所以,看向柳叶氏。

         “既然是这样,想来那闺女的爹也是个挑剔的,你先回去问问他们家的态度,若同意的话,我们再找个地方,双方家长见个面,我们见见她闺女,也让对方的家长见见我这大孙子。”即使是这样,不亲眼所见,柳叶氏是不会点头的,她的大孙子,在她的眼里是再优秀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