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对于柳全贵提出添加这一条家规的事情,柳大山和柳全富都是很赞同的,自家闺女自家疼,谁也不愿意花枝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他们这一支正儿八经地在添加家规,烧香祭祖,自然是瞒不过柳全平这个村长的,而柳全平回到家里一琢磨,觉着若是之前族规里就有这一条,花枝那丫头可能现在还好好地活着。

         再和几个儿子商量了一下,都觉得将这一条加入族规很有必要。

         召集了六个族老,将事情一说,只要是为了村子里好,他们自然是不会有意见的。

         祠堂的铜钟再次响起,柳全平将他和族老们的决定说了一遍,若是没有发生花枝的事情,或者花枝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村民中或许有那么几个刺头会对于族里插手家中姑娘亲事的做法产生不满,可花枝的下场他们现在是想忘都忘不了,又怎么可能会反对。

         所以,凡是柳家村姑娘只做正妻不当小的族规很是顺利的产生。

         整个柳家村的人都是一个祖宗,村民之间的感情自是不同于其他村子,而一旦触犯了族规,那便是跟律法一般,无论你有天大的借口,下场都只有一个,生前被逐村和除族,死后不得入祖坟,这样的惩罚对于柳家村的村民来说自然是极重的。

         柳花枝因为是外嫁女,所以,即使是衣冠冢也不得立于柳家村之内,柳全银一家子只得在村子外的小树林为她立坟,在为她烧完七七之后,她的几个兄长带上村子里的几个兄弟,在观察了杨家那畜生几天之后,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将其堵在了一条小巷子内。

         利落地将准备好的麻布袋子往对方头上一套,柳元吉等人先是踢了对方好几脚,然后就交给了花枝的兄长们,在好一顿拳打脚踢,感觉对方求饶的声音越来越弱时,红着眼眶的几个男人才停下了动作。

         他们不是不想将这畜生给杀了,可在他们的心里,杀人是很大的罪过,那是要偿命的,他们一个个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就为着这么个畜生实在是不值得。

         木县令接到消息后,也没管杨家报官的人,笑着感叹了一句,“终究还是善良的人,他们要真的将杨家那小子杀了,其实我也会给他们兜着的。”

         “大人,我想就是得了你这句话,他们恐怕也不会杀人的。”管家站在一边开口说道,杀人这事吧,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对于奉公守法老实巴交的村民来说,估计需要不小的勇气和胆量。

         而柳家村这一边,花枝的事情再多的悲愤和难过,日子依旧还是要照常过的。

         这天傍晚,柳青青看着果树上挂着已经红彤彤的苹果,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诱人,她的眼里闪着喜意,看来那卖她树苗的大叔是搞错了,把苹果树苗当成梨树苗了,她高兴的是,相比起梨子她更喜欢吃苹果。

         “青青,这果子真的能吃吗?”柳青桦小心翼翼地摘了一个拿在手里,闻着倒是有一股果香味,“可我在县城卖水果的店铺里没有见过这样子的?”

         “要不,”柳青杨谨慎地提议道:“回家把大哥手里的果子切了先喂给家里的母鸡吃?”

         这么芬芳诱人的苹果,怎么不能吃,柳青青只能在脑子里想,心里都不敢这么说,她在某些地方可以想得比哥哥们多,但见识上应该和他们保持一致,哥哥们没见过的东西,她自然也不可能见过的。

         于是,柳青青只得面瘫着一张脸站在一边,看着她的伙伴们开动脑筋想办法。

         “先不用这样,”柳青云想了想说道:“明日上学,青桦哥你带上这个果子,我们去问问恩公,他见多识广,或许知道是什么的。”

         “恩,”柳家三兄弟觉得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定了,到时候若是恩公都不知道,再回来试试青杨的法子。

         第二天,课间休息的时候,“少爷,柳家的几个小哥来找你了。”小厮对着木阳说道。

         “恩?”木阳挑眉,笑看着走进的四个小孩,坐在专属于他的椅子上,也没起身,柳家村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那段时间这些孩子脸色都很不好。

         然而柳花枝的事情虽然在柳家村人心中是极其震撼的,但在木阳看来,这都是很正常的,没几分心机和本事在后宅的争斗中,下场就只有那么一个。

         “恩公,”四人齐齐地叫道。

         木阳抬头,看着他们起身,才笑着问道:“说吧,什么事情?”

         柳青桦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他们都还没有报答恩公的恩情,反而一直得到对方的帮助,如今还用这样的小事来麻烦恩公。

         “不必客气,我左右也是闲着的。”木阳一看柳青桦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哎,这些单纯的小家伙哟,听县学里的先生说,他们脑子是极聪明的,但这样的性子若是当真进入仕途,那无疑就是几只小白兔走进了狼窝。

         算了,睡觉自己是他们恩公呢,有他关照着,谁又敢算计他们呢。

         “恩公,是这样的,”柳青云同样红着脸,不过,他脸上的两朵红晕是自己弄出来的,“青青妹妹的果树结了果子,如今好像已经成熟,只是,我们不认识是什么?”

         “哈哈,”木阳很愉悦地笑了,想象着这几个小家伙眼巴巴盼望的梨子变了模样,那场景还是有几分喜人的,为了掩饰,也为了照顾对方的面子,他不得不端起茶杯做掩饰,“拿出来我看看。”

         柳青云从挎着的书包里拿出苹果来,虽然隔了一夜,可看着还挺新鲜的,木阳和小厮同时瞪大眼睛,“苹果!”

         “苹果?”四人同时重复道。

         木阳觉察到自个儿的失态,放下杯子,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干渴了两声,“这就是你们家那小果园中果树接触的果子?”

         “是的,恩公,”柳青桦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能吃吗?”若是不能吃的话,不说青青会伤心,就是他们都挺难过的,毕竟这个小果园是他们几个共同弄起来的,这可好不容易才开花结果的。

         “能吃的。”木阳给了小厮一个眼神,对方就接过柳青桦口中的苹果,仔细地打量一番,“少爷,没错,确实是苹果。”

         木阳站起身来,“你们跟我去一趟县衙。”

         第一次见恩公这么认真的模样,柳青桦等人自然不会反对,“一会还有课,恩公,我们先去跟先生请假。”

         “恩,”木阳点头,他心里虽然很震动,但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

         县衙内,木县令很是悠闲自在,本应该属于他的公务全都交给管家处理,这一听自家儿子带着柳家的几个小子进来,他还真有些诧异。

         柳青桦几个见到县令略微有些紧张,不过,经过在县学将近一年的学习,礼仪有很大的进步,不说能做出什么气质来,但也让人挑不出刺来。

         “不必拘礼,坐下说话吧。”木县令看着面前四个乖巧的孩子,再看看自家这个随意坐着的臭小子,眼里都染上了笑意。

         “爹,你看看吧,他们家果树上结的。”木阳直接开口说道,一边的小厮将手中的苹果递给了木县令,“真应该给大司农手下的那一帮废物仔细看看,免得每天都在说,栽种番邦的种子那是困难重重,需要耐心,恒心当然还要朝廷银子的支持,呸。”

         木县令看着手中的苹果眉头一挑,对于自家儿子所说的话并没有反驳,“这树苗你们是哪里买的?”

         柳青桦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大约是年前这个时候,我爹说是在西街的那条街上。”

         “你们怎么种的?”木县令又接着说道,也就是两年就结果子了,果然是柳家村吗?他接到情报,杨家又损失了一大笔生意,依照他们现在这样的速度下去,县城富户杨家很快就会消失。

         这个问题柳青桦亲生经历了,倒是很容易回答,只是三言两语之后,木县令和木阳都十分无语,所以呢,他们家将番邦的苹果种植成功,总共就花去了五两买地的钱和还有一百文买果树苗的钱。

         “你们在这里稍等。”木县令沉默了一下,现在他同样认为大司农手下都是一帮子废物,站起身来,对着五个孩子说道。

         等到他离开之后,四人看向木阳。

         “这果子叫苹果,”木阳想着到现在对方的问题他还没有回答,颇有几分不好意思,于是很耐心地说道,“市面上是见不到的,我能知道也是每年番邦进贡,我们家能分到那么一点,挺好吃的,你们不用担心,它的价值肯定要比梨子高。”

         “恩,”四人点头,同样想着,这样青青妹妹就不用担心了。

         不一会,木县令就带着一伙人走进来,除了管家之外,还有一个两眼冒着火热光芒的老头,另外还跟着五六个下人,“走吧,我们去一趟柳家村,你呢?”

         前面的话是跟柳青桦他们说的,后面是问他的儿子。

         “爹难道是想过河拆桥?”木阳看向他爹,随后对他身边的小厮说道:“带上银子,我至少要买一筐,放在家里,我慢慢吃。”

         木县令并不反对,“恩公,不要银子,你想吃,直接去摘就可以了,或者明天我们给你带来。”柳青桦连忙站起身来说道。

         “是啊,不能要恩公的银子,不然爷爷和爹会打断我们的手。”柳青杨认真地说道,另外两人点头,就算那果子很是精贵,但依旧只是果子而已。

         “那多不好意思。”木阳不缺那些银子,可上次他去柳家村的时候见过了,那里可真是穷得够可以的了,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表情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

         “好了,先去柳家村吧,”木县令无语地看着自家厚脸皮的儿子。

         “县令大人,我还有两个兄长在县学,未免他们担心,我们要先去跟他们说一声,还有中午不去二伯家吃饭,也要提前说一声的。”柳青桦的不好意思是真的不好意思,毕竟县令大人要去看他们的果园,是他们的荣幸,他们还这么多的事情。

         “恩,去吧,我们这里收拾一下,一会在城门口集合。”木县令点头。

         这一次木县令是坐着马车出门的,身后还跟着几辆,等柳青桦等人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心里感叹,这马车可真快,一会就到家了。

         这年头,马车是稀罕物,一进村就引起村民的主意,这不,马车刚刚到,就有村民站在远处看着,“是青桦他们,你去通知村长,柳家老大他们在县城做工,若遇上什么事情还能帮上忙。”

         “恩,”一点头,就有小伙子跑开了。

         这是木县令第二次来柳家院子,柳青桦兄弟三个推开院门,这个时候,院子里就只有柳青青,常笑和茉莉姐弟两个。

         “大哥,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柳青青有些惊讶,话落就看见后面跟着的木县令他们,放在手中她爷爷给她编制的精致绣框,蹬蹬地转身跑了进去,很快,又跟着柳全贵走出来。

         如今家里就柳全贵一个大人,行礼之后,柳全贵扬声道:“玉兰,去烧开水给大人泡茶。”

         在房间里的柳玉兰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对上自家妹妹打趣的笑眼,不由自主地红了脸,“笑什么,跟我去烧水。”

         二房内,“姐,你说木县令这次来我们家又是为了什么事情?”柳梅花有些好奇地问道。

         柳荷花摇头,“这我哪能知道。”

         “大人,我们可否先去果园看看。”一行人中的老头忍不住开口说道。

         柳全贵也知道孙女的果树没结出梨子,难道是那果子有古怪,对上木县令询问的目光,自然是点头,“自然可以的,就在我家屋后面,很近的。”

         一行人刚刚出门,就遇上柳元初和柳全平父子两个,得知木县令的来意,就跟着一块去。

         那老头看着不大的院子,果子虽然结得不多,但又大又红地挂在枝头,“大人,确实是苹果。”两手颤抖地轻轻抚摸着,那一副看情人的模样,让柳青青有几分不忍直视,真心很想说,老爷爷,你想吃,摘就是了,不必这般的。

         木县令看着这些果实,再想着京城里那些培育番邦果树的地方,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如若不是在前朝已经有玉米的引植成功的先例,估计这么多年没出半点成果的那帮人早就被问罪了。

         “这苹果你们卖吗?”心里有了决定的木县令笑着问道。

         “卖?”柳全贵有些反应不过来,难不成孙女倒腾的这个也能卖银子。

         “我可以出一两银子一个,”木县令接着的话差点吓死了跟着来的柳家村村民,“这果园我全包了。”

         柳全贵和柳全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他们耳朵听错了,这一两银子一个,再看着那果树上挂着的哪里是水果,分明就是银子嘛。

         吞了吞口水,“大人,用不了这么多,这果子也没花什么成本,”虽然银子很诱人,可柳全贵还是忍住了,要真收那么贵的话,那就是丧天良啊,用他大哥的话说就是,晚上肯定会睡不着觉的。

         “大人,你和恩公想吃,摘就是了,我们不收银子的。”柳青桦接着说道。

         柳全贵回神,连忙点头,“正是这个理,大人,你随便摘就是了,”之后,又想着他的宝贝孙女,“给我们留几株就行,让家里还有村子里的孩子尝尝鲜。”

         其他村民一听柳全贵这话,“二伯,这么精贵的东西,可别给我们家孩子,留着青青的就行。”

         “就是,”另一个村民连忙符合。

         对上这一群人,木县令和他儿子有一样的想法,太老实了,欺负起来没思议,算计他们更不好意思,“若是白拿,我就不要了。”

         “爷爷,要不摘两筐送给县令大人,其他的按照市面上水果的价格卖?”柳青青心里笑开了花,果然电视并没有骗她,种果树就是一条致富的金光大道。

         柳全贵看向柳全平,市面上的水果什么价格他们也不知道啊。

         “我看成,”柳全平点头,“大人,一两银子一个苹果这样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老二他们就是拿在手里估计心也不安的。”

         柳全贵立刻点头,一副村长大哥你说道我心坎里去了的模样。

         可明明苹果就值这个价啊,木县令在心里如此说道,他虽然从来就不是会吃亏的人,如今倒好,第一次遇上非要他占便宜的人。

         “去摘苹果吧,记得留上一排。”木县令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

         一边的村民是先帮忙的,可看着那老头小心翼翼的模样,在想着那果子的精贵,还是在一边看着吧,免得弄坏一个,他们估计得心疼好一段日子。

         好在跟来的下人手脚利落,很快,一筐筐苹果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大人,筐子不够。”

         这第一年一棵果树就结这么多,那明年想必收获会更加喜人,管家笑眯眯地说道。

         村子里什么都没有,箩筐却是不少的,很快就从家里搬了来,笑眯眯地看着一个个苹果进入自家的箩筐,一副占了喜气的模样。

         等到只剩下一排苹果的时候,木县令对着那老头说道:“数了没,这里大约有多少个。”

         那老头还是靠谱的,点头,“一共摘了八十株,约莫有三千多个。”

         “给一千两。”木县令对管家说道。

         柳全贵看着那一叠银票,却有些不敢接,一千两,实在是太多了,思考了良久,从里面抽出了两张,“大人,这就够了,真的,再多我心里慌啊。”

         毕竟成本在那里,他觉着两百两已经是天价了,柳全平在一边点头。

         “这是按照市面上水果的价格。”木县令笑着说道。

         柳全贵坚定地摇头,“我们并不是买水果的商贩。”

         管家拿着银子看向他们家大人,见他点头,才将银子收了回来,“如此,我们就先走了。”

         等到众人帮忙将装满苹果的框子放进马车里,送走木县令后,柳全平才一拍脑门,“糊涂,瞧瞧现在都什么天色了,午饭时间早就过了,我们却让大人饿着肚子,真是不应该。”

         众人纷纷点头,实在是苹果的价值给他们的震撼太大,所以,忘记了这一茬。

         等到其他的村民都散了以后,柳青桦兄弟三个匆匆地吃了午饭就跟柳青云一起去学堂了,“爷爷,下午的时候将剩下的苹果都摘了吧,我们自己留一筐,大伯那里送一筐,还有青云哥哥和村长家也多送一些,其他人家就按户平分吧。”

         柳全贵摸着柳青青的脑袋,“好,下午爷爷就去摘。”

         村子里的人虽然都说不用,可他们却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的,这样的安排正好。

         于是,这天下午,柳全贵和他大哥带着留在家里的柳元和父子三人,还有柳全富他们家的几个男丁,摘了苹果之后,一户户地送了过去。

         原本还有人推辞的,最后听说每户都有,也就笑眯眯地接下来了。

         当然,这其中还有眼皮子浅的媳妇,拿着手中的苹果,“当家的,这要真是一两银子一个,我们把它卖了吧?”

         这话才刚刚落下,家里的老人和男人女人脸都黑了下来,一手将女人手里的苹果抢过来,“你是钻进钱眼了吧,这是青青他们家里送来的,全都是福气,能用钱来衡量吗?”

         当然,最震惊的还是青青他们家自己人,即使是已经对柳青青运气羡慕得麻木得柳梅花,都不由得再次震撼,谁能想到,那曾经要死不活的果树苗竟然变成了番邦的稀有水果。

         “有了这果树的收入,当家的,你们是不是就可以不去县城做工了,那么辛苦。”杨氏对着自家相公说道。

         “胡说什么,”柳元宵不满地说道:“我现在年纪轻轻的,不去做工赚钱,在家里闲着啊。”

         被吼了的杨氏也不生气,看向她的两个儿子,“你们今天怎么没有在县令大人面前露脸,老三家的几个孩子也真是的,能带上柳青云,也不带着自家的兄弟。”

         柳青松和柳青榆兄弟两个已经不想辩驳了,养鸡场的事情他们还帮过忙,可那果树,他们是真的一点忙也没帮的。

         二房里,“你们就没什么想法?”苗氏开口问道。

         “苹果挺好吃的。”柳元和笑着说道,家里出了好事情,他心里很开心,跟那两百两银子无关。

         柳青柏兄弟三个点头。

         柳梅花和柳荷花沉默不语,苗氏只得接着说,“老大,老二,这么看来,种果树可比种庄稼赚钱,要不,你们也种果树?”

         柳青柏兄弟两个对于今年他们负责的那两亩田地的收入还是很满意的,“娘,我觉得种地挺好的。”

         “我也是。”柳青杉跟着说道。

         木县令留下五框苹果,“其他的都送到京城里去,还有这封信。”

         “是,大人。”

         五天之后,村长柳全平,柳全贵还有柳青青外加常笑四人被木县令的人带去了县衙后院,看着面前保管得很好得各种高高低低的树苗,比起柳青青之前买的,实在是好上太多了。

         “大人,这是?”柳全平不明所以第问道。

         “这是我让人从大司农他们那里带来的,这些树苗,秧苗都是番邦才有的,而且都能食用。”木县令也不拐弯抹角,“那些废物,拿着朝廷的俸禄,这么些年,一点成果都没出,所以,我才想着,分出一部分来,由你们村种植。”

         “这,”柳全平不敢答应,在他看来,既然种田的都能当官,那恐怕在这方面是能手,他们都种不出来,他们村子里的人能行吗?

         “放心,你们尽管种,种死了也没什么,”木县令笑着说道。

         看着这些绿油油的苗子,柳青青虽然一样都不认识,但不妨碍她两眼冒着喜悦的光芒,若是整个村子的荒山都种上了果树,想想开花的时候村子里肯定很漂亮,结果的时候村民们的笑容一定会比电视里所拍的还要开心。

         “大人,我们村都是农民,这种出来的果子要怎么处理?”有了一次种果树经历的柳青青底气比村长要足一些,再说,既然县令大人都那么说了,他们想来除了销路问题,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放心,只要你们能种出来,所有的果子都由我包了。”木县令笑着说道。

         土豪,看来县令大人的身份果然不简单。

         柳全平和柳全贵两人暗自琢磨了半点,也觉得可行,就像今年稻田养鱼一样,那鱼除了他们自己吃,其他的都被酒楼包了,虽然价格比市面上要低一些,可收获还是很喜人的。

         这事要是弄好了,村子里所有人的收入都会提高一截,到时候,他们的祠堂可以重新翻新,学堂也可以推了重盖,村子里的土墙茅草屋说不定都能换成青砖瓦房。

         即使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不过,这么大的事情,柳全平一个人可做不了主,“大人,能否让草民回去和村子里的人商量一下。”

         “可以。”木县令点头。

         四人告辞后正要离开,柳青青却看见一边的花坛上摆着花卉,其中一盆有些发黄的叶子上挂着一个个红红的,弯弯的细长果实,急匆匆地跑了过去。

         若没有这果实,柳青青定是认不出来的,辣椒啊,对于喜欢吃辣的她来说,再也没有比见到这个更让人惊喜的事情,就是苹果也比不上。

         大眼睛凑近去看着,果然是辣椒,暗自吞了吞口水,眼里就两个字,想吃。

         “青青丫头,这可不能吃的。”木县令看着柳青青的动作,笑着说道。

         “青青,”柳全贵见木县令并没有生气,眼里带着无奈和宠溺地叫道,“我们该回去了。”

         “县令大人,能不能将这个送给我。”柳青青站起身来,指着那一盆辣椒,眼里的渴望十分明显。

         木县令挑眉,倒也不小气,“搬走吧。”

         柳青青眼里都是笑意,郑重地谢过了木县令,才让常笑将那盆辣椒抱在怀里。

         回到柳家,村长还不忘跟柳全贵说,晚上的时候去他家,果树的事情得相处一个合理可行的法子。

         三人刚刚进入院子,一个身影就冲到柳青青面前,吓了满心喜悦的柳青青好大一跳,“三姐,你有事吗?”她家三姐的眼神有些恐怖。

         柳全贵不悦地看了梅花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这是哪里来的?”柳梅花指着常笑怀里的辣椒,喜滋滋地问道,眼睛从看到那红彤彤的辣椒时,就再也转不动了,仅仅一瞬间,她就想到了无数个挣钱的法子,人生五味之一,等流行开来时,谁又能拒绝。

         柳青青觉着三姐这个样子似乎跟她之前是一样的,难不成?“县令大人给我的,我瞧着好看就带回来了,三姐,你知道是什么吗?”

         “青青,是辣椒啊!”柳梅花激动地说道,也不怪她如此,有了这东西,她的计划完全可以提前实行。

         果然吗?柳青青垂下眼眸,掩饰她眼里的震惊,木县令都以为不能吃的东西,三姐怎么可能会知道她的名字,家里竟然还有一个跟她一样的人。

         即使知道这一点,柳青青也没打算和这个同胞相认,她不会告诉三姐她自己最大的秘密,当然,也不会将三姐的秘密告诉别人。

         这里是她的家,无论三姐是来自哪里的,她依旧当成堂姐相处,这么一想,柳青青心里轻松许多,刚刚的震惊也缓解了不少。

         “青青,能把这盆辣椒送给我吗?”柳梅花笑着问道,也许是她太开心了,所以,没有发现柳青青的不对劲。

         即使是很快就想通了,柳青青看着对方的眼神还是带着些许的不自然,听到她这话,正要点头,身后斥责的声音响起。

         “梅花,你怎么能问青青要东西?”柳元和不赞同地说道。

         “没事的,二伯,这玩意我就是觉得好看,想要摆在房间里的,三姐若是喜欢,放在她房间里也是一样,我想看的时候再去看。”三姐的事情倒是再一次给她提了醒,古人很聪明,她已经够与众不同了,但最大的秘密是一点要守住的。

         “爷爷,爹,”柳梅花这才发觉她爷爷和爹的表情不太好,也是,在这个家里,除了青青自愿给的,谁问她要东西都是不允许的,“我知道错了。”

         “下次别再这样了。”柳全贵说完,就进了屋子。

         柳青青想着三姐的手艺,“三姐,你拿着吧。”说完,让常笑将那盆辣椒给了柳梅花。

         “多谢青青妹妹,”柳梅花这一次笑得很是开心,感谢也格外真心,喜滋滋地抱着辣椒,小声地说道:“青青妹妹,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恩,”柳青青点头,心里还真是期待得很。

         于是,晚上得饭桌上,看着桌上一盘冒着香气的酸辣白菜,柳青青吃得是很欢快,家里其他人同样如此,等到饭后,众人才回味着那不同于以往的味道。

         “今天那道白菜是谁炒的,手艺不错。”柳元宵笑呵呵地说道。

         “大伯,是我,”柳梅花同样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我在那白菜里加了一点东西,就是青青带回来的那盆辣椒。”

         柳全贵皱眉,“县令大人说那不能吃的。”

         “能吃的,”柳梅花肯定地说道,柳青青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的三姐,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你怎么知道?”提到辣椒,柳元吉心里就有些不爽快,那明明是她闺女的,却被对方要去了,即使青青不介意,他这个做爹的却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三叔,”柳梅花一愣,随后低着头,好久之后,才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开口说道:“爷爷,你还记得我七岁那年掉入河里差点死掉的事情吗?”

         一提那事,柳全贵的脸就黑了下来,“那是你自找的。”

         “我知道,”柳梅花点头,“我也知道错了,但从那次醒来后,我脑子里似乎就多了一些东西,原本我也不明白,等到去年进厨房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就是做菜的本事。”

         听她说到这里,众人倒是没有怀疑,毕竟柳梅花的厨艺确实很好,好到家里其他的女人都比不上。

         “我一直感觉,我们的菜里少了一种味道,直到今天看见那盆辣椒的时候,我才明白少了什么,就是这个辣味。”柳梅花接着说道:“所以,当时我才会那么失态,我知道这东西能吃,而且还可以做许许多多美味的食物,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东西。”

         听着三姐的话,柳青青松了一口气,她算是白担心了。

         如果没有柳青青那些诡异的事情在前的话,柳梅花的话柳家人一定会脸色大变,但现在,他们一家子很快就将柳梅花掉入河里的事情和青青联系在一起,或许是两人一同掉入河里,原本该青青会的东西变成了梅花的。

         这样的想法不止柳全贵和柳元吉一家子有,就是二房的人多是这么想的,更何况是大房和四房上上下下。

         “梅花,既然这能力已经给你了,以后你就要好好地报答你青青妹妹,知道吗?”柳元和说着这话时,看着柳青青的眼里带着歉意。

         他这话弄得柳青青和柳梅花两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二伯,我们是堂姐妹,应该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柳青青赶紧表态,她什么都没做,这报答可担当不起。

         柳全贵看着两人都一头雾水的模样,“梅花,你不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吗?因为跟你一起掉进河里的是青青。”

         “所以呢?”两姐妹同时问道。

         柳叶氏摸着柳青青的脑袋,“傻青青,这原本是老天爷赐给你的能力,当时你们姐妹一起掉进河里,中间可能出了什么差错,才成为了梅花的。”

         这样解释也可以?姐妹两个同时无语。

         “奶奶,这真的跟我没关系,我准备明年才学厨艺的啊。”柳青青赶紧解释。

         “我知道你善良,不过,除了这样的解释,我们再也想不出别的原因了。”柳叶氏笑着说道,其他人纷纷点头,“除了你,这柳家村谁还有这样的运气?”

         柳梅花心里有些憋屈,可她要怎么说,不仅仅是柳家人,就是柳家村所有的人都认为,发生在青青身上所有不正常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那他们就务必要找出理由来,比如说现在。

         这并不是家里人偏心,也为他们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因为一直小心思很多的亲娘都是一脸的赞同。

         “奶奶,这真的跟我没有关系。”柳青青想要解释,可她对上所有人一脸笃定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那爷爷,奶奶,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和妹妹们能跟着梅花妹妹学厨艺吗?”柳玉兰开口问道。

         大姐,你添什么乱啊,柳青青此时觉得她一头的包,“既然是老天爷给了三姐的,那就是三姐的了,她愿意教就可以,不愿意也不能勉强。”

         说完这话,看向柳全贵,忙转移话题,“爷爷,村长爷爷还等着跟你商量树苗的事情,我们快些走吧。”

         “恩,”柳全贵笑眯眯地点头,孙女就是太善良了,总想让所有人都开心,既然是这样,他顺着她又何妨,“老大,你跟我一起去,老三,老四,明日你们不用去县城,村子里有事。”

         “是,爹。”柳全贵牵着他宝贝孙女的手离开。

         柳梅花却知道,家里人依旧是保持着他们最初的想法,这也就罢了,可要她教柳玉兰两姐妹,她憋屈的心又觉得膈应。

         “奶奶,”柳玉兰看着柳叶氏,她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一手好的厨艺可以在她说亲的时候加码。

         对于这个提议柳叶氏是赞同的,都是她的孙女,她自然希望一个个都能嫁得好,在婆家能有个好生活,厨艺是必不可少的。

         只不过,想着青青之前所说的话,还有老头子并没有表态,她也不好做主,于是,看向柳元吉,“老三,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