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在木县令离开之前,三大爷告诉他,他家里的长辈不像柳大山这般,很快就得到极好的救治,所以医治恐怕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和坚持。

         对于这一点即使三大爷不是他也是明白的,不过,看着对方眼里是真诚的关心,还是笑着点头。

         “爷,你没事吧?”出了村子以后,管家有些担忧地问道,要知道在这之前,威胁他家爷的人都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更何况还让他发毒誓,那柳青青的胆子可真不小。

         “那些人可真是胆大包天,这些刁民,爷,你就应该派兵来剿灭这些人。”另一人咬牙切齿地说道,从头到尾那些刁民都没一个给他好脸色的。

         管家有些同情地看着这人,难道他不知道他家爷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吗?既然已经发誓,还答应了柳青青的要求,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果然,“你回去吧,至于她的病,我会另外派大夫过去的。”木县令看向那人,虽然依旧笑着,却让人整个人都冷得发抖。

         那人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木县令,脸色有些发白,吞了吞口水,“那,爷,方子要不我先带回去和其他人一起研究一下。”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想放弃,若医好了那人,那可是天大的功劳。

         蠢,管家在心里吐出这么一个字。

         “滚。”木县令也给了他这么一个字,只不过,他是完全没有顾忌地直接说了出来,想到这里已经出了柳家村的地界,“送他离开。”留下这话,就和管家率先离开。

         而那人还没反应过,两边就站着一个黑衣人,再醒过来时,他人已经不在卫县了。

         “青青,”送走木县令后,柳全贵第一次板着脸看着柳青青,十分严肃地说道:“知道你今天做错了什么吗?”

         柳青青一愣,虽然让人发誓是她如今能想出最好最稳妥的法子,可当她真那么做的时候,总觉得别扭不说心里还十分不好受,“爷爷。”

         “老二,你干什么!别吓到青青。”柳全富瞪了一眼柳全贵,“青青,你还不到七岁,虽然你是有些不同,但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做你想做的事情。”

         而不是想太多,早慧易殇这话柳全富没有说出口,心里却有这样的担忧。

         “大爷爷,”柳青青叫了这么一声之后,再委屈地看着他爷爷。

         “你还委屈上了,”柳全贵忍住不让自个儿心软,“青青,今天这事不像你会做出来的?难道在你眼里这世上就那么多的坏人吗?”

         柳梅花的心一沉,但她不觉得自己有错,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柳青青让人发誓的手段幼稚得很,并不一定有效果。

         不过,想到家里人对青青教育,那是完全朝着圣母方向在培养,而自己告诉青青的那些话,明摆着就是和家里人唱反调,若是爷爷他们知道了,会不会觉得她心机深沉?

         柳青青沉默,在逼着对方发誓之后,她心里就一直很难受,可若真让她说哪里错了,她有说不出来。

         “青青,”三大爷看不下去了,“三爷爷自认是一个称职的大夫,但你不觉得让我每救一个人就让病人发誓很是奇怪吗?”

         说到这里,他明白看见柳青青眼里写着我信你三个字,心中叹气,接着说道:“还有,若对方不愿意发誓,我就不救了,或者因为他曾经做过坏事,我就见死不救?让他自生自灭,免得等他好了以后继续害人?”

         柳青青低下脑袋,这样听起来好像她今天做得事情更奇怪了,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的。

         “可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三大爷开口说道:“我问你,若是县令大人今日不发誓,你就真的不将方子给他吗?”

         柳青青摇头,她还是会给的。

         “幸好大人心胸宽阔,否则,你不挨板子,你爹都要替你挨板子了。”见青青摇头,才松了一口气,三大爷笑着说道。

         “青青,人心哪里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你根本就没想过,方子本身是好的,就算是真如你想的那样,有人利用这方子做坏事,那也跟方子无关,而是用方子的人。”柳全贵叹了一口气,刚才严肃的口气也不由得软了下来,“所以,那些人即使要做什么事情,没有这方子依旧会做的。”

         “你只要确定你自己做的事情是对得起你的良心,又何须顾忌其他。”

         柳青青点头,“爷爷,我知道错了。”

         “知道就好,”柳全贵板着脸说道:“错了就要罚,接下来这一个月,好好去学堂,若是敢再逃课,我就,我就让青才打你手心。”

         本来是想说自己动手的,可柳全贵知道他到时候绝对会心软,所以,改成了柳青才。

         “是,爷爷。”柳青青乖巧地说道。

         “好了,下去好好想想吧。”

         柳青青耷拉着脑袋带着常笑刚刚离开,柳元吉就对着柳全贵说道:“爹,青青还小,你对她会不会太严肃了?”

         三叔肯定知道了,在这之前,柳梅花就能感觉到三叔是不是投来的目光?

         柳全贵瞪了对方一眼,“就你知道心疼,青青会想通的。”

         柳青青房间内,她搬出两个木盒子,一个旧的是装着那女博士留下的医科大全,另一个木盒子里装着她手抄的关于中医的那一部分。

         面无表情地坐在凳子上,两只手一会摸摸这个,一会又摸摸那个,心里很是郁闷,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帮助人,之前心里那么开心,而这一次却又这么难受。

         “笑笑,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该那样?”

         常笑笑眯眯地说道:“小姐,我不知道。”

         柳青青不再问身后的常笑了。

         一直到晚上,她都没什么精神,柳青桦问着他爹,“爹,青青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他了吗?怎么就一直没见她眼里有笑过。”

         柳青杨和柳青槿点头。

         “没事,明日青青会跟你们去学堂,你们好好读书就可以,不要管闲事。”柳元吉开口说道。

         “妹妹的事情怎么是闲事呢?”柳青桦一脸的不明白,两外两个小的跟着点头。

         “行啊,那你们问你妹妹去。”只是,稍晚的时候,柳元吉在苏氏含笑的目光下,偷偷地出了房间,做贼一般地穿过院子,轻敲着柳青青的房门。

         在柳青青开了一条门缝之后,溜了进去,“青青,你告诉爹,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三姐让你这么做的?”李元吉坐下后就开口问道,一脸你可别骗我。

         柳青青摇头,三姐之所以告诉她这么多也是为了她好,而且最关键的是到现在她还是觉得三姐说得有道理,但同样的,爷爷他们的话也是对的,所以,她才会陷入纠结迷茫之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自家闺女这样,柳元吉摸了摸对方的脑袋,“青青,别想那么多,早些睡,睡醒后就好了。”

         恩,柳青青点头,爬上床,盖上被子,偏着脑袋看着他爹,“你睡,等你睡着了后,我再走。”

         柳青青心里一阵温暖,可能是一个下午和晚上纠结得太厉害,柳青青很快就睡着了,只是。

         “为什么不救我?”一张叠着一张苍白带着病痛的脸,一双双饱含着绝望和愤恨的眼睛,一声声或高或低的质问,让柳青青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明明你手里有方子的,你为什么要拽在手里,你难道不知道你那些方子越是早出现,这个世上被救的人就越多?”场景突然变成了三大爷满含失望的脸,“青青,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柳青青!你太让我失望了!”紧接着是爷爷板着脸严厉的声音。

         柳青青想要解释,可突然间她就迷茫了,为什么她要那么做?

         “青青,别怕,爹在这里。”熟悉温暖的声音,柳青青眼睛一亮,抬头看过去,却是瞳孔一缩,他爹为什么在呕血?

         “是啊,青青宝贝,来娘这里。”娘亲的声音依旧温柔,可她两眼无神,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再看过去,“青青,哥哥会保护你的。”“我也会的。”大哥,二哥还有青槿,你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想开口说话,可才想起她是个哑巴。

         突然,场景又变了,原本热闹的柳家村全是坟地,爷爷,奶奶,爹,娘,还有大哥他们的照片都被贴到了墓碑上,只有她一个人长大,抱着那本医科大全在祭拜他们,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不要啊!柳青青在心里高声的呼唤,突然,穿越之神那张笑容疏离的脸出现,恶劣地突出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柳青青怀揣着一个惶惶不安的心,难道她是在作死?

         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柳青青毫无精神地出现在众人的时间里,柳家人看着心疼坏了,如今别说柳元吉有些埋怨他爹把话说得太重,就是柳元宵三个都有了这样的想法。

         沉默地梳洗好,安静地吃完早饭,回去收拾书包的时候,犹豫了许久,还是将那本医科大全带上,现代西医尽管在古人眼里有些耸人听闻,也还是先抄写出来吧。

         这副模样的青青,别说柳青桦兄弟三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即使是不知道为何,他们也不会因为好奇去问,免得青青更加难受。

         上课的时间,柳青青也没听课,只是认真地抄写着那本书,待到休息的时候,“柳青青,你跟我来。”柳青才开口说道。

         “是,先生。”柳青青点头,跟着走了出去。

         一路上柳青才想着昨夜四爷爷特意来找他所说的事情,如今看来,对方还没有想通,哎,他看着心里都难受。

         到了安静的地方,柳青才端出三个凳子,让她和常笑坐下,“说吧,有什么想不通的?”

         柳青青看着柳青才,原本是不打算说的,可又想到先生是村子里最有才学的人,或许他能给她答案呢?于是,将三姐告诉她的事情,还有爷爷所说的道理都说了出来。

         “我觉得都对,可是?”

         看着青青眼里的疑惑,柳青才准备开解她的心一僵,因为他竟然也认同青青的话,这个问题似乎很深奥,停顿了一下,柳青才有些汗颜地选择避开这个话题,青青所想的根本和四爷爷担心的完全不一样。

         “青青,人力有限,你不是神仙,哪里能够面面俱到,就算是神仙,他们也没有办法让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做好人,不做坏事,不是吗?”

         柳青青点头,她原本是觉得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神仙,可她亲眼见过之后,就否定不了了,若是神仙有办法的话,这世上恐怕就不会有坏人了。

         “所以呢,神仙都做不到的事情,你为什么觉得你能做到?”

         柳青青瞪大眼睛看着柳青才,“先生,我。”

         “你别说你没有那个意思,你想象你让县令大人发的誓言,再想想后面的两个誓言,病人治病前得发誓不做坏事,大夫也得发誓不能见死不救,也不能做坏事,长此以往下去,是不是所有的坏人都被这些誓言给消灭了?”说完柳青才有些发笑,伸手摸了摸柳青青的脑袋,“也就你能想出这样的主意。”

         虽然一个方子没有先生说的那么夸张,但她手上还有厚厚一本,想到这里,柳青青眼里有了笑意,她可不是傻傻地做着神仙都做不到的事情吗?

         “先生,你说,假如做好事有一定的回报,相反,做坏事自然也会有恶报,就像昨天的事情,若是因那方子而害了无辜的人,原本是好心的人不就做了坏事吗?她想要的回报会不会就变成恶报?”

         “你这小脑袋想得还挺多的,”柳青才笑着说道:“会不会回报变成恶报我不知道,但青青,人不能因噎废食,难道就因为怕恶报而不做好事吗?再有,做好事只因为心里想做,并不是为了什么好报?只要无愧于心,那便什么都不怕,就能顶天地里,俯仰无愧。”

         “青青,若是为了好报才去做好事,那样的人陷入好报的魔障之中,无法自拔。”

         柳青才最后这一句话,让柳青青心头一震,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她似乎对于功德太过执着,都有些走火入魔的趋势了。

         “青青,保持你的本心,身上不要背那么多的包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柳青才之所以敢对柳青青这么说,是他相信青青那颗善良的心。

         “恩,”柳青青用力地点头,灰暗的双眼再次闪现出明亮的光芒,真诚地对着柳青才鞠躬,“谢谢先生,我知道了。”

         “去吧。”柳青才摆出一副高深的模样,淡然地说道,直到再也看不见青青的背影后,才忍不住咧出憨厚的傻笑,心里的小人紧握着拳头,他决定了,这一辈子都要当先生,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柳青青一回来,她的小伙伴们就围了上来,一个个关心地询问,再想着家里那些亲人,她有什么好迷茫的,如今的她已经拥有了太多,为了如今所有用的,她都要多做好事,功德什么的有她高兴,没有她也不勉强。

         刘青青恢复正常,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柳全贵罚她一个月不能逃课,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她都在抄写后面的现代西医。

         比起中医,这个更多,毕竟那女博士在写下这本书的时候,中医是建立在这个时空原有的基础上,可西医,这里似乎还没有,不过,抄写起来倒是比中医要简单些,相对于柳青青来说,比起那些中药名,对于这些化学名词她更熟悉一些,只是,对于这个时代的大夫,她有些担忧,即使那女博士写的通俗易懂,但他们真的看得明白吗?

         在一个月埋头苦抄之后,柳青青终于将其完成,依旧没有装订,用另一个木盒子装着。

         这一天,柳青青将村长,先生,还有三爷爷都叫到了他家里,然后就是柳全贵和柳元吉,虽然不礼貌,可其他人都被她赶出了堂屋。

         “青青,你这是要做什么?”柳全平笑着说道。

         柳青青没有说,只是将中医那个木盒子放在了三大爷身上,“三爷爷,你看之前,得有心里准备。”

         “呵呵,”三大爷看着柳青青这副模样,也笑了出来,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而是摸了摸柳青青的脑袋,“小丫头,”说完这三个字,将木盒子打开,然后,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最年轻的的柳青才坐不住,站起来,走到三大爷身边,侧头看过去,然后腰弯得越来越低,只见第一页上就写着瘟疫,写明了瘟疫如何发生的?该怎么预防?

         柳青才虽然已经决定了以后的职业,但作为一个曾经有很大抱负的秀才,他还是很关心民生大事的,所以,这对他的吸引力极大。

         三大爷是大夫,治病救人是他的心愿,所以,他如何能不心动,只是,他看得正认真的时候,一个黑漆漆的脑袋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又怎么能不怒。

         毫不犹豫地一巴掌拍过去,“滚远点!”

         他们这把模样,让另外三人好奇不已,柳全平用力地敲了一下桌子,“好了,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三大爷好半天才克制住不继续往下翻,小心翼翼地抱着木盒子,柳青才摸了摸鼻子,坐回原来的位置。

         柳青青坦白,“村长爷爷,实际上之前我不仅仅得到医治中风的方子,还得到了治疗其他病症的好些方子,这些日子,我抄写下来,都在给三爷爷那木盒子里。”

         柳全平看向三大爷,这方面他不懂,可看着老三和青才那两眼放光的激动模样,恐怕这些方子也不简单,难怪青青那么玲珑剔透的娃之前也会犯迷糊,这搁谁身上估计也淡定不了啊。

         “老三,你说。”

         三大爷稍微稳住心神,不过,表情还是很激动,“村长,这里面有医治瘟疫的法子!”他是完全没有给另外三人心里准备,直接放出这么一个震惊的消息。

         “你说什么!”另外三人齐齐地吼道,要知道他们这些老百姓,除了怕天灾*外,就是瘟疫了,不,应该说瘟疫是排在第一位的。

         “是真的,虽然这些方子还没有一一试验过,可那中风的方子,四叔如今的好转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想到脖子能够慢慢转动,左手也在不断灵活的柳大山,三大爷并不怀疑这木盒子里的方子。

         “那,那,”柳全平等人激动了许久,准备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天大的好事,可是,然后呢?对呀,然后要怎么办呢?

         “接下来呢?”柳全平看向面无表情地青青,有些发傻地问道,不过,他也知道,这些方子是绝对不能他们村子独享的,那会遭天打雷劈的。

         “我是想交给县令大人,”柳青青说出自己的打算,“这些都是救人命的方子,自然是越多的人知道,越多的大夫会用,救活的人就越多,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最有本事的就是县令大人。”

         柳青才点头,眼里很是欣慰,虽然对方是女娃,但也是他的学生,这让作为先生的他怎么能不骄傲呢?

         “那这个?”三大爷紧紧地抱着木盒子,表情很是明显。

         “三爷爷,别看这么一个木盒子,我抄写了好几个月,”柳青青明白对方的意思,“就这么一份,肯定是给县令大人的,不过,献给县令大人之后,他的人手多,给你抄出一份应该很快的。”

         “好吧,”三大爷点头。

         “青青,你有没有具体的章程,跟我们商量一下。”柳全贵笑着问道,毕竟青青还小,总有想不到或者不周之处。

         接着柳青青就将她的打算说了一遍,然后其他人补充,完善之后,决定明日由这五人带着柳青青一起去县衙,而柳青青也觉得该去一趟,上次的事情她还是该道歉的,还有另外的一个木盒子,那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他们村子的人有能力弄出来的。

         晚上的时候,柳全贵特意跟他的三个儿子说了,有些事情不让他们知道是为了他们好,虽然知道三个儿子不会介意的,但是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说的。

         第二天,柳青青跟着村长等人去了县衙,在被衙役带着进去的时候。

         “少爷,是那姑娘。”木少爷的小厮眼睛很是机灵,看着被常笑抱着的柳青青,连忙说道。

         正准备出门的木少爷斜眼看着,“你说他们来衙门做什么?这个样子不像是犯错也不像是有冤?”

         “那小的去打听?”小厮笑着问道。

         木少爷刚想点头,就被眼尖的柳青青看见,“小恩公?”叫了这么一声,柳青青立刻下了地,蹬蹬地跑了过去。

         木少爷挑眉看着跑到他面前的小哑巴,一双大眼睛里带着惊喜,那模样跟他娘养的雪雪一模一样,只是,眉头一挑,这小恩公是什么称呼?恩公就恩公,他怎么看也比这小哑巴大吧?

         “青青,这就是恩公?”李元吉看着面前的小少爷,憨厚地询问道。

         “恩,”柳青青点头,“小恩公,总算找到你了,爷爷说我应该给你磕头的。”想着家里的哥哥弟弟们都能去学堂,柳青青跪下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别扭,随后一本正经地磕头。

         “你,你,”身为纨绔的木少爷,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对方这么正经,“我还有事,先走了。”丢下这话,面红耳赤中带着些狼狈地跑开了。

         “少爷,等等小的。”小厮回神过来,追了过去。

         而跪在地上的柳青青,看着两个背影很快就消失,眨了眨眼,这是吓到恩公了?看来下次得温和一些。

         “刚刚那位少爷是?”这只是个小插曲,一行人继续往里走,柳全平笑着问道。

         领路的人开口说道:“他是我们大人的独子。”

         听到这里,柳青青庆幸当初将方子给了县令大人,他的至亲之人不就是小恩公的亲人,若她没给,那不就成了知恩不报的白眼狼了么?

         但同时她有对当□□迫县令大人发誓的事情更加愧疚,提醒自己,一会一定要道歉。

         木县令这一个月来的心情很好,虽然治疗的效果不是很明显,但好转却是肯定的,听到柳家村来了这么多人,眉头一挑,便让人将他们带进偏厅。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他,这木盒子里的东西有多重要,他都不可估量,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问道:“你们这是?”

         “大人,上次的事情是我的不对,”常笑的声音很是真诚,“是我想偏了,害人,坏人什么的也是我自己的异想天开,请大人原谅。”

         “你并没有错。”木县令笑着说道,他与柳家村的人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柳青青所担忧的他一下子就能够想到,不过,看着对方眼里的坚持,“我并不怪你。”

         “多谢大人。”柳青青松了一口气。

         “我们将这个献给大人,只是希望依靠大人的能力,让这些东西发挥他应有的作用,我知道现在的大夫大多数都是有师承的,医术什么的也是一代代地往下传,”柳青才开口说道:“这里面的东西是无意中得来的,若是能够像启蒙书籍一般的普及,估计会有更多的人得到医治。”

         “你们的想法我知道了,”木县令点头,“放心,我会妥善安排的,你们可有什么要求?”

         “有一个,”其他人摇头,三大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只有一份,大人让人抄写成书后,能不能给我也留一本,我可以出钱买的。”

         这就是柳家村的人,他们只做自己想做的,认为自己该做的,从不想着占便宜的事情,对于这些人,木县令有时候都觉得自惭形秽,“不必,我送给你。”

         “笑笑,将另一个盒子给大人。”柳青青在心里说道。

         常笑解开包袱,拿出另一个木黑子,递给木县令,“这是另外一本,只是上面所写的东西有些骇人听闻,一般人可能接受不了,以我们村的能力也没有办法试验这些。”

         还有,柳全平等人有些惊讶,不过,却不怪青青,既然一般人都接受不了,那么从不认为他们是什么特别的人,自然也有可能接受不了的。

         木县令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里,这才打开,若之前已经是大的惊喜了,那么现在,他整个人都有些凌乱了的,剖腹产他之前就听过的,据说前朝有人成功过,但法子已经流失,如今这三个字就这么大咧咧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有些急切地翻开后面,果然如传说的那样,不仅仅是剖腹取子,还有各种的神奇手术,终于,木县令忍不住问道:“你这从哪里得来的?”

         柳青青摇头,“我不能说,留下这医术的人曾经受过病人亲属的严重迫害,他希望他的后人能够做一个平凡的人。”

         果然如此么?木县令知道的自然比柳家村的人多,“这东西我收下了,你们放心,只要我在一天,就能护着你们柳家村一天。”

         木县令郑重地给出承诺,柳全平等人自然是感激的。

         这件事情解决后,柳青青整个人都轻松不少,很快就恢复到以前的生活,上学,查看她的产业,钓鱼,陪着太爷爷说话,在学堂里放假的日子,也会和一群小伙伴去山里玩。

         这一天,柳青青看着小水沟里游着一群群的小鱼,突然想着太爷爷的房间里还少了些生机,如今太爷爷两手都能动了,坐在轮椅上他自个儿都能转动着走来回走动,除了每天该做的恢复联系之外,停不下来的太爷爷总是想要找些事情做。

         但大爷爷和爷爷哪里能让,想着近几日来脾气有些暴躁的太爷爷,要不抓些小鱼回去让太爷爷当金鱼养着?

         想着就行动,回到家里,拿了木棚就往小水沟而去。

         “青青,做什么?”柳青青再次巧遇了柳青云,她倒是没有多想,打了招呼,就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等一下。”柳青云说完这话,就往家里跑去,没有回就带着一张织得很密实的小网出来,“用这个快一些,走吧,我们一起。”

         柳青青点头。

         小水沟的小鱼没想到会碰上柳青青这样的,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网接着一网地被搂了上来,看着木盆里密密麻麻的小鱼,“青青,差不多了,再多,四太爷爷养着就费力了。”

         “恩。”柳青青一本正经地点头,由常笑端着木盆,两人在后面跟着,说说课堂和村子里的事情,倒也惬意得很。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柳青青日子过得太舒心了,老天爷看不过去,在经过他们家稻田的时候,没有看到路上的石头,脚一崴,整个人朝着秧田里载去。

         柳青云眼疾手快地去拉,可到底慢了一步,她的半边身体都倒在了里面,常笑直接将木盆扔了,也不管对方沾着泥土*的模样,把她拉起来就抱着往家里走。

         “青云哥哥,木盆,小鱼。”走之前,柳青青还不忘在心里如此说道,常笑自然尽职地翻译。

         柳青云正要点头,结果看见木盆倒在田边,里面别说小鱼,就是水都只有一丁点,看着天色,捡起木盆就往柳家走,明天再捞吧。

         回到家里,柳青青和常笑自然得洗澡重新换衣服,对于鱼都跑了也没怎么在意,晚上躺在床上想着,那鱼也不是很好看,既不能说话也不能撒欢,好像并不能给太爷爷解闷,既然这样,还养着做什么?

         于是,第二天柳青云带着渔网去找柳青青的时候,亲自领会了他爹所说的女人很善变是什么意思?昨日捞鱼的时候还那么兴致勃勃,就天就改主意。

         柳青云紧皱着眉头想着,“想要能说话,能撒欢的话,也不是没有。”

         柳青青眼睛一亮。

         “我听爹说,城里好多老爷少爷都会拎着鸟笼,里面养着会说话的鸟,”柳青云开口说道:“据说卫县的花鸟市场就有卖的,反正今天不上学,要不去看看?”

         那不就是八哥吗?柳青青在心里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她什么脑子,这都没想到,“恩,等等,青云哥哥,我就去拿钱,你也回去准备一下,一会在村口集合。”

         “恩,”柳青云在柳青青转头后,笑得一脸灿烂,他和青青两个人去县城,想着白皙的脸就有些发红,至于常笑,直接被他忽略了。

         只是,最终还是让柳青云失望了,一起的还有柳青桦和柳青杨,至于柳青槿,以年龄还小的理由被留在家里,当然,兄妹三人也承诺回来不仅要给他买糖葫芦还得买他喜欢的点心。

         一路上几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话,柳青桦兄弟两对于能说话的鸟报以极其浓厚的兴趣,只是,到了卫县的花鸟市场,兴匆匆地一行人却是倍受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