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身为当事人的柳青青对于这事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爷爷的惩罚重吗?若是之前的时代,肯定是非常重的,毕竟她这个三姐才七岁。

         但这里可不是现代,爷爷是当家人,今天他所说的话那一句没有道理,虽然有为她出气的原因在里面,但正是因为爷爷对她的维护,她更不会说什么,否则这不但是打爷爷的脸还会伤爷爷的心。

         至于三堂姐那里,有二伯陪着,每日一个时辰,也就两个小时,应该就是受些苦不会出什么大事的,虽然前一晚睡觉的时候是这么想的,但到了第二天,见到二婶那一副诀别的模样,还有在二伯背影下衬托得更加瘦弱的三堂姐,终究忍不住跟了过去。

         祠堂离着柳家并不远,就她的小腿也就十五分钟的时间,柳青青到的时候,两人已经跪在那里,早晨的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抿嘴,视线停留在他们膝盖低下那石板地上。

         回到柳家,二婶是边干活便掉泪,柳青青面无表情地院子一角的一对稻草垫子中找出两个还算干燥松软的,随后跑到她爹娘的屋子里,翻出她爹的两件满是补丁的麻布衣服,将两个草垫子包整齐。

         她这番举动家里人不可能没有察觉,柳叶氏想说什么,被留在家里休息的柳全贵阻止,他看着小孙女的眼里全是欣慰。

         柳梅花是能吃苦的,否则,前世也不能从贫困的农村脱颖而出,并成功地得到豪门未婚夫家人的认同,但如今这样的受苦还是头一遭,特别是对于她这个才康复的小姑娘身体,真的是很不好受,特别是两个膝盖,被硬石板硌得很疼,时间越久,就越是难受。

         至于周围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围观的村民,他们的话对柳梅花来说简直就不值一提,倒是她身边的柳元和情况与她完全相反。

         原本柳青青想找家里的人帮忙将草垫子送过去的,可回头才发现,整个柳家好像就只有三人,掉泪的二婶她不敢招惹,爷奶不用问他们也肯定不会去的,于是只好自己吭哧吭哧地抱着两个垫子往祠堂的方向去。

         好在半路上遇到热心的村民帮忙,不然,柳青青觉得以她的龟速到的时候,他们已经不需要了。

         垫着吧,帮忙的大伯扔下垫子就离开,柳青青只好将垫子一个个的递过去。

         柳梅花第一次正眼看着这个受尽家里宠爱的柳青青,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但那双眼睛却像是会说话一般,愣愣地接过,放在膝盖底下,缓解了不少,刚想说什么,人已经离开了。

         “小梅,你这样,你爷爷那里?”柳元和抱着垫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柳梅花摇头,“没事,爷爷今天在家里,青青做的他肯定是默许的。”不过,这份情她还是记着的。

         见到两人特别是柳梅花回来的时候还能够走路,脸上看着并不痛苦,柳青青的心放了下来,只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青青有些无措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苗氏,想走却被对方拉着,“青青,我求求你,公公那么疼你,你去跟他求求情,免了小梅的惩罚吧。”

         苗氏原本没想到这一点,在知道青青特意给两人送了垫子之后才灵机一动,在她看来,身体上的苦痛算得了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在祠堂门口反省这样的事情她只要一想就觉得比死还难受。

         柳青青使劲全力想要抽回她的手,但一点用都没有,对方却是自说自话,把她急得都想哭了。

         “娘,你在干什么?”柳梅花看着这样的场景真是想晕过去,这娘性子虽然没变,但似乎更加没有脑子了,上前直接拉开苗氏的手,果然看见青青的手都红了一圈,心沉了下去,“青青,这事是我娘不对,她只是太担心我了。”

         柳青青点头,转身就跑开了,以后一定要离这个二婶远一些,好可怕。

         “娘,你跟我去见爷爷吧,”柳梅花不是不想帮着自己的娘,可青青手上那一圈红印说不定到晚上就青了,以家里人宝贝她的程度,怎么可能不发现。

         一听柳梅花这话,再想到昨晚婆婆的话,苗氏一脸惊恐,“小梅。”

         “这是瞒不住,娘还是主动承认错误,否则,事情就真不小了。”柳梅花将苗氏扶起来,开口说道。

         事情果然如柳梅花所想的那样,虽然柳全贵和柳叶氏脸色都很不好看,但也没严重到将苗氏送回娘家,只有柳梅花清楚,不是爷奶心软,而是为了整个柳家的名声着想。

         十天的日子说长不长,却足以让天气变得凉爽起来,想着除去税收之外家里的粮食,柳家人的心情都很好,终于不用担心会被饿死了。

         这天用过晚饭,碗筷都还没收拾,柳全贵板着脸说道:“村长说准备重开村里的学堂,先生是现成的,以前的学堂虽说许久没用,修修补补还是能将就的。”

         他的话让所有人眼睛一亮之后,开始沉思,他们自然是想将孩子送到学堂去的,但是。

         “束脩一年一两银子,笔墨纸砚还有课本这些得自备,”柳全贵接下来的话也是他们考虑的,“我们家里是什么情况你们都清楚,要所有的男娃都去,就是将今年所有的粮食都卖了,我们也供不起,所以,我决定,你们四兄弟一人一个,谁去你们自己商量。”

         柳青青房间内,即使是看着两个哥哥一个弟弟相互推让,心里也不好过,爹和娘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带着浓浓的苦味。

         “好了,你们也别推来推去,能上学堂的只有一个人,”柳元吉大手抹着他老实的脸,在他心里三个儿子虽性格各有不同,可都是聪明伶俐的,若是都能上学,柳元吉用力地摇头,压下心头的不甘,“你们现在这么谦让我很高兴,不过,我不希望你们长大了看着另一个兄弟出人头地而后悔今天的决定。”

         “爹,我不会的。”柳青桦觉得他作为家里的老大,这事应该让两个弟弟去的。

         “闭嘴,”柳元吉说完,站起身来,看着他们,“抽签,让老天爷来决定,无论最后谁去,都给我努力地读,你们要明白,你们爷爷现在决定供四个人,那只是在我们村里的学堂,若有朝一日你们其中一个考取功名,要去县城里或者更远的地方求学,那个时候,功课不好的就只能被拎回家,谁让你自己没本事。”

         兄弟三人点头,对上柳元吉有些凶狠的目光,他们明白他的意思,无论谁去,他都不能被拎回家。

         “至于不能去的两个,心里也不要有所埋怨,这是老天爷决定的,明白吗?”柳元吉说完,见三个儿子再次点头,带着有些泛红的眼睛离开。

         苏氏长期维持的温柔笑容都端不住,只是眨眼间将眼泪吞了回去。

         堂屋内,柳元吉没想到会看到他爹,“准备抽签?”柳全贵开口问道。

         “恩,”柳元吉原本就很难受,再看到他爹询问时,差点就忍不住哭了出来,闷着脑袋点头。

         柳全贵看着儿子这样,抽到嘴里的烟都没有感觉,“我知道我这些孙子中,他们三个都顶顶出色,可是,老三,爹不能,你明白吗?”

         “爹,我都明白的,这不怨你,其实该高兴的,毕竟能上学堂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柳元吉依旧闷着头,他怕看到他爹的脸就忍不住哭出来,“爹,我去准备签子。”

         柳青青看着竹筒里的四根一模一样的竹签,然后惊愕地指着自己,为什么她也要抽,虽然她不想当文盲,可很明显她不属于孙子的行列。

         “青青,你也可以抽的。”苏氏温柔地说道,“这也是你爷爷给你取这个名字的用意,孙子孙女的优势你都可以有,也都可以参与。”

         这也行,不过,柳青青还是猛得摇头,想着她之前实验的那个逆天福运,拿过竹筒,摇了摇,然后闭上眼睛在家人的目光下抽了一根,睁眼,果然就是有标记的那一个。

         之后,在家人的注目下,连续地抽了将近十次,次次都中,柳青青却是坚定的摇头,表示自己不去,也不抽签,木着脸从四根竹签中拿出一个废签,让另外三人抽。

         而原本沉重的气氛被打断,他们一直都知道青青的运气比起普通人要好,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厉害,“今天的事情你们谁也不准说出去。”还是柳元吉反应最快,开口说道。

         几人认真地点头,“青青,你再想想。”说不准他们家读书最厉害的就是她。

         柳青青头都摇成拨浪鼓了,她读书就算在厉害,也不能考功名的。

         “既然这样,你们三人抽,”柳元吉也想到这点,“无论是谁去,若是能当官,都不能忘了兄弟和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