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晚饭过后,柳全贵安排好明日要去田里的人,便像往常那般拿着他的烟杆坐在院子里纳凉,各房忙完的有陪着他坐在一边休息的,也有回房找事情做的。

         柳青青房间内,小圆桌上点着一展小油灯,三房这边六个人围坐在一起,柳元吉将苏氏洗干净的野葡萄推到柳青青面前,笑得一脸憨厚地说道:“快吃吧,爷奶的那份我已经让你大哥送到他们房间里去了。”

         柳青青看着昏暗灯光下,这辈子父亲长着一张很老实的脸,对着她说话时眼里透露出的宠爱,让她觉得安心,再看着另外的四人。

         从长相来看,他们兄妹四人都继承了父亲的大眼睛,大哥无论是轮廓还是五官都很像父亲,只是比父亲更深刻立体一些。

         她,二哥还有弟弟脸型都像母亲,很柔和,二哥除了眼睛外,其他的都像母亲,整个人看起来比大哥秀气太多了,她是个二次元也就不说了,弟弟偏向于大哥和二哥之间,继承了父母的优秀五官不说,还在此基础上有所提升,只是,干瘦蜡黄的小脸让她看着就心疼。

         柳青青当人不可能一人吃独食,一家子人边说话边吃,话题都是村子里发生的趣事,当然,父母吃得很少,两个哥哥都让着她和弟弟,所以大部分都进了她和弟弟的肚子里。

         柳全贵一回房间,其他人也跟着回去,大房住在堂屋左边,柳元宵带着两个儿子抬脚还没踏进门槛,就听到杨氏和两个女儿玉兰和桃花在说青青和梅花的事情。

         “我可警告你们,那青青就是你爷奶的宝贝,三房那些人更是将她当成眼珠子,千万别去惹她,否则,我也保不住你们。”杨氏话虽然是这么说,可那语气里的酸味直接当醋卖都可以。

         柳玉兰低眉,并不接话,靠着杨氏的桃花一脸的不服气,明明都是同一年出生的,为什么家里的好处都被那哑巴得去了,“娘,为什么,大哥这个长房嫡孙也比不上吗?”

         杨氏摸着桃花脑袋的手一僵,嘴里发苦,女儿这话戳到她心窝子了,无论在哪家?大孙子总是特殊的,可是,他的儿子,哪什么去比,公公婆婆孙子孙女都不缺,可柳青青却只有一个。

         “娘,当年的事情是真的,我们村子里所有人都得了瘟疫就怀着青青的三婶一点事都没有?”柳玉兰轻声问道,“青青出生后,村子里所有人一夜之间全好了?”

         “恩,”杨氏点头,还要再说什么,就看见丈夫黑着脸站在门口,就是她的大儿子青松也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她,让本来就酸溜溜的心堵得厉害。

         “胡咧咧什么,玉兰,桃花,我再说一次,青青是你们的姐妹,你们只需好好对她就行,比什么比,”柳元宵对着两姐妹严肃地说道:“你们谁若是敢像梅花那样,别说给你找大夫,我不打断你的手我就不是你爹。”

         桃花很少被这么严厉地对待,大眼睛染上一层雾气,不满地嘀咕,声音不小,“爹,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

         柳元宵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杨氏,一张脸全是阴云,想着杨氏那满脸不甘嫉妒的表情,再看着眼前的小女儿有样学样,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许多。

         “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女儿!你仔细看看,她现在的模样和梅花有什么差别,杨氏,这才几年,你的良心就被狗吃了,我告诉你,今后她们两个惹出来的事情,我都算在你头上,别真以为你稳坐柳家的大儿媳妇,用你刚才的话说,伤害了青青,我也保不住你,更不会保你。”

         说完,柳元宵转身大步离开,杨氏的脸一片惨白,“娘,”桃花哭着叫道,她没想到不过是小小的抱怨一句,爹竟然那么凶。

         柳玉兰一直都知道爹很疼爱青青,却没想到她们姐妹两个都要靠后,想着爹刚才诉说的话,她的心一阵阵发凉,不住地安慰自己,不怕,先看看,梅花的事情家里会怎么处理?

         “娘,”柳青松深吸一口气,看着杨氏,抛开心里的不忍,硬起心肠说道,“为什么要拿妹妹们和青青比?当年的事情我并非完全不知情,你刚刚那样说,不是为她们好,而是在害她们。”

         “就是,青青妹妹那么好,你们和她好好相处不好吗?”柳青榆撇嘴,青杨说得果然没错,女人就是麻烦,一丁点小事就斤斤计较,哪像青青妹妹,不哭不闹,有好吃的也会兄弟姐妹轮着偷偷给他们吃,想到青青抬起手,硬是要将零嘴塞到他嘴里,那双眼睛里闪着你不吃我就一直举着的固执模样,心里感叹,为什么青青不是他的亲妹妹。

         杨氏听完两个儿子的话,见他们头也不回地离开,丈夫对她吼也就罢了,两个儿子也站在柳青青那边,那明明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想到这里,杨氏更是伤心得不能自抑,趴在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隔着一个堂屋,柳青青在床上睡得香甜,在她后面柳全贵的屋子里,柳叶氏却是将儿子的话听得很清楚的,也不难想象儿子为什么会这么说,恨恨地用手捶着被子,眼眶有些发红,咬牙切齿地说道:“都忘了啊!他们一个个都忘了啊!这才几年啊!”

         柳全贵躺在床上,看着老伴这样,想着还年幼的青青,喃喃地说道:“老婆子,别气了,老大还是好的,再说我们可要保重身体,否则青青怎么办啊?”

         上了年纪,老两口总是担心他们走得太早,青青那性子,太容易吃亏,没人护着,肯定会被欺负的,柳叶氏深吸一口气,“放心吧,老头子,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二房这边,柳梅花看着走进来的父亲和两个哥哥,果然容貌跟前世都是一模一样的,“小梅,知道错了吗?”刘元和站在一边沉着脸问道。

         柳梅花点头,虽然这个小丫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就事论事的话,还是她的不对,既然接受了这个身体,那她的一切她都得接受,好在经历这一场,她有所改变估计家里人也不会怀疑,“知道了。”

         刘元丰看着女儿难得乖巧的模样,本来想要教训几句的话到嘴边都吞了下去,算了,这次她遭的罪也不少,还有爹那关,恐怕没那么容易过。

         四房这边,刘元丰躺在床上,看着凑上来的女儿,笑着问道:“茉莉,今天的鸡汤好不好喝?”

         茉莉点头,“好喝。”亮晶晶的眼睛似乎还在回味。

         刘元丰起身将茉莉抱在怀里,“可是,爹告诉你,今天你做错了,就算再想喝,也不能哭闹,你可是姐姐,怎么能带着弟弟一起哭。”

         茉莉听了这话,有些委屈地歪着身体看向云氏,当时她真的很想喝鸡汤。

         “你爹说得没错,”云氏坐在床边拍着小儿子哄他睡觉,笑着说道:“你看我今晚都没有喝到鸡汤,我也没哭啊。”

         一听这话,茉莉不委屈了,十分同情地看向云氏。

         “茉莉,你想想今晚青青姐姐是怎么做的?”云氏接着说道。

         茉莉一回想,眼里全是不好意思,“娘,下次我一定会分给娘一半的。”

         “真乖,不愧是我女儿。”刘元丰笑眯眯地说完,看向云氏,“在家的时候,看着点茉莉,姑娘家虽然小,可名声很重要,现在就该注意她的性子,别养歪了,到时候再掰过来就不容易了。”说到这里,顿了顿,回忆着小时候爹教导过他的话,“让她离着玉兰还有梅花远着点。”

         云氏一愣,笑着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