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好自为之。”柳梅婷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青色汉服男子,对方眼里浓浓的失望更让她觉着莫名,开口正想追问,眼前却是一阵强烈的金光将她整个人都弄晕过去。

         昏昏沉沉的时候猛然被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侵袭,一个七岁叫做梅花的小姑娘,有着好大一家子人,而她是二房的次女,在这个小姑娘的记忆里,出现最多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亲生父母同胞兄弟姐妹,而是三房中的独女,名叫柳青青的堂妹。

         因为家里穷,她几乎每天吃的都是没几粒米的稀饭和粗糙的窝窝头,就这样还绝大部分时候都吃不饱,虽然整个柳家乃至整个柳家村的人都是这样,但有一个例外就足以令这个小丫头眼红成兔子。

         在她吃窝窝头都吃不饱的时候,对方碗里是香喷喷的鸡蛋羹,面前还摆着两个窝窝头,柳青青吃不了家里的大人也会给她留着说是饿了的时候再吃;从小到大,她穿的都是姐姐们剩下补了又补的,而柳青青从小就没穿过别人的,全是新的;大人去赶集,就是她亲爹带回来的零嘴也没有她的分,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大人将其送给柳青青。

         在这小姑娘的记忆里,这样强烈对比的事情占了绝大部分,而这小姑娘第一次挨打就是因为她忍不住心里头的嫉妒,说柳青青是哑巴,是怪物,而这一巴掌竟然来自他的亲生父亲,于是小姑娘心里不仅仅是嫉妒还有存下了恨意。

         这次是看到大爷爷家的堂哥编了个很好看的花环送给柳青青,眼红的她前一天才被父亲教训了一顿,让她什么事情都让着妹妹,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家里的人都偏向于那个哑巴?于是,见对方带着花环弯腰看着河面臭美的模样,再也忍不住上前去抢,争夺之下两人掉进了河里。

         河水并不算冰凉,而她在第一时间就被她亲大哥给救了上来,这丫头与其说是被河水淹到了,还不如说是被自己吓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后悔,才明白自己闯祸了?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柳梅婷不屑地撇嘴,这样的事情她见多了,这小丫头就一个字可以形容,蠢,她从不用脑子想一想,这个柳家乃至柳家村的人为什么都那么照顾柳青青?愚蠢得完全被嫉妒蒙了眼,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柳家孩子们,怎么可能就只有她一个人心生嫉妒?就她这样的出头鸟一般都是死得最早的。

         想到这里,柳梅婷觉得脑袋有些昏沉,嘴里突然被人灌进苦哈哈的药汁,怎么回事,柳梅婷突然睁开眼睛,待看清床边的人时眼睛瞪得更大。

         ”小梅,你终于醒了?”苗氏虽然依旧哭着,可眼里带着笑意,”乖,快把药喝了,很快就好了。”

         柳梅婷眼睛一直盯着苗氏的脸,表情呆呆地任由对方喂药,熟悉的样貌令她震惊得甚至连苦味都忽略了,吞咽的动作也是下意识的。

         苗氏见女儿将一碗药不吵不闹地喝光,把药碗放到一边,拿出手绢先是擦了擦她的嘴,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小梅啊,娘和你说了多少次,要让着青青妹妹,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我的话,还非要去抢她的东西,你是要气死我才满意吗?”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苗氏才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流淌开来,她相信三伯的医术,几副药下去小梅身体肯定会好的,但稍微有脑子的人都明白,这事不是青青和小梅醒过来就会告一段落的。

         ”娘,小梅这才刚喝了药,你跟她说这些做什么。”柳荷花在门口就听到苗氏的话,皱着眉头不赞同地说完,随后看着柳梅婷,”小梅,先睡会,等爷爷他们回来用晚饭的时候我再叫你啊。”

         姐姐也在?柳梅婷的眼珠子终于从苗氏身上移开,看着小小瘦瘦的姐姐,她眼眶有些发红,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姐。”

         到底是亲生妹妹,看着她一改之前刁蛮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柳荷花心里就是再气也发不出来,想了想说道:”娘,你先去准备晚饭吧,不然奶就要发火了。”

         ”恩,”苗氏看着外面的天色,也不敢再耽搁,若是一大家子人从外面辛苦回来,饭还没做好,那绝不会是小事情。

         苗氏泪眼婆娑地离开,柳荷花拿起一旁绣到一半的手绢,挨着床头坐下,”小梅,先睡会,醒来就好了。”

         ”恩,”柳梅婷点头,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姐姐,随后闭上眼睛,努力地平复震惊翻涌的心情,将理智拉回来,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从柳梅婷变成现在的柳梅花的。

         突然她的心头一跳,想起她今天上午在医院拿到身体检查报告时的绝望,肝癌末期,对于正处于事业巅峰,马上要嫁入豪门的她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她用了整整三个小时才接受了这个噩耗,之后,她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里回想着她的一生,挎包里那薄薄的检查报告却沉得让她喘不过气来,即使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压制,可报应两个字还是不停地闪现在她的脑海里。

         当初父亲查出肝癌的时候是不是跟她现在的心情一样?父亲那时并不像她现在这么严重,医生说若是治疗的话还能活好些年。

         母亲,兄弟姐妹纷纷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家里的情况她清楚,为了供出她这个大学生,所有人都在省吃俭用,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可以说她这只山鸡能飞出山沟里变成金凤凰,用的都是全家人的血汗钱,这一点柳梅婷再清楚不过了。

         若是以往,她二话不说便将存折交了出去,可偏偏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她男朋友为了她跟家里人闹翻了,正鼓足气要闯出一番事业来,而在前几天她已经说了这笔钱给他当创业金的。

         钱只有那么一笔,在爱情和亲情她选择了前者,并且用父亲的病还不太严重,以她现在的工资,用不了多久便能赚到这笔钱的借口来说服自己。

         只是当她再次拿着钱去的时候,父亲的病已经无法医治,在父亲死后,母亲心情抑郁每两年也跟着去了,原本对她掏心掏肺的兄弟姐妹因为这件事情而对她有了隔阂。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直坚信自己选择没错的柳梅婷整个人多垮了,这么多年,再多的苦和委屈她都人过去了,她和未婚夫花了多大的心血才将公司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得到未婚夫家里的认同,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因此在看到闯红灯的小孩面对迎面而来的卡车时,她带着满心的绝望冲出去将那小孩推开,回头她看见的是硕大的卡车头。

         躺在床上的柳梅婷,也就是柳梅花眼角无声地溢出泪水,她这是死了?才会变成柳梅花?这么一想,柳梅花家里人的长相愈发清楚的出现在脑海里,那一张张和她前世一模一样的面孔,她也不用面对那绝望的处境,心情轻松了不少。

         对于前世的选择,即使再一次反问自己,她也不后悔,只是难过自己为什么没有多挣些钱,那样便能两全其美,在她冲出去救人的时候,她清楚她是能够躲过去的,但她不想动,心想这么死了也好。

         谁能想到,她还会变成柳梅花,还能再见到父母和兄弟姐妹,这样也好,柳梅花在被子里的手握成拳头,重新开始她的一生,这一次,比别人多了许多见识的她一定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那般难堪的选择中,前世没完成的今生她要继续努力,她要让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都能够幸福,她要她这一生再没有任何遗憾。

         至于这小丫头身体好了之后要面临的惩罚,对于她来说并不难以承受,不过,那算计过这小丫头的柳玉兰,时间还长着呢?嘴角勾出意思笑容,总会还回去的。

         柳荷花抬眼看着妹妹带笑的睡颜,眼里闪着温柔的笑意,哪里知道,她心爱的妹妹心里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