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回来
        从星城回来,叶言一连几天都没见到黎铭的身影,他没有再来自己家借住,刚买下的新居似乎也被他冷落搁置了,并没有住进去。

         叶言深深觉得,没有了某人的打扰后,生活清净了许多。然而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太久,这天她刚从卧室出来迷迷糊糊地走入客厅,就听到了门锁响动的声音。

         她呵欠打到一半,偏过头直直地看向门的方向,然后在她的目光之下,门开了。

         在休假日依然穿着职业套装的某美女秘书露着她那两条白皙笔直的大长腿,和它们同样牵动人心的还有她胸前不可忽视的澎湃汹涌,当然最惹人注目的还属她那张明丽动人的脸,而现在这位艳丽绝伦的美女秘书踩着高跟鞋踏进了叶言的小窝,然后……无视屋主人的目光,目不斜视地往屋子客房的方向走,很快消失在了门背后。

         叶言只感觉扑面一阵清雅的香风,回过神来时,客厅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了。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紧闭的房门,想了想,接着把那个打到一半的呵欠打完,随后轻轻晃了晃脑袋,默默地进了厨房。她给自己煮了一锅面条,看着随着面条咕噜咕噜沉浮的几片儿绿叶,终是觉得寒碜,又从冰箱里摸出一颗蛋,等磕破蛋壳时却发现自己摸出的蛋是一颗毛蛋。

         她愣了两秒,把鸡蛋扔进垃圾桶里,没再做挣扎,等着锅子里清汤白水的面煮熟。

         几分钟后,她坐上了餐桌,面前放着比她脑门还大的碗,白白的面条儿小山堆似的在巨大的碗里冒出了尖儿。

         ——唔,刚才手抖放多了面条。

         就在她埋头奋力解决自己超大份的早餐时,客房的门开了,黎铭从房间里不慌不忙地走出来,一句话没说默默地拐进了厨房,很快又拿了一副碗筷出来,随后一言不发地坐在她旁边,伸手将她面前巨大的碗挪了过来。

         叶言一筷下去落了个空,目光追随着长腿跑了的面条,然后看着黎铭把面条分到他取来的碗里,取足了他需要的量后,又把巨碗推回到她面前。

         他帮她把碗端端正正地摆放好,握着她拿筷子的手往下压,见竹筷顺利插|入到面条里后,他放开了手,默默地吃起面条来。

         嗯,味道不是太好,他在心头默默地想。

         叶言看了看自己面前急速消瘦下去的早餐,又看看身边的人,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来,稍稍一顿之后,她埋头继续自己的早餐。

         两人同时放下筷子。

         叶言抽了纸巾擦手,一边擦一边说道:“黎大少也太不讲究个人卫生了吧。”

         黎铭的那位美女秘书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手上拿着一份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过期报纸,闻言看了他们这边一眼,淡漠的一眼过后,又回过头继续看报纸,仿佛这份不知何年何月的报纸存在着莫大的吸引力似的。

         黎铭正单手撑着下颌,目光无神,仿佛在结束早餐以后的短短的时间内思绪已经遨游出了太空。他反应慢半拍地转动视线,落在身边的叶言身边,扯了扯嘴角:

         “没事,我不嫌你。”

         叶言:“……”

         也许是觉察出口舌之争只会让自己的心情变糟,她没有再接他的话,而是默默站起身来,准备收拾碗筷。

         黎铭出言阻止了她,让自己的秘书帮忙收拾,后者没有怨言地为他们收拾,端着碗筷去了厨房。

         这位名叫姜芷的秘书长着一张可以直接放进陈列柜当收藏品的精致面孔,当她纤长的手指沾染上洗洁剂的时候,叶言心头生出一股莫名的怜惜感,有种想撸起袖子上前帮忙的冲动。

         反观黎铭,把娇艳的大美女当钟点工使的他一点罪恶感也没有,老神在在地继续放空思维,畅游太空。

         叶言想也没想,伸出无敌腿踢了他一脚,被她踢中小腿的黎某人面上还维持着一副在太空遨游的恍惚,下|半身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功能,在她踢过来的时候,两腿一并把她的脚夹住了。

         叶言用力一回抽,没抽动。

         再抽……

         再……

         她气急败坏地弯下腰,探过身去掰他的腿。

         于是,等姜芷洗完碗回来,就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

         纤瘦的女孩弓着背扑到男人腿上,餐桌挡住了桌下的风景,只能看到她一拱一拱地忙活着……

         姜芷正诧异着,黎铭朝她看了过去。轻飘飘的一眼,她的眼波动了动,良久,垂下了眼眸。

         叶言并知道他们的眼神交流,她正努力拯救着自己被困的脚,努力了一会儿,她从桌下看到两条大长腿从眼前晃过,知道是那位大美女从厨房里出来了,她一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直起身子。

         她起来时看到美女秘书径直去了客厅。

         叶言看了她的背影一会儿,扭回头狠狠瞪了黎铭一眼。

         “放开!”她压低了声音,像被惹恼炸毛的猫。

         “什么?”

         黎铭微微一笑,面上一派君子模样,一只手却探到餐桌底下挠她的痒痒。

         叶言痒得嘴都歪了,龇牙咧嘴地朝他低吼威胁:“黎铭!”

         被叫了名字的某人不痛不痒地支着下巴看着她,看戏一样悠闲。

         叶言看不惯他这小人模样,想也没想,抬起另一只脚丫子就朝他飞了过去。

         哦,并没有踢中目标。

         正在她准备全力一踢的时候,她那被夹住的右脚猛地被放开,回归自由的这一刻却混乱了她的重心——她差点连人带椅翻倒在地。

         所幸,一只手及时伸过来拯救了她。

         她惊魂未定地急喘了两口,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自己整个人八爪鱼似的扒在黎铭身上,他的下颌就抵在她的额头,两人的姿势看上去温柔又缱绻。

         只是看上去而已,等叶言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额头的青筋蹦了蹦,脑袋重重地往上一顶。

         令人牙酸的碰撞声顿时响起。

         黎铭“嘶”了一声,伸手去摸自己严重受创的下巴,叶言趁机从他的怀中逃脱,站起来一边整理衣服头发,一边斜视着他。

         黎铭朝她举了举双手,示意息战,叶言这才收回目光,然后找了个远离他的位置坐下,兀自思考着。

         “在想什么?”黎铭问她。

         “在想我把锁匠师傅的小卡片给扔哪个角落里了。”

         黎铭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他挑了挑眉,问:“你要换锁?”

         叶言瞄了他一眼:“如果你愿意把你手上的钥匙交还给我的话也就不用麻烦了。”

         要知道在半个小时前,她甚至不知道昨晚自家小窝里住进了个男人,是的,这就是她考虑换锁的原因了。

         黎铭觉得这话题再进行下去只有一个结果,自己会被驱逐出屋,他一点不想看到这个场面,于是他聪明地换了话题:“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叶言看也不看他就回道:“不去。”

         周末的休息时光她可不想和某个只喜欢捉弄自己的男人在一起,也没把自己洗干净了送上门给人捉弄的道理,不是?

         黎铭笑笑:“这是加班。”

         “……”叶言气恼地瞪他,“哪个公司的老总会安排一个小职员的工作时间啊?!”

         黎铭道:“虽说如此,但人事部估计还是挺在意我的某些想法的,比如一个小职员的去留。”

         叶言:“……”

         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两人相视十秒,一个恼怒,一个淡然,然后……

         叶言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问:“去哪儿?”

         黎铭勾了勾嘴角。他没有说明目的地,只是让她去换衣服,随后包括他的那位姜秘书在内的三人一起下了楼,坐上车后出了小区。

         叶言窝在后座,戳了戳坐在她旁边的黎铭:“这位姜小姐也是加班?”

         黎铭问她:“怎么?”

         叶言撇嘴:“没,就觉得这位不像秘书像生活助理。”

         形影不离的,走哪儿带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