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疑虑
        会叫她“小言言”这个恶心巴拉的称呼的也只有黎铭一个了,叶言不用回头也能猜出来者的身份。就像黎铭好奇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也十分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你怎么会来这里?”她一边问一边去拉他的手,想把这只大型犬从她身上撕下来。但没能如愿,此刻他就像菟丝子一样顽强。

         “自然是为与你相遇而来。”好吧,这株紧紧缠绕着她的“菟丝子”还是万千菟丝子中最文艺的一株,此时他对作为他依附对象的叶言作深情状。

         他深情款款地告白着,这不禁让叶言犯了牙疼。

         他不仅恶心到了她,还影响到了路人甲乙丙,就连远处的莫迟也频频望向她这边。他们之间的距离不算近,叶言看不到她的这位前男友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脊背挺得异常的直,仿佛下一秒就要紧绷得坏掉。

         她注视着莫迟的目光不加掩饰,从身后揽着她的黎铭也发现了,他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强硬地把她的面孔掰向自己,然后在她的耳边暧昧地吐气:“你不上去和他叙叙旧?”

         叶言恼怒得想咬碎他的手指:“要你管!”她用手肘肘了一下他的腹部,恨恨道,“你好好站着,骨头软掉了还是怎样?”

         黎铭大耍无赖,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累啊。”

         叶言被他的厚脸皮震惊到:“你累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把别人当拐杖使了?”

         黎铭不放弃每个告白的机会,深情道:“我只想靠着小言言你。”

         “……”

         简直无耻!

         黎铭不是一个人来的,和他一同来的还有他的美女秘书姜芷,此时这位美女秘书正目不斜视地站在他们旁边,尽职地扮演着一樽沉默的雕像。

         叶言啧啧赞叹,为她的高素质点赞。

         她的目光从秘书身上滑过,又看了看远处,那里原本应该站着莫迟等人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她一愣,一时间不知该喜该悲。

         黎铭不甘寂寞地刷着存在感:“他已经走了。”

         “我两只眼睛看着呢。”这不需要他特意提出来。

         “我这不是在你变成望夫石前善意地提醒你一下吗?”黎铭松开她,终于舍得归还她的身体使用权,不再把她当作一根拐杖了。

         她很没有诚意地道谢:“那还真是多谢了。”

         说完就要钻进车子离开这里。

         黎铭适时出言阻止了她:“既然都来了,陪我进去一趟呗。”

         他当然不是带着自家秘书来这里溜达的,事实上他正要进星城与一个客户见面,遇到叶言完全是出乎他意料的事。

         “不去。”叶言拒绝的话说得一点不委婉,她一边说一边继续往车子里钻,钻到一半被两只胳膊揽住了腰,用力往外拽。

         叶言:“……”

         此时她弓着背撅着腚,一男人在她身后揽着她外后拉,这样的姿势想想都觉得内涵无比。她嘴角一抽,不得已放弃了上车。

         “你干嘛呢?”她回头恼怒地瞪着他。

         黎铭松开手佯装无辜:“我只是想为自己博取一个贿赂你的机会。”

         “贿赂?”

         “如果我用一百份沁园当季主推蛋糕贿赂你,你可以陪我进去一趟不?”

         叶言这下是真的觉得牙疼了,黎铭这厮绝对身具言灵的技能,一句话就让她体会到了牙疼的滋味:“你确定这是贿赂而不是谋杀?”

         对于她不能欣赏甜食的美妙,黎铭稍感失望,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很快振作起来,他暧昧地朝她眨眨眼:“还是相比于甜食,你更想要我的一个吻?”

         这奇妙的脑回路……

         叶言表示,她既对甜食没什么兴趣,也不肖想某人的吻!

         “你不会真到发情期了吧?”她奇怪地睨着他。

         黎铭道:“只不过对你情难自禁而已。”

         “……”

         好吧,对着不知节操为何物的某人,她认输了。

         黎铭一通胡搅蛮缠,叶言被他烦得不行,最终还是被他拉进了会所。拜他所赐,与莫迟的意外重逢的冲击感消失得一点不剩了。

         在服务生带领着去往包间的途中,黎铭发现了她腰间的伤口,当即眼神变了。

         “你腰那儿怎么回事?”他难得地正经起来,拉住她就想去察看情况。

         叶言闪躲开,不甚在意道:“擦破了点皮而已。”

         黎铭紧盯着伤口不放:“怎么弄的?”

         叶言想起自己光天化日之下被一陌生男人挟持的事,感慨这种小概率事件也能被她碰上,运气简直了。她自嘲道:“撞到霉神的刀口上了。”

         她的话并没有透露什么实际信息,黎铭微皱了眉,但见她一副不想多谈的模样,也只能就此作罢。

         “你跟我去处理一下伤口。”他只能这么说道。

         星城私人会所消费极高,但相应的服务也十分周到,会所内设有应急医疗点。黎铭吩咐秘书姜芷先去包间与客户会合,自己则带着叶言去了医疗室处理伤口。

         就像叶言本人说的,那并不是多严重的伤,经过简单消毒包扎后也就可以了,整个过程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很快两人也到达了预订的包间。

         房间很大,里面甚至设有小型吧台和室内莲池,房间的其中一墙面是整块的弧形玻璃,外面种植着花草,给人最极致的视觉享受。

         会客桌椅设置在玻璃墙不远处,白天的时候甚至不用开灯享受自然光线即可,当然,在遇上强光的天气,可以掩上窗帘,开几盏灯。

         两人进去的时候,姜芷和客户正在吧台前笑谈,见他们进去,客户朝他们举了举酒杯。

         叶言惊讶地发现,这个客户的形象与她想象中的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人十分年轻,年轻且英俊。经过介绍,叶言才知道,这位并不是普通的客户,他和黎铭既是项目上的合作关系,也是朋友关系。

         既然熟识就不用太拘谨了,几人围着吧台喝酒闲谈,等玩得尽兴了,这才转到会客区去谈合作的事。叶言对工作的上不感兴趣,独自留在了吧台看调酒师调酒。谈判时间十分冗长,叶言等得无聊,一个人出了包间,她出去的时候恰逢隔壁包间的门也打开了。

         她感觉到那个包间里走出了一群人,她没去多看,只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她没想到的是,那群人从包间出来后并没有直接离去,反而朝她的方向走来了。

         她差点以为自己遇上找事的了,正准备回包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小叶子……”那人这么叫她,语调要比常人慢许多,听上去一股提不起精神的味道。这十分具有辨识度的声音一下子就和一个人对上号了。

         没错,就是黎家老二黎源。

         大家都喜欢在今天扎堆到这家会所啊,她无声感叹了一声,十分文艺范地将此归结于命运的重逢。

         黎家老二无精打采的死鱼眼中多了一丝光彩,他看上去十分惊喜:“你是来接我的吗?”

         叶言无语。这种结论只有在智商砍掉只剩下零头的情况下才能得出吧!她怎么看都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他在这里啊!

         黎源见她沉默却误以为她默认了,于是更加高兴了。

         “今晚我们一起回老宅去吧。”他提议道。

         叶言觉得自己不能沉默下去了,不然又会被他理解成奇怪的意思:“我就不回去了,我现在还有事暂时走不了。”

         事实证明黎源的智商还没有跌成负,还能听出她的话隐含的潜在意思:“你不是来接我的?”

         “……我以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她当然不是来接他的!

         “好吧。”黎源看起来有些失望,“那我等你忙完了送你回去?”

         “……不了。”只有这件事是万万不能答应的,以自己的生命做赌注的赌博玩的是心跳,她承受不了这种刺激。

         黎源还想说什么,这时一个跟在他身后的男人上前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听完后虽然表情未变,但……

         “小叶子,哥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在往常十分执著“开车送她”这件事的黎家老二很轻易地就放弃了。

         那个人一定说了什么对黎源来说十分重要的事,叶言猜想。

         她不想因为自己耽搁了他,于是朝他挥挥手:“嗯,再见。”

         黎源带着他身后的那群人走了,叶言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她认为的黎源要去做的重要的事其实是去见一个人,那人正在星城的后巷等着他。

         他们将完成一个交易。

         叶言在外面透完气又回到了包间,她进去的时候,几人已经谈完了正事,又重新回到了吧台,见她进来,黎铭的那位朋友递给她一杯鸡尾酒。

         “我开了车过来。”她婉拒了。

         把自己的座驾扔医院后又扔到会所,这可不是一个好主人该做的事。

         那人笑笑没有坚持。

         几人从星城出来时天已经尽黑,外面人群熙攘,灯火通明。

         目送着被助理开车接走的客户离开,黎铭和自己的秘书姜芷上了来时的车,叶言则开着自己的车回去。至于黎铭没赖着有搭乘叶言的车的原因——

         “……我向财务部传达过您的意思,按理说她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星城,至于她为什么还是来了,这其中原因还要待查。”车内姜芷一边开车一边向他汇报。

         黎铭沉吟:“她的腰受伤了,可能和她来来星城的原因有关,你找人查查。”

         “好的。”姜芷恭敬应下。

         黎铭没再说话,转头去看窗外的夜景。

         莫迟的动向一直在他的掌握之中,因此他早知道他会作为银行方代表和公司洽谈融资。叶言会跟着资金主管去却在他的意料之外,无奈之下,他只好传话到财务部换下了她。

         他不想她和莫迟见面,至少在她完全放下她那个前男友之前,他不想。

         姜芷撞伤姜晴那次,莫迟也去探过病,那一次他们差一点就遇上,可被他打断了。

         这一次,他没能来得及。明明已经被他破坏了的局,为什么她还会出现呢?为什么?

         黎铭皱了皱眉。

         另一边,叶言坐上自己的菜青虫后掏出手机准备看看时间,打开手机时却发现上面多了几通未接电话以及一则短信,全部来自于黎源。

         她一头雾水地打开短信,看完之后愣了一下。

         原来她误会黎源了,他会说出“你来接我”这种话并不是智商缺失的表现,他早给过她信息,让她去星城接他来着。

         不过,黎源怎么会突然找她去接他呢?作为一个车技烂透的渣,司机是随身标配啊。

         她想不太明白,只能放弃深究下去。她发动了车跟在黎铭的车后面。

         将车停在车库后,姜芷就离开了,叶言则和黎铭一起回公寓。

         “你今晚还住我那边吗?”回去的途中,她问他。

         黎铭调笑道:“这不还没分开呢就开始想我了?”

         叶言面无表情道:“我只是在想要不要收个住宿费什么的。”

         “住宿费?”黎铭笑着看她,“你要我的工资卡还是银|行卡?我不介意交给你的。”

         叶言:“……”

         她只是想收个房租,可没想在自己的户口本上添上一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