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去污
        大清早地在公司楼前和一水灵灵的嫩草搂搂抱抱,叶言深觉自己的形象在自家公正刚直的上司心里已经沉到底儿了,再没有浮起来的机会!

         接手新工作时的豪言壮志就像破了洞的皮球,在经历了一连串的不顺之后只剩下蔫答答的皮了,叶言颓然地踏进公司大楼,乘员工电梯到了22层的财务部,拐进自己的办公室。

         财务部的氛围永远跟蒙了一层乌云似的死沉,部门的每个职员似乎都懂得克己自律。叶言除外。她可没有把自己捆进条条框框的规矩中的觉悟,当然,处在这样一群同事中,她也没有释放自我的机会。

         不过,这也足够凸显出她的另类来了,在同事眼里,她大概和她电脑屏幕上龇着大板牙笑得晾牙根的小黄人一样奇怪。

         今天和以往稍有不同,叶言踏进办公室时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疑惑地扫视了一圈,却没有找出导致了这一丝改变的源头。

         她并认为气氛诡变的原因发生在自己身上,尽管她的上司在不久之前才观看完了她调戏青葱嫩草伤风败俗的全过程,以至于对她产生了一点不大不小的误会,但她依然不认为自己会成为办公室的谈资。

         财务部的职员大多缺乏八卦心,她正直过头的上司尤其缺。

         憋了一肚子的疑惑,却没有人给她解疑,她好奇得心痒痒。但她毕竟很忙,忙着忙着好奇心也就淡了。

         她忙着熟悉自己的新工作,中途去了一趟茶水间,回来的时候在走廊里遇到了办公室里的一名女同事。她习惯性地向对方打招呼,原以为对方不会理会自己,没想到擦身而过的瞬间,对方也朝她笑了一下。

         极淡的笑容,却让她比发现新大陆还惊讶,她差点端不住自己的水杯了!

         要知道,这可是她接手新工作以来,第一次收到来自同事的善意!

         像是为了确定什么,她朝着那名女同事的背影喊了一声:“那个……”

         女同事应声回过头,没头没脑地说道:“谢谢你的甜点了。”这种透着温馨感的日常似乎有点和财务部的氛围不搭,女同事稍顿了一下,敛了笑意,以前辈的口吻说道,“好好工作。”

         说完,继续往茶水间走去。

         叶言眨了眨眼,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的心情在这一刻变得极好。

         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直到被水杯烫到手,这才如梦初醒般端着水杯回到办公室。她再一次打量了一下四周,有恰好抬头和她对视上的,也都不忘朝她点头,而不是像刚来那会儿直接无视她。

         而这些改变都源于一份她送出去的甜点?

         唔,送出去的甜点?

         好吧,她觉得她有必要和黎铭谈一谈了。

         趁着午休,叶言乘了电梯到了25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那是黎铭的办公室。

         是的,她工作的地方是黎氏的一个子公司,而黎家老大就任职于这家公司的总经理。除了黎铭,黎家老二黎源也在另一家子公司历练,这似乎是黎家的传统,所有继承人都必须下到子公司磨练。

         黎家老三黎宋除外,他早些年拒绝了黎氏继承权,在成年后不久就开始了自主创业。所以,在黎家四兄弟里,叶言相处得最少的就是黎宋了。

         在电话里已经得知黎铭还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因此叶言并不担心扑空,她也确实没有扑空,不过,黎铭处理文件的方式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都说高处不胜寒,身居高位的黎家老大却勇于打破传统,为了避免孤独奋战,他把自己的领地改造成了百花园——他的私人秘书以及三个助理都是腰细腿长的大美女!

         这位黎家第一继承人似乎有自己独特的人才选择标准,其中重要的一条便是,入驻他领地的人才必须是时时能够感受到生命的沉重感的大美女,胸前那坨即使没有d也至少得汹涌成c。

         叶言进入办公室的时候怀疑自己忘了敲门,不然对面那位美女秘书怎么在她这个外人的眼皮子底下也一点不收敛!

         她嘴角微抽,目光不自觉地划过那秘书的胸前,只一眼便感受到能压弯脊骨的生命重压。

         美女秘书一只手虚虚地搭在黎铭的肩上,俯着上半身和他谈论桌上的什么文件,因为这个姿势,她傲人的胸时不时擦过黎铭的手臂。

         叶言惊讶于她撩人的姿势,看着她嫣红的唇不停地动啊动,整个人都快魔怔了。

         挂在黎铭身上的秘书注意到她的目光,朝她看过来……眼波流转,勾人得很。

         黎铭也发现了她,他收起了桌上的文件,随后拍了拍自己秘书的手臂,低声对她吩咐了一句,后者得了指示,终于舍得把自个儿从自家上司身上撕下来,整了整衣衫,娉娉婷婷地出去了。

         “来了?”黎铭朝叶言道,“随便坐。”

         叶言从初见美女秘书的震惊中醒过来,打量了一下办公室。她在这个公司工作三年了,却还是第一次来黎铭的办公室,多少有点好奇。

         不过有了前面大胆的美女们作对比,办公室里的豪华配置已经激不起她多少波澜了。

         她只是感慨了一下黎氏的壕气,便把注意力落在了前面的男人身上。

         “你这办公室里‘风景’不错呀。”她啧啧两声,“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啊!”

         黎铭谦虚地笑笑,又十分正直地回道:“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效率。”

         “……”

         叶言非常想呵呵他一脸,却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

         敲门声落下,百花园里的金牡丹走了进来,手上多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她把其中一杯搁在叶言的面前,另一杯送到黎铭手中。

         借着递咖啡的动作,她的手指勾了勾黎铭的手背,语气慵懒犹如睡美人:“需要我回避?”

         黎铭朝她笑笑:“不用。”

         美人迈着两条细白大长腿,踩着近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走向一边的沙发,短短几步,却走出了夜场女王的魅惑。她落在柔软的沙发上,翘起大长腿,随手取了一旁的财经杂志。

         “你好像很中意我的姜秘书。”黎铭啜了一口咖啡,悠悠开口道。

         “第一医院的眼科从不缺好医生。”叶言看他就像看没有下半|身束缚力的牲畜一样,十分想上前狠狠唾弃他。

         “不中意吗?打你进这个办公室,你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间比落我身上多多了。”黎铭叹了一口气,“要知道,以前你的眼里只有我的。”

         叶言面无表情:“顺便去趟精神科。”

         黎铭的厚脸皮绝不会因为谁的只言片语就被削薄了,在叶言看来,他因为摒弃了羞耻心,所以战斗力非比寻常,就比如此刻,他能够毫无心理障碍就接受了别人对他的精神方面的诋毁,脸上的笑容保持着一分不减:

         “你愿意陪我的话去一趟也无妨。”

         叶言:“……”

         她常常觉得自己够厚脸皮了,但在这位面前,战斗力还是略显欠缺!

         对于逗乐她这件事,黎铭似乎十分热衷,他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所以,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来约我共进午餐的?”

         叶言选择性地无视他的话,提起了正事:“你往我的办公室里送甜点了?”

         “放心,我留了便签,以你的名义。”黎铭解释,“我这不担心你一觉醒来又成乌龟后悔了嘛,所以顺手就帮你做了。如果你要想谢我的话,请我吃饭?”

         叶言心里挺感动的,但嘴上习惯逞强了:“都说大恩不言谢的。”

         她的话落在黎铭耳中却变成了——

         “你说公司旁边的那家餐厅?”

         叶言:“……”

         就公司旁边那家餐厅,普普通通的一顿都够吞下她一个月工资的半壁江山了,他也好意思开口,心思何其歹毒!

         这想法太危险了,必须得禁止!

         叶言还在思考怎么才能打消他的想法的时候,黎铭已经在考虑时间的问题了:“中午是不行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唔,那就晚上吧。”

         “……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不觉得应该考虑一下别人的想法?”叶言被他噎了一下,觉得自己都快被他气乐了,“特别是当你选择餐厅,却不准备掏钱包的时候。”

         “你说餐厅要预订?没关系,我让助理帮忙解决。”

         “……”

         她不说话了,只恶狠狠瞪他。

         黎铭在她的瞪视下,面色自然地吩咐他的美女秘书处理餐位预订的事,末了还表现出一副期待无比的模样:“下班后我在办公室里等你哦。”他的期待里还带了点暧昧的小暗示。

         “……”

         叶言可没有轻易妥协,她觉得还能为自己的钱包再努力一下,她想了想,决定用实际行动来抗议他的独|裁——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给了他一个王之蔑视的眼神,然后不等他反应,转身就给了他一个代表了她坚决意志的背影。

         然而,然而……

         她的抗议手段落在黎某人眼里,似乎并没有产生什么实际效果。他不仅不反省,还肆意地笑出了声,就像在笑她的幼稚。

         叶言差点在他的笑声中崴了脚,她愤愤地关上门,把笑声全部隔绝在门后。

         怀着与上楼时截然不同的心境候着电梯,等到电梯在她面前打开时,她又陡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的车钥匙被某个小人顺走后忘了讨回来!

         没有就此下楼,她又回到了黎铭的办公室。

         因为恼怒某人的独断专行,她故意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办公室里,那位魅得犹如一条美女蛇的秘书身体笔直地站在黎铭前面,神情恭谨。

         叶言恍惚以为自己看错了,她眨了眨眼,待再看过去时,却发现自己……果然看错了。

         =_=

         “叶小姐……”美女秘书没骨头似的倚着黎铭,慵懒地一勾红唇,“真希望下次进门时能看到体现你素质的那一面。”她在暗讽她没有敲门。

         “……”

         黎铭清咳了一声,问道:“还有事?”

         “把我的车钥匙还给我!”

         擦!她才不会再来这里了,眼睛都要用上去污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