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事故
        在收到第五次来自同事的眼神回应过后,叶言对黎铭的怒气消了一点。

         在收到第六次眼神回应过后,她觉得自己勉强可以应下请吃饭这事,如果他愿意进一家消费不那么惊人的餐馆的话。在收到第七次眼神回应过后,她觉得公司旁边的那家餐厅环境不错,值得给自己的钱包减减肥。

         在收到第八次同事的眼神回应过后……她接到了黎铭的一通电话,对方一本正经地胡扯了一通后,终于回归主题告诉她,她被放鸽子了。

         她淡定地挂断电话,继续手上的工作。

         半个小时后,她到了维修部,隐晦地提起部门设备更新问题,提起她在工作时,她的电脑在她的轻柔的爱|抚之下,按键崩飞了。

         她的语气中带着被阻断了工作的焦灼,以及对维修部的信任和感激,维修部小技术员听了心中不由生出几分责任感来,毅然决定把她的建议备案在册,申报上级部门。

         从维修部出来,叶言再次接到了黎铭的电话,她想也没想,优雅地滑动手指,把来电的他拉进了黑名单。然后,世界都变得宁静了。

         直到下班走出公司的时候叶言才把他从黑名单里解放出来。刚放出来,备注为“黎小人”的某人就打了电话过来。

         这一次她没有拒接。

         “小言言,我车祸了。”这是接听后他说的第一句话,语气悠然,就和谈论天气没差。

         叶言由此判断他的话为玩笑。虽然认定为玩笑话,但在初听到时有那么一瞬间她还是被吓到了。为了报复他对自己的恐吓,她决定对他的遭遇报以冰雪般的无情。于是她的慰问出口变成了冷冷的一句:

         “死了没?”

         “正在忘川途中溜达着呢。”

         “早点投胎。”免得为祸人间!

         “我怎么舍得丢下你,我会在三生石边等着你的。”

         “……”

         叶言认真思考起拿指甲刀解决这只妖孽的可能性,她在脑内反复验证,却在得出结论的前一刻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说话声。不是黎铭的,从说话内容判断,大概是……

         护士。

         叶言心头一紧,暗想如果不是自己亲手手刃这只妖孽,她这些年来受的精神压迫就没地方报仇了,于是有点着急了:“你真车祸了?”

         “你没信我啊?唉,我又被你伤害到了。”黎铭絮叨着自己受到的伤害,说完语气一转,“来探望我的话,我只接受红玫瑰。”

         “……”

         她真的要被永远正经不起来的某人气死了!

         “红玫瑰没有,小雏菊无限量放送,等需要点缀你的墓碑的时候,我不会吝啬的。”

         黎铭听了不仅不恼,还轻笑了一声以示他的好心情:“那我就先预定着了啊。”

         “……”

         当然,叶言既没有准备红玫瑰,也没有准备小雏菊,这个时候她可没心情跑去花店。她开着车急切地赶到医院,匆匆跑到黎铭的病室,然后便看到她担心着的某人正和一穿着病人服的年轻姑娘……相谈甚欢。

         她气得的脸都要扭曲了,看着健健康康鲜活着的黎铭,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完好得连一丝褶皱也没有,丝毫不像经历过一场车祸过后,她的后槽牙都要咬碎了,她的胸腔起伏,艰难地挤出声音:“车、祸?”

         “是啊。”黎铭一脸后怕,“这位姜小姐被我的车撞到了。”

         叶言:“……”

         原来他是这场车祸的肇事者!

         她死死地盯着他,眼球都快被怒火烧红了。

         突然,她的脸色一变。

         “姜小姐是吗?”叶言对着病床上的女子扬起和善的微笑,“姜小姐需要律师吗?我可以帮忙介绍一名出色的律师,对方最擅长处理车祸赔偿之类的案件了。”

         最好从这只妖孽身上刮下一层皮来!

         “……不用了。”那位姜姓小姐似乎被她和善中隐藏着狰狞恶意的笑容吓到了,愣了一秒,“我只是受了一点擦伤,已经和黎先生商量好处理方式了。”

         叶言斜了黎铭一眼:“那真是太遗憾了!”

         那位姜小姐笑道:“还是谢谢你了。”

         叶言闻言看了她一眼。进到病房的这段时间,她因为过多地把注意力放在黎铭身上,以至于忽视了一点,这位受伤的姜小姐似乎不是寻常人,她的言谈举止无不显示着她受过良好教育。

         叶言猜暗暗猜测她的身份,没意识到自己的打量时间有点久了,而被她打量的那位姜小姐没有在意她近乎无礼的窥探,不仅没有闪躲,还抬头朝她微笑了一下,从头到尾表现得落落大方。

         叶言不好再看下去,匆忙收回了视线。

         恰逢医生进来查探,告知他们一项检查单出来了,让人到楼下去取。取回检查结果这件事当然不能让伤患去做,黎铭接下了这个任务,他走出病房的时候顺便拉走了叶言。

         去取结果的途中,叶言忍不住问:“那位被你撞到的姜小姐是谁啊?”

         她觉得那位姜小姐不是寻常人,认为黎铭有可能认识,所以问了。

         黎铭确实是认识的:“姜晴,b市姜家大小姐。”

         邻市的名门姜家,叶言有所耳闻,但因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所以关注度不高,听听也就放下了。

         “啧,这场事故不会是你故意制造的吧?和姜家千金的邂逅,然后这样那样……”

         黎铭闻言眼中闪过异样的光,但很快被他掩饰过去。

         “你这剧本写出了经典的味道啊。”他大笑一声,道,“狗血。”

         看着他这张欠揍的笑脸,叶言恨得牙痒痒,十分想扑上去啃他两口。当然,她并没有付诸行动,她只是选择不再和他说话。一路沉默着取完检查单后,他们准备返回病房。

         叶言气恼黎铭一而再地逗弄自己,不肯和他并排走,而是落后半步,以此无声地抗议着。

         而黎铭似乎十分喜欢她生气时的包子脸,一路上眉眼间尽是笑意。

         不是太远的路,他们很快回到了病房外。

         和离开时候的情形不一样,他们回来时病房的门虚掩上了。这并不是多奇怪的事,黎铭没有多想,单手推开了房门。推开门的瞬间,病房内的情形映入他的眼帘,他不禁愣了一秒,忘了进去。

         “人家急着看结果呢,你还在门口磨叽个啥?”叶言睨他一眼,想绕过他进去。

         然而她刚走到门边,就见一只手伸过来……把她摁进了一个怀抱里。

         “……”

         黎铭的手稳稳地压着她的后脑勺,把她的头固定在他的颈窝。她的眼前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闻到他身上香水味,极淡的,她所熟悉的。

         再熟悉也不能压制她内心呼啸成龙卷风的憋闷,她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喂,你发什么疯呢?!”

         黎铭伸出一只手把掀开一条缝的门重新掩上,似乎这样做了才能让他足够安心,能够……让他陡然加速的心跳回归平和。

         他脸上重新挂上不正经的笑,道:“突然想给你变个魔法。”

         叶言:“……”

         她一脸卧槽,伸出爪子重重掐了一把他的腰。

         他笑着没动。

         叶言在他脖子上磨牙:“你知道我的爱好是吸人血不?”

         黎铭道:“我很荣幸成全了你的爱好。”

         “……”

         叶言突然间觉得他的皮太厚,咯牙。

         “你到底干嘛呢?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影响成不?”她推了推他,“再不放开我,我要生气了啊。”

         “别恼啊,我只是想给你变个魔法。”黎铭说完依言放开了她。

         叶言对他口中的魔法半点兴趣也没有,见他放开自己,松了口气。但她放心得太早了,她下一秒便发现,自己的脑袋是恢复自由了,可眼睛还在魔爪的控制之中。

         是的,他放开她的同时,伸手蒙住了她的双眼。

         “……”

         她嘴角抽抽:“你对幼稚园里小萝卜头的游戏还有偏好呢?”

         她伸手去扯他的手,在碰到他的手的时候,一枚金属物落入了她的手中,于此同时她的眼睛重见到了光明。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金属物,又看看黎铭:

         “啥意思?”

         “魔法。”

         叶言面无表情。

         黎铭捏了把她的脸,笑道:“这是我的新公寓的钥匙,公寓里有点乱,我原本想自己早点回去打理的,可是现在遇上了这件事……”

         叶言扯了扯嘴角,打断他:“所以?”

         黎铭道:“我缺个田螺姑娘。”

         “哦。”

         “小言言,你就是我苦寻良久的小田螺呀。”黎铭动情地看着她,“你会帮我整理公寓的吧。”

         “……”

         “我的新住所就在你隔壁。”黎铭笑道,“就是你前些日子抱怨装修扰民的那间。”

         “……”

         他拍了拍她的肩,一脸委托重任的郑重。

         叶言把他的手从肩上拉下来,摊开,然后把钥匙放回他的手里。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走的时候还“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脚。

         黎铭看着她的背影无声笑笑,直到她消失在拐角。

         她离开了,另一个女人却走来了。

         随着女人的渐渐走近,黎铭脸上的笑容淡了。

         这时一个护士刚好路过,黎铭叫住护士,让她帮忙把结果单送进病房,自己和走来的女人一起离开了。

         “我的优秀秘书如果连控制情绪都做不到,那么就真的只是一枚可有可无的花瓶了。”走出医院的时候,黎铭淡淡开口道。

         落他身后半步的女人神色一紧,眼中的不甘迅速退去,变成无波无澜的沉寂,她面色恭谨:“是我冲动了,以后不会再有了。”

         是的,都因为她的冲动,才造成了这出意外事故,还让她的上司出面处理。

         没有什么比这更羞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