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传闻
        唇上传来的触感鲜明不容忽视,这让叶言失去了欺骗自己的机会,无法将此归咎于梦。

         她将眼瞪得大大的,因此没有忽略亲吻着她的男人的脸上的表情,那种认真又执着的表情,她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玩笑。她一愣,但很快又推翻自己了的想法,觉得是因为太过贴近的距离导致了视线失焦看错了。

         黎铭可不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她这么告诉自己。

         这个想法让她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中镇定下来,让她狂跳的心也平静下来,让她赶在对方加深这个吻之前结束了这场恶作剧。

         她推开了他。

         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互相对视,空气中的燥热分子渐渐冷却下来。

         叶言居高临下地睨着他。

         “我可以对你提一个请求吗?”终于她开口了,表情诚恳。

         这句话打破了僵持,黎铭坐了起来,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恢复了不正经的模样,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你说说,一万个都行。”

         叶言木着脸严肃道:“请你以死谢罪吧。”

         黎铭像是一个狂热信徒遵循他所侍奉的神明的旨意一般,不抱任何疑问地应下了:“如果这是你的期望的话。”但并非无欲无求,“我死后还请将我的骨灰带在你身旁,我并不惧怕死亡,我惧怕没有我的陪伴你会孤独。”

         面对这番感人肺腑的遗言,叶言感动得一个踉跄,脚不偏不倚正好踩中他的脚。

         毫不留情的一脚,他却脸色都没变一下。

         叶言索然无味地移开脚,撇了撇嘴:“骨灰什么的还是趁着新鲜赶紧回归自然去吧。”

         黎铭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点头:“哦,好吧。”说完,他站起来,慢慢地靠近她,以几乎贴上她的姿势站住了:

         “那我可以回应你的请求了,不过……我可以选择喜欢的方式去死吗?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溺死在你的温柔中吧。”

         “……”叶言额角青筋欢快地一蹦,她绷着脸忍无可忍,“你能别再恶心人行不?”老实说,这感觉就跟在夜店遇上装13的蹩脚搭讪者似的。

         “行。”黎铭耸了耸肩,退回到沙发上,把电视节目调到财经频道。

         他现在看起来正常极了,但对比上一秒的态度,他就像一个精分患者一样情绪反复无常。相识多年,自认为很了解他的叶言此刻也不敢开口说自己了解这个男人了。

         她所认识的黎铭喜欢口头上撩撩她,但绝不会……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我不喜欢。”她突然开口道。

         至于话里的“玩笑”指的是什么,作为当事者之一的黎铭自然也知道。

         “抱歉,玩笑开过头了。”

         他竟然道歉了。

         叶言惊讶地看向他,久久没有说话。这位居然没有用稀奇古怪的理由为自己诡辩,而是利落地道歉了,这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今晚的他脑子坏掉了一样异常,她从打量中得出这个结论。

         “你……没事?”她颇有点担心,“虽然你对好意的我做了些不可爱的事,但宽宏大量的我决定原谅你了,如果你需要一个倾听者的话……”

         黎铭道:“我对没有心理医师执照的人开不了口。”

         好心当做驴肝肺!

         叶言感觉自己又有发火的兆头了:“真抱歉够不上当你的树洞的资格!”她甩下这句不再理他,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气恼地在床上滚了几圈,用被子蒙住头,暗暗诅咒某人。然后……耗尽了脑力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被谁搬运过,还是自个儿自发地调整过。她心里偏向后者。没有多想,她出了卧室。

         刚出房间就和从隔壁客房出来的黎铭碰上了,后者朝她扬起笑脸。

         “早,宝贝儿。”

         叶言打着哈欠含糊回道:“早。”

         说完飘向厨房。

         她在进入厨房前又猛然顿住,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因为她突然的举动撞上了她的背。

         她回头观察他,后者任她盯着看。

         “怎么不走了?难道……小言言在期待我的果体围裙?”黎铭环住胸,一脸羞涩,“我可以为你准备的。”

         正常了。

         她暗暗松了口气,反复无常的某人她有点应付不来。当然,没个正形的某人,她也有点适应不良。

         她嘴角狠狠一抽:“果体围裙什么的,你还是挪块镜子自个儿欣赏去吧!”

         “我只想给你看。”黎铭嘴上这么说着,绕过她进了厨房,取了围裙围上开始在冰箱里找食材。鉴于这位大少的厨艺比她好很多,她让出了主厨的位置,倚着厨房的门看他做早餐。

         煎盘里放上少许油预热两分钟,再添加火腿煎一分钟,将超市里买的大袋面包片取出来去掉中心切出一个小框,在面包框里加上鸡蛋填满,盖上盖子烹调至鸡蛋半熟,然后把煎好的火腿片覆在鸡蛋上,盖上切出来的面包方块,抹上蛋黄,挤压翻煎一分钟,出锅装盘。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美味的早餐备好了。

         两人转战餐桌。

         叶言将自己的那份解决完后,没有先离开,而是坐在位置上,捧着牛奶杯看着坐在对面进餐中的黎铭。

         “你昨晚进我的房间了?”她找了个话题。

         “不要对着一名绅士说这么失礼的话。”

         黎铭回话的时候会暂停用餐,从这一点来看,确实像一名有涵养的绅士,但是……

         “有着发|情期的牲畜也自称绅士了?”叶言出言暗讽他昨天突然不分对象地亲吻她的事。

         “礼节性亲吻都比那个深入呢,我就这样沦为禽|兽了?”黎铭抬眸看她,兴致盎然道,“还是我让你亲回来你才能原谅我?”

         叶言瞪他。

         黎铭笑笑,表情愉悦地继续自己的早餐。

         叶言没有再继续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换衣服,等出来时没在客厅见到黎铭,她懒得找他,自己先下了楼。她往地下车库走,然而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她这个时候才恍然记起,自己的车被她遗忘在了医院前。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手上的车钥匙,又面无表情地塞回包里。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在等我呢?”脚步声的主人朝她道,有些许戏谑的意味。

         黎铭走到她身边,朝她挑了挑眉:“要搭顺风车吗?”她从医院回来时搭乘的是他的车,这一点他比她记得更清楚。

         叶言看他一脸“你求我我就答应你”的小人得志样,十分想抽他:“我去打车。”

         “噗!”黎铭赶紧拉住她的一只手,“开玩笑而已,还是坐我的车吧。”

         叶言最终还是选择了搭顺风车,考虑到黎铭的身份问题,她准备在公司远处下车,不幸的是,她在途中打了个盹,迷糊地从车上下来时,却发现人已经身在公司大楼前。可想而知,这一幕引来了多少人的侧目。

         回过神来,她有点想躲回车里了。

         “你说公司老总遇到街边走断高跟鞋的小职员,热心捎带她一程的可能性有多大?”她作深沉思考状。

         黎铭好心为她解疑:“如果这个小职员有事没事在老总面前刷刷存在感,让老总记得这张面孔的话,可能性还是有的。”

         叶言深沉不下去了,僵着脸戳在原地。

         黎铭失笑,抬手揉揉她的发顶:“别想太多。”

         现在正处于上班高峰期,他这一举动又引来无数窥探的目光。叶言甚至看到有人看这边太入迷,一头撞上了玻璃门……

         “……”

         她压低了声音:“你故意的吧!”

         黎铭淡定地收回手,装傻到底:“什么故意的?”

         “……”

         “噗,好了,别管这些了,快进去吧。”

         叶言用眼神示意他先走,自己站在原地没动。

         “过河拆桥的薄情人我总算是见到了。”黎铭故意重重地叹了一声,“那我走了。”

         黎铭走后好一会儿,叶言才走进公司,然而她刚进去,就见到原本应该坐在办公室里的某黎姓男人却静静地候在大厅里。

         她眉心一跳。

         她只想视而不见,但没能如愿,因为他朝她走来了。

         “你不是走了吗?”她血槽亏空,浑身无力道。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忘了问你。”黎铭一脸无辜,“我想问你下午要不要搭顺风车去医院取车。”

         “……”

         “……”

         叶言有点消受不了他的热忱了。这份热心里面绝对隐藏了深深的恶意,绝对!

         “你可以打电话问我。”

         顶着公司老总的脸,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等候一位公司小职员,这恶意表现得实在太明显了!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了!

         “哦,我忘记了。”

         忘记个头!

         他追问:“那下午要不要……”

         “我打车。”她一脸生无可恋道。没错,今天早上她就应该打车的!

         黎铭道:“好吧。那我走了。”

         叶言狠狠瞪着他的背影。

         这一天,不少人在传黎家大少与公司里的一名小职员关系密切。

         这一天,叶言被通知,财务部办公室里业务繁忙,她留守公司不用跟去星城会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