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分享
        叶言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客厅里突然亮起的灯光灼了眼,她不适应地闭上了眼,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她看到了正盯着她的黎家老二黎源。

         黎源显然刚从外面回来,他的一只手还搭在开关上,目光却黏在了她的脸上,准确来说,他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的是她嘴角的残留物,那和不远处缺了一角的蛋糕看上去来自同款。

         和黎铭唇上沾染着的也是。

         黎家老二花了两秒钟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景,然后那双无精打采的死鱼眼动了动,脸上划过了然,他耸了耸肩,手指一动又关掉了客厅的灯。

         客厅再次陷入黑暗中。

         叶言嘴角抽抽,然后……目视着黎家老二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从她面前悠悠然飘过。

         “那个……”她犹豫着出口叫住他。

         黎源目不斜视,用他惯用的缓慢语气懒洋洋道:“给我一分钟,我马上就从你们面前消失。”因为他的语气太过缓慢,当他说完整句话的时候,他已经飘远了。

         “……”

         叶言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她眼睁睁地看着黎源从她的视线里渐渐消失了,就如同他保证的那样。

         黎铭显然十分欣赏自己的这位弟弟,毫不吝啬地赞扬道:“小源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他不会喜欢你这么评价他的。”叶言说完一头扎进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的颈窝,把嘴边的蛋糕全被磨蹭干净,她完全把他当作了一块质量上乘的抹布,等确认不再有黏腻的蛋糕困扰自己后,她心情缓和了,“嘿,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可以放开我了?”

         黎铭没有因为自己抹布的命运责怪于她,他只是幽幽叹息一声:“你总懂得怎么伤我的心。”

         他语气中透着受伤,整得跟莎翁话剧中的痴情人似的。

         哦,并没有感动到她。

         “是是,我伤了你。”叶言可没有和他同台演同一出话剧的心思,也不想成为他的女主角,她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所以,可以放开我了?”

         “唉。”

         黎铭没有强求,把桎梏着她的手松开,后者好不留恋地离开了他的怀抱。只不过,她刚起身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又重重地跌了回去。

         “你总爱伤害我。”黎铭抱住跌回他怀里的她,头蹭着她的发顶,“但我知道你还是爱的。”

         叶言:“……”

         她被今晚特别多情的黎家老大刺激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暗暗想着把他的脑袋摁进蛋糕里,他会不会幸福得就此醒过来。

         他的爱人从来不是自己,而是甜食,这一点无可争议。

         可是,把一个个头超过一米八的成年男人摁到蛋糕里,对于相对娇弱的她来说,不具有实际操作性。

         叶言大感遗憾。

         她认真思索着怎么才能把软糖一样黏人的黎家老大撕开,然而思维只打开了个头,就听得身后“咚”的声音响,随着声音落下,二楼走廊的声控灯……亮了。

         叶言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回过头——

         晕黄的灯光下,黎家老二、黎家老幺,以及……面圆排排趴在二楼的栏杆,特务似的盯着楼下的自己,目光炯炯。

         “……”

         “小源,小真……”黎铭也看到了他俩,怜爱地回视过去,关切地问道,“还没有睡呢?”

         仿佛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的黎源胳膊肘了一下身边的黎真,把事迹败露的责任全部推脱:“看你!让你吃苹果!”

         苹果?

         叶言目光四处移动,很快在楼下的地毯上发现了躺尸的圆润物。

         不可不承认,苹果真是一件好物,作用大到能够成为发现地心引力的契机,推动世界发展,小到可以让听壁角的小人齐齐落网!

         “啊!”黎真惊叫一声,反射弧长度可媲美赤道,“苹果!”

         叶言满脸黑线,不合时宜地生出了几分同情。

         原本应该呆在床上睡觉的乖宝宝还在惋惜他的苹果,身旁的黎源连拉带拽地把他拖离现场,一边拉还一边朝楼下解释:“我们只是路过,你们继续。”

         “……”

         偷听的两人很快消失在走廊转角。

         “我瞧着你家老幺迟早得学坏。”叶言借着二楼的灯光推开黎铭,坐到一边的独座沙发上,还没坐稳,又听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制造了这一串脚步声的正是她话里谈及的黎家老幺,这个大男孩从走廊另一头跑回来,抱着遗落在原地的面圆又风一样地离开了。

         “……”

         黎铭没有再关注楼上的情况,他自顾自地把蛋糕挪到自己面前,开始了大餐前的祈祷。

         叶言眼角一抽:“你啥时候养成宗教习惯了?”

         “就在刚刚。”黎铭祈祷完后,把12寸的蛋糕分成十人份,装盘后列成一排。

         叶言咽了咽口水:“你不会准备全部干掉吧?”

         这东西她看着都嫌牙疼,实在不明白这位怎么会喜欢,更神奇的是,他至今仍然健健康康的,既不为血糖担忧,也没有为牙疼困扰,他甚至没有因为甜食发胖。说他是上天的宠儿也不为过,偏爱得太过分了!

         “都说了要分享。”黎铭笑着把其中一份推到她面前,“需要茶吗?”

         得,服务五颗星!

         叶言对甜食没有偏好,可有可无地接过来:“话说你刚才用什么碰我了?”

         黎铭朝她挑眉,嘴角噙着暧昧的笑:“你猜?”

         这种程度的撩拨手段落在叶言眼里,跟喝了杯白开一样索然无味,她眼中平静无波,只是掀起眼皮嫌弃地瞧他:“洗手了吗?”

         一猜即中,他用的就是手指。

         被轻易猜中了结果,黎铭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他爽快承认了,承认后见她仍然对他洗没洗手这件事十分关心,便顺便好意地替她解了疑。方式嘛……他伸出手指抹了一点蛋糕,直接伸到嘴里舔干净了。

         “就像这样……”他向她展示自己干干净净的手指,“大概没脏到影响食欲的地步?”

         叶言:“……”

         黎铭的颜已经决定了,当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还是有赏心悦目的价值的,至少她参观了全过程之后,觉得……有点饿了。

         这大概就是秀色可餐的另类注解了,叶言暗想食色乃人之本性,于是她小小地纠结了一下后,很快接受了追求本性的自己。

         就着黎铭的颜,叶言把自己的那份蛋糕解决了,然后看了眼面对甜食特别专注的男人,道:“我上楼了。”

         黎铭的目光往她身上兜了一圈,又回到自己的蛋糕上:“需要备一份夜宵?”

         “就不横刀夺爱了。”叶言瞄了他一眼,“真希望哪天能看到胖成球的你。”

         黎铭笑笑:“你不舍得的。”

         叶言没说话,讲真,她还真有点舍不得他那张脸呢。

         叶言没想到的是,那张她舍不得的脸很快又出现在她的视线内了,中间只隔了个洗浴的时间。事实上,她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了悠闲坐在她房间里的黎某人。

         “……敢问您还想干嘛?”

         黎铭扬了扬手中的书:“约定好的床头故事。”

         “……”凭着良好的视力,叶言看到了书的封壳上“格林童话”几个大字,烫金的,显示着典藏版的珍贵。她噎了噎,有些不可置信道,“你头被门夹了?”

         黎铭笑道:“不影响给你讲故事。”

         啧,这么没脸皮的人生平罕见!

         叶言嘴角抽搐,有点怀疑他吃蛋糕吃醉了:“不劳烦您了。”

         “不麻烦,相信我,我也是一讲故事的好手。”黎铭今晚似乎热心过头了,他不仅免费提供床头故事,还准备干起服务业,“要我帮你吹个头发?”

         “不了,自力更生也是一种美。”

         叶言无视他,顾自坐在一边给自己吹头发,吹到一半时,她在镜子里看到了出现在身后的他。他对她笑了笑,随即张开嘴说了什么,却被吹风的声音掩盖了。

         她关了吹风,问他:“你说啥了?”

         “就问问你缺陪|睡的不。”

         “……”

         黎氏的第一继承人还真准备干服务业了?

         叶言面无表情地重新拿起吹风吹头发,黎铭就这么看完了整个过程,末了还点评道:“还是我专业点。”

         叶言抱胸,摆足了谈话的架势:“你到底来干嘛?”她当然不相信他是来讲床头故事的。

         “好吧。”黎铭表情正经了不少,“我就想来告诉你,我给你准备了一点东西,明早上班的时候你带去办公室吧。”

         叶言想起了那分成十人份的……

         “蛋糕?”她猜测。

         “嗯。”黎铭用手里的书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都说了,分享很重要,我都帮你包装好了。”

         叶言沉默。

         她明白他的意思。

         她前几天才从会计拔为资金专员,和其他同事一起负责银行融资方面的工作。作为一个入职不到三年的小会计,她的资历略显不足,因此颇受质疑。

         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显然认为她的工作能力远比不上她的外在形象,又因为财务部长平时颇为关照她,所以不免认为她的升职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颜色。

         办公室里突然来了这么一号角色,受排挤也在情理之中。

         叶言没想到,她苦恼的问题被他注意到了。有点感动,但是——

         “我怎么觉得我要是这么做了,形象污点又会多一个呢,贿赂同事什么的。”

         “还有把甜点当贿赂的?”黎铭反问,说完又顿了顿,接着道,“有的时候你没有融入一个团体,只是因为你瞻前顾后害怕融入而已,别人的心防未必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高。”

         叶言听他智者般的言论听得一愣一愣的,继而陷入了沉思。

         然而……某人的正经没有撑过一分钟。

         “话说小言言,你真的不需要陪|睡的?”

         “……滚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