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告白
        “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想找个人唠嗑?”叶言就站在门边的位置,一手搭在门上,似乎如果听不到让她满意的答案,她下一秒就会当面摔门谢客。

         好在黎铭立即否认了:

         “我当然不是。”

         叶言听了这才把手从门把手收回来,刚想询问他来做什么,就听到他又开口说道:

         “其实我是来找我的秘书的。”

         “……”

         叶言面无表情地退入门内,准备把门关上。一条腿赶在门合上之前伸了过来,卡住了门。

         “出去。”叶言从门缝里狠狠瞪他。

         黎铭赖皮鬼似的笑:“不。”

         “回去打电话让你家秘书来帮你开门!”这话字字透着一股小家子气,不仅小气还带了那么点哀怨,谁让她心头有块儿地方不痛快着呢。

         “生气了?”黎铭挑眉问道,问完之后又不等回答,作恍然大悟状,语气无比夸张,“哦,我知道了!不是你生气,是被你吃进肚子里的鱼生气了!是吧?”

         叶言:“……”

         黎铭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没错,他就是小心眼地刻意拿她的话堵她!天知道,下午听到她说“心情不好”时,他的心跳还为之快了几秒,以为她因为自己故意展示给她看的画面有了回应,结果她下一刻就告诉自己,这心情不好的主体只是一湖的鱼!

         他承认他被气到了。

         “你烧糊涂了?”叶言奇怪地看着他,“你家的鱼进你肚子里了还能蹦出来朝你生气?”

         “……”

         “我说你也别急着找你家秘书了,先回去躺着吧,别烧出幻觉把你家美女秘书当鱼扔鱼缸里养了。”叶言一脸正色道,“要知道美人和美人鱼的差别可不只是有没有尾巴,还在于在水里时会不会出人命。”

         她的表情十分认真,认真到黎铭终于认命地相信了,她并不是在反讽自己,而是在很认真地劝诫自己。

         意识到这点,他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她再一次没有明白他的那些小心思,他很确定地想。

         想到这里,他的眸色微微暗沉,嘴里说道:“我对美人和美人鱼都没有偏好。”所以绝不会做出把人扔鱼缸里当美人鱼养这样的事来,就是烧糊涂了也不会。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真想拿相机拍下你办公室的全景,把照片贴在你脸上,然后告诉你……”叶言十分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自我欺骗不好。”

         他办公室里的美女一个比一个出挑,不仅如此,还随身绑定了一个最顶级的,走哪儿带哪儿,这样也敢放言不喜欢美人,谁信?

         “……如果我说她们来报到之前,我也不知道她们长什么样,你信吗?”

         事实上,他办公室里的几名助理除姜芷外都是人事部全权负责选用的,与其说他有什么偏好,还不如说,人事部的负责人认为他有某种偏好。

         他清白着呢,不过显然有人不相信。

         “当然不信。”叶言想也没想就给出了答案。

         “不信?”黎铭忽然突兀地笑了。

         叶言敏感地从这个笑容中看到了恶意。她察觉到了危险,可她没有逃,逃跑只会让某人得意,给对方添加一点笑料。她不想这样。

         “你笑什么?还不准让人不信了?”她故作镇定道。

         “没有不许你不相信。我只是想……”黎铭当了半天障碍物的腿往门内挪动了一下,随后整个人挤了进去。他伸手抓住了她放置在门上的手,趁她惊讶分神之际欺压上去,将她抵在一端的门框上。

         他低头吻住了她。

         哦,被壁咚了。她的脑内响起这句话,比想象中的要平静很多,似乎在这个吻到来之前就有了预料,却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没有逃开。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唇贴着她的唇,却没有更深入,可就算只是彼此简单地相贴着,她依然能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体温,不属于自己的心跳。

         心跳得很快。

         相拥的温度温暖得几乎让人迷失,叶言的思维被抽成一片片空白。并不是第一次和这个人接吻,但……似乎比上一次更沉浸其中。

         为什么?

         她想用所剩无几的理智寻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没有不许你不相信,只是想给你一点证据让你相信我。”他说话的时候依然没有抽身离开,唇与唇轻轻碰触,好似最亲密无间的情人。

         相信他?

         让她相信什么?

         这个时候叶言发现自己并不能很好地理解他的话,脑内跟糊成了一团糨糊似的。

         黎铭就在这时放开了她,重新得了自由的她像打开了某种开关似的,忽然急促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她甚至微弯下了腰,像刚从千米赛上下场似的,累得只剩了下喘气的力气了。

         “……”黎铭迟疑地问了一句,“没事?”

         “呼!”叶言重重呼出一口气,掀起眼皮瞧他,“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

         黎铭原先还有点担忧她会因为这个吻生气,现在却突然有些想笑了:“是不是特想抽我?想得都喘上了?”

         “是挺想抽你。”叶言觉得呼吸顺得差不多了,便直起身来,眼神不善,“我现在想明白了,你那话的意思……我不属于美人的范畴?”

         她刚才一直在想这件事,想得都忘记呼吸了,这才喘了这么久。

         黎铭说他对美人没有偏好,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吻了她,这不就是说他没把算到美人里嘛!

         虽然这是事实,可怎么觉得这么伤人呢!

         她恶狠狠地瞪他,本想也攻击一下他的颜值,可目光往他脸上一遛,怎么也说不出违心的话——

         虽然个性恶劣,但这家伙的脸确实完美得无可挑剔。

         黎铭避开了她的问题,只是说道:“我不喜欢美人。”

         “呵。”这是代表嘲讽的一声哼笑。

         “我喜欢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