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假期(一)
        刚上车那会儿叶言还好奇要去的地方,所以一直面朝着窗外打量观察,可好奇心耐不住长时间的消磨,等她发现车子已经开了一个小时,而且一点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后,她果断地收起了好奇心,掏出手机玩起了上面的小游戏。

         也不知道点了多少次“开始游戏”,车子终于减速了,她匆忙抬头间,“千野生态园”的标识从她眼前一晃而过,待再看过去时,已被满目的葱郁替代。

         千野生态园位于a市远郊,园内大量种植水杉乌柏等名贵树种,打造了一条环绕整个生态园的绿色长廊,生态园里附有大型生态农场和果园,生态家禽水产养殖场以及花卉盆景种植园,更在园内深处辟出一片养生林,以别墅住宅区的形式开放给特定客户,成为客户长期休养和休闲度假的不错选择。

         千野生态园以纯天然的环境和饮食,以及面面俱到的服务创出了良好的口碑,受欢迎程度节节攀升,接待客户的门槛进一步提高,到现在已是一房难求。

         车子继续往园林深处驶去,一拐角簇拥在绿植中的灰白色别墅群便闯入眼帘。叶言看着窗外的景色,沉默了几秒,转头问身边的人:“所以,其实咱们是来度假的?”

         黎铭不赞同她的这个说法,义正辞严道:“都说了是加班。”

         说话间他们的车停在了一个小院前,院内粉白的海棠开得正盛,一簇簇像裹了糖霜似的。车子一停稳,几名工作人员训练有素地朝他们拥了上来……

         叶言从这些人身上带有生态园标识的小马甲上收回来,在被接待下车之前对身边的黎铭说了句:“加班环境不错。”

         黎铭佯装没听到她带点小嘲讽的话,见侍者打开车门就顺势下了车,然后和走上前来的生态园的经理说话去了。

         叶言瞪了他的背影几秒,没得到对方的关注后只好也跟着下了车。

         园方的罗经理在仔细询问了黎铭的要求之后,留下一名管家就带着一群人离开了,至于营养师厨师之类的服务队伍,他们并不住在这栋两层小别墅里,而是采取按时按点□□的方式。

         生态园的人退出后,叶言随意打量着四周,打量着打量着不经意一回头对上了一双眼。黑白分明的眼,如黑夜中的星辰一般亮得瘆人。

         十来岁的小女孩就这么站在小院的门口,直勾勾地盯着她,就仿佛要把她刻入眸中一样。

         叶言一愣,随即朝这名小小造访者友善地一笑,笑完之后见她仍然盯着自己不放,于是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进来。这个举动似乎吓到了这位有些胆小的小客人,她忽然转身就跑。

         叶言脸上的笑容一僵,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渐渐跑远了,然后一溜烟进了隔壁的院子。

         另一边,黎铭吩咐完自己的秘书,回头就看到叶言直挺挺地戳在院子里,抬着手对着门的方向扮招财猫,乐了。他走到她身边,眉眼间藏不住笑意:“小言言,你还有扮猫猫的爱好呢?”

         话音一落,得了吩咐正准备出门的姜芷也朝她看了过来,眼神中透着古怪。

         叶言:“……”

         她面瘫着脸要把手收回来,黎铭却不让她如愿,捉着她的手要帮她调整姿势,立誓要成全她的爱好帮她完成最标准的招财猫姿势。

         她脑蹦青筋,只想一巴掌拍他脸上。

         黎铭见她要恼,这才放弃捉弄她,他收敛了笑意,手抵着唇轻咳了一声,装作一副正经并且从始至终一直正经着的模样:“咳咳,咱们去屋去看看?”

         他一厢情愿地剪辑掉了刚才那一段,就好像刚才乐呵呵做着幼稚行为的不是他本人一样,叶言简直想为他变脸速度点赞,如果被捉弄的人不是自己的话。

         “黎铭,你怎么不去学变脸呢?”叶言语带嘲讽,“多好的天赋!”

         黎家大少却自带了过滤器,厚脸皮地纯当没听见她的话,自顾自地说:“小言言,生态园那边送来了几罐蜂蜜,也许可以用在你的下午茶上。”

         叶言:“……”

         得,这话题转移得……都远到天际去了!

         叶言心累,也不想和他争论了,但也不想继续和他共处一处。她准备找个理由离开时,突然想起那个跑掉了的小女孩,继而又想起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那不是看陌生人的眼神。

         那个女孩认识自己?

         不,怎么可能。自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那个小女孩根本没可能认识她!

         所以,果然只是错觉吗?

         心头划过一丝犹豫,叶言想了想决定去拜访一下隔壁。哦,正好可以借口摆脱某人。

         想到这里,她转身往外走。黎铭正欢快地唠叨着蜂蜜的用途时,自己的唠嗑对象却突然甩下他毫不留恋地走了,他颇为受伤地冲她背影问:“小言言,你去哪儿?”

         “随便转转。”

         上一刻还受着伤的某人很快调整了心情:“那需要护花使者吗?”

         “……滚!”

         “噗。”

         叶言听到身后传来的轻笑声,她嘴角微抽,加快了步子。

         隔壁的院门没有关,她站在门外可以看到那个小女孩正坐在院子里画画,她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绘画的快乐中,嘴角带着浅浅的笑。院子里除了女孩还有一名年轻女子,那人正拿着手机和人通着电话,脚边揪落了一些海棠花。

         年轻女子似乎比小女孩还要沉浸其中,后者很快发现了院外的叶言,她却一点都没察觉,仍然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令人脸热的情话。

         叶言想了想觉得还是暂时回避比较好,她正准备离开,余光却见到那个小女孩朝她走过来了。女孩走得很慢,从她的步子里似乎可以看出她的犹豫与纠结。

         但她最终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走到叶言面前,不说话,只抬头直直地看着她。而叶言担心像之前那样吓跑了她,所以也没说话。

         没有人开口,难耐的沉默中,女孩的脸上渐渐带了些焦躁,这些焦躁的情绪几乎是直白外露的,这让给小女孩定位为安静小天使的叶言有些惊讶,而随着女孩表情越来越焦躁,她的手指也小幅度地抖动着。

         叶言直觉应该说点什么打破沉默比较好。

         “你……”

         她刚开口,就被一股撞击力撞到了腹部。始料不及的撞击之后,她被撞得后退了几步,等她稳住身形后却只看到女孩逃开的背影。逃跑似的女孩进了院子,而自己手中……多了一幅画。

         是那个女孩给她的,虽然方式不是很温柔。

         这幅画简单极了,画上是三个手牵手的小人儿,就好像每个出自幼儿手中的全家福一样,父母和孩子。大概是这样吧,叶言不确定地想。

         手中的画画风十分稚嫩,一看就是出自女孩的手笔,甚至有可能是她几年前的手笔。叶言想,自己十岁的时候可不会把人物画成长着鼻眼的西瓜以及火柴棒似的躯干。

         将画收起来,叶言再次看向院内。

         女孩似乎没有了画画的兴致,把画具一一收了起来,她抱着画具往屋内走,走了几步不知道想了什么又停了下来,脚下一拐走向了打电话的年轻女子,然后她……踮起脚将手中的调色板重重地扣向了那名女子的后脑勺!

         叶言:“……”

         “啊——”

         叶言听见一声震破耳膜的尖叫声,随即院子里响起了各种难听的叫骂声。她皱了皱,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拦下越来越没口德的女子,刚抬步,却看到女孩朝她看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对上,女孩黑白分明的眸子亮得瘆人,她直勾勾地看着她,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好似无声的嘲讽。

         叶言浑身一僵,在那道目光下,她几乎落败而逃。她匆忙转移视线,收回抬起的脚,顿了顿,步伐僵硬地回到自己的院子。短短的一段路,她却走出了一身汗。

         直到回到自己的院子,她才觉得压在心头的重压消失了。

         黎铭正坐在楼下处理什么文件,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到她神色不对,又看到她手中的画上,问:“出去一趟收获了一封情书?”

         经他一提醒,叶言瞬间又觉得手里的画有些烫手,她的手指紧了紧,没理会他的调侃,问道:“我的房间在哪里?”

         “二楼靠右的那间。”

         “哦。”

         叶言匆匆上了楼,把画收到房间的抽屉里。看到抽屉缝合得严严实实,她松了口气,随即又为自己神经质的举动懊恼得咬唇。

         她在房间里走了几圈,最后决定去洗个澡清醒一下。

         房间的衣橱里已经备好了她的衣服,看样子是从黎家老宅带过来的。

         在今天之前,黎铭应该找人和生态园这边交接过了,并安排好了一切,她取衣服的时候想。

         洗了个澡,温热的水一冲,她觉得好多了,想起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的目光吓到,有点怂又有点好笑。她收拾好心情从浴室里出来,见黎铭坐在她的房间里,正等着她出来。

         “刚才怎么了?”黎铭没有和她开玩笑,语气难得的认真。

         叶言一顿,随即笑笑,借了他之前的调侃回道:“出门一趟没想收获了一份情书,被自己的受欢迎程度吓到了。”

         黎铭因为她的不坦诚为皱眉头。

         叶言又道:“不然你以为怎么了?你以为这平和的生态园里还藏着生化武器不成?”

         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