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高能
        “我似乎将一小女孩看成了吃人的凶兽。”

         叶言百般纠结之后终于把这事和黎铭说了,说完她又想起了姜芷的话,觉得这个名叫黎铭的男人为了得到自己的回应,不惜和自己的秘书演一出拙劣又愚笨的戏,必定用情极深,于是不免少女心大爆发,一时之间看对方的目光中带了些梦幻式的期待。

         “法制社会里出个门都能被绑架,就算心态良好如我也患了心理疾病,大概。”叶言想,这个对自己用情极深的男人一定会安慰自己,从此两人走上偶像剧的套路,想想还有些脸红。

         然而,然而套路的人生并没有到来,某黎姓男人听完后,一点没有心理负担地s了她一脸:“是吗?那太糟糕了!据说电击式疗法对早起心理疾病效果显著,要不要我给你预订一份豪华套餐?”

         “……”

         于是,叶言的少女心在这个男人出口的瞬间破灭了,并且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童话都是骗人的!

         然而,黎铭没有回应她的少女心产生的一系列生化反应中,并不仅仅只是失落感,相伴相生的还有……放松。

         两人由普通朋友变成恋人,相处模式并没有多大改变,她承认她不讨厌这种感觉。

         确认了这一点,她原本还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豪华套餐还是留给你自个儿享用吧!”她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黎铭发现了这一点,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又赶在她发飙之前,借口处理工作遁去书房了。

         一行人在一星期之后离开了生态园,叶言拖着略微长膘的身体回到了财务科小新人的日常生活中,然后在某个平常的下班回家的路上,她接到了黎家老幺的电话,然后在对方明示暗示齐齐施用之后,车头一转,去了蛋糕店买了个蛋糕,作为亲友代表,去给被学校锁住自由的寿星送温暖。

         没错,这一天是黎真的生日。

         从来对黎真特别柔软的叶言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答应去学校找他。

         叶言并没有进到学校去,封闭式教学的精英学校没有向高中毕业证都快落尘的她敞开大门的意思,她能做的只有将生日蛋糕递给门内的黎真而已。

         黎家老幺的目的也不是想要她为自己庆生,而是借此机会为了——

         “看样子你已经完全好了?”

         ——是为了确保她的身体状况。

         叶言后知后觉地明白这一点后,有些感动。

         “嗯,已经全好了。”叶言笑笑,“毕竟休了主管都想开除我这么长的假嘛。”

         “那就好。”

         “担心我还不如担心自个儿的学业!”

         黎真道:“我的成绩很好。”

         这么直白的自我夸奖让学生时代成绩平平的叶言抽了抽嘴角:“虽然这是好事,不过我怎么感觉特想抽你呢?“

         “噗。”

         两人并没有交谈太久,很快黎真就被晚自习的铃声召唤回了教室。

         叶言没想到自己去了学校一趟就和学校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一天她被黎家老二黎源用一通电话叫到了星城会所,到了目的地后却发现包间里除了黎源之外还有姜家大小姐姜晴以及姜晴的弟弟姜宇。

         叶言大感意外,因为黎真与姜宇的事,她对姜家这位大小姐感观并不好,她以为那件事后两人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没想到,这次因为黎源两人又见面了。或者说,黎源故意安排两人见面了,这是黎源的解释。

         “你知道我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吗,你就这么安排?”叶言对黎源道,当然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她是不喜欢姜晴,但还不至于血海深仇,她只是看不惯黎源和姜晴看上去关系还不错。当然,她不至于干涉别人的交友状况,况且黎源并不知道姜晴和她之间发生的事。

         黎源听出她话里的玩笑意味,接话道:“那正好,现在有个化干戈为玉帛的机会。”

         “嗯?”叶言疑惑。

         黎源解释:“那个孩子喜欢你,喏,就是姜晴的弟弟姜宇。”

         叶言:“……”

         她的目光不自觉地滑向姜宇,那个和黎真同龄的大男孩正低着头玩手机,在叶言看向他的时候,他甚至无所察觉,在姜晴暗下戳了他一下后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叶言。

         “……”

         老实说,现在这种情况,且不说不知道黎源和姜晴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纷纷当起了红娘,就当事人而言,叶言可一点感受不到这个大男孩的喜欢!

         “啊,是!我喜欢你!”名叫姜宇的大男孩突然大声说道,“你做我女朋友吧!”

         叶言闻言嘴角抽抽,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被人威胁了。

         她不知道,姜宇当然不是被人威胁了,他只是在解除木乃伊的装扮后回到学校,然后偶然发现曾经抢了自己的女人的黎真以及黎真的朋友都对叶言颇为“喜欢”,顿时就“喜欢”上了叶言,从而有了这么一场聚会。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幼稚的青春期?

         “抱歉,我有男朋友了。”叶言在这一刻深刻体会到有了黎铭这个男朋友后的便利,千言万语都不及这个事实抵用,尽管是用在了一场闹剧上。

         姜小朋友有点怒了:“是黎真?!”

         叶言嘴角抽抽:“显然不是。”

         “我不管,你必须得做我女朋友!”

         “……”叶言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时间,“啊,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她无视了他。

         姜宇还想说什么,被他姐拉住了。

         因为气恼黎源把自己叫出来就是为了这事,叶言拒绝他和自己同路,自己一个人出了会所,没想到刚开车门就被人拉住了胳膊,回头一看,呃,还是熟人。

         仅有一面之缘就深深记住了对方的样貌,除了这位曾经拿刀子挟持自己的青年就没有其他了。

         叶言此刻才深陷入悔恨当中。

         早知道就不和黎源闹别扭了!

         “这次又要搭顺风车?”叶言赶在对方亮刀子之前识相地开口道。

         青年深深看她一眼,沉默地坐上了驾驶座:

         “去千野生态园。”

         听到这个熟悉的地名,叶言觉得有点惊讶,但聪明地没多问,发动车去了生态园。她没想到的是,这个青年要去的地方竟然是……

         看着从院子里跑出来抱住青年的小女孩,叶言觉得自己的脑容量不太够。

         没错,这里就是叶言曾经住过的院子的隔壁,那个住着奇怪的小女孩的院子。

         小女孩显然也发现了叶言,直勾勾地盯着她,然后朝她微笑,青年发现两人之间的异常,皱了皱眉:“你们认识?”

         明显是这样。

         叶言没回话,反倒是小女孩点了点头。

         青年审视着叶言,好一会儿过后,他让叶言跟着进了院子

         ——现在时间不早了,让一个女孩子开车从遥远的郊外进城有点危险,青年似乎准备让她留下。

         对于叶言的留宿,小女孩很高兴,拉着她去自己的房间,就在叶言习惯性地打量房间的时候,女孩轻轻拉了拉她的手,在叶言低头的时候,将一张薄片似的东西放在了她手上。

         那是一张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是……

         叶言。

         “这……”叶言面露震惊,她从未想过自己的照片会出现在这里,从未想过……

         正疑惑着,青年从外面进来,一眼看到了她手上的照片,沉默了。

         “那个……”叶言迟疑着向这个青年寻求答案,然而青年只是沉默,就当她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青年开口了,说的却不是照片的事。

         “我的妹妹……”青年说着瞥了一眼小女孩,后者注意到他的目光朝他笑了笑,拿着叶言的照片出了房间,“她病了,需要很多很多的钱,那是我远不能提供的庞大数字……”

         青年的妹妹患有遗传性精神疾病,为此需要花大笔的钱,就在青年走投无路的时候,他遇到了……

         “黎铭?”叶言听到他话里的名字后,再一次震惊了。

         “是的。”青年道,“那位黎先生许诺我,只要我劫持在黎氏工作的叶山雁就给我一笔钱,我接受了。”

         然而意外发生了,五年前,就在他追踪叶氏夫妇的途中,夫妇两人事故身亡了,尽管青年并没有来得及出手,但对方还是付了他钱,青年觉得拿着这笔钱良心不安,为了提醒自己,在得知叶言的存在后,他留下了叶言的照片。

         青年的妹妹偶然看到这张照片,以为是自己哥哥所珍视的人,这才对叶言很感兴趣。

         听完青年的解释,叶言木然地不知道反应,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黎铭雇人劫持自己的父亲做什么……

         第二天一早,叶言直接开车去了公司,然后去了黎铭的办公室。

         对于从不主动跨进自己办公室的叶言的突然造访,黎铭意外地挑了挑眉,乐道:“想我了?”

         叶言却没心情迎合他的玩笑,用带点质问的语气问道:“五年前,你雇人劫持我父亲想做什么?”

         黎铭:“……”

         叶言继续道:“我遇到一个人,他这么告诉的,这是真的?”

         黎铭敛下脸上的玩笑表情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叶言站着没动。

         黎铭叹了口气,朝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假的。”

         叶言打量着他,想看他是不是在说谎。

         黎铭从身后抱住她,双手覆盖住她的眼,在她耳边低声道:“别这么看我。”

         叶言伸手去拉他的手,却没能拉动,黑暗中听到他的声音:“五年前那件事……好吧,五年前做这件事的其实小源。”

         “黎源?”

         “小源也没恶意,你遇到的那个人误会了而已。”黎铭顿了顿道,“这只是小源玩的一个游戏,豪门兄弟争夺家产什么的,噗,小源自发地开启了这个游戏,为了争取人心,他想拉拢当时在黎氏重要部门效力的叔叔,也就是你父亲,仅此而已。雇人什么的,完全是因为小源知道那对兄妹的情况后,找个借口给人家送钱而已。出现事故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事,这件事大家都觉得很抱歉。”

         “可是那个人告诉我是你做的……”

         “噗,我大概能猜测到了,小源争夺家产的游戏腻了,想换个游戏玩玩,比如说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别不相信,那个一点不可爱的家伙就喜欢看我不愉快,明明小时候很喜欢我的!”

         “小源大概和那个青年再次接触过了,然后故意让对方这么说的吧!”

         叶言:“……”

         不知怎么的,叶言竟然已经开始相信黎铭的话了……

         回想起来,黎源故意在她面前提莫迟的事,黎源和姜晴见面给自己与姜宇牵红线的事……好像都是在阻挡自己和黎铭在一起……

         黎家老二的性格竟然这么恶劣么?!

         黎铭道:“别担心,大概过不了多久他就转移兴趣了。”

         叶言奇怪:“怎么说?”

         黎铭道:“他最近似乎对姜家的事很感兴趣……不说这事了,小言言,我很伤心啊,你就这么相信一个外人的话质疑我的真心了?”

         叶言赧颜,装作没听见他的话,挣开他的怀抱想要离开,被黎铭拉了回来。

         “你不准备道歉就离开啊?”黎铭揽住她的腰,“不道歉至少给个补偿的吻吧?”

         叶言撇嘴:“那我还是选择道歉好了。”

         “驳回。”

         黎铭说着,向她吻了过去……

         半个月后,叶言偶然听到办公室的同事传闻姜家旗下的食品品牌出现了问题,屋漏偏逢连夜雨,姜家又传出投资的土地因为政改被套住了资金,b市名门的姜家一时风波不断……

         和叶言谈起此事的时候,黎铭感慨不已,叹道:“看吧,兴趣转移了。”

         他一边叹息一边又露出几分落寞的神情:“怎么就这么快就转移兴趣了呢?我还准备拿出婚戒给他添添堵呢!让他整天闲的!”

         叶言:“……”

         不用质疑,黎家性格恶劣的从来就不止黎源一个,黎铭从来都是翘楚!

         “小言言,虽然小源不准备捣乱了,但我们还是结婚吧。”

         “不要。”

         “为什么?”

         “我还在考虑我到底要不要把我的后半生托付给一个人格缺陷的恶劣之徒。”

         “你是说我又有新情敌了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