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假期(二)
        黎铭没再追问下去,没有问出结果的他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似乎并不因此气恼。

         叶言见此松了口气,她并没有特意瞒着他的意思,只是觉得自己被一个女孩吓到了的事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少不了被一顿嘲笑。她只是怀着这个单纯的想法没有说出口而已。

         但为了不让黎铭误会她,认为她没有把他当成朋友,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解释一下,毕竟他出现在这里也是出于担心她。

         “你别误会,不是我要故意瞒着你,只是那不过是一件小事,没什么好说的。”她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表情,以确定他真的没有生气。

         然后她看到他笑了。

         “我没误会。”他笑道,“我有必要因为这些琐事误会你吗?”

         叶言听了这才真的放心下来了。尽管黎铭喜欢捉弄她,但不失为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黎铭呆了一会儿就出去了,叶言则留在房间里吹头发,等她吹好了头发出去时,见他和姜芷坐在二楼的露台,面前摆好了棋局两人正在下棋。

         此刻的姜芷脱下了职业装,换上了一条v领白色长裙,简单又不失灵气的设计让原本就拥有一张精致面孔的她看起来美丽又大方。

         她远远地看了他们一眼,俊男美女的组合太耀眼,她不禁恍惚了一下。她有那么一瞬间她莫名地觉得有些失落。

         她疑惑自己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感受,却想不出原因,最后只把它归咎于自己洗澡的时候感冒了。

         所幸那种感受只停留了一瞬便消失了,恰逢院子里传来几声猫叫声,她被那撒娇似的声音夺去了注意力,颠颠地下楼去察看情况了。

         叶言在院子里的海棠木的脚跟发现了它们。那是两只虎纹的小猫,小小软软的身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它们紧紧挨在一起,两只爪爪互相挠对方的脑袋,一副誓要对方伏地称臣的架势。两只猫正打闹得欢,在听到走近的脚步声时双双停止了动作,呆头呆脑地看过来。

         叶言被它们的憨态萌化了,瞬间爱上了这两只毛绒萌物。她蹲下身和两只喵大眼瞪小眼进行着爱的眼神交流。一通交流之后,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对方接受了她,就想着靠近它们一点,哪想她刚一动,两只小猫蓦地炸了毛,跟小炸弹似的冲了出去。

         它们跑得太急,跑到一半还骨碌碌滚了两圈,也没在意翻起身就继续逃跑,好似后面有怪物追。

         “……”

         叶言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半天,她揉了揉僵硬的脸颊,面无表情地站起来。

         别墅露台的设计让坐在露台上的人可以看清小院的全貌,于是,黎铭没有错过这一幕,他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手中的棋子久久忘了落下。

         坐他对面的姜芷没有催促,垂眸静静地看着棋盘。

         生态园的饮食都由园内直接提供食材,绿色天然,在营养师的建议下均衡健康又不失美味。今天天气不错,于是午餐被安排在了二楼的露台。

         清风,美食,美景,这大概就是极致的人生享受了吧,叶言想。

         如果和她共享美食的不是对面的两人的话。

         和一个甜食控在一个条件便利的地方一起吃饭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叶言对此怀有很深的感悟,疯狂的甜食爱好者,譬如黎铭,他们会做出将布丁拌进白米饭这类疯狂的尝试,要知道布丁这种东西,不管是放进自己的饭碗里还是别人的饭碗里,都是一种视觉折磨。

         而现在,对面的男人正专心地将一小碟的巧克力浆细致地淋在自己的米饭上,叶言将看得眼皮子直抽,手也有些不稳。而当男人微笑着邀请她成为自己作品的第一个品鉴者时,她的表情瞬间僵死了。

         “不了,还是留着你自个儿享用吧。”她不留情地回绝了他的“好意”。

         黎铭看起来有点小失落,幸好接下来姜芷没有犹豫就接受了他的热心推荐,她的顺从就仿佛她真的热爱着这奇怪的甜食食用方式一般。

         然而,在叶言看来,姜芷能这么轻易接受这么奇葩的吃法,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下属对上司的无条件服从,以及……某种特殊关系对象间的纵容。

         ——叶言一点不怀疑,黎铭和姜芷,这两个人之间除了上下属外还存在着其他关系,就像她在黎铭办公室看到的那样。

         不管什么原因,就结果而言,黎铭在接收到姜芷的回应后,表情终于恢复正常了。可喜可贺。

         饭后,黎铭约了他的秘书去钓鱼。

         这一次,他没有邀请叶言一起,不知道是因为还在气恼她没有接受他的甜食推荐,还是因为嫌她这颗灯泡太碍眼,妨碍到了他和美人的悠闲小时光。

         叶言深深觉得原因出在后者。

         这个时候,她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思,在他面前隐晦地提起“我小时候也学过一点钓鱼呢”,以暗示她也想和他们一起去。

         但是——

         “是吗?小时候啊,那确实很久了,技巧都生疏了吧,你找个钓鱼的教学视频再熟悉熟悉?”黎铭是这么回复她的。

         她……

         “我觉得直接上手熟悉更好,你觉得呢?”她憋了一口气,闷闷道。

         “谁知道呢?”黎铭一边查看生态园提供的钓竿一边说道,检查完后便收了起来,叫了姜芷一起往外走,顺便还极具绅士精神地帮她拿走了渔具。

         ——他看起来心思已经没在叶言身上了。

         叶言瞪了他们的背影几眼,又低头看着脚下的小片土地。

         两人已经走近门边,再几步就要出院子了,黎铭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于是,像只落败的猫的某人就这么落入了他的眼中。他无声笑了笑,咳了一声:“喂,你不跟我们去吗?”

         “……去。”

         千野生态园里有一个天然的湖泊,在湖泊边垂钓是不少别墅区住户所青睐的体验活动。叶言一行人即将去的也就是那里。

         有园内工作人员带路,几人很快到了目的地。此时湖边已经有人摆好了鱼竿,见他们这群人过来,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黎铭朝那人笑了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弄鱼饵。

         姜芷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在他的旁边坐下。

         叶言看了两人一眼,撇了撇嘴,眼明手快地抓住正准备离开的工作人员的胳膊。

         “这湖哪里的鱼比较蠢,容易钓上来?”顾及着场合问题,她的声音压得很低。

         那工作人员明显愣了一下,指了个地方:“那里?”

         叶言没听出他话里的不确定,乐颠颠地朝着指的方向跑去了。

         在别墅区当园林养护工的工作人员:“……”他愣了愣,决定趁着她还没记住自己的面孔,溜了。

         叶言自认为拥有专业人员的指导,脚下的这块地眼前的这片湖拥有权威认证,于是大为放心,信心满满地开始做起垂钓准备来。

         然后……没有然后了,被盖了戳的蠢鱼一条也没上钩……

         和她的惨淡成绩截然不同,肩并肩携手作战的双人组合收获颇丰,已经没再继续钓鱼,而是就着这山清水秀的宜人景色小声交谈起来了。

         一对狗男女。

         叶言斜眼见那两人越坐越近,几乎都要黏在一起了,不屑地努努嘴,收回目光将注意力放在了湖面上,死死地盯着。

         不一会儿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她没有回头,只看着湖面。

         走过来的黎铭一句话没说,静静地蹲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看着湖面。两人一动不动,像两只草垛子。

         突然,湖面上的浮标动了。

         叶言眼中一亮,黎铭正要提醒她时机没到,等了一下午的叶言却早已饥渴难耐,一点不想再等,当下就收了竿,然后……

         “噗!”黎铭忍不住喷笑出声,他原本担心的滑钩事件并没有发生,只不过叶言钓上来的是只鱼……略喜感。

         那还是只鱼宝宝。

         叶言面瘫脸了。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在自己鱼竿上荡秋千的鱼儿,顿了顿,动手小心帮它取下来,对着还没有自己手指长的倒霉蛋恶狠狠道:“今天先放你一马,回去后乖乖变得好吃一点,下次我再来吃你!”

         嘀咕完后,把鱼放回了湖里。

         “你这手艺确实生疏了不少啊。”黎铭扫了眼空空的小桶,意有所指。

         叶言低头整理自己的钓竿,闷声道:“今天心情不好。”

         黎铭眸光闪动,问她:“怎么心情不好了?”

         “鱼的心情不好。”没有上钩的兴致。

         黎铭:“……”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叶言怒目而视:“干嘛呢?”

         黎铭收回手站起来:“走吧,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黎铭依然和他的美女秘书走一块儿,和来时的含蓄不同,现在几乎是正正大光明地秀恩爱了。

         叶言沉默地跟在他们后面,她一边走一边思考。

         今天,或者说自从她从那个女孩的院子里回来后,更准确地说,自从她对黎铭隐瞒了那个小女孩的事后,黎铭对她的态度似乎……和往常有点微妙的不同。

         ——我没误会。我有必要因为这些琐事误会你吗?

         黎铭他真的一点不介怀她的隐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