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释然
        外面的世界很美好,如果没有在院子里看到姜芷的话。

         在没有和姜芷见面之前,叶言还能做个蜗牛,缩在壳里保护自己,享受着良心谴责下的小安乐。可现在,在见到姜芷的那一刻,她知道,她直面那些不想面对的问题的时候到了。

         叶言承认,自己在见到姜芷的那一刻有些尴尬和不安,她甚至因为齐齐涌上来的复杂情绪而心跳紊乱,让她觉得糟心的是,明明身为局中人的黎某人却泰然自若,比任何一个看戏的局外人还要安然,他仿佛已经忘记在不久之前还和自己的秘书行为亲密得让旁观者一把火烧死他!

         黎大少不慌不乱心神沉着,他甚至只在最初和姜芷点了点头,姑且当作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完全无视了她,转而玩弄起叶言的头发来,绕着手指打了圈又松开,乐此不疲,仿佛这个幼稚至极的游戏有莫大的兴趣。

         而为他的幼稚游戏提供了“道具”的叶言在狠狠瞪视他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之后终于放弃了这种温和的方式,将自己36码的鞋印重重地献给了他的鞋面,然后不理会他,拾掇了一个笑脸转向当了好一会儿空气的姜芷。

         姜美人正在露台上撑着围栏远眺,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是风景,就算是被人当成了空气也是最芳香的那一缕。

         叶言被她的一回首差点看呆了,几乎要怀疑抛弃了大美人选择自己的黎某人是不是动机不纯,想要捉弄自己了。好在,叶言认识黎铭多年,深知对方虽然人品糟糕,却也还有那么点良心存在,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这才没有动摇意志,她只是恍惚了一瞬便扩大了笑容:

         “姜小姐,我们聊聊?”

         姜芷看了她一会儿,看得她都有些紧张了,这才开了金口,只是内容——

         “不聊。”

         简短的,直接的,明了的拒绝脱口而出,末了扭回头继续看向远方你,留给期待又紧张的叶言一个坚决的后脑勺。

         没想到会被直言拒绝,叶言瞠目结舌懵逼脸。

         她第一次体会到一点,即使性格有所不同,但姜美人其实和黎家的这位大少一样任性!

         明显不同的一点是,黎铭不仅任性,还性格恶劣,比如此刻,他在欣赏完叶言的懵逼脸后,立马喷笑出声了。

         叶言看着他发癫,面无表情地再次送给了他一个36码的纪念章。

         也许是拖鞋的威力大大降低了伤害值,黎铭不为所动,依然笑个不停,好在碰到黎源出来,和他说了几句,领着这位蛇精病进屋谈正事了。

         破坏氛围的家伙终于走了,叶言缓了口气走到姜芷身边,准备拿出推销员的执着,再次向她打开话题,然而她只有推销员的执着,不具有推销员的口才,所以这项工程进行得并不顺利,在她面露犹豫地准备着说辞的时候,姜芷直接打断了她。

         “你不需要和我说什么。”姜芷这么对她说道。

         叶言听出了她话里拒绝交谈的意思,于是沉默了。

         可她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沉默地站在她身边。最后,打破沉默的反倒是一直摆出拒绝姿态的姜芷。

         “你站在这儿是想得到我的……原谅?还是……别的什么?”姜芷突然微扬了嘴角,笑中带了一点嘲讽,“你觉得你和他在一起了,所以觉得对不起我?”

         是的……叶言承认,她就是这么想的。

         姜芷余光瞥了她一眼,这一眼仿佛读出了她的心声,她嗤笑了一声:“老实说我有点好奇,你到底怎么看我和黎铭的?”

         怎么看?

         关系不一般,但和两情相悦的恋人又有所不同,如果真要讲的话,大概就是所谓的成人游戏,翻译过来就是说,非恋爱关系的□□|关系。

         =_=

         她就是这么想的。

         叶言只是想想,并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姜芷似乎明白这一点,没有执着从她这儿得到答案,过了一会儿就自顾自接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和他清白着呢,做戏给人看而已。”

         叶言惊讶,忍不住脱口问道:“做戏?”

         姜芷转过头打量着她。

         “看……看什么?”

         姜芷盯着她的脸问:“你测过情商吗?”

         “嗯?”

         “你的情商值很低吧。”

         叶言:“……”

         姜芷撇开视线,幽幽道:“那个男人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做出幼稚的举动……哦,你知道什么叫幼稚的举动吗?就是如果不是付我工资的话,我都懒得配合的小动作,这不是显得很蠢吗?”

         叶言震惊了:“……所以你们……?”

         姜芷似乎懒得再说下去,在看到叶言期待的目光后,沉默一下,往旁边挪了挪。

         叶言:“……”

         意识到自己被赤果果地嫌弃后,叶言嘴角抽抽,终于没再追问下去。事实上也没有追问的意义,如果姜芷没有说谎的话,事实已经很明了了,自己像个傻瓜似的扛起负罪感只是自作是受而已!

         黎铭和姜芷并没有所谓的暧昧关系,这个事实让她大松了一口气,瞬间觉得空气都新鲜了不少。

         她的心情不由变得明媚起来,就在这时,她敏感地感觉到自己被一束目光锁住了!那种似乎含着恶意的目光让她并不好受,她一惊,匆忙看过去——

         院子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造访过。

         她疑惑地皱了皱眉,有点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被绑过一回后落下了心理阴影,患上了被害妄想症。

         姜芷注意到她的异常,问她:“你在看什么?”

         叶言迟疑地问道:“刚才院子里是不是来人了?”

         “你被晒晕了?”姜芷似乎有些无语,“那不是站在那儿吗?”说完指了指院门的方向。

         叶言朝着她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一个小姑娘正躲在院子的门后,朝着里面探头,对上她的视线后,扬起嘴角朝她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是隔壁的那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