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假期(三)
        不管问题是不是出在那件事上,叶言都没有机会从黎铭本人那里得到答案,至少短时间内不能。她看了眼前方说笑的两人……她要是在这个时候上前去插一脚,那得多没眼色的人才能干出来这样的蠢事来!

         至少等回到别墅吧,她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急于想知道答案,叶言突然觉得,这回去的路格外得长。也或许是因为她觉得有些……寂寞了,好吧,这一点她拒绝承认。

         当然,路还是那些路,不管在她心里面扩长了多少倍,终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当看到别墅的那一刻,她的心情因为这些灰白色的建筑而明亮了一点,只不过,当她看到从别墅里走出来的黎源时,她的心情又变得有些……复杂。

         而当她看到紧随着黎源出来的黎真时,心里只剩下了无奈。

         可以预见,她将很难找到一个和黎铭独处的机会,在这两只离开前。

         这黎家两兄弟突然出现在这里,显然不仅惊讶到了叶言,也惊讶到了他们的大哥黎铭。不过后者情绪调整得很快,几乎在下一秒,他已经挂上笑容迎了上去。

         “你们怎么来了?”他笑着他们。

         他向来很喜欢自己的弟弟们,所以自然不会责怪他们这不打招呼的突袭。

         “因为大哥老是独占着小叶子。”黎源半真半假道,“偶尔也把她的半个假期留给我们嘛,所以我们来了。”

         黎真附和地点头,一脸认真严肃。

         叶言嘴角抽抽。

         她再次深切地体会到了黎家兄弟对她的那种深沉的喜爱,尽管她到现在还迷惑着,这种喜爱从何而来。她自认为长得不差,但和姜芷这样的女神级美女比起来还差得远,如果仅因为人格魅力,可出了黎家,她也没见自己变成万人迷……

         总之,对于自己这吸引黎家人的体质,她一直觉得有种谜一般的诡异感。

         “我是来工作的。”黎铭再次用了工作的名义为自己辩解,然后又看看叶言,“我的员工也是。”

         黎真听了小声地嘀咕了一声:“这是以权谋私。”

         他的声音虽小,但还是被黎铭捕捉到了,他不以为耻,反倒微微一笑:“谁让是我的员工呢?”

         黎真:“……”

         黎源:“……”

         作为话题中心的叶言表示无言以对。

         虽然在叶言的假期时间的支配上几人的意见存在一点小分歧,但既然已经来了,黎铭又是爱护兄弟的好兄长,自然不可能把他们赶回去,于是黎真黎源两人也就住了下来。

         多了两名住客也就多了一些问题。

         这养生林的房子都是两层的小别墅,规格不大,于是他们入住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房间不够。

         在晚饭后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黎真第一时间举手建议:“我和叶……”

         “姜芷和叶言住一个房间吧。”黎铭跟没听到他的声音一般,直接下了结论。

         黎真声音弱了下去,有些幽怨地看着自家大哥。

         于是,叶言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被送来了一个“床伴”。这名“床伴”还是一神级美女,叶言这等屁民也是要匍匐在女神的脚板底下祈求恩赐的,所以一想到要“睡”了神,她就战战兢兢不得心安。

         因为黎铭的关系,叶言见姜芷的次数也不少了,但还没同她正经说过话,更别说成为朋友了。姜芷也似乎一点和她拉近关系的意思,当然,对她也没抱什么负面情绪,准确说来,大概就同……街边擦身而过的路人甲乙没啥两样?

         既然是路人甲乙了,睡一个房间就免不了尴尬。

         叶言是真觉得有点尴尬,至于姜芷怎么想,她就不得而知了。后者在进入房间后,就拿了衣服进浴室去了。

         听着浴室里不断传来的水流声,叶言发了会儿呆,拿出手机玩游戏。

         黎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他先是敲了门,然后从门缝里探进一颗脑袋,向屋内的她招手。叶言以为他找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没多想就起身出去了。

         一出门便被人抱住了。

         “……”

         感受着扎在自己颈窝的脑袋,对方的呼吸洒在自己的后颈,有些灼热。叶言恍惚发觉,这个初见面还不及自己高的男孩已经高出她一个脑袋……

         “我要去睡觉了。”十八岁的大男孩紧紧抱住她,“所以过来和你道声晚安。”带了鼻音的呢喃听上去就像撒娇。

         叶言对这个大男孩比对任何人都要宽容,如果抱住她的换做是黎铭,她早给对方一脚了。抱着的人变成了黎真,她不但没有出言责怪,反而带了些对待纯良无害的小动物一般的安抚。

         “……那明天见?”她道。

         黎真愉悦地眯起眼:“明天见。”

         黎真道完晚安就回去了,叶言也进了房间,只不过不到两分钟,又被人叫了出去。

         这次来的是黎源。

         “……你也是来道晚安的?”叶言无力地问道。

         “嗯?”黎源有些疑惑。

         看样子不是了。

         “没事。”叶言摆摆手,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黎源道:“就是想来告诉你一声,我去你家找你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在你家门外徘徊。”

         “诶?”

         叶言第一想到的是上次在医院门口挟持过自己的青年。她一遵纪守法的三好公民,平生没干过什么大坏事,实在找不到被人惦记上的理由,也就那个青年沾点边。

         “是莫迟。”黎源没有和她迂回,直接道破了那人的身份。

         “……”

         原来是……

         莫迟来找她做什么?

         黎源的目的似乎只是想告诉她这个消息,并不附带帮她解疑,说完也就走了。叶言被他话里出现的人名搅乱了心绪,恍惚着进了屋,她正要静下来好好想想这件事,就听到房门再度被敲响了。

         “……”

         她面无表情地出了门,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黎铭。

         “小言言……”

         叶言打断他:“先别说话,让我缓缓!”

         “……?”

         叶言觉得自己真需要缓缓。

         擦!她是x楼的头牌吗?一个个都来点她的名,给她喘口气的时间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