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啊啊
        沐长生带着红着眼睛的白玉盈回到大堂的时候,在座的几人神色都很微妙,其他几人的表情沐长生还是读出了一点什么,无外乎就是疑惑之类的,可是把目光转向自家老爹的时候。

         那眼神里藏不住的鄙视是怎么回事,在这目光中沐长生仿佛以为自己是个无恶不作的渣男,可是他和白玉盈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好吧,好像也是有点关系的。

         低着头坐到易清欢的身边,他身边的空气明显比其他地方的温度低很多,是错觉吧。

         暗搓搓地去看对方的脸,不了落入一双深沉的眼眸中,沐长生吓了一跳,赶紧坐直身体两眼目视前方,一副我很正直我很无辜的表情。

         在沐长生看不见的地方易清欢微微勾起嘴角,白玉盈的那点小女孩心思怎么能瞒过他,任何有关于小沐的事情他都可以很明显的感知到,所以再和他关系还没有明朗的时候把他们的距离控制好。

         这也就是让沐长生吃醋事件的因果。

         “许耿,你把他们都叫进来。”易宅的人出去一些下人剩下就是易清欢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心腹,在易宅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从易清欢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所以一般都大事发生,易清欢都会允许他们存在,这需要易清欢对他们绝对的信任,也需要他们对易清欢绝对的忠诚。

         许耿点点头,他是最开始陪在公子身边的人,望了望这个唯一让公子特殊对待的人。他大概是小沐走后能让公子露出笑脸的唯一一个吧,他不笨,自然知道待会儿公子要宣布的是什么,毕竟除了他们几个,后面的兄弟们还不知道呢,这和丘公子在一起的事可大可小,一会儿还是先跟兄弟们提点提点,他们还不知道公子和丘公子之间的事呢。

         不过转念想想,这些人平时训练的时候没少折腾自己,自己这么好心是不是不太妥当啊。

         脑袋中装着这个问题想了一路,到达平时兄弟们的住所,还在屋外就听见碗筷敲击的声音,动动鼻子,好啊,一群好小子竟然偷偷躲着喝酒!

         心中更加确定了不能把事情说出去的想法,站在门外整理整理了脸上的表情,轻咳一声,踏着步子进了屋。

         “你们听一听,公子有事情找你们。”绷着脸垂着眼睛望着一群动作僵硬的人,心中暗笑,脸上的表情却没有绷住不动,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许大哥许大哥,你知道公子找我们有什么事吗?”平日宅子里对饮酒虽然不禁止,但很控制量,毕竟一旦有突然事件,饮酒之后人的反应能力难免会跟不上,再瞧一瞧许大哥的脸色,莫不是公子生气了?一时间一大群汉子你望望我我瞧瞧你,十分忐忑不安。

         “这公子也没说,就让我叫你们过去,你们把身上的酒气散散吧,莫让公子生气。”许耿背着手转过身,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松了脸,眨眨眼睛就往屋外走,留下愣在原地的人心口发凉。

         这是被知道了?

         平日里公子虽然待人也算温和,可是一说到惩罚,他们这些人高马大的汉子也扛不住啊,简直就是禽兽啊禽兽。

         颤巍巍地抖着小肚腿,在寒风中跑了十几圈,再换掉一身满是臭汗和酒味的衣服,整理好头发,就算下场凄惨也要在那之前活得漂亮,听说还有一漂亮小姑娘在那呢。

         因为许耿模糊的一句话,让易清欢足足等了大半天,先是被白玉盈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对着一桌子残羹冷炙,心里那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命人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一群大男人终于来了。

         只是这空气中的花香是怎么回事。

         许耿觉得头有些疼。

         沐长生牵牵嘴角,这些人怎么和之前看见的画风不太一样,这脑补出来的飘扬着的粉红色花瓣是怎么回事?

         “公子。”洪亮的声音和粉红色的花瓣十分不和谐的杂糅在了一起,沐长生觉得有些辣眼睛,所以他们是喷了香水吗?

         易清欢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底下一群十分挂住易清欢脸色的人一看不好,手里藏着从侍女那讨来的花粉,一只手使劲搓搓搓,不能让公子闻见酒味,于是满屋子的香味更浓了。

         沐长生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脸怀疑地看着易清欢,他都手下平时都是这样的吗?自己是不是被这个人天仙的外表给蒙骗了?难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闷骚到要求每个手下的人都要喷香水?

         沐长生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不过这种反差萌还是让人很心动啊!

         望着沐长生一脸激动花痴的模样,丘善言想起了当初自己还是个美男子的时候迷倒的众多少女,她们当时也是和自家儿砸一个表情……等等,难道自己的儿子才是……

         “你们站远点。”指了指门口的位置,一大群人就挤在门口,屋内的空气总算是好了些。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么这几天有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去做。许耿,这是需要准备的东西的清单,你一会儿分发下去,让他们分配好,下月之前要全部准备好。”把手中的清单交出去。

         许耿接过,视线下意识地往上面一掠,随后整个人都僵住了,“这……公子你……”震惊地望着他家公子,他本以为只是把他和丘公子的事……也对,公子不是这般爱宣扬的人,也就只有这种人生大事才会把他们都叫来。只是……下月初五,是不是太赶了?

         挤在门边的一大伙看着许耿的表情更加忐忑了,这是任务有多变丨态才能让许大哥变色啊……

         “下月五号是我与丘棠的喜事,你们在准备东西的时候顺便买一套新衣服。”放下这一句话,易清欢就拉着沐长生的手往里走,不去管在坐的人的表情。

         白玉盈的眼睛更红了,有谁比她惨,相亲对象是个不喜欢的,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这不就要成亲了,站起身擦着眼泪跑出去了。

         丘善言算是最镇定的,心中暗叹,果然知道的多完全没有压力。面带着微笑,慢慢走出大堂,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在门边的一大群汉子们就不淡定了,望着易清欢远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许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一声咆哮在易宅响起,惊飞了无数小鸟。

         许耿觉得自己真实自作自受,瞧着围了一圈的大汉,不得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讲清楚,在讲的时候还要假装知晓今晚的事情,不然就太丢脸了。

         “许小子你不讲义气,我还以为公子发现我们聚众喝酒了呢,吓死小爷了。”一个糙大汉拍拍胸膛,这几人就属他喝的酒多,因此也属他身上的花香味重。

         “你离远点,谁叫你们喝酒,吓一吓活该。对了,你这身上什么怪味,熏死了。”许耿捂着鼻子,远离了一点人群,这一个个怎么像个花蝴蝶似的。

         “还不是因为你,咱们身上酒味太重就想办法遮一遮,没想到这熏香这么浓,老子都快被熏死了。”这没人提还好,一有人提他自己都扛不住了。

         “行了,你们回去洗洗睡吧,明天咱们把该买的东西分配好,莫让公子失望。”把手中的清单放入怀中,让这些挤在一起的人赶紧散了,不然他真该受不了了。

         “好咧!”一群大老爷们一哄而散,这宅子有喜事一般都是全部人员动手的,这更别说是公子的喜事,所以他们的情绪都很高涨,恨不得一眨眼就到了天明,随后可以放心的买买买。

         望着易清欢的后背,这一路上两人没有任何交谈,但沐长生心中就是有种对方已经炸毛了的念头,回忆起大堂里溢满的芬芳,沐长生没憋住就笑出声,随后赶紧捂上嘴巴,眨巴着眼睛盯着易清欢的后脑勺,应该没听到吧。

         “夫人这是在笑话为夫?”就在沐长生以为已经风平浪静的时候,前方传来幽幽的一句话,沐长生脚下一个不稳就向前扑去,碰到的不是硬邦邦的后背,而是易清欢的胸膛。“夫人这是投怀送抱?”

         沐长生脸一下就红了,心道这易清欢果然是个小心眼的闷骚,以前的浑身仙气果然都是硬拗出来的,可怜自己年纪轻轻就这么被蒙骗了!而且这分明就是报复,之前那一笑对方一定是听见了,竟然暗搓搓的报复!

         “小沐……”热气扑在耳边,沐长生的挣扎一下小了起来,心跳的很快。“你后悔吗?过了今天你就不能后悔了。”

         闷在易清欢的怀里,沐长生认真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你是在紧张吗?”

         “是啊。”语气轻快,认真中带着点调皮,低头看着沐长生的脸,易清欢弯起嘴角。“我们终于要在一起了。”

         很多时候,沐长生都会不自觉的回忆起那一晚,他总是觉得那是个只存活在虚幻中的梦,在梦中,易清欢用从来没有过的表情望着他,看着他,然后慢慢笑了。

         那种笑是怎样的呢?

         那大概是沐长生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