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啊啊
        快到“桂音坊”门口的时候,沐长生突然就犹豫了,凭着一股气冲到了这里,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忐忑,若是……若是……自己真的对女的没有感觉可怎么办啊!

         突然沐长生就不怎么想验证了。

         望着人来人往的路口,扮演着失明者的沐长生很形象地保持着迷茫的动作,于是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坚韧不拔、身残志坚的瞎子站在桂音坊的门口。

         “你看,瞎子也来青楼啊!”路人甲惊叹。

         “瞎子也有需求好不好,你不能歧视他人。再说,这瞎子还有好处呢。”路人乙一脸神秘地说道。

         “什么好处啊?莫非这桂音坊还对瞎子有优待?”路人甲追问。

         “哎,你就不懂了,这瞎子不是看不见吗,你说这光摸得着看不着选个怎样的不都一样嘛,这长得丑的便宜啊哈哈哈!”

         “哈哈哈!”

         接下来就是一大串笑声。

         听得沐长生直接拉着易青钻进桂音坊,果然今天就不该出门的!

         “两位客官里边请~”一进门沐长生就后悔了。在这些个古代人眼中,桂音坊那是高岭上的白莲花,心中的白月光,可是在他这个见多了不论是人造美女还是天然美女甚至照骗美女的沐长生来说,这些所谓的头牌花魁在沐长生眼中那真是……

         最关键的是气质,被小说电视荼毒很深的沐长生表示深深的被骗了,闻者围绕在自己身边浓郁的香气,不知怎的又想起了真个人都是冷冰冰的易清欢。

         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群地下好吗!

         “两位客官是听听曲看看舞呢还是……”后面的话不言而喻,可是沐长生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情了。

         塞了点银子放在油腻异常的老鸨手里,挥挥手表示不用伺候了。

         摊开手一看,好大方的爷!于是顶着一张笑成菊花的脸退下了,并给爷两个叫来了两位陪酒姑娘。

         沐长生索性也就没有拒绝,拉着一脸乌云密布的易青坐了下来。

         “易青不是不是紧张啊哈哈哈,放心放心,今天我们只是来见识见识,不会真的……”说罢对着他挑了挑眉,即使是被布条遮住了眼睛,但姣好的面庞还是让周围几桌的人晃了眼睛。

         察觉到周围人的表情,易青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你为什么来这里?”已经把沐长生拉入妖怪行列的易青脑回路自然就给拐弯了,陷进了一个奇怪的领域,而且越陷越深。

         妖怪吸食人类精血什么的……

         “好奇吗,听他们说桂音坊怎么样怎么样,我也就来瞧瞧了,不过啊,好像他们也太夸张了些。”

         于是易青又想到妖怪幻成人形都美艳异常,看不上人类的长相也很正常。

         “你是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走?”沐长生像是知道易青的心理一般问道,随后神秘兮兮地走进易青,轻声说道:“我刚刚听到他们这的花魁要出场了,既然都来了,自然要看完最漂亮的才走。”

         果然!

         易青心中沉了沉,看沐长生的眼中也多了些什么。

         沐长生自然不知道易青心中所想,好整以暇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不远处的高台上,想必这就是花魁出场的舞台了。

         易青收回目光,因为舞台上已经响起靡靡之音,在看四周的人都露出了迷恋的表情,再看身旁的沐长生倒还是那个模样,心中不再浮躁。

         一阵听不出水平的乐声响起,沐长生好奇地打量着在纱幔之后的人影,隔着这一层障碍物倒还是可以看出这人身材不错,至少身高还是挺高的。

         渐渐的,纱幔被拉开,先前好似毫无激情的声乐也变得快速起来,出来的是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但隔着朦胧的面纱还是可以看出这人是真的值得桂音坊花魁这个名号。

         沐长生打量着吸引着全场大多数男性目光的女子,双眼含情,但又不显得风尘,肌肤雪白,一白遮百丑这个说法无论在哪都行得通,更何况在一个原本就长得魅惑的人身上,自然加分不少。

         沐长生总算知道这桂音坊能够远名的原因了,有这样一个顶梁柱在客源那是源源不断啊。

         很不巧,沐长生毫无恶意的打量放在易青的眼中自然就成了和周围两眼放光的人一样。

         “各位客官,妙音今日的表演就结束了,今日还是照着老规矩,妙音姑娘出题,答对者才能有幸到妙音的闺房与妙音一聚。”菊花脸抖着全身的肥肉站上了舞台,和一旁曼妙的可人一比,那真是煞了台下人的双眼,于是目光连忙继续放在妙音身上,果然想要呕吐的*一下就没了。

         “倒是有意思。”沐长生自然也知道一点这花魁的规矩,这若是人人都能见得着摸得上,那也不会引起这般轰动了,看来这古代人的营销策略也不落后啊。

         “沐长生可是有意?”易青咬着牙问。

         沐长生给了易青一个微笑之后就转过脸。

         “各位公子可要听好了,妙音要出题了,这次是猜字谜。”台上的女子浅浅地行了一个礼,轻柔的声音让如羽毛一般扫着台下大老爷们的心。

         “无边落叶萧萧下。”轻柔的声音接着响起。

         只是这一次倒是难道了许多先前还跃跃欲试的人,一个个抓耳挠腮地和身旁之人讨论起来。

         妙音微笑地看着台下的人,表情十分从容。

         虽然妙音是桂音坊的花魁,但还是免不了一接客,她也是为生活所迫才进入青楼,因一身才艺渐渐被捧为花魁,她本就已经厌倦青楼的生活,但要脱身谈何容易,于是便设计了这接客的规矩。

         她虽是风尘女子,但有着文人特有的傲气,只是家中变故让她无法选择而已。

         一听到字谜,沐长生就打起精神,这可是他最擅长的啊。

         家中有两个大学教授,沐长生从小被‘逼迫’读的书就十分多,但由于猜字谜很像自己十分喜欢的脑筋急转弯,所以沐长生难得的十分乖巧的没有趁机偷懒摸鱼,所以说猜字谜还没有几个能难倒他的。

         毕竟爸爸妈妈给自己的可是比两个板砖还厚的书啊……

         所以很大几率的,沐长生刚好会这个字谜。

         只是这个答案……若不是知道古代还没有用这个词骂人,沐长生很可能会以为这是妙音表达出的对他们台下这些人深深的鄙视。

         看了看四周,摇摇头,看来都是些整日沉溺美色的人。

         “易青兄,你可知道答案?”

         “不知。”

         沐长生有些失望,无敌是多么寂寞啊……

         知道答案但不打算告诉沐长生的易青转头看了眼神色失落的身侧之人,对于自己隐瞒答案的举动很是满意。

         又等了几分钟,确定没有人知道后,沐长生扬了扬手,待妙音等人投出视线时说道:“在下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字便是‘日’。”

         妙音脸上表情未变,仍是柔柔弱弱的声音,“公子聪慧,公子不妨替小女子解释,小女子感激不尽。”

         “此谜先从‘萧萧’二字入手,自然就是喻指五代齐梁两代皇帝‘萧道成’与‘萧衍’,齐梁之下为陈武帝,扣一个‘陈’(繁体),然后‘无边,落木’(即去‘阝’、落‘木’)自是成‘日’。姑娘,在下可是解释清楚了?”说出答案之后沐长生就后悔了,他只顾着出风头倒是忘了回答对答案之后的后果,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还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什么这天越来越冷啊……

         “公子聪颖,小女子佩服。”向沐长生轻轻行了一个礼之后方才对着众人说道:“今日只有这位公子回到对了。”意思就是小聚这件事和众位都没有缘了。

         之后妙音立场,沐长生感觉到许多或嫉妒或艳羡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其中最不能忽视的还是来自身边的冰冷的视线,为什么温文尔雅十分好相处的易青变得这般可怕这般奇怪!

         难道是夺人所好了!

         冤枉啊!

         “公子,请跟我来。”一个着青衣的小丫头来到沐长生身边,常来桂音坊的人自然知道那时妙音的贴身丫鬟,这小子是要去和妙音春风一度了,顿时投在沐长生身上的视线更加炽热。

         “易青,我……”们走吧。沐长生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怎么都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眼中的人,微微长大嘴巴看着那人所在的方向,沐长生一瞬间僵在原地。

         许许许许许……耿!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还是在青楼这么不和谐的地方!难道易清欢也在?

         想到易清欢,沐长生这下倒是不僵硬了,直接拉上易青直接往门口跑去,这速度简直就是逃命。

         示意许耿走进沐长生视线的罪魁祸首此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看待拉着他逃跑的人,虽然破坏了这人和那个女人的好事,可为什么还是高兴不起来。

         他看见许耿就跑,何尝不是因为自己……

         熟悉的难以控制的感觉由身体的每个地方倾泻而出,深沉的眼眸愈加浓烈。

         想把这个人锁在身边,想让这个人眼中只有自己一人,想要更多……

         更多是什么呢……

         望着两人交握的手,陷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