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啊啊
        “小刘,我可能要走了。”沐长生带着斗篷,抓着行李在刘家门口等到了农忙回来的小刘,还有在小刘几步远后的刘哥刘嫂,“刘哥刘嫂,这么长时间多亏你们的照顾,现在我也该离开了。”

         “小沐你要走了?这儿匆忙?”刘哥忙问,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自然知道沐长生是个难得的没有少爷病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对他们的态度也是极好的,可是这匆忙之间竟然说走就走,心中叹息。

         “临时决定的,但又非走不可。”

         “还会回来吗?”一直用圆溜溜的眼睛瞪着沐长生的小刘开口问道,可是这一问就让沐长生闭上嘴巴。

         “可……可能不会了吧。”若是等一切安定下来他才能决定自己的去处,现在真的还不到时候。

         小刘低头,绞着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刘,我和你说几句话吧。”此时开口的竟是一直站在旁边让众人很容易忽视的易青,沐长生睁大眼睛看着对自己眨眨眼睛的易青,不知怎么心中有些悸动。

         在易青和小刘谈话的空档里,沐长生自然和刘哥刘嫂依依惜别了一番。

         “小刘,好好照顾自己啊!我走了,你不用送了……好好照顾小白啊,以后想我的时候就多看看小白……”

         白色的衣袍和身侧浅褐色的身影纠缠在一起,一眼望过去竟是十分和谐。

         沐长生身着浅褐色的衣衫,带着斗篷,挥别依依不舍的小刘,沐长生毅然转过头追上白色的身影。

         在这里的一年时间虽然十分惬意满足,但是他知道,无论如何,在任务完成之前,自己都不可能永远安心地留在这里,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小刘呆呆地看着越来越远的人,心中感慨万千,但有一个声音却是直直地钻进他的脑海。

         “你有更多的选择,现在你走的这条对你来说是条死路,而对于我就不同。”明明是普通的面孔却透露出仿佛让人无法承受的气势。

         “你和沐大哥他……”

         “正是如你所想。”

         多年之后,在一个普通的农舍之中,一群小白兔在小院里蹦来蹦去。

         “大壮哥!大壮哥!小花生了!”穿着碎花裙的少妇惊叫着唤这自家相公,这不,干燥的稻草上,一只小白兔身后竟然多了几只肉色的小团子。

         “来了来了!”木门被一只粗壮的大手推开,依旧是黝黑的面孔,只是岁月在这张脸上留下了稳重和成熟,“你小心点,别有碰着了,若是伤着自己我可是心疼得紧。”此人正是长大了的小刘,如今却是一个女子的依靠。

         “大白天的瞎说什么呢,你快来看小花和她的孩子,多可爱啊……”

         小刘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摸了摸蹲在地上的女子的头发,眼中满是宠溺。

         ……

         易青侧过头看着明显情绪有些低迷的少年,早在离开小刘的视线时他就已经摘掉碍眼的斗篷,原本勾人魂魄的眼睛也露了出来,但是半垂着的状态让易青很不舒服。

         这双眼睛就看紧紧地跟随自己,就该对着自己笑对着自己流眼泪,可此时却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露出这样让人气闷的神态。

         捏了捏拳头,算了,终归是些不相干的人。

         “易青,你以前看过武林大会吗?”挥去离别的烦闷,想到快要见识到的武林大会,沐长生有些期待。前世看过太多小说和电视剧,每次武林大会都是十分热闹且每次都有大事发生。

         沐长生虽然不太喜欢凑热闹,但如此盛况也是想要见识一番。

         “没有,武林大会每四年举行一次,四年前我还不认识能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呢。”沐长生转过头看着侧对着自己保持微笑的人,不知怎的这个人无时无刻不给他熟悉的感觉。

         “哦,那我们这次两个人都要好好见识一番。”

         “那是自然。”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竟然也不觉得枯燥,特别是以往赶路都是一个人且身无分文的沐长生,这次不仅带够了银子还有一个化解无聊与疲惫的小伙伴。

         沐长生觉得可没白认识易青。

         这个人学识渊博,就连路边的一株花草都能叫出名字来,他偏偏知道许多民间小故事,哄得沐长生那是一愣一愣的,煞是可爱。

         “后来那个农夫怎么样了?那狗变成人来报恩了?”虽然听过不少这样明显是骗骗小孩子的寓言故事,但易青真的有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一个简单平淡的故事都能让人心潮澎湃。

         “自然,不过不是简单的报恩。”

         “不是简单的报恩?难道……”难道是把自己献给恩人吃?!

         当然,沐长生这里所想的吃真的没有深刻的含义,就是简简单单的吃。

         “最后他们两个在一起了。”说着突然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孩子啊“吃”里转不出来的沐长生,如他所料,对方在听见自己的话之后一瞬间就呆住了。

         像被吓坏的小白。

         只是那红彤彤的眼睛变成蓝色的而已。

         “在、在在一起?一起生活吗?那很好啊?”转不过弯的沐长生好不用意安抚好自己原来不是自己所想的凶残,但易青的话怎么就有点不对劲呢?

         “是啊,吃、喝、睡觉都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睡觉二字被特意关照了一番。

         “那就是两人两情相悦在一起咯,这样很好啊?”所以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是,很好。”沐长生转过头,难道妖精都是这番不懂人情世故,这番单纯?

         沐长生抓抓头发,不明所以,不得不说易青很有讲故事的天分,特别是前半部分,那狗被救后一只守在农夫的身边,寸步不离,就连几只跑过来‘搔首弄姿’的母狗看都不看一眼,可谓十分忠诚。

         等等……这狗是公的啊!

         那么变成人之后有机会变成女的吗?

         沐长生睁大眼睛,一副就是瞪着你但是我不说为什么瞪着你的表情。

         “怎么了?”说着便顺手在沐长生头上一摸。

         刚刚遭受打击的沐长生一个激灵。

         “长生可是要休息了?”易青很体贴的问道。

         沐长生胡乱的点了点头。

         易青眯着眼睛,在沐长生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其中意味颇多……

         “前方就是桂音坊,两位公子若是看见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了。”引路的小二收了银钱就乖乖的退下了,到他们这儿的十有*会到桂音坊瞧上一瞧,所以每个客栈都有专门的引路人,也算是多一种经营方式,多赚一些钱。

         “长生……你。”易青面色平淡的看着脚步略微焦急的沐长生,桂音坊的女子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嘿嘿,我也就是听旁人说起这桂音坊的大名,想来瞧瞧罢。”其实沐长生才不是来瞧瞧的,他来这名副其实的青楼是为了来证明一件事!

         自从那天听了易青的《农夫与狗》之后,自己就是不是自动替换成那只狗,而另外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自然就是高冷到不行的易!清!欢!

         知道这个真相的沐长生吓得差点没尿裤子,妈呀!这是要弯了的节奏吗?虽然他垂涎过易清欢的美貌,但那真的只是单纯的颜控啊颜控!

         颇受打击的沐长生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哄哄小孩的故事而慌了神,所以……他特意来附近最有名的青楼来瞧上一瞧,顺便点一个姑娘……

         这个姑娘气质最好要冰清一点,要有那种高岭之花的特点,最好不要时常挂着笑,当然笑起来一定要非常好看非常惊艳,眼睛一定要是那种很黑很黑的,头发也要黑,至少要比我的黑。最后一点就是,整体要有神仙姐姐的轮廓。

         在脑中具体话这个之后就要邂逅的人之后,沐长生崩溃的发现,这不就是女版的易清欢吗!

         现在就连神仙姐姐也已经被易清欢改头换面了。

         “可是长生,你的斗篷。”易青指了指待在沐长生头上十分引人注目的斗篷,打扮着这样逛青楼的人……还真是少见。

         所以还是赶紧回客栈吧。

         “哦!我都忘记了,对了,你不是之前给我买了一个睁眼睛的吗?”早在沐长生时常带着斗篷出门的时候易青就给他买了一条既能遮住眼睛又能看见的布条,据说是什么特殊的材料做成的沐长生也没有仔细听。但当时他们还要每日与刘家打交道,自然不方便更换,而离开之后沐长生却是把那布条忘记了,易青也没有提醒。

         毕竟自己家的当然希望藏着一点。

         “可若要回客栈拿一来一回实在太久。”

         所以还是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放心,嘿嘿。”傻笑两声之后的沐长生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赫然一看便是那条易青所赠的布条,“我带在身上呢。”

         易青这时候倒是不知道改生气还是该开心了,心中那么一点情绪那在揉啊揉,最后化成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就这么揉进来,自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烦忧。

         “易青,我们去那边。”指了指一旁无人的小巷子,沐长生决定以后都用这个装备了,于是斗篷彻底宣布退役……

         紧紧盯着沐长生手上的布条,易青修长的手指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最后直到沐长生带上布条都没忍下心把布条撕碎。

         突然明白后悔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了。

         还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