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啊啊
        “你走了之后我虽然被丘启那小子抓了一回,但那小子和我耍心机那他还要等个几十年,所以我就跑出来了,随后就遇见了易清欢。”说到这个名字,丘善言停顿下来,叹口气,“唉,你不知道当年的事,有时候贪欲真的可以毁掉一个人,你大伯丘惘……罪孽深重啊。”

         沐长生低着头,心想这些他可是都知道。不过这丘家还好有个丘善言是正常人,当然,现在作为丘棠的自己更不用说。

         “这易清欢呢,也是个拎得清的,而且他武艺似乎更是精进了不少,若没有当年一事,也该称得上是武林新秀了。后来与他分别之后呢我就到了你娘生前生活的地方,不料那已经如此破败。我心知如果再待下去必然会给那摇摇欲坠的地方陷入险境,后来我就一路上这么躲躲藏藏过来了。”丘善言简单地交待了差不多一年的行程,相对于沐长生选了一个十分偏远的小村不同,丘善言为了收集信息,不得已待在较容易被发现的城镇,好在至今没有被发现。

         “爹,那丘启已经来了吗?”武林大会比赛的规则是随即抽取对手,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一个菜鸟会遇见一个比自己厉害百倍的前辈,当然这都是运气,再怎么争辩别人也都运行了这么多年。

         “怎么,你还想着你的启哥哥啊。”

         门外刚好路过的人一顿。

         “爹,你瞎说什么!”沐长生气结,每次和丘启搭上点关系都觉得难受。

         “你啊,以前一直崇拜他,后来虽说不再跟着他,我也是很担心啊。”丘善言语重心长的说道。

         “爹,你说的其实我都明白,十多年前的事我也知道些,后来丘启做的一些事情我也听说了些,以前是我被蒙蔽住了双眼,所以,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并没有欺骗你意思。”沐长生几乎要吐血,明明不是自己干的蠢事,但现在还是要碾碎了往肚里吞。

         “那、那事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多少,有旁人知道你知道吗?”丘善言大惊,当年的事非同小可,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他们知道内情,那可真的只有死一个下场。

         “我是因为一次意外的发现才知道的,放心,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那就好那就好。”丘善言点头,当年的事他也只知道一点内情,自然也就意味沐长生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叮嘱对方小心不要透露出去。

         “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来头。”

         “易青啊,他就是一个脚踏四方的云游人士,我和他有幸相识,第一次相见就被他救了一命,也算是有缘分吧。”易青虽然看起来有些高深,但沐长生就是有一种很笃定的意念,就是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

         丘善言皱起眉,熟悉自己儿子表情的他自然知道这个表情代表什么。

         “你交朋友爹也不干涉你,只是爹有一句话还是不得不跟你说,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除非那是生死之交。这句话丘善言没有说出口。

         沐长生点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两人便随意谈了些生活上的琐事,比如最近吃了什么,这城里有什么好吃的,还有之前吃了什么难以忘怀……毕竟有一个吃货爹在,说什么都离不开吃。

         沐长生汗颜,自己虽然喜欢逛小吃街,也喜欢一些特色的糕点之列的,但也没这么恐怖吧,句句离不开吃,他都要怀疑自家老爹是不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吃上一顿饱饭,突然想象着如果把爹和阿呆放一起那是多么壮观啊。

         “走,棠儿,饿了吧,咱们吃饭去!”

         “……”到底饿了的是谁啊。

         不过沐长生也跟着出去了,他们谈话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不知道易青在外面怎么样了。

         “饭菜我已经点好了,你们是在房中吃还是去大厅。”刚吃房门就看见易青正向这边走来,想必猜想着时间差不多就过来了。

         “爹?”

         “哦,那我们就在房里吃吧,也省得跑了。”待易青去和小二交待的时候,丘善言凑到沐长生的耳边说道:“你这朋友想得还真是周到,猜到了我可能在躲人,所以问我们要在哪吃。”

         “易青一向如此。”沐长生还挺自豪的,毕竟自己的朋友被家里人夸奖什么的不就是变相夸自己眼光好么。

         吃完饭之后他们也就没出门了,现在人越来越多,出去很有可能会遇见预想不到的麻烦,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决定一直到武林大会开始都不出门了。

         武林大会,顾名思义,只要是武林上的人士都可以报名参加,无论门派无论年龄也无论功夫高低,只要你有一颗爱武的心,就可以勇敢参加。

         当然,魔教是不可以参加的。

         关于魔教的印象,沐长生永远都是停留在书中用易清欢视线看见的场景,并不是像外界传闻那般,但作为一个小虾米,沐长生是万万不敢帮魔教说话的。

         一言不合就浸猪笼什么的,他还是挺害怕的。

         安静下来,沐长生就开始担心自己比赛当天的情形,若是遇见和自己一般的人还好,可若是运气不好碰见一个武功好的

         并且脾气暴躁,那自己的小命岂不是要完?

         可不参加系统那里就有得他头痛了,实在是纠结啊。

         “系统,如果我比赛中途运用的身体寄存功能,那会怎样啊?”

         【凭空消失。】

         沐长生思索片刻,这后果好像不太严重,相比于死他还是愿意给别人留下点什么深刻的印象,反正只是被念叨两天也不会死,上就上了!

         放宽心的沐长生就这样十分不靠谱的放下心来。

         比赛当天,丘善言看着沐长生手中拿着的竹签,双目睁大,大叫道:“这是谁的!”抢过来一看,上面竟然写着“丘棠”两个字!

         “你这小子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你竟然瞒着我报名了!你知不知道这其中的凶险,你习武年份本来就短,哪是这些人的对手,若是碰上有些光明磊落的门派还好,若是碰上一些亡命之徒那可怎么办啊!我以后我岂不是要断子绝孙……”

         “爹……依我看,其实你还蛮年轻的,你那个……”

         “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手上一点都不含糊地招待上来。

         沐长生一边躲避一边求饶,可是还是中了几下,那真是疼啊……

         当然丘善言自知怎么教训这小子都不可能改变结果,所以等打消了点气之后就收手了。

         “你刚刚躲避的那几下还行,但脚步太浮了,不过在台上逃命应该来得及,记住啊,打不赢就跑。”

         “知道了爹!”沐长生虽是笑着的,但何尝不想哭一哭,他也不想的啊……

         奈何系统凶狠。

         “长生,在下朋友到了,恐怕要暂别了。”

         沐长生也对之抱拳,之后看见易青向一个人走去,待只能看见两人背影时,他突然觉得,为何易青身边之人身形这么熟悉?

         “儿砸,他怎么叫你长生啊?”

         “那个……行走江湖的艺名啊。”

         “哦?那你帮爹想想爹取个什么艺名。”丘善言满脸期待。

         “……”

         接近比武时间,这个中间摆放了一个大台子的空地已经挤满了人,中间有些座位,当然都是给一些有名望的门派准备的,若他们俩还在盟主府,那自然也是有座的。

         踮起脚看了看被众人围起来当成猴的那几排人,果然还是站着舒坦。

         “请各位拿取了竹牌的人移步右方,未持有竹牌的位于右方。比武最开始的为混战,请报到名字的人上台……”接下来就是一长串的名字,足足有二十人,看来因为场地有限只能这么粗暴地先解决绝大部分人。

         每二十人在固定的时间内,能站在台上的都能进入下一轮。

         听到这个规则,沐长生不禁大喜,这个他依靠着轻功应该就能扛过去。

         轮到沐长生上场,往底下一望,竟然直直地撞进了一双眼眸之中,只是那带着怨恨的眼神让他不禁皱眉,而后定睛一看,真是冤家路窄。

         丘启!

         好家伙,看着小子老神在在地坐在那,想必这大混战他是不用参加了,果然有一个盟主爹就是形式方便啊。对着对方翻了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白眼之后,沐长生仔细观察起同时站在台上的人,竟然看见那个和易青一同离去的青年,对方此时也看见了他,对他点点头就转过头。

         沐长生也不多想,此时最紧要的就是在时间结束之前能保证自己有能力站在台上。

         号声一响,混战开始。

         沐长生一躲,旁边就有一个拿刀的壮汉向他劈来,好生简单粗暴,索性他警觉着,这一躲也就安全了。

         对方又欺上来,之后见他没什么战意之后嗤笑一声就转向其他的人。

         沐长生欲哭无泪,这是被瞧不起了吧。

         得了空的沐长生就去观察对战,我滴乖乖,这易青的朋友还真是厉害,一个人对战好几个呢,这身手真真让人佩服啊……

         于是,在高台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像底下观众一般的人。

         丘善言扶额,儿砸!你不用真的就什么都不干啊!这老脸都要丢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