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啊啊
        “你为什么一直骗我!”

         “我……”没有。

         “变成小沐的模样接近我?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突然袭来的手让沐长生不知所措,就这样被对方掐住了死穴。

         “我没有……”真的没有。喉咙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快要窒息的恐惧让他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对面的人是谁。

         “没有?丘启只会手底下只有你这种敢做不敢当的废物吗?”

         “你是谁?”勉强从喉咙挤出几个沙哑的字。

         那人似乎怒意更胜,几乎一用力就能把沐长生掐死。

         沐长生猛地睁开眼,伸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沉重的呼吸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像一个溺水后被刚救上岸濒死的人。

         手掌下不停“扑通”乱跳的心脏,不禁让沐长生再一次回想那可怕的噩梦。

         最后一刻,他好像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是不同于以往毫无表情的脸,充满着仇恨、阴霾、不甘和……痛苦。

         为什么痛苦呢?

         沐长生下意识地就要去想,可是一转念,那分明是个梦,只是个毫无意义的梦,只是……

         为什么这么难受呢?

         拂去心头的不适,躺在床上烙了几下煎饼后再次陷入沉睡。

         这一次,一觉睡到天明。

         解决了几个不长眼的拦路者,易清欢十分确定着往一个方向走去。

         沐长生最近都在做梦,晚上睡不好自然也就影响了白天练功的效率,好在《太极》第一册已经完全掌握了,现在练习已经对他没有多大好处了,唯一能够提高的方法就是与人对战,方才能找出自己的不足和优势。

         所以他索性也就不练了,正好明天赶上刘家上集市,还没赶过集的沐长生表示十分有兴趣,于是提出了当天他可不可以跟着去的要求。

         刘家也不是小气的,更何况这根本不算什么要求,于是很自然的就敲定明日一早集合。

         在确定之前刘哥特意叮嘱他们要走很长时间的一段路再坐很长时间的牛车,然后才能到达集市,所以可能天还没亮就要出发,不知道沐长生一身细肉可否忍受得了沿途的奔波。

         已经能按年计数习武时间的沐长生自然不把这一点点路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刘一家虽然每天都会下地干活,但和他这种真刀实抢的江湖人士是完全不能比的,所以就十分天真地把头一点。

         没有半点迟疑,当真是十分相信自己的实力。

         “要到了吗?”看前方人头攒动,沐长生双眼放光,仿佛看见了曙光。

         “对,前方就是专门乘坐牛车的地方,长生累了吧。”刘哥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他们这些庄稼人习惯了每天大量的劳作,所以走这么点路并不算什么,可细皮嫩肉的沐长生可就不一样了,虽然也算是习武之人,可酸痛的腿已经让他学会谦虚低调做人的道理了。

         终于坐上了牛车,可是并没有想象中香软的座驾,硬邦邦的稻草铺在带着些难以言喻味道的牛车上,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

         沐长生捂着已经快破碎的屁屁,这颠簸的强度……还不如走路呢。

         于是沐长生人生中第一次印象深刻的赶集就这样艰难地过去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还有得他受了。

         这里的集市十分简单,主要卖写寻常家里没有的东西,不过因为是附近不少村落赶集的地方,所以范围也还算大。

         逛了一阵后,沐长生就决定不逛了。

         累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周围的人都是寻常百姓的打扮,就他一身华服还带着一个斗篷,不引人注目才怪呢。

         和刘哥一家打好招呼,沐长生便远离集市,往旁边人少的地方走去。

         走到一片很大的花田,沐长生深吸一口气,这些看起来粉粉的不知道叫什么花的还挺想,想着就干脆坐在地上,不远处就是大片的花海,就连周身的疲倦也褪去了。

         沐长生躺在地上,只是碍事的斗篷很自然的阻碍了他的动作。

         沐长生看了看四周,没有半个人影,反正就算有人来了,他应该能听到,并及时带上斗篷。

         心里这么想手上就这么做了,吧斗篷放在自己身侧,沐长生闭上眼睛。

         【系统,我眯一会儿,差不多到点了记得叫我。】早上起得太早,再加上奔波了这么久,在这么舒适的环境中,自然困意也就跟上来了。

         【滴滴滴,懒猪起床……懒猪起床……】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从大脑深处传来。

         沐长生皱起眉头,这声音怎么那么像自己用的闹钟?

         睁开眼,头顶还是那片蓝天,眼前还是那片花海,后知后觉才发现那是系统……

         为什么他觉得系统越来与恶趣味了,曾经严肃认真的系统呢?

         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这不休息还好,一休息沐长生就觉得腿已经不是自己的,各种感觉在腿上发酵以至于就跟瘫痪了一般。

         痛苦地直起身子,习惯性地转过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竟然坐了一个人!

         沐长生条件反射地往后一仰,把腿一缩,于是牵连到了脆弱的下半身……

         “嗷!”要命啊……

         “你没事吧?”那人开口说话,低沉的嗓音带着好听的温度,只是一道声音就让沐长生头皮炸裂,沐长生转过头继续盯着那人的脸使劲瞅,片刻后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声音像。

         随后心里嘀咕着,这么完美的声音配了这么一张丝毫没有特色的普通脸真的违和感十足,不过沐长生也不是十分在意长相这种东西,所以也没有深究下去。

         “你……啊!我的斗篷!”意识到自己就这么直白的让人看见眼睛后沐长生匆忙捂上,也不管这么做有没有用了。

         “这位兄台……我路经此地,原本无心打扰,只是见兄台身旁正潜伏着一条蛇,将其打死后索性也就留下来了,还望兄台不要见怪。”

         听到蛇沐长生抖了抖,他最恶心之类的软体动物了,更何况还是其中最恐怖的蛇,得知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之后沐长生也就没那么戒备了,反正看都看见了,还遮什么遮。

         “多谢……这位兄台不知怎么称呼。在下沐长生。”对于眼前这个人,沐长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就觉得这个人应该很好相处,自己也忍不住想去和他交流。

         “长生唤我易青便好。”那人弯起嘴角,沐长生觉得这人这么看起来竟十分耐看。

         “不瞒长生你说,在下云游四海,来到此地甚是喜欢,不知长生你可是本地人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沐长生觉得易青看着自己的眼神那叫一个奇怪,后来想想自己盯着这么奇特的眼睛对方不大惊小怪已经很体贴了。

         “额,我只是住在这下面的村落,今天刚好和邻居来赶集。不过这一地带的风景确实不错,易青你有机会倒是可以四处看看。”沐长生提议,虽然他鲜少出门,但不影响他对这里的判断,不得不说若是现代恐怕早就开发出来建别墅了。

         “如此甚好,只是在下与长生一见如故,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到长生家借宿几天。”

         沐长生那是再同意不过,原本生活中除了睡觉吃饭就是练拳,最近练功也没有什么进益了,这里被称作娱乐休闲的赶集对他来说犹如折磨,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自己看得对眼且不介意自己的眼睛的人,自然不会放弃与他交朋友。

         “自是欢迎。”沐长生原本就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但偏偏眼前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十分好,不是对方避免了自己被咬的原因,而是一种气场。虽然说出来有些免不了俗,但他就是认为他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再仔细看了一眼对方普普通通的脸,确定是自己多心了。可能是前世看过的电视上的明星吧,说实在了旁边的人除了脸全身上下都极品到了极点,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公平吧。

         “长生,你可是武林中人?”

         沐长生惊喜的抬头,难道自己的气场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被沐长生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易青稍稍转过头轻咳一声才道:“在下虽只是个云游四海的凡夫俗子,但也算是读了点书,也免不了对武林中的功夫充满好奇,我看你眼睛……我记得有本书记载了不慎走火入魔可能改变瞳色,所以大胆猜想长生你曾经……”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虽然对方不是从自己强大的气场中辨认自己习武,但就这么轻易地解决了自己眼睛的问题,似乎也不亏,这么长时间戴着已经快长在自己脸上的斗篷确实不好受。

         沐长生点头,也算是默认了易青的猜想。放在自己脚下的台阶,他不可能不踩。

         后来两人很默契的没有提这个话题。

         一个是心虚明白自己的眼睛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另一个,那就是就完全属于瞎扯了……

         两人交流一阵后就决定回去与刘家汇合,易青也就自然跟他们一起回去了。

         回去的路途自然也是艰辛无比,但多了一个可以交谈的朋友,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