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啊啊
        当天回来沐长生就直挺挺地躺下了,饱受摧残的驱壳一沾床就睡着了。

         倒是作为客人的易青站在沐长生的床前盯了一阵早就睡得昏天暗地的某人一眼,然后很自觉地收拾出一间客房,熟练程度比房子的主人更甚。

         待一切收拾好了之后,天色也彻底暗下来了,易青再次回到沐长生的卧房,这次直接坐在床沿上,目光灼灼地把床上的人上下扫视一番,最后视线停留在那双已经合上的眼睛上。

         嘴角上弯成好看的弧度,与常人无异的瞳仁竟然越变越黑。

         只是这一切沐长生都没有机会看见。

         第二天沐长生一起床就闻到了满屋子的香味,脑袋迷糊一阵想着自家是不是来个了田螺姑娘,直到那穿着白衣的男子站在他的房门前才想起昨天的事情。

         窘迫地抓抓头,没有束起的头发已经被他抓成鸟窝了。

         看见易青带着笑意的眼睛,沐长生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后窜回房间梳头。

         其实沐长生那会梳什么头,平日就简单地把前半部分的头发竖起来,再加上他经常带着斗篷,头发扎地是好是坏也没有人知道。这间房子没有镜子,沐长生一般都是借用系统的功能,但今天易青在这他不好唤出系统,虽然对方看不见,但明显盯着虚空左看看右看看的动作实在可疑,所以沐长生果断放弃了用处不大的系统。

         反正抓瞎谁不会呢!

         事实上沐长生真的不会。

         顺滑的发丝一次次从手指中溜走,沐长生觉得自己的技术好像退步了。

         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易青更让沐长生有种羞愧感,突然觉得自己的形象一落千丈了怎么办?自己的客人不仅自己收拾客房还一大早做了早点,最后这个作为主人的他竟然还在对方面前手忙脚乱地扎!头!发!

         转过头,沐长生叹气,抓起肩膀上的头发。算了,今天就扎个马尾吧,这个简单。

         突然一只温热的手扫过沐长生的颈脖,搭在肩膀上的黑发也被那只手拢起,只听见一道低沉且温和的声音说道:“我来吧。”

         沐长生刚想说不用,后来想了想自己已经举酸了的双手,也就抿抿嘴作罢。

         “长生不会束发吗?”似是化解沐长生的尴尬,易青问话。

         “啊,就是手笨,不太熟练。简单的还是可以的。”上一世只留短发的沐长生当然不能很快适应长发飘飘的自己,尽管他已经顶着这头长发一年多了。

         “自己束发确实比较难,交给别人就不一样了。”易青意有所指。

         “原来大家都这样啊,我还以为就我笨呢。”听了易青的话沐长生想想确实是这样,上一世听身边的女同学交谈时就有人竟然梳头梳到崩溃,虽然当时沐长生不是很能理解这种心情,毕竟当时在他的眼里扎头发不就是两个步骤的事情嘛。第一步把头发弄起来,第二步就直接用发绳绑起来。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果然太天真。

         这么一聊,沐长生也放松了许多,与易青也愈发熟络。

         不知对方有意还是无意,那双带着淡淡温度的手不时擦过沐长生的脖子和耳朵,这两个地方都十分敏感,就在沐长生快要出声制止的时候,一道声音适时响起。

         “好了。”易青退后一步,保持着让人舒适的距离。

         沐长生站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比自己不入流的手法高明多了,前半部分头发被抓成扎成一个小啾啾,后面的头发自然的垂搭在肩上,衬着沐长生的小巧的脸愈发好看,精神百倍!

         解决完人生大事之后,两人移步到外头,只见简陋的小木桌上摆放着两盘小菜和两碗稀饭,沐长生吸吸鼻子,昨天睡得早,他都还没来得及吃晚饭,现在肚子已经欢快地唱起了空城计。

         瞄了瞄坐在对面的易青,这人看起来就比自己打那么一点,还真是什么都会啊。

         “长生,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易青嘴角蓄起温雅的笑容,注视着用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他的沐长生。

         “我在想你竟然还会做饭,那你究竟还有什么是不会的呢?”其实每天让小刘送饭也很麻烦,但没办法,他自己不会做饭,只能等着别人来喂养了。

         易青轻轻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我不会的东西很多,当下就有一个长生会而我不会的。”

         沐长生好奇,道:“是什么啊?”

         “武功。我是一名游客,自然会一些简单的厨艺,家常小菜尚可上手,其他的就一窍不通了。”

         “那些至少比我强啊,我先小菜都不会。不过易青啊,你在外游历为什么不学写武功傍身,若是遇见危险也能化险为夷。”不得不说这易青的厨艺真是了得,虽然刘嫂的厨艺也很好,但怎么说呢。两个都很好吃的菜若是要决出其中的最佳,那么评选人的喜好这时候就最重要了。

         很明显,易青的手艺很适合自己的口味。

         易青沉吟片刻方道:“我……很小的时候家中发生变故,后来勉强活到现在,现在有时间有金钱了,倒是过了习武的最佳时间,况且我对武艺没有太多的执念。”

         “啊……这样啊。”沐长生舔舔嘴唇,好像揭了别人的伤疤啊,这时候该说些什么话缓和缓和气氛呢?

         “呵~”易青轻笑,伸出手摸摸沐长生的头发,“事情早就过去了,你不用自责,况且现在我活得很开心。”对着沐长生眨眨眼睛。

         不知怎的,沐长生一时间就呆住了,头上残留了温度和印入脑海的微笑都让沐长生有种心颤的感觉,之后又觉得莫名其妙,看来是被易清欢顺毛顺习惯了,被摸一把头都能想起他。

         甩甩头,沐长生没有说话再次投入美食的拥抱中。

         于是又很自然的错过了易青微妙的表情。

         “对了,前两天下了雨,小刘说今天可以去捡蘑菇,我已经答应和他一起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说道蘑菇,沐长生还真是怀念以前在山里野的日子,只是长大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去重温当时的乐趣,但心中一直挂念这,所以当小刘提出和他去采蘑菇的时候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听到小刘这两个字,易青的眼睛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看着满脸期待的沐长生说道:“恰好我对此时也很有兴趣,自然奉陪。”

         “那太好了,等下吃完饭我们就去找小刘,顺便在山里野焠。”说着就加快了嘴上的动作,也不管对面的人看他是什么表情,反正自己不会束发都被他发现了,还有什么要掩藏的吗?

         “小刘!我们来了!”快速解决完早餐的两人直接奔到刘家,言语脸色全是喜色。

         这样的沐长生倒是让身边的易青多看了几眼,虽说现在看见的只是一个戴着斗篷的头而已。

         “沐、沐大哥。”小刘黝黑的涨得通红,眼睛巴巴地看着被沐长生抓住的手,自己黝黑的手和那人雪白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咳,我一激动哈哈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沐长生收回手,原来小刘这么容易害羞啊,脸红地那层肤色都挡不住了。沐长生恶趣味地想着。

         “哦!我先去收拾下,我们拿两个篓子就行了。”

         “拿三个吧,我还没和你说呢,易青也会和我们去,他厨艺可好了。”沐长生笑嘻嘻地拍了拍易青的肩膀,极力举荐对方,奈何对方比他高,完全没有大哥罩着小弟的感觉。

         “那行,你们先等一会儿。”说着小刘就进屋了,刘哥刘嫂都不在,应该是下地干活了,小刘提前和他约好了,所以没有出去在家等着。

         不一会儿小刘便拿了三个背篓,一人分发一个之后就关上门往山上走去。

         沐长生感觉十分新奇,两只手抓着背篓的带子,看见没见过的花花草草都要请教小刘,两人一路上交谈地十分欢快,就连小刘都忘记了害羞,认真地回答沐长生的提问,一时间两人的氛围十分和谐。

         跟在两人身后几步远的易青没有可以凑上去,只是那盯在沐长生身上的眼神越来越炽热,仿佛要把那人的背部刺穿不可。

         “咦?这是什么,好奇怪的味道啊。”沐长生手托着一株粉红色的花朵,凑上去闻了闻。

         没想打小刘一把挥开沐长生手中的花,随后拖着沐长生往旁边走了几步。

         “???”沐长生一脸疑问地看着小刘。

         “这个花……这个花……”说着那黑脸又红了。“是……男女成亲时……”后面的花沐长生自然清楚,也跟着红了脸。

         夭寿啊……

         “那我……”

         “没事,这花要一把放在房间里……才、才有效。”小刘支支吾吾的开口,在古代十四岁已经不小了,父母必然会有所交到,更何况小刘比一般小孩要壮实许多,所以知道的也就多了。

         随后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谈起这个话题,倒是跟在身后的易青挑了挑眉,视线掠过已经被小刘打折了的花。

         后来沐长生就再也没有问东问西,三人的脚步也就加快了,于是很快来到他们要捡蘑菇的山脚下。

         “到了。”小刘开口。

         在三人面前的就是一座不怎么高但被绿色布满的小山。

         沐长生一下又活跃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