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啊啊
        初夏的山林中风景十分好,不时有微微的风吹过,沐长生侧着脸呼吸着沁着清香的空气,许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透过薄薄的一层纱,可以看见属于沐长生朦胧的轮廓,可即使是这样也能看出姣好的面容。小刘望着仿佛就要随风而去的人挪不开眼,在他十几年的人生中见过的无非也就是和他一般常年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所以当看见一个比坐在闺房中还白嫩的少年时,他以为那就是神仙。

         神仙应该就是这样吧,会神奇的功法,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比他们村最有文化的先生都懂得多,而且十分神秘,虽然每天都蒙着脸,但小刘还是会偷偷看那张隔着薄纱的脸。

         很漂亮。

         小刘不清楚自己心中那乱撞的情绪是什么,只知道就这么看着这个人都觉得十分欢喜。

         突然视线里闯入另外一个身影。

         是和沐大哥一起来的那个人,他已经忘了那人叫什么了,普普通通的一张脸不知道为什么能和沐大哥成为朋友。

         与那人目光相遇,小刘一愣,随即慌忙收回目光。

         那人……

         好恐怖。

         “你们愣着干什么,咱们开始动手吧,今天的午餐就是现成的。”说着沐长生就从地上捡起一个白色的蘑菇,轻轻擦拭着伞状物上的泥土,然后扔进身后的背篓里,并一脸高深莫测地对着易青说道:“小刘已经传授给我捡蘑菇的要诀了,尽量捡纯洁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就不用了。”

         “是吗?我倒是没有捡过,还需长生照拂。”

         “那是当然,就算我不认得这还有小刘啊!”说着拍拍易青的肩膀,一副我是大哥我一定罩着你的表情,一时间两人气氛十分融洽,倒是一旁的小刘有些拘谨,眼神躲闪。

         易青借着不认识蘑菇的理由和沐长生走在一块,三人约定一个时辰后原地集合,顺便比一比几人最后的成果,当然是沐长生和易青两人比小刘一人,毕竟一个是老手,另外一边是两个新手。

         但这场玩笑般的比赛竟有两个人玩了命地奋斗者。

         一个是小刘,另一个是……易青。

         “哇,没想到易青你第一次捡蘑菇竟然这么厉害,无师自通啊!”沐长生惊诧地看着这么一点时间就已经半篓的易青,望了望自己的才刚刚铺在篓底的蘑菇,回想自己刚刚不要脸的行为,丢脸啊,于是手上的动作也快了。

         “易青……你……”看着已经捡蘑菇入魔的易青,沐长生有些呆愣,这位看起来沉稳成熟的人此刻竟然在做一件完全不符合原先人设的事情,难道这位兄台竟然是个隐性的捡蘑菇狂人?

         就像某些沉迷网络中的人一样,只是易青的癖好稍微奇怪了点,但作为别人的兴趣,沐长生表示没有理由去干涉,所以即使对方把外衣脱下来装背篓里装不下的蘑菇,此时沐长生已经有半篓了。

         “易青,要不你装我这吧……”

         “不用,背着重。”

         不是重不重的问题,沐长生觉得自己的问题十分煞笔,他问能不能帮他拿蘑菇的行为完全就像对着一个玩游戏的人说我帮你收着装备吧。

         看来易青没有提刀砍死自己那还是友谊深厚啊。

         后来沐长生就再也没提帮易青收装备的事情了。

         总之最后的比试还是易青赢了,因为小刘捡满一背篓之后就回到了原地,万万没想到这易青竟然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竟然拼命到用衣服兜着装不下的蘑菇,小刘脸色有些怪异。

         这个人……

         为什么他感觉这么幼稚呢……

         应该是错觉吧。

         之后午餐就是全蘑菇宴,但只吃蘑菇未免有些单调,于是沐长生提出自己去抓几只野兔。

         “我和你一起去吧,沐大哥,我对这熟悉。”小刘放下手中待收拾的蘑菇,在身上擦了擦之后就追着沐长生走去。

         “那易青这些蘑菇就交给你了,等我给你弄加餐的食材。”易青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倒是没有放在心上,看着满地的蘑菇,心中淡淡的浮现出四个字:手下败将。

         不足为据。

         自从知道易青是个蘑菇狂人之后,沐长生就把那天捡蘑菇的成果全部收回了家里,并没有跟小刘一般拿出去卖,反正蘑菇放在这也不会坏。

         只是沐长生不清楚为什么那几天易青的心情为何十分好,大概还是那堆蘑菇的功劳?

         回到狩猎的时间地点,沐长生小心翼翼地望着草丛中正吧唧着嘴吃草的白兔子,大大的耳朵随着动作一抖一抖,十分可爱。

         沐长生觉得自己的心被治愈了,望着眼前的小白团动弹不得,他好像理解了作为铲屎官易清欢和许耿的心理了。

         见沐长生没有动静,小刘为了在沐大哥面前找回丢掉的信心,脚上的动作慢慢挪动。

         看小白兔入神的沐长生完全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知道一个灰色的人影往草丛一冲,黝黑的大手抓住正在嚼草的小白兔,四只小短腿在半空中挣扎着。

         沐长生连忙结果小刘手中的白兔抱在怀里,好软好酥糊啊(w)\(≧▽≦)/

         “沐大哥?沐大哥……”看着抱着小白兔就往回走的沐长生,小刘站在原地有些呆愣,难道一只就够了吗?想着便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去,他还是去抓些野*。

         “回来了?”看了看沐长生的身后,没有那个形影不离的身影,易青挑眉,随后看见那只躲在对方怀里的小白团,这回倒是有些不淡然了。

         “易青,你看,小刘抓的!”沐长生摸着躲在自己怀里的小白兔,表情宠溺。

         “那……小刘呢?”

         “啊!我抱着小白就回来了,小刘可能……可能……”

         易青点头,招呼沐长生坐下来,原先杂乱不堪的蘑菇已经被串好放在搭好的架子上烤着,现在已经能闻到香味了,果然让易青掌管做饭事务还真是没有错。

         “好香!”沐长生摸着小白兔,对着串好的蘑菇陶醉着,心里突然想出一句:这些都是易青的装备啊……

         “你要养着?”易青看着被悉心抱在怀里安抚的小白兔,就这么一会儿时间都已经想好名字了。

         “是啊,可爱吗?”沐长生举起小白兔的前爪对着易青招了招手,但看在易青眼里,对着他招手的却是两只小白团。

         “自然没有你可爱……”

         “什么?”沐长生凑近易青想要听清楚一点,“啊!”

         易青默默收回伸进斗篷里的手,淡淡说道:“有虫子。”

         “吓死我了。”沐长生拍拍胸脯,他还以为眼前这人想拿掉他的斗篷呢,不过……还残留在脸颊上的温度似乎比被拿掉斗篷的惊吓还大。

         “是因为眼睛吗?”易青突然问道,指了指沐长生头上的斗篷。

         “啊?”沐长生睁大眼睛,随即反应过来,笑道:“毕竟我这种现象并不普遍,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就只能这样了。”

         “以后在家不必如此。”说完这句易青便转过头专心伺候蘑菇去了,沐长生愣了一下之后便笑出来,这人看起来还是有很多面的嘛。

         “知道了。”揉了揉已经不怕自己的小白,拔了一把草放在小兔子嘴边。

         看着熟悉的一幕,易青竟不知作何感想。

         “我以前也有一只,像你的小白那样的……家人。他很可爱也很懂事,但很多时候都会装傻充愣,还以为我不知道。”易青看着前方淡淡地开口。

         “是吗?那你一定很喜欢他。”

         “后来他走了……”

         “走丢了吗?”沐长生急问道。

         “不是,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他还是离开我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对他不好,让他去追寻更好的生活。”易青转过头看着隔着薄纱沐长生那张有些慌乱的脸。

         “哦。”沐长生猜想原来是离世了啊,可听到后半部分又觉得不对劲,不是走丢了也不是去世了,难道还是离家出走?

         “不过不久前我找到他了……”

         “是吗?那你把它带回来了吗?”话刚问出就觉得多余,易青身上分明没有宠物的身影,一看就知道并没有带回来,难道是有了新的主人。

         “我会努力的。”易青露齿一笑,随后结束了这个话题。

         额……

         为什么这个笑容……

         这个亲切呢?

         不过易青这么晚温柔的人对待宠物也很好吧,不知道为什么他家的宠物会离家出走。

         野焠结束后,除了堆在屋里一角的蘑菇之外,家中还多了一只名叫小白的小白兔,也就是这天,沐长生正式拿着铲屎官上岗证正式上岗了。

         “你!不许再屋内拉、撒,也不许对着长生卖萌,更不能爬上床!”一件破旧但温馨的小木屋内,一个长相普通的青年正“恶狠狠”地对着一只红眼三瓣嘴的小白兔说狠话。

         只不过看小白兔呆萌的双眼,这狠话应该没有用吧……

         “小白……我回来了!易青,麻烦你照顾小白了。”以为长相清隽的少年从屋外走进,望着屋内一人一兔露出了笑容,抱起地上的小白兔转身进屋了。

         留下独自惆怅的易青。

         好想屠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