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啊啊
        丘启会盟主府的第一时间,整个武林关于丘启活着出烙川的版本那是一个连着一个,有的还勉强符合事实,但更多的是明显胡编乱造的市井话本版,不知道内情的还好,这么盟主府稍稍知道点的具是无话可说,当真佩服了这民间流传的可怖之处。

         可嘴长在别人身上,你也不能封了别人的最不让其说话。

         所以不论江湖还是民间对丘启的‘传说’那可是越来越离奇。

         众多版本无一不从细节从描述,就好像是有人亲眼看见丘启是如何进入烙川,如何取得法宝,又是如何逃出生天的。‘说书人’一副自己当时就身临其境的表情,再加上‘说书人’语言技巧了得,让人身临其境。

         对于外界的传闻,丘启可也算是一时声名大噪,单说若是有人不认得从烙川活着回来的丘启,都要被同伴尽情嘲笑一番两耳不闻窗外事。

         盟主府也乐意这样的传闻。

         但时间越长,事件的发展好像有点不受控制。

         先是有人争辩这金缕玉衣是否真的在丘启身上,不少知道烙川之火厉害的人心中自然清楚什么与之相克,于是这一定论便下了。

         后来又不知是谁提出金缕玉衣早已有主,这丘启又是如何得到此件宝物的呢?

         “你怎地知道金缕玉衣有主?据我所知,这金缕玉衣也只是活在众位的口中,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未可知。”

         “这位朋友有所不知,金缕玉衣一直由琉璃殿圣女所持。”

         “琉璃殿!”众人听闻琉璃殿,又是一阵唏嘘。自琉璃殿最后一位圣女香消玉殒之后,这琉璃殿便大不如前,没了圣女庇护,这琉璃殿现在存不存在都是个谜团,不过倒是有传闻这金缕玉衣是琉璃殿的镇殿之宝。

         “难道是这丘启找到了琉璃殿,并……”伸出手往脖子上一抹,意思十分清楚。琉璃殿不属于六大门派,但闻名程度却是与六大门派相当,其闻名的原因大概就是神秘异常。至今也无人知晓琉璃殿所在何处,若不是有琉璃殿的人出来闯荡留下了名声,恐怕这江湖中还不知有琉璃殿这个门派。

         “非也非也,这琉璃殿最后一位圣女啊就是这丘善言的妻子……”

         “啊……”“这这这!”一时间众人惊叹。

         “这金缕玉衣啊十有*是给了丘善言了,不过这丘善言好久没出现在盟主府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可真是深啊。”最开始说话的人望了望四周,轻声说道。“这可是独家秘闻啊,我也是看众位嘴严不会往外说才透露的,不说了,我要媳妇儿叫我回家吃饭呢。”说罢就转身离去了,闪身进入一旁的小巷子。

         从黑衣男子手中接过钱袋,颠了颠重量后点头笑着离去,那黑衣男子片刻后也转身离去。

         不消几日,这丘启残害叔父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些觊觎盟主之位的人定然不会去辨认真假,他们巴不得这丘启出越多丑闻越好,所以也加入这声讨之中,一时间影响越来越大。

         “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以后这种小事就不用上报了。”丘惘挥挥手,如今这下人愈发没有了规矩,咋咋呼呼,一点大家之气都没有,这怎叫人能舒心。

         而躲在院子里苦练的丘启已经吩咐任何事情都不得前来打扰与他,所以外面的动静他是一点都不清楚,此时他已经完全陷入了雷霆之法的奇妙境界之中。

         “公子,这方法是否可行?只是一些外界的传闻恐怕不得削弱其根本。”与往日的呆愣大不相同,许耿此时一脸严肃,在他看来这煽动起民间的言论对那盟主府实在是不值一提,所以才有方才的问话。

         “静待即可。”只四个字就让许耿放下心来。

         恩公变幻莫测的功法和常人莫及的才智都让他深深折服,所以恩公说有效果,那定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这些天他们活自己放出消息,或雇佣民间巧舌之人为的就是以金缕玉衣为出发点引发之后的一系列问题。

         而显然初期的效果还算不错,只是自幼未接触过世间百态的许耿还不知道人言可畏,只是单纯的信任崇敬易清欢罢。

         反观易清欢,冷淡的脸上还是没有半分表情,此时所想所念也只不过是他怀中有些不对劲的小白团。

         【系统!你不是说没有时间限制吗?这不是坑队友吗!】沐长生气急,这系统当初说得好好的盗版易阿呆生存的时间随自己的意愿,现在竟然要出尔反尔。

         【依附在这个身体里已经对任务没有任何推进作用,根据近些天的密切观察,用户呈现出疲态,所以系统根据各种数据推算,得出你的盗版人生结束了。】冰冷的声音说得头头是道,但一时间各方面都没有安排好的沐长生怎么能就这样突然的离开。

         【算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我总不能就这么凭空消失啊,你至少给我个缓冲期,你这样服务是很容易遭到投诉的。】

         【……】一片静默。

         【不会真的可以投诉吧?】沐长生有些难以置信,这系统还真是越来越像现代流行的智能服务,服务地好就给好评,服务不好,那就只能手动拜拜接受差评。如果沐长生猜想地没有错的话,差评绝对是影响这个服务人员的重大因素。【我好像看见前途一片光明啊……】

         【投诉检验与事实不符将接受严酷惩罚。】系统算是默认了沐长生的问话,但这回击也要还得漂亮。

         【开玩笑开玩笑,你我什么交情,嘿嘿。】沐长生吁出一口气,这系统真是古板到让人窒息。

         【三日之后必须离开。】系统下最后通牒。

         【行行行,你厉害你有理。】

         不知为何,和系统的一番对话让他有些烦躁,不知是对未来身份尴尬的担忧,还是……抬头正好对上易清欢投过来的视线,沐长生心中一跳,随即移开目光。

         果然是因为这个人……

         沐长生叹息,这些时日有易阿呆的陪伴最重要的是许耿厨艺超群,他都不知道以前明明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大少爷怎么就偏爱着厨房那一块小小的地方。

         不过后来听易阿呆说,许耿可是和它谈了不少心,阿呆就全数告诉了沐长生。原来许耿的娘就有着一身好厨艺,府中虽有奴仆,但每次都是她亲自下厨,许耿酷爱吃各种零食小吃和饭菜,后来因着各种原因也爱上了自己动手,他爹他娘都十分疼爱儿子,家中也没有什么严苛的规矩,索性就赞同了许耿的这个爱好,任他去折腾。

         这折腾到真是弄出了名堂,他自己琢磨出的菜色竟然不输他的娘亲,也算是青胜于蓝。

         只是好景不长,他父亲因得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便遭到丘家人的觊觎。父亲性情刚烈,自然是不肯乖乖交出,没想到这丘家竟仗着身居盟主府如此丧心病狂地残杀他许家数百条人命,并一场火烧的干干净净,他当日和相识不久的丘启相谈甚欢,怎知后来他突然发难,让他交出宝物。

         他还不知家中已经遇难,自然是不肯的,便拂袖而去,怪自己瞎了眼结交错了人,可这丘启竟要伤及他的性命,他本无心练武,所以很快身负重伤。

         后来便是恩公出手救了他。

         后来知道家中遭难的他性情大变,还好遇见了阿呆,才找回自己。只是心中的仇恨是如何也消散不了。

         知道这个结果的沐长生默然,他没想到在书中没有提及的阴暗处,这丘家、这丘启竟然做了这样龌龊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把目光放在逗弄易阿呆的许耿身上,家中的巨变让原本天真无邪的人被迫长大,就连挺直的腰杆中还蓄着常人能看见的坚韧和阴郁。

         挠在身上的手指加大了点力度,沐长生从思绪中抽离出来,貌似现在该考虑的问题是该如何进行一场完美的告别,而不是不辞而别呢?

         这可是难倒了沐长生。

         见识到易清欢魔性的鬼畜之后,沐长生是万万不敢就这么逃跑的,能在易阿呆还在他身边的情况下认出自己,沐长生觉得这人要不是脑洞大开就是……变丨态!

         拍了拍易清欢的手掌,随后从其的怀里出来,窜到易阿呆的身边,两只小白团就这样聚首了。

         【阿呆,我要走了。】

         【你去找好吃的吗?能不能带我,我这个铲屎官实在是太啰嗦了,还控制我的食量。】铲屎官这个词还是沐长生教给阿呆的,伺候许耿就多了一个生动的代称。

         【你能不能想想除了吃以外的东西,比如狐生啊理想啊什么之类的,果然许耿已经把你宠坏了。】沐长生叹息,但凡和阿呆讲上一句话,无论你的开头是什么,阿呆他总有办法生硬地拐到吃这件事上,也就只有讲许耿遭遇的时候像只正常的狐狸。

         【……没有吃的吗?】狐生?不懂。理想又是什么?只有前面的吃他知道。

         【算了……我不该打扰你和你铲屎官联络感情的,再见。】沐长生扶额,阿呆已经被养废了,果然不论是豪门小说还是宫斗小说,阿呆这种人都是真实存在的。被养废了的存在啊!

         【哦,有吃的再来找我吧。】

         于是在两个铲屎官的眼里,两只小白团进行了一场历史性的会晤,双方进行了一场简短而深刻的对话,然后……就这样不欢而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