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啊啊
        看着已经被系统收录了的《太极》,沐长生才算真正把心放下来。

         此时系统面板界面又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已经是成品的《太极》,并可以随时拿出来翻阅,和其他纸质书不同的是,它水火不侵,收放自如,沐长生只要心念一动这本《太极》就能出现在他的手中,放回去亦是如此。

         十分方便。

         小心翻开这本古朴厚重的书籍,发现书中分为上中下三册,分别为太极拳、太极剑、太极扇,其中还有不少养生心法,很对沐长生的胃口。

         为了迎合太极功法,沐长生特意在僻远的村落买下一间屋子,自己打理好已经杂草丛生的院子,终于可以把一直戴在头上的斗篷取下来,看着自己努力的成果,沐长生颇有自豪感,以后这就是他自己的练武场了。

         拍拍手,旁边多出来的地方倒是可以种点小菜,由于沐长生选的地方实在是太偏远,周边只有一个定时才会有的小集市,更何况解决吃喝问题的客栈了,所以他只好在离他最近的一户人家蹭吃蹭喝,当然,是要给银子的。

         由于沐长生所买的房子距离这个小村落颇远,所以并不担心有人会来打扰。

         一切收拾妥当了之后,沐长生才翻开《太极》,看向第一册太极拳。

         太极,顾名思义就是阴阳开合、刚柔相济、内外兼修。而太极拳要做到的就是“以柔克刚,以静制动,以圆化直,以小胜大,以弱胜强。”

         其中,最先要领悟掌握的就是太极拳的八种劲,分别为掤、捋、挤、按、采、挒、肘、靠。

         而沐长生第一式要练的就是演练出这八种效果,并且动作不能有失误,为了动作的规范和准确,沐长生把闲的没事干的系统拉出来当做临时的动作纠正员,反正这方面系统十分在行。

         可沐长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天大的坑,偏偏他还傻笑着一股脑跳下去。

         【错了,停。】

         【身体偏了,停。】

         【右手抬高了,停。】

         【停!】【停!】【停!】

         “这次有错哪了?”沐长生几乎要呕血了,他怎么就没想到系统这个死脑筋对于动作居然严格到变丨态,每个动作中每个肢体部位都必须和书上的一模一样,差别一分一毫都会被直接叫停,然后被迫改正,若是执意错下去将要面对的就是系统直接传进脑袋的噪音。

         只体会了一次的沐长生就再也不敢把系统的话当做耳边风了,手上的动作也越发标准,渐渐的也就陷入其中,享受其中的别样体会。

         这边沐长生渐入佳境,那边许耿却是不好受。

         他只不过是晚上睡了一觉,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好像什么都不对劲。

         小沐不见了,以往都是一脸从容镇定的公子竟然第一次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可想而知就连迟钝的许耿都能看出来易清欢的不对劲,那么显然易清欢的情绪已经十分外露了。

         平日里易清欢虽然安静不善言表,但是和许耿也算有些交流,可是自那天之后,易清欢说出口的话十个指头就能数清,除了吃饭睡觉,易清欢只能把心思全寄托在练功之中,这股狠劲许耿看了也不禁唏嘘。

         担忧地看着已经连续几个时辰没有休息的公子,许耿抱着阿呆竟然一时不知所措,他想阻止公子不要过劳,这样身体迟早要撑不住的,他也不敢提小沐,因为他有种猜想,公子正是因为小沐才变成这样。

         说来也是让人惊诧,公子……这样一个清冷的人,怎么会因为仅仅一只宠物而失去平日里的理智。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那个不断加快手中动作的人,浓墨般的长发在空中不断扬起又落下,天地间仿若就剩这一人。

         无尽的孤独……

         明明只是寻常的画面,可许耿分明就在其中读出了把旁人隔绝在外的孤独。许耿这一刻才算真正意识到这似乎才是公子正在展现在人前的一面。

         “你站到外面去!天没亮不许动!”把已经懒到平时说话都慢悠悠的楚虞逼到如此地步,看来那人是真的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又时笔挺地站在门外,脸上仍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漠,只是神色多了几分纵容,是对着屋内之人的纵容。

         时间回到几天前,原本想连夜赶路参加柳城灯会的楚虞被又时因夜路不好走的借口赶进了客栈,然后第二天楚虞很自然的睡到了自然醒,匆忙赶到柳城的时候黄花菜都已经凉了,于是楚虞自然而然的把凑不成热闹的罪魁祸首强加在又时身上,当然这还没有完。

         忙着赶路的楚虞自然也就又犯病,犯病之后的楚虞只能整天关在房间里修养,好不容易今天好了些,连忙拉着又时去外边逛逛散一散满身的霉味。

         不得不说柳城的集市十分繁华,特别是大街上叫卖的小吃零食,样式繁多且香气满溢,不多时楚虞就饿了。

         随后就站在一家烧制烤肉的摊位前移不动脚步,这两人一个相貌都不俗,且楚虞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举手投足间满是气势,再加上一个脸色不善的又时,这原本生意很好的摊位一瞬间就只剩下这两尊佛。

         “你拦着我作甚?本少爷想吃这个。”皱着眉看了看挡在自己面前的胸膛,抬头看见一张旁人看来有些可怖的脸。

         “不许吃。”简单的三个字,却掷地有声。

         “别闹。”楚虞轻笑,这是他发怒前的征兆。

         对面的木头像是被钉在地上一般,只是眼睛紧紧地盯着勾起嘴角的楚虞。

         而他们身后的卖家就差点把手指伸进火里了,他的小心脏实在是受不住啊,他只是想做点小本生意养家糊口……生活艰辛啊……

         “老板,给我每样来一份,要爆炸辣。”楚虞直接眼神越过又时落在还在分析战局的老板身上。

         “好好好!”收回再次差点戳进火里的手指,哆哆嗦嗦地开始忙活。

         “不用了,我们不买。”已经拿出肉的老板一抬头就看见一脸“凶狠”的男人瞪着自己,顿时肉‘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是要砸铺子吗这位大大大大爷!

         “你不买我买,老板您继续啊。”楚虞嘴角的笑已经变成的冷笑,额角似乎也有青筋暴起,他还在忍。

         “公子,钱都在我这。”这一句楚虞分明听出满满的嘲笑。

         最终的结果当然是以楚虞暴走结束,于是就出现了方才的场景,新恨就恨加在一起,楚虞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幼稚地惩罚又时一个晚上只能站在门口不能睡觉。

         回到床边的楚虞干脆也不躺着了,他不是气又时,他是气自己对外面那个人怎么都没有办法拒绝他没有办法对他完全不心软,这分明不符合自己魔教教主的风范,特别是今天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

         最生气的就是自己没有办法强制去命令他,只能这样乖乖地任他欺负了去。

         “公子,您久病初愈实在不适合此等食物,我已经命小二为您准备了清淡的膳食,还望公子保重身体。”留下一句话后又时就再也不出声,想必教主深明大义能体谅自己,就算不能体谅他也毫无怨言。

         楚虞翻身爬上床,面对着墙壁,嘀咕一声:就你事多。

         “公子在休息,你轻点。”

         “好的,客官。”

         听见声音,床上的被窝动了动,但始终没有再大的动静。

         店小二动作轻缓地放下所有饭菜后才轻声退出房间,期间床上的被窝仍是一动不动。

         “客官,您是否到移步到下边用餐。”因又时点的只是单人餐,所以店小二才会出口相问。

         又时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而后继续目视前方站在门前。

         此时屋内的被窝终于有了动静,一角被掀开,露出一张妖艳非常的脸。

         楚虞施施然起身,而后慢悠悠踱步到饭桌旁,此时悠闲的动作才有了平日里在魔教的风范。

         拿起桌上唯一的一双筷子,楚虞抬眼望了望可以映出那人高大背影的门,片刻之后才继续手上的动作。

         “进来吧,本少爷今天胃口不好,但本少爷自幼秉承着不浪费的美德,所以这些你解决吧。”不看又时此时的表情,楚虞自顾自地侧躺在床上,含笑着的面容让人想不通此时他在想些什么。

         又时废话也不说,三两步走进房间,然后端正地坐在凳子上,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训练出来的一般,事实上确实如此。

         他原本就是被训练成教主护卫的人之一,每一动作,每一句话都必须有专人训练,言语行动之间不得有半点的越矩。动作方面又时自然是过关的,只是巧言令色实在学来不得,所以自然只能是被淘汰的命,可后来事情又有了转机,因一身高超的武艺被破格晋升为贴身侍卫。相比之前艰苦的生活环境,被楚虞命令两下实在没有任何让他为难的地方,更何况这是他的职务所在。

         直到每个碗里都不剩任何多余的饭菜之后又时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出去站着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