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啊啊
        柳城的灯会是周边好几个城镇一起联合举办的,也算是一年一次除去春节外比较大型的活动了,所以到时参加的人也很多,可以参与的活动也很多。

         凡是参加灯会的人都会得到一盏由举办方送出的小灯花,许多单身男女便会借这一天对心仪的对象表达自己的心仪,后来心上人互送灯花便成了一种习惯,每年灯会后都有一大批喜事,当然也有惨遭拒绝的单身狗这里暂且不提。

         领了属于自己的那盏灯花,两人各自抱着一团白色的毛球,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格外耀眼,已经不下十个人投来了好奇和惊艳的目光。

         “阿呆,那个好像你!”一排胖乎乎的小粉猪在晚风的撩动下左右摇摆,刻意做出来的表情十分夸张,配上圆滚滚的身子,十分滑稽。

         “二位公子可是喜欢这桃花猪?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和其他灯花灯笼比起来可爱得多,当然大多受小孩子喜欢。”买灯笼的老板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大叔,他家的灯笼和灯花与其他的都不同,可爱又夸张的小动物居多,颇有现代q版漫画的意思。

         趴在易清欢怀里的沐长生已经懒得吐槽整天不作死就不安生的许耿了,懒洋洋地瞅了一眼相爱相杀的阿呆和许耿,在白色的爪子准确地挠向许耿的手臂时,沐长生转过脸一本满足。

         然后伸出爪子指了指粉色的小猪。

         “想要?”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沐长生敏感的耳朵下意识地抖了抖,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小沐希望这种类型。”调笑的语调似乎沐长生不仅仅是挑了一个粉色的猪,而是一个粉色的媳妇儿。沐长生咬咬牙,最近是不是要换牙了,真真的是痒得厉害啊……

         接过小猪灯笼,易清欢还特意嘱咐老板不用把里面的灯点着,方便沐长生抱着。

         “阿呆,你要不要也来一个,难得有和你这么像……嗷!不买了不买了,公子我们去那边逛逛吧。”捂着被狠狠教训的手背,许耿终于识相一次闭嘴不再提粉红猪的事情。

         关于许耿对易清欢的称呼问题,易清欢已经很多次纠正但显然一根筋的许耿绕不过来,天天恩公恩公的叫,最后还是沐长生心生一计。

         喊过已经是一个半沐长生大小的阿呆,两只小白团细细碎碎地商量一阵后各自表情微妙。

         之后,很奇怪,许耿每叫一次‘恩公’都会受到来自易阿呆的疯狂松骨爪,被挠多了许耿就乖乖的改了,效果十分明显。事成之后阿呆单独收获了一只肥美的口水鸡,一整只。

         沐长生抱着圆滚滚的小粉红,突然有些后悔,他抱着这个玩意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原本想让一本正经的易清欢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一只粉红猪出糗,没想到终究是报复到了自己头上,果然是害人之心不可有吗?

         “哇~好可爱。”“是啊,我也好喜欢狗,好像摸一摸。”“你是喜欢抱着狗的人吧,嘻嘻~~~”“讨厌!”“哎呀那狗看过来了,好漂亮!”“那灯花……唉”

         沐长生默默地转过头,抬头看了一眼聋了一般的易清欢,这人的定力真是不一般,仿若裹上一层寒冰的脸上没有人和表情,所以尽管现场大多数待字闺中的女子眼睛都翻抽筋也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反应,所以到现在为止他手上的除了自己的那个也只有沐长生抱着的那个灯笼了。

         走在摆满花灯的街道上,一眼望过去看不到尽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不少男男女女就在这份热闹当中表达自己的心意,今天晚上沐长生已经看见四对成了的了。

         暗搓搓沿街观察的沐长生发现,这个世界的女子好像不似他所知道的古代女子那般必须遵从三从四德,她们甚至可以在大街上对心仪的男子表露心意,虽然仅仅是把自己的灯花送给另一个人,但这怎么说也算是女追男啊。

         而且貌似只要接受了一方送给自己的灯花,那么就算是成了,所以大街上提着两个灯花的都是有主的。

         灯花还很人性化地分了男女两种,其中大一号颜色较深沉的属于男子,小巧型的可爱的颜色鲜艳的通常属于女子。很不巧……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沐长生怀里抱着的确实是分在女子专用的那栏。

         好像知道了易清欢逃过一劫的原因了……

         “公子,那边好像有活动,我和阿呆先去看看,公子你要去吗?”易清欢微微皱眉,大街上人来人往已经让不习惯和人接触的他有些不舒服,但习惯不表露情绪的他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区别,可看着前方一圈圈的人,易清欢还是摇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湖边,示意自己去那。

         两人分开后,易清欢走到湖边,清凉的晚风把他耳后的头发吹起,有一些落在沐长生的身上。易清欢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前方,思绪不知道飘向何处。

         “哎哎哎,听说柳城在举办灯会,我觉得我们赶赶应该能到的。”看着忙前忙后的又时,楚虞侧躺在马车里眯着眼睛说道。

         “公子,客栈到了。”很干脆地站立,然后一鞠躬,发表官方性讲话。

         “天色还早,况且柳城比这破镇子繁华许多,我们可以……”还杵在楚虞面前的又时不为所动,弯着的腰也一直没有变化,仿若一个被摆放已久的雕像。

         “去客栈去客栈,明天继续赶路。”若自己不答应去客栈休息,这跟木头还不知道要在这杵多长时间。曲起手指抚了抚随意披着的长发,怎么越活越憋屈啊……

         趴在易清欢的怀里,沐长生觉得自己有点蠢,抱着已经瘪了的粉红猪,喝着不知道那个方向飘来的晚风,和身后热闹的场景形成鲜明的对比,沐长生直起身子往后看了看,人群围住的节目似乎很精彩,不断有热烈的欢呼声传过来。看不见许耿的身影,应该挤到前边去了吧。

         转过头注视着易清欢冷峻的下巴,沐长生的心也变得沉静,蓝色的眼眸转而望着水波荡漾的湖面。

         忽然一点光亮映在自己的眼眸中,定睛一看,原来是莲花灯。

         莲花灯也叫许愿灯,把等点亮之后放入湖中,只要不灭不翻都有愿望成真的寓意,这是已经有不少人蹲在岸边小心翼翼地送出属于自己的那朵莲花灯。

         “这位公子……”细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易清欢转过身,是一个娃娃脸的姑娘。

         那姑娘似乎十分害羞,原本绯红的脸颊在易清欢转过来的时候直接原地爆炸,变成姨妈红,沐长生凉凉地注视着一看就是要进入感情戏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爽。

         还没有弄清楚这点不爽是因为自己变成了一只狐狸得不到姑娘的喜爱还是别的,娃娃脸姑娘直接把手中粉色的因着莲花的灯花伸出来,已经看不出原色的脸垂得更低。

         紧紧抓在手中灯花随着紧张不已有些颤抖的手在风中摇摆不定,许是太久没有得到回应,稍稍褪去红晕的脸带着些疑惑,这时候沐长生倒是有些同情这个勇敢到不可思议的女孩。

         “公子……”话还没说完,和脸型一般圆圆的眼睛撑大,随后慌忙地低下头,快速说道:“公子,小女子不知道……”似乎抵触灯花已经用掉了全部的勇气,口中的解释还没有说完就收回手转身跑去。

         被易清欢抢去当挡箭牌的粉色小猪在空中晃啊晃。

         【啧,真无情。】被拿走手中的累赘之后,易清欢再怎么把小猪送过来沐长生都一副‘朕很累,真疲惫的双爪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东西……’,终于成功摆脱粉色危机,重新找回男性尊严。

         “公子!我回来了!”抱着一脸生无可恋的易阿呆回到湖边,许耿笑得十分天真,往常黯淡的眼睛迸发出不一样的光亮,还是个孩子啊……“公子你把这z……灯点着了啊?”话说一半的许耿连忙转了一个弯,他可是怕了阿呆的连环爪了。

         “恩。我们回去吧。”自从灯点着后,再也没有满脸娇羞的女子前来向他表白,最多就是用一脸被人捷足先登的遗憾表情视奸,但这点对易清欢来说无足轻重。

         “诶?小沐睡了?”许耿一脸惊奇,要说他们之中谁晚上的精力最好,那妥妥的是小沐啊,一到晚上就跟装了发条一样瞪着大又圆的眼睛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其实这不能怪沐长生,在现代有手机的夜生活,动不动就到十二点,这都不叫熬,叫做顺其自然。到了这里,沐长生万分不能适应一天黑就铺被子睡觉的生活,索性当时他还是一只小奶狐,所拥有的精力有限,白天闹腾了晚上自然睡得香。

         再加上可能这狐狸身体有点水土不服,于是时常觉得困,现在好了,没有了精力不足的困扰,想海到几点就嗨到几点,但是真的没人和他嗨,于是只能端坐着酝酿睡意,今天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处于这么热闹的环境,容易疲惫。

         “恩,今天累了,明天加餐吧。”另一只团在许耿怀里昏昏欲睡的小白团敏锐地直起耳朵,探出头看了看交谈的两人,混沌的双眼还没挣开就继续闭上了。

         许耿好笑地看着阿呆的反应,这小子已经练就了一身听吃就醒的本领了吗?轻轻敲了敲白色的脑袋,心中笑骂道:小馋鬼。

         两人踏着月色慢慢走回去,越远离喧嚣就越让人放松,易清欢的脸色发生着细微的变化。同样是冷冰冰的脸,但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出此时轻松许多。

         “公子,我们是不是改行动了……”虽然不舍在这里的时光,但该来的还是要来,更何况自己的肩膀上从来不是自己一个人。

         “再过几天吧,这几日你好好休息,行动前我们必须要有周密的计划。”低着头,把啃什么啃的欢脱的小沐拿掉已经湿漉漉的爪子,手来没来得及放下来就被不安生的牙齿给啃住了。

         “是。”

         月色打在两人走过的路身后,拉长的影子越来越远……

         好像这片短暂的安宁也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