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啊啊
        沐长生自觉爬上端坐着的易清欢的大腿,转悠一圈后卧倒,这姿势这动作想必都演练过千万遍一般。

         腿上攀上异物的男子只是视线落下,在那小白团有些垂丧的脑袋上停留许久,不知为何,心中总是压抑着点不安,可这不安的来源却又无迹可寻。

         易清欢索性也就不追究了,世间万物能让自己胜券在握的只有不断增强的实力,这样才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家人。

         收回视线,想必自己暗自收服的手下该动手了。

         三日之后,就在声讨丘启害其叔父渐渐落下帷幕的时候,丘家的产业似乎在同一时间出现了问题。

         先是丘家名下的‘盛行米庄’不少买者发现掺杂糙米坏米的现象,被发现后不仅不知悔改,还强买强卖把称好的杂米强塞给买者。这买者当然不买账,于是这‘盛行米庄’便以多欺少,把人狠狠地打了一顿,态度极其嚣张,最后还留下狠话:我们可是受盟主府庇佑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吧,免得又被人打得爹娘不认哈哈哈……

         这人家中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权势,自然忍气吞声,心中虽气闷万千,但还是无奈离开。只是碰见相熟的少不了一番愤慨之言,原本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没想到不知怎的就这么传出去了,而且越传越大。

         后来,像是约定般的,丘家名下的产业纷纷出了不小的状况,这‘盛行米庄’倒是在相比之下影响较轻微的。但轻微聊胜于无,对丘家的名声乃是火上浇油。

         总之,寻常百姓对丘家的产业也是纷纷不满起来。起先还是声讨,后来竟上门叫嚷,后来不知是谁带着家伙就这样开始带头砸店,一时间鸡飞狗跳。

         “都是一些乡野村夫,不自量力。爹你不必放在心上,我这就带人去赶了他们。”丘启坐在丘惘身侧,听着下人的通报很是不屑,在他看来这个世界的以武为尊,只要在武力值上胜过他人,那就是高人一等,自然是不把寻常百姓放在眼里,才有了这番言论。

         “糊涂!我们丘家之所以能在这盟主府立足这么多年,你以为只是只是依照我这个老骨头吗?那些武林豪杰有多少比我武力高强的,他们成不了盟主是因为他们没有站上这个位置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财力和权利。财力利用得好那便是权利,权利自是生成财力的最快方法。我丘氏一家就是依据此才得以长久,你万万不要目光短浅。”丘启自从烙川回归之后,丘惘原本的舍弃之心慢慢消散了,萌发的便是培养之意,可是今日一看果真让人失望,不过一个这也正和他意,培养一个没有思想的盟主或者与他而言更安全。

         “儿子明白。”丘启仍有不甘,在他看来丘惘所说的都是其懦弱的表现,在他眼中只有变得更强而已,但在以往的习惯中,他还是马上认错。

         “吩咐下去,让他们最近安分点,若是那些人再来闹事,让他们好生招待,争取最小程度化解矛盾,我不希望再传出对我丘家产业的不利的言论出来。”

         “是的,老爷。”

         通报之人下去后,丘惘对着虚空吩咐道:“查查最近谁在和我丘惘作对,给他们点苦头尝尝。”丘惘活到这个岁数自然知道最近连续涌出来的事端,这背后一定有一个精心策划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丘惘竟然让人惦记到这种程度。

         “遵命。”一个人影闪过,这便是常年跟在丘惘身边的忠士,武功深不可测。

         “那,爹,我也告退了。”

         “恩。”丘惘颔首。

         早就预见丘惘报复的易清欢交待好事情后就逃之夭夭,傻子才等着他来抓呢,此次他们来的地方是东南方的一个小地方,虽然偏远,但胜在风景奇秀,空气清新,倒也是个不错的地方。

         相比另外两人一只的惬意和轻松,沐长生就多了点思虑,他到底该怎么柔和的离开才能不触动易清欢鬼畜的神经呢?

         吃着许耿亲手做出了美味,沐长生也觉得没有往日的好胃口了,就连精神也十分不佳,整只狐狸都是恹恹的,让人很是担忧。

         “公子,小沐他是不是病了,饭都不吃了。听说这个村落有一个赤脚医生,我们要不要带着小沐去看看?”两只小白团摆在一起,一只吃地十分欢快,一只却百无聊赖地用爪子跑着碗里的饭菜,就连眼睛也是半开不开,分明就是生病了的样子。

         “无碍,我待会儿和他谈谈便好。”抬眼看着分明就是满脸心事的小沐,易清欢心中的不安随之放大。

         入夜,易清欢的房间。

         被困意折腾地脑袋一点一点的沐长生完全没有注意他身后有些炽热的视线,拒人千里的脸上此时分明多了些困扰,眉头也微微皱起,和平日里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十分不同。

         “小沐,你可有事瞒着我?”因遇见困挠的事情,易清欢的语调也愈发冰冷,说出的话仔细听甚至带了些质问。

         沐长生就在一瞬间把满脑子的困困困给驱逐出去了,只剩下惊骇和不知所措。

         镇定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全身僵硬,就连呼吸都滞住了。

         随后就放松身体,假装自己只是幻听了。

         “你是要一直瞒着我吗?”冰冷的声音愈加靠近,沐长生又快要不能呼吸了。“还是你以为装傻有用?”

         沐长生已经闭上了眼睛,来自敌人的气势太强大,原谅他忍不住怂了。

         许久,易清欢再没有发出声音,就在因为易清欢已经背对着自己睡着了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响起,却是越来越远,然后听见陈旧的木门发出沉重的声音……

         易清欢这是要出去!

         生气了吗?

         不然为什么这么晚出去?

         还是找家伙揍我?

         沐长生一时间疑问顿生,口中的惊疑没绷住喊了出来:“喂!”随后慌忙闭嘴,只希望已经走到门口的人没有听见。

         “终于肯开口了。”那人转身,隔着距离,再加上心虚没敢看那人,沐长生一时间无法辨认那人此时的表情是如何。

         “又不肯说话?还想装傻?让我以为之前只是幻听?易小沐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傻子。我自认待你全心全意,你却百般欺瞒,莫非是我易清欢高攀不上你。”从来没有开口一句话讲这么多字的易清欢让沐长生震惊,同时他话里传达的愤怒和委屈也让自己满心愧疚。

         沐长生垂下脑袋,原本接近易清欢的目的就是为了任务,后来经过接触把这人当做了还算不错的朋友,可他自己明白,他不是真的信任易清欢。也可以说是不信任这个世界,一个原本只在书中出现的世界,和一个人生遭遇,性格特征全然印在纸上的人,叫他如何全心全意像对待正常人一样。

         终归是带上了上帝视角罢。

         可是易清欢有什么错。

         挣开蓝色的眼睛,沐长生眼中有些许挣扎,但还是说出了口。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我也有我的立场和身份,只是我们之间我还有很多疑问,我需要时间,很多答案我并不能立刻回答你。还有,我一直把你当朋友。”

         “你……”

         “我这次可能要离开一阵子,以后……以后等事情结束我一定和你解释清楚。”沐长生忍不住截了易清欢的话,趁机把离开的事情一并说出来,他怕易清欢再说出什么与他形象不符的话自己又要忍不住心软交待更多。

         “你要去哪?”话说出口易清欢晋升了,随后轻轻呼出一口气,才继续问道:“何时归?”

         “我……”沐长生迟疑。

         “你走吧。”

         “恩?我……”可以明天走的!

         后面的话在看见易清欢的脸色之后没有说出口,永远在脸上附上一层冰冷的易清欢此时竟然……有些可怜。

         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沐长生苦笑,自己的想象力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我走了。”沐长生跳下床,为了不让易清欢发现自己突然消失的能力,他跑到门外,回头看了看此时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的易清欢,摇曳的烛光让这个人的背影更加缥缈,沐长生突然就觉得有些心酸。

         压抑住心中的异样,沐长生召唤系统。

         【系统,我们回去吧。】而后又问【系统我是不是太无情了?】

         【你要记住,丘棠你是你,你就是丘棠。】话音刚落,白色的团子就在原地消失。

         丘棠就是我?我就是丘棠?

         我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份吗?已经回不去了是吗?

         心中有些震动,但内心深处的那一份念头却是愈发清晰。是啊,丘棠才是他真正的归属,无论是易阿呆还是易小沐都只是借住而已,所以以后的故事自然是要他亲自出马。

         想到这,沐长生的心中一片明亮。

         就在白色的团子消失之后,烛光下的人影才转过身来,慢慢走近门口,看见的是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亮。

         “系统!!!你给我解释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你出来啊!你说话啊!!!你不要装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