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啊啊
        “丘惘跑了?”视线在易清欢和丘善言身上转来转去,似乎在确定这件事是不是只是一个玩笑,可是两人的表情各异,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

         盟主府在丘启的一系列作死之下已经名存实亡了,现在武林领袖的位置空缺着,多少人想趁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门派坐上那个位置,一时间纷争四起。

         原本好好待在盟主府的丘惘大概就是趁着大家的注意力没在他身上才跑路的。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一回神就发现两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沐长生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装束,还是和平时一样,也没有很奇怪的地方啊。

         丘善言噗嗤一声笑出声,在沐长生望过去的时候憋住笑,“傻孩子,丘惘的事不是重点,今天叫你来是让你来啊是商量喜事的。”丘善言大概也知道自己笑出褶子的脸是憋不住了,于是抬起手臂,用袖子遮住笑开了的脸。

         “喜事?”不去管自家便宜爹的间歇性不正常,沐长生回忆着最近难道有什么人要办喜事,自己怎么没有听说,“是宅子里的人办喜事吗?”

         丘善言点点头,被挡住的脸笑得更欢了。

         沐长生无奈,把目光投向易清欢,自家老爹这个德行,真的是丢脸啊……

         “你随我来。”目光在空气里触碰,易清欢目光变暖,对着沐长生轻声说道。站在一旁的丘善言对着沐长生挤挤眼睛,若不是那张还不错的皮子,沐长生都要把这人和猥琐挂上勾了。

         不过还是乖乖听了易清欢的话,跟在对方后面走进一间屋子。

         是易清欢的书房。

         思索着易清欢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自己说,才会选择书房这个地方,大概是思绪太集中,没注意到前方的人已经停下来,于是一鼻子碰上对方的后背。

         连退两步,捂着鼻子皱着眉看着已经转过身的人。

         “没事吧?”带着热气的呼吸扑倒耳边,易清欢伸出手轻揉着沐长生的鼻梁,两人几乎要凑在一起,沐长生还惦记着身后的丘善言,于是拉开点距离,摇摇头,“没事,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沐长生没有接话,越过沐长生走到门边。

         下意识的转头,沐长生就透过越来越小的门缝看见了丘善言那张八卦的脸……

         拉起沐长生放在身侧的手,易清欢把人拉倒椅子上坐好,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还是那样好看,只是两人在一起后那种远距离的好看变成了可以偷偷放进口袋里的那种好看,谁叫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呢。

         “我们成婚吧。”

         沐长生一愣,四周的空气好像突然安静下来,只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成成成成成婚?

         眨眨眼睛,是自己想的那样吗?和眼前的这个人,成婚?

         似乎有无数朵烟花炸在自己的脑袋里,沐长生觉得自己应该是坏了,不然为什么脑袋会一直嗡嗡乱叫,所以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垂涎易清欢,做梦都想着和他结婚?

         眨眨眼睛,眼前的人没有消失,出现在手中的温度也很真实,抠抠握住自己的那只手,敏锐的发现注视着自己的视线变得炽热,沐长生的心脏微微加快跳动着。

         易清欢俯身向前,既然自家的小沐都向自己提出邀请了,那么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瞪着近在咫尺的人,纤长的睫毛在这人眼底投出一层阴影,嘴唇上的温度是那么真实和……旖旎。

         “这这算是答应了吗?”拉开的距离再次缩进,在沐长生的嘴唇上轻碰,似乎对这里的味道格外喜欢。

         木愣愣地望着来到这里对自己影响最深的人,自己用不同的姿态在他身边,从各个角度了解他深入他,甚至知道他各种各样的缺点,但同样被他身上的闪光点给深深吸引住,就是这个人,明明不久前还离得那么远,现在就可以牵着手,感受对方的体温,甚至可以亲吻。

         是这个人吧。

         就是这个人。

         这一刻,沐长生忘记了所谓的任务,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因为此刻他的心中只剩下这个人的位置,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什么。

         从迷茫到坚定只需很短暂的时间,但坚持这份坚定,则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

         他愿意冒险。

         点点头,沐长生弯起嘴角,第一次主动抱住面前的人。

         至于亲吻什么的,看着这么帅的脸他很有压力啊……

         至于压力,被亲的时候就完全没问题!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跟在易清欢身后走出书房的时候沐长生几乎要炸了,这坐在大堂里眯着眼睛品着茶的人不是就是那便宜老爹吗?为什么他还在这里,沐长生顶着一张刚干完坏事的粉红脸走出房间,恨不得整个人缩在易清欢的身后。

         越过易清欢的肩膀去看自家老爹的脸,收回目光看向走在自己前头的易清欢,为什么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脸上的表情都那么淡定,就算酱酱酿酿之后都不会脸红,不会这人脸上是贴着□□的吧。

         鬼使神差地伸出手,从后方掐住易清欢腮边的皮肤。

         这一捏就捏开了新世纪的大门,好软好嫩好舒服,这人看起来凉凉的棱角分明,没想到这么有料。

         简单的捏脸动作,变成了又摸又掐,因为躲在易清欢的身后不能看见对方的表情,沐长生完全没有了压力,揉地不亦乐乎,就算以后两个人待在一起无聊了,这个脸他都能捏个一天不腻。

         正在兴头上的沐长生眼眸一转,突然就很尴尬地与丘善言对了个视,在对方‘儿砸你真了不得’的目光中默默松开了手,放逐天际的危机感才回到本体。

         他似乎忘记了眼前这个人是传说中的反派啊反派!

         现在倒带重来还有机会吗?

         “父亲,我们已经谈好了,婚期也定下来了,下个月初七。”放任沐长生的行为,易清欢走到丘善言面前,交待了一番两人交谈的结果。

         “我没有……”和你商量婚期啊喂……冷飕飕的视线投来,低头看着刚刚作怪的手,让你动手动脚,这下好了,连人生大事都没有参与讨论的机会了。

         下个月初七,会不会太赶了些。

         一个月的时间能把东西都准备好吗?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婚礼,似乎都很复杂,程序也很多。

         “十天的时间……也差不多,只不过要抓紧时间,婚服要趁早准备。”丘善言思索了一番,今天是二十五,离初五虽有十天的时间,但既然是自己儿子的婚事,自然要隆重一天,该有的都不能缺,已经见识过易宅里的人的办事能力,丘善言也就不怎么担心了。

         只是……自家儿砸竟然这个迫不及待。

         十天?!

         对日期什么的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的沐长生猛然想起,这已经月底了!

         从体内迸发的婚前恐惧症突然就强烈起来了,毫无预兆。

         呆呆地望着两个交谈地十分投入的人,突然易清欢转过脸对着沐长生勾唇一笑,带着点邪邪的味道。

         这一定是他故意的!

         一边留鼻血的沐长生愤怒地咆哮。

         就这样,沐长生的终身大事就被确定下来,此间好像并没有其中一个主角的参与。

         饭桌永远是宣布大事的时候,特别是在吃完饭之后的这段时间,大家的注意力既不会被满桌的食物吸引,也不会着急离开。

         而这个时候,正是易清欢和丘善言商量好的宣布时间。

         “丘棠,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白玉盈的脆生生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堂里响起,沐长生下意识地望向易清欢,一下就看出被抢了话头的人目光冷冷的。

         “可以吗?”小姑娘垂下眼睛,几乎要落下泪来,沐长生终究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于是点点头。

         跟在白玉盈的身后,沐长生垂着头想着一会儿要出现的对话。离易清欢宣布和自己在一起之后也有几天了,白玉盈也许一直隐忍着,大概今天不知道从哪听来成婚的消息,所以来找自己?

         难道要自己退出?

         脑中演绎着某言情剧剧情的沐长生表情奇怪,组织着一会儿要用到的句子,沐长生有些头疼,他真的不适合应付这种场面。

         “其实从第一次看见你就对你很好奇,你的眼睛其实很漂亮,当初你蒙着面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你的眼睛。”走在前头的白玉盈突然开口,站定背对着沐长生没有回头。

         “那时候我就在想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怎样的,心中有许多猜想,可是最后还是猜错了。我很多次想通过清欢哥哥认识你,但清欢哥哥似乎不喜欢我提起你,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笨,清欢哥哥这是在吃醋呢。”小姑娘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沐长生还是从中听出了逞强。

         “后来好不容易见到了你,还没说上话你就走了……”

         “不过我娘跟我说,我这么可爱这么漂亮一定会找到一个真心与我相爱的人。”女孩转过脸,闪着泪花的眼睛里满是对未来的期待。

         这么多信息一时间沐长生不知道该如何消化,想了半天举起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发,轻声说了句:“谢谢。”

         沐长生相信,没有了丘启,没有了原来的剧情,白玉盈一定会遇见更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