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啊啊
        吃完许耿的饭菜之后,一时之间气氛很是轻松。

         丘善言留下不打扰小年轻恩爱的话就离开去逛园子了,留念沐长生和易清欢两两相望。

         莫名有些尴尬。

         “那个丘启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沐长生打破寂静,试图找出两个人都感兴趣的话题,很遗憾,只找到了丘启这么个让人不是很愉快的人。

         “打算,你知道的。”望进沐长生的眼睛里,眼底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这是独归于他的殊荣。

         侧过脸,他当然知道,为自己的父母报仇,为全府上下报仇,蛰伏这么久就是为了有那么一天。

         “你有没有想过当盟主,武林盟主。”细声问道,沐长生有些不确定,好像依自己对他的了解,那个位置他是怎么也不会去触摸的吧,毕竟这个人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你希望我去争?”

         “我只是随便问问。”沐长生收回目光,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

         一方面为了系统给出的终极任务,他很希望易清欢能够当上武林盟主,可是坐上那个位置就真的好了吗?不断被人算计着,就连身边人都有可能背后插上一刀,只因为他也想要坐上这个位置。

         所以自己真的希望这样的结果吗?

         不希望。

         沐长生低下头,两只手绞在一起,可是自己要一直留在这里吗?

         试图从脑海中回忆起模糊的过去,除了父母的脸就再也没有什么了,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和他们见一面。

         至于这里,抬头望着易清欢完美的脸庞,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离开,就怎么也停止不了扑面而来的难受。

         “不舒服吗?”温热的手轻轻附在眉间,原来不知不觉中沐长生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伸出手抓住易清欢的手,沐长生像在积攒勇气一般望着易清欢黑色的眼眸。

         “我……好喜欢你……”真的很喜欢。

         易清欢一愣,慢慢从沐长生的手里把手给抽回来。

         感受到空了的手心,垂下眼睑盖住眼里的失落,突然下巴被人抓住,还来不及惊呼的嘴巴已经失守,睁大眼睛看见的是近在咫尺的脸庞。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心脏几乎要蹦到嗓子口了,眼睛盯在易清欢脸上乱转,这么近的距离,对方还是好看到爆炸!

         不满地咬了一口走神的沐长生,易清欢伸手抚上沐长生的腰间,慢慢摩挲着靠近着……

         摸到重要部位之后,沐长生一个没绷住,好像什么东西出来了……

         手上多出来的毛绒绒的触觉让易清欢顿了顿,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开,易清欢抬眼,眼睛微微睁大,里面闪动着惊疑。

         透过易清欢的眼睛,沐长生看见了顶着两只白乎乎耳朵的自己,突然想起来不知被自己扔在何处的耳朵和尾巴!

         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沐长生慌忙站起身,避开易清欢的视线,蹭噌后退好几步倚在柱子上,随后试图把这些东西都给收回去。

         “你……”

         “你什么都不要问!我需要静静!”随后放下一只捂着耳朵的手伸到身后遮住自己的尾巴,转过身,快步跑进自己的房间,‘嘭’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只留下坐在原地耳朵通红的易清欢。

         【系统,这玩意儿要怎么才能收回去啊!】揪着多出来的毛绒绒的耳朵,,心中复杂的情绪难以言表,这该是怎样的误会啊!

         前不久才否认了自己是妖怪这件事,今天就啪啪打脸了,这让他怎么解释啊……难道说这些都是幻觉?谁会信呢!

         【等你心情平复下来便可收回。】

         【我现在很平静!】所以快点收回去啊!

         【你开心就好。】

         ……

         总之这一下午沐长生都用来控制自己的情绪,很显然紧闭的房门就是他的成果,这该怎么平静啊!

         终于才吃晚饭之前,沐长生终于可以让这些东西收回去了,泄气地放空自己盯着虚空,这下该怎么办呢?

         思索了一下午的沐长生也就看开了,对方连他系统的存在都已经知道了,大不了就如实告诉他这是因为任务而遗留下来的副作用,信不信就随他吧。可是自己顶着耳朵留着尾巴的样子,实在是太……羞耻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估计对方也该忘记了吧……

         也许吧。

         拍了拍脸,从龟壳里伸出头,慢慢走出房间。

         自家便宜老爹不知道到哪去浪了,这个点还没有回来,周围十分安静,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走到厅堂,刚好有个穿着下人模样的人走到沐长生身边。

         “丘公子,原来您在这,我家公子正找您呢。今天设宴在正厅,丘公子的父亲已经过去了。”说完那人就转身带着沐长生去正厅。

         他那便宜爹竟然瞒着他偷偷的去了,太不仗义了,默默跟在带路人的身后,易清欢今天为什么突然要去正厅吃饭?

         “丘公子,到了,我先退下了。”思索的空荡里已经达到了正厅,对着领路人点头之后望向想不远处的大厅,隐约看见已经有几个人坐在那。

         慢慢走近,在看见一个人的时候顿住脚步。

         仍旧是一件白袍加身,衣衫上没有繁复的花纹,只是简简单单的颜色,却在这人身上演绎出了绝代风华。大概,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白色了,沐长生心中这么想到。

         随后目光移到旁边,落在同样穿一身白衣的白玉盈身上。

         心情不知怎么形容,总之一下就不愉快了。

         仔细看了一眼白玉盈,用肤如凝脂形容都不为过,毕竟还是属于皮肤最嫩时期的小姑娘,能当女主角的人容貌必然不差,特别是她身上还有股令人很舒服的气质,很容易吸引人。

         “棠儿啊,快过来快过来,就差你一个人了。”丘善言笑眯眯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沐长生把人带到易清欢的身旁,刚好有一个空位,丘善言把人按下去之后就回到自己的位置,暧昧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扫来扫去。

         于是座位的安排就成了沐长生和白玉盈坐在易清欢的身旁,这桌子不小,目前第四个人只有丘善言,而那人则坐在里三人很远的地方——易清欢的对面。

         晚膳的最后一人兼厨师带着他心爱的……阿呆出场了,一手抱着毛球,一手端着菜,“最后一个菜好了,公子,可以开饭了。”

         易清欢点点头,许耿落座,把阿呆放在腿上,像极了电视剧清宫中整天听曲儿的老佛爷,被顺着毛的阿呆看见沐长生,懒洋洋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沐长生转过目光,叹息,只希望许耿这个不合格的铲屎官能够控制阿呆的体重,毕竟超重什么的对阿呆的身体真的不好。

         “先吃饭,之后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咬着筷子的沐长生侧着脸看着易清欢,宣布什么?难道要开始对丘惘和丘启的报复了吗?想起来还有些小兴奋呢!

         弯起嘴角心情很好地夹着菜,丝毫没有注意在场的两人看见他脸上的笑容之后诡异的表情。丘善言笑眯眯地望着自家笑开了花的儿砸,看来棠儿真的很喜欢清欢这个小子啊,一听说要宣布两人的关系便这么开心,哎,果然儿大不中留啊……

         “多吃点。”夹了一大块肉放进沐长生的碗里,易清欢可以压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胡乱点点头,沐长生往旁边坐了坐,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拿了出来,这么多人在呢!手上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想到反派大人暗搓搓的在桌子底下牵自己手的设定,不知道为何越想越萌,这么冷冰冰的属性真的不适合这样啊喂!

         而且反着手不别扭吗?

         这一顿饭沐长生吃得高度紧张,因为易清欢时不时会搞些小动作,让他苦不堪言,心中神仙哥哥的雕像瞬间倾塌了,再也立不起来了。

         “各位,我今天有件事想宣布。”吃完饭,易清欢站起来,郑重的语气让沐长生的心也沉静下来,抬头望着这个人。

         “今天也算是个见证。”易清欢突然转向坐着的沐长生,眼中闪烁着光芒,沐长生心中一跳。

         “我找到了与之相守一生的人,无论以后的将要面对什么,我都义无反顾。他的幸便是我的福,他的灾便是我的祸,一世不离,一生不弃。”

         不知什么时候沐长生已经站起来,由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现在难以言表的感动和庆幸,甚至有种偷到了绝世至宝的窃喜,这个人属于他。

         从书本中的人物变成不能割舍的情感,着其中需要多久呢?

         大概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自己就已经动心,只是不甘心苦苦挣扎罢了。

         握住易清欢伸出来的手,望向除去丘善言之外震惊的目光,他所要表达的是坦然自若和问心无愧。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沐长生轻声说道,太好听的话他不会,只能借一句已经被用烂了的情话,但此刻说出来,只有满满的爱意。

         大概只有到了这种地步才没法思考说出的话是不是老套是不是别扭吧。

         谁叫他心甘情愿呢。